巴西利亞國會大廈遭暴民襲擊,損失慘重

巴西前總統雅伊爾·博爾索納羅的支持者在衝進首都巴西利亞後,破壞了奧斯卡·尼邁耶設計的標誌性建築國民議會大廈、普拉納爾託宮和最高法院大樓。

據媒體報道,成千上萬的抗議者衝進了建築,爬上屋頂並打破窗戶,全國代表大會玻璃櫃被砸碎,滅火器被點燃,抗議者從最高法院和總統府偷走了物品並砸壞了傢俱,社交媒體上的視訊還顯示國會大樓內發生火災。

這場被美國總統拜登稱為 “對民主的攻擊 “的騷亂是由博爾索納羅的支持者發動的,他們要求撤換新當選的巴西總統路易斯·伊納西奧·盧拉·達席爾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以下簡稱盧拉。

盧拉將此次襲擊歸咎於博爾索納羅,並表示「任何涉案人員都將受到懲罰」,騷亂後至少有300人被捕,這與2021年1月6日對美國國會大廈的襲擊規模相差無幾。

在對政府大樓進行攻擊之前,巴西電視訊道Globo News上週報道說,巴西總統的官邸Palàcio da Alvorada在博爾索納羅離開後藝術品有的損壞,甚至丟失。

暴亂選擇攻擊尼邁耶的國會大廈並非偶然,巴西利亞這座首都城市於1960年落成,其設計初衷是為了象徵進步的民主價值觀。它的建築師奧斯卡·尼邁耶是一名共產主義者,他和規劃師盧西奧·科斯塔設想了一個具有紀念意義的市政中心,由羅伯託·伯勒·馬克思設計,周圍環繞著田園風光的綜合住宅區。

委託建造這座城市的時任總統朱塞利諾·庫比契克 (Juscelino Kubitschek) 稱其為「烏托邦」,雖然它過於關注形式,沒有考慮到城市活力和居民舒適的因素. 但其雄心勃勃的架構是無與倫比的。1987年被指定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中心,是首批獲此殊榮的現代主義遺址之一。1月6日的叛亂分子對國會大廈造成了價值150萬美元的損失,巴西利亞的維修費用可能會超過數百萬美元。

對這些建築的攻擊就像是對民主理想的攻擊,這座城市的設計是烏托邦式的,體現了一種獨特的拉丁美洲主義思想,這種思想在20世紀中葉很流行,當時這片大陸的精英們正在向內尋求城市發展的解決方案,沒有簡單地模仿歐洲的想法。

巴西利亞的建設是一項由少數被選中的人經營的不朽事業,尼邁耶設計了所有的建築,盧西奧·科斯塔負責城市規劃,科斯塔曾說巴西利亞並不是為了讓小傢伙的生活變得美好而設計的,它的規模之大表明「這座城市不是一個省,而是一個首都」。

巴西作家Giovana Martino詳細闡述了這些想法:「巴西利亞是現代主義和巴西建築的里程碑,它是使用受剝削的移民、貧窮和種族化的勞動力建造的,在政治上,它是一座建立在民主和透明話語之上的城市,但它的戰略位置遠離巴西最大的城市中心,幾乎與世隔絕。」

歷史學家大衛安德伍德在他1994年的著作「奧斯卡·尼邁耶和巴西建築」中將這座城市描述為「誕生於帝國野心,因此只能加強現有的殖民結構」。

建築圈得知瑰寶建築慘遭毒手一片唏噓,擅長製作挑釁意味作品的建築工作室Opposite Office設計了 卡斯蒂略國會大廈圍牆,環繞著巴西利亞的國民議會,並將尼邁耶設計的建築變成「保護民主的堡壘」。

工作室將這堵牆設計為「對落選總統博爾索納羅的支持者在巴西利亞舉行的巴西國民議會風暴的回應」。他們之前還設計了一堵牆來保護美國國會大廈,認為看到歷史重演就是世界分裂程度的證明。

工作室將其描述為「反烏托邦」項目。「首先,它對我們的政治體系狀況沒有任何好處,許多國家似乎被分成越來越遠的兩部分,沒有和諧共處,所以當我們看到類似的事情在世界各地發生時,感覺所有都變得兩極分化,意見變得越來越極端,我們認為應該努力尋找讓人們再次團結起來的解決方案。」

Opposite Office的其他類似設計還有將北溪天然氣管道轉變為國際合作場所,以及將柏林的勃蘭登堡機場轉變為超級醫院等等。

這堵牆由回收磚塊製成的1.5米厚實心牆環繞,工作室根據尼邁耶的建築設計確定了牆的幾何形狀。

「當然,作為建築師,我們知道像尼邁耶的作品這樣的建築在大眾眼中的價值是很難衡量的,位置也是非常微妙的。尼邁耶本人可能也不同意我們的設計,總的來說,我們想要儘可能設計地輕盈一些,但也很明顯,堅固的牆,保護牆,會有一定的存在感。安全不是免費的,不解決社會分裂問題,就得建牆,不能顧及敏感問題。」

工作室建議將這圈保護牆視為一個「回收項目」,「我們根據建築調整了設計,但我們的牆是一個模組化系統,由不同的幾何形狀組成,有三角形、圓形和直線部分,這次與美國國會大廈的項目在形狀和周長上非常相似,尺寸大約是200 x 75米。

「在巴西利亞的項目中,我們嘗試重新利用國會大廈城堡牆壁的所有部分,根據建築的總體佈局,我們只需稍微改變一下佈置即可。」

巴西利亞的規劃並不完美,甚至有很多漏洞,它在建設過程中使用的殖民勞動力與原本的民主理想想去甚遠,而尼邁耶本人甚至親自體現了種矛盾,1964年巴西軍方奪取政權後,他又繼續為巴西利亞設計了首都的國防部。

儘管如此,無論其從構想都落成有什麼差別,巴西利亞仍然是巴西國家的卓越象徵,最終也是其人民意志的象徵。尼邁耶的結構始終保持著熱情洋溢的樂觀主義,他們的象徵意義遠遠超出了巴西的邊界,對世界來說,它們標誌著一個時代。

/ 你可能錯過的精彩 /

/  你可能錯過的精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