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飛強|潘天壽的三次雁蕩之行

編者按:本文轉自上海書畫出版社公眾號。

潘天壽1955年有一趟雁蕩山之行。1960年,潘天壽等人曾再赴雁蕩山。1961 年暑期,潘天壽和吳茀之、諸樂三、高培明、朱穎人、葉尚青等人又赴雁蕩。三次雁蕩下鄉之行,潘天壽等人留下了數量可觀的鉛筆勾稿、詩稿、書作及畫作,對今後的藝術創作有不小的影響。

吳昌碩的《讀潘阿壽山水障子》寫道:

龍湫飛瀑雁巖雲,石樑氣脈通氤氳。久久氣與木石鬥,無掛礙處生阿壽。壽何狀兮頎而長,年僅弱冠才斗量。若非農圃並學須爭強,安得園菜果瓜助米糧。生鐵窺太古,劍氣毫毛吐,有若白猿公,竹竿教之舞。昨見畫人畫一山,鐵船寒壑飛仙端。直欲武家林畔築一關,荷簣沮溺相擠攀。相擠攀,靡不可,走入少室峰,遇著吳剛剛是我。我詩所說疑荒唐,讀者試問倪吳黃。只恐荊棘叢中行太速,一跌須防墮深谷,壽乎壽乎愁爾獨。

首句即給人感覺潘天壽所繪的是雁蕩題材的山水障子,並由此或可推知其曾有雁蕩山之行,然如今缺一手文獻來進一步佐證。

從《吳茀之手稿》《諸樂三日記》,及宋忠元的《我院中國人物畫發展的歷程》等資料可知,潘天壽1955年有一趟很確定的雁蕩山之行,並可詳其大概。約6月10日,彩墨畫科主任朱金樓與潘天壽、吳茀之、諸樂三、潘韻,及方增先、宋忠元,工友張阿明共八人,取道杭臨線,12號夜宿臨海。第二日到達雁蕩山靈巖寺,在此住半月;又移住靈峰寺,計在山近匝月。於7月9日取道溫州、金華,11日返杭州。¹ 此次雁蕩下鄉之行很重要,因為時間很長,潘天壽等人都留下了數量可觀的鉛筆勾稿、詩稿、書作及畫作,對今後的藝術創作有不小的影響。

潘天壽《雁蕩紀遊雜詩》,1955 年,私人藏

現藏溫州博物館潘天壽《為顯道上人所作行書詩》,款署「乙未梅雨聲中,天壽」,可知其作詩並書於住靈巖寺時。全詩曰:

天柱自擎天,屏霞霞永好。

布衲巳公閒,芝顏長不老。

布衲巳公閒,芝顏長不老

潘天壽《為顯道上人作行書詩》,1955 年,溫州博物館藏

如今的雁蕩有一方石刻,乃潘天壽贈當時的靈巖寺方丈守覺法師詩,另有墨跡存世,所作時間應與前幅大致同;前詩或作於前一天或夜雨時,此詩則吟於第二天早上起來雨霽之後,因其名曰《靈巖寺曉晴口占》,詩為:

一夜黃梅雨後時,峰青雲白更多姿。

萬條飛瀑千條澗,此是雁山第一奇。

萬條飛瀑千條澗,此是雁山第一奇

潘天壽《靈巖寺曉晴口占》,1955 年,私人藏

戴盟的《雁山長憶大頤詩》一文,對潘先生的這首詩和書法都極讚賞:

這首詩,確是寫的雁山,也確是不可移易的黃梅雨後。峰青雲白,縹緲多姿,千萬條飛澗鳴泉,奏出一首「雁山交響曲」,像豎琴,像錦瑟,詩中有畫,有音樂,有活力,點出了雁山第一奇景,把萬壑爭流寫活了。「飛瀑」二字,略顯傾斜,而頗有韻致;「雁山」二字間距較大,顯得高聳入雲。讀者賞景、看字、吟詩、讀畫,該是多麼豐富的藝術享受啊!難怪他對此境界,一畫再畫,一寫再寫。²

戴氏所言非虛。潘天壽的《梅雨初晴》,很有可能即完成於小住靈巖寺時期,「寫梅雨曉晴時情致」。6月21日,勾有「小龍湫下雨後澗瀑」鉛筆稿,題「雁宕以水石為奇,當梅雨後鉤此為畫稿」的一幀《小龍湫下一角》,及1963年所作另一幅《小龍湫下一角》,蓋皆本於此稿。而與潘韻合作的《龍湫飛瀑圖》,款署有「靈峰寺補壁」,應是繪製於小住靈峰寺期間,右下近景為潘天壽所畫,潘韻則繪遠景。畫上隸書所題亦是潘先生所作,曰「絕壁朝朝飛白龍,時雲時雨青濛濛。與霞光彩鬥長虹,何年直上太空去。不作波濤不巖住,潤萬物兮百穀樹」。潘天壽自己個人所作另有藏於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系的《觀瀑圖》,圖式近於前,上隸書題《靈巖寺曉晴口占》全詩,雖無年款,但作畫時間恐也與前幅相近。

潘天壽《觀瀑圖》,中國美術學院中國畫系藏

「五五年盛暑」時所作的《靈巖澗一角》,當為歸杭後所繪,與《梅雨初晴》等參加了1956年7月在北京中國美術家協會展覽館舉辦的第二屆全國國畫展覽會。《靈巖澗一角》曾刊於《美術》雜誌的1956年第6期上。以「雁宕山水石為奇」作畫名的《小龍湫下一角》則曾刊於1960年第2期《人民畫報》。1957年新春所作曾發表於同年2月5日《浙江日報》頭版的《記寫雁蕩山花》,亦導源於此次雁蕩之旅。此外,從1958年4月的《浙江日報》中,可見其一幅《漫天花放滿堂紅》;1958年5月《杭州日報》上有《萬卉爭榮》,繪苦牛膝、箬竹等;均是從雁蕩勾畫的山花野草得來。1959年3月,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現代中國畫選集》中,也見一幅《記寫雁蕩山花》,題「記寫雁蕩山花。一九五八年大頤壽者畫」。

潘天壽《梅雨初晴圖》,1955 年,中國美術館藏

當然,潘天壽的雁蕩之行並非僅限於此,留存下來的紀遊雜詩也有很多。這正合了先生自己《訪顯道上人於靈巖古寺》中寫道的:

名山春更麗,四壁滿巖花。

應有重來約,聽師講二華。

1960年,潘天壽等人曾再赴雁蕩山,各處多有所及,卻都著墨不多,未得其詳。《吳茀之作品集》裡所附的「吳茀之年譜」,有「浙江省政府組織潘天壽、吳茀之、顧坤伯、餘任天同遊雁蕩山、天台山、舟山、紹興等地,回杭後,與潘天壽、顧坤伯三人合作巨幅《牧羊圖》」的記述。潘天壽自己則有「庚子三月重遊天台宿華頂寺尋桃源洞未至」二首,可算是一個佐證。前述戴盟的文章也言及其有1960年的雁蕩之行。另外,柳村的《喜慶國畫藝術的豐收》一文,報道了杭州市文聯主辦的於1960年4月1日起開幕的第一屆國畫展,言及餘任天時,說他「這次展出了許多新作,這是他在今年二上雁蕩山的收穫」。應是這次雁蕩之行的另一個旁證。

此趟雁蕩山之行居留的時間恐怕不會太長,因為同是柳村的文章,說到潘天壽「這次赴京出席全國二屆二次人代大會前一天,特為展覽會創作的‘映日’,更顯得渾厚而清新」。可見此次行程至遲在三月底前已完結,即便從月初出發算起,幾個地方分攤一下,在雁蕩的時間最長恐怕也不會超過一週。最大的可能是走馬觀花待個兩三天,因此同行的人也都沒有多少一手文獻留存。只是值得注意的是,這次雁蕩之行,潘天壽的身份已經是浙江美術學院院長,遠非上次僅僅是一位普通的老畫家可比。巨障《小龍湫一截》作於1960年初春,《百花齊放圖軸》作於此年歲暮,歸因於有此次雁蕩之行恐更合理。

1961年暑期,潘天壽和吳茀之、諸樂三、高培明、朱穎人、葉尚青等人又赴雁蕩。不過,王靖憲、李蒂的《潘天壽書畫集》所附年表,及純然、黃專的《潘天壽藝術活動年譜》中,均未提及此次療休養之行。其實,能見到吳茀之有此年八月的雁蕩勾畫稿。朱穎人的文字中也明確提及了這一年的雁蕩之旅,並有一些留存照片為證。此外,《浙江日報》上沈禮煌的報道文章中亦有「潘天壽院長等中國畫老先生和別的教師,先後分批暢遊雁蕩山的二龍一靈(即大小龍湫和靈峰),欣賞了觀音峰上的煙雲、合掌峰下的燦麗夜色和顯勝門的奇景」。³ 在1962年3月的《浙江日報》上,則發表了潘天壽的「雁蕩詩畫」。詩分別是《訪顯道上人於靈巖古寺》《大龍湫》《雁湖》《靈巖寺曉晴口占》《龍壑軒題壁》《天柱峰》《展旗峰晚眺》,⁴應該都是1955年所作舊詩。所配的畫則是1961年所繪的《雁蕩寫生圖卷》,雖然畫上題的還是《靈巖寺曉晴口占》,但「菊花(開)候寫雁山所見」,指的應該是第三次雁蕩之行了。還見有一幅「辛丑杏花開候」時所繪《石樑飛瀑》,所題亦是該詩。

潘天壽雁蕩寫生圖,1961 年

潘天壽《雁蕩寫生圖》,1961 年

但上述王、李與純、黃所撰年譜中,則均簡要提及了潘天壽1962年有雁蕩之行。尤其後者大致援引自潘公凱《潘天壽評傳》,說「是年,與吳茀之重上了黃山,上蓮花、登天都,重訪寧波、雁蕩山等地。興致勃勃」。不過查考《潘天壽評傳》,上面只有「這一年,他還與吳茀之一起重上了黃山,上蓮花,登天都,興致勃勃」;年譜裡或許是和1961年那次搞混了。想要落實此年的雁蕩行程,至少也還需要兩個不同出處的原始文獻來佐證。從現有材料看,這一趟雁蕩之行應該是子虛烏有,葉尚青的文章裡應該也是把1961年夏誤記為是1962年了。前述報紙上「雁蕩詩畫」發表一事,恐怕也是1961年那次「避暑甌江」的一個後續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報上發表的詩,有些字句與後來《潘天壽詩存》所錄有所不同。比如《訪顯道上人於靈巖古寺》,報上四首合成為一首;且五至八句為「已識寺門近,聲聞寺裡鍾。雲歸新雨後,一樹石榴紅」,與《其二》「未見禪林近,先聞雲裡鍾。夕陽新雨後,一樹石榴紅」幾為兩首詩。潘先生書有長長短短為數不少的《雁蕩紀遊雜詩》贈人,計有高培明、壽崇德、夏承燾、王朝聞等。所錄該首均與報上所載同,不知何故而改為如今的模樣。

《夏承燾日記全編》中1959年7月4日條下,便記有「曉滄翁送來潘天壽書贈《雁宕紀遊》詩一橫幅,恨不得其畫幅耳」。⁵ 所記應該便是拍賣會上出現過的一幅潘天壽《雁蕩紀遊雜詩》,有「癯禪先生兩正」上款,行書極精妙,蓋書於1959年6月末至7月初間。此幅恐是夏承燾「文化大革命」中被批鬥時讓人抄沒去的,如今存世亦屬不幸中之萬幸!而7月5日條下夏承燾還有記「發潘天壽函,謝其贈字幅」,遺憾的是潘天壽也歷經幾次批鬥抄家以後,這樣的珍貴函札恐已無處覓蹤影了。

除了1962年,潘天壽1963年也不可能還再有一趟雁蕩之行,但他在這兩年確實畫了不少雁蕩題材的傑作,比如《記寫雁蕩山花》《雁蕩山花》,及前述的《小龍湫下一角》等。

《小龍湫下一角》,1963年,縱107.8釐米,橫107.5釐米,潘天壽紀念館藏

註釋:

1. 張嶽健編著:《吳茀之》,武漢:湖北美術出版社,2005年,第36頁。《潘天壽全集》(第五卷),杭州: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2014年,第297頁。宋忠元主編:《藝術搖籃·浙江美術學院六十年》,杭州:浙江美術學院出版社,1988年,第270頁。

2. 戴盟:《雁山長憶大頤詩——漫評潘天壽〈雁蕩紀遊雜詩〉及其他》,《浙江詩詞》創刊號,1989年。

3. 沈禮煌:《遊山水畫山水——浙江美術學院教師遊覽、寫生活動》,《浙江日報》,1961年9月29日,第3版。

4. 《浙江日報》,1962年3月18日,第4版。

5. 吳蓓主編 :《夏承燾日記全編》(第九冊),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21年,第5652頁。

相關連結

「藝術名品」美育公開課No.20|陳永怡 盧炘:潘天壽《小龍湫下一角》導覽

新書推介 | 《名家:潘天壽·諸樂三·錢君匋》

新書推介 | 範景中:《名家:吳昌碩·黃賓虹·陸維釗》前言

近現代書畫名家研究讀本「名家」文叢徵稿啟事

2021年「名家」文叢徵稿函

2021年「名家」文叢徵稿函

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學脈深厚,近百年來名師薈萃,人才輩出。建校之初即率先建立「藝術科學」觀念,為我國的藝術學研究奠定教育根基。國內率先開始研究生培養,並於1980年、1984年分別成為全國首批碩士、博士學位授予權單位;1987年招收首屆史論本科生;2008年獲浙江省重點人文社科基地;2011年獲藝術學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權點;2016年獲浙江省高校 「十三五」 特色專業建設項目。學院的藝術學理論研究地位崇高,2015年獲評浙江省一流學科A類,在2017年教育部發布的全國學科評估中名列前茅。2019年,藝術史論專業獲評國家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學院目前擁有本科、碩士、博士、博士後培養、訪問學者等層次豐富的人才培養,既是國際藝術史學研究的重鎮,又以持續推進中國藝術研究為己任,是當代中國」藝術智性與新人文教育」的建設高地。

編輯

楊可涵 劉雨塵 李光耀 孫梓鈞 王思凡 林冰冰 李志超

相關文章

賈科梅蒂,是誰?

賈科梅蒂,是誰?

本文轉載自公眾號 LCA 作者 莫一奧 賈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1901–1966 年)的雕塑,直擊人心。 那些瘦削...

高麗秘色 | 敢叫板宋瓷 ?

高麗秘色 | 敢叫板宋瓷 ?

| 高麗瓷 胎灰色,質堅硬。裡外滿飾釉,唯足部露胎。釉色青中微黃,釉面均勻、光潔,略開小片。平唇,豐肩,小圈足。裝飾採用鑲嵌法。 紋飾分為三...

巴黎本色 |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暴亂之都

巴黎本色 | 出走半生歸來仍是暴亂之都

早在2005年,城市騷亂就已經在法國郊區肆虐,當時建築師質疑物質和空間因素在隔離城市空間中的作用。20世紀50年代以來在法國城市周圍發展起來...

如果世界沒有建築…

如果世界沒有建築…

「 只要有人類和他們面臨的挑戰,就會有建築。 ——Ole Bouman 」 建築是必不可少的;它們的存在主要是為了遮風擋雨,但不僅僅代表著生...

加油站的風格演變

加油站的風格演變

隨著電動汽車的普及,現在人們只需要一個電源插座就可以為車「加油」,那麼所有的加油站要何去何從呢? 義大利建築師吉奧·龎蒂在1928年發表了一...

橫尾忠則:日本的 Andy Warhol

橫尾忠則:日本的 Andy Warhol

二戰後的日本,城市工業化、商業化水平受到極大的影響。在這個背景的催化之下,日本政府為了重整經濟,開始重視起設計教育,除了大力支持工業設計的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