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可涵丨《遊春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相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要閱讀與默記大量作品。在藝術史的教學與研究中,中國美院藝術人文學院非常強調“讀作品”“讀畫”的傳統。近幾年來,學院培養的很多優秀研究生受邀參與上海書畫出版社“中國繪畫名品”叢書的編撰。這套精心編寫的叢書,將“讀畫”的傳統帶入千家萬戶的日常生活世界,功德無量。我們將陸續節選其中的一些導讀文字與大家一起線上“讀畫”。本期推文,刊登楊可涵導讀《遊春圖》。

《遊春圖》導讀

楊可涵/撰

《遊春圖》,絹本設色,縱43釐米,橫80.5 釐米,現藏故宮博物院。

朝來初日半銜山,樓閣淡疏煙。遊人便作尋芳計,小桃杏、應已爭先。

([宋]蘇軾《一叢花》)

蘇軾一闕詞道出春之景緻,可見“遊春”無論古今都是人們喜愛的活動。除了文學作品中大量書寫遊春,畫家們也熱衷於描繪遊春的景象,隋代畫家展子虔名下的《遊春圖》卷便是其中的典範。

《遊春圖》卷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山水畫。此圖描繪了古時春遊的情景,雖在料峭的初春,寒意尚存,和煦的春光卻讓遊人心動,情不自禁地閒步入景。畫卷首端近處露出倚山俯水的一條斜徑,路隨山轉,至竹籬門前才顯得寬展。山銜岸側,曲徑通幽,翠色掩映,花色扶蘇。通過一彎小橋,又是平坡,布篷遊艇,小帆江色,盡容於其中。下端一角是圍繞山莊的坡陀花樹,各種花樹點滿山野,桃紅柳綠,相映成趣,映襯著明媚的春光和在山水中縱情遊樂的閒人。

此圖作畫者是隋代的展子虔(約五五〇-六〇四),其歷北齊、周、隋三代,任朝散大夫、賬內都督,以善畫人馬、台閣、山水著稱於世,是這一時期協調、融合南北畫風最重要的畫家。湯垕《畫鑑》曾評述其精妙畫技,“描法甚細,隨以色暈”,可汲魏晉南北朝繪畫名家顧愷之、陸探微和張僧繇之作。宋董逌亦在《廣川畫跋》中評論其“作立馬,有走勢;臥馬,則腹有騰驤起躍勢,若不可掩復也”。然而由於時代久遠,展子虔的畫作大多散佚,留存於世的僅有《遊春圖》卷。

景色為主的畫面佈局

全畫布局以自然景色為主,人物、佛寺點綴其間,擺脫了早期山水畫“人大於山,水不容泛,樹木若伸臂布指”的桎梏,小如豆粒的人馬得以縱情于山巒丘壑之間,感春意微觴的旖旎風光。而在筆法和色彩的運用上,《遊春圖》已然體現出早期青綠山水畫“山巒樹石皆空勾無皴,惟以色渲染”的特點。畫幅“似精而筆實草草,大抵涉於拙,未入於巧”,線條輕重頓挫、工整細膩,山石樹木有勾無皴,尤其對松樹不細寫,僅以赭石暈染取代鬆鱗描畫。畫面色彩濃烈厚重,山麓、小徑重著泥金,台閣、人馬、船屋使紅、白、赭三色點畫,山石、樹木以青綠敷色,山上小林木以赭石寫幹,以水沈靛橫點葉,枝梢上的花苞則用淺色微點,顯出初春非煙非霧的朦朧天氣。整幅畫卷凝然如思、含情不語,在盡顯中古時期畫作“細密精緻而臻麗”風韻的同時,暈染出初春時節山林中的盎然生機和清麗之美。

春漪吹鱗動輕瀾,桃蹊李徑葩未殘

紅橋瘦影迷遠近,緩勒仰面何人看

畫卷初展時便可見兩人一前一後策馬行走,後方山石掩映,直至一人推開柴門,視野才逐漸開闊。上方有四人,最前方一人騎馬,右臂攜彈弓,向朱橋緩慢行走,身後兩童子跟隨。後又一人攬轡騎行,正欲轉彎。畫面的中部有一廣闊的湖面,一條敞篷木船正在湖中盪漾,船篷中坐三人,或輕搖船櫓,或遙指遠方。

高巖下谷韶景媚,瑟瑟芳菲韻纖細

層青峻碧草樹騰,照野氍毹攤繡被

上方遠景為層層疊疊的山巒,畫家依靠大小山體的交叉搭配,以及雲朵的穿插表現高遠的效果。又以平行流暢的線條表現山脈的連綿,難怪古人展卷便稱“遠近山川,咫尺千里”。山間有瀑布流泉,左側是一戶人家,每夜或伴著泉聲入眠。右側是廟宇,被群山和叢樹環抱。春風裡,樹葉漸次變綠,漫山遍野開放著桃花、杏花。遊春的人們走過朱欄橋,徜徉在山水中,豈不樂哉。

勾填技法  明代鑑藏家詹景鳳所言“《遊春圖》蓋創為山水之初,法之未備然耳。”此畫少見皴法,而以魏晉以來盛行的勾線法來繪製山巒樹石,線條細勁有力,樸拙沉古。山脊上的苔點以細線圈出,樹葉以勾筆、散點畫。山中的雲朵也用細線勾勒,並敷以白色、金色,在青山的映襯下,如銀花般閃耀。

設色法  《遊春圖》以石青、石綠繪山體輪廓,又以泥金暈染山麓,使畫面設色富貴而沉古。此種設色法開啟了李思訓、李昭道父子“金碧山水”的先河。

李唐歲月腳底參,楊隋能事筆不慚。

東風晴陌苕復穎,濃綠正要君停驂。

遞藏經過

《遊春圖》卷曾入北宋內府,後為南宋賈似道,元代大長公主祥哥剌吉,明代嚴嵩、韓世能等私人收藏家所有。入清後,經樑清標、安岐等人之手而歸清內府。清末時隨溥儀出宮被攜至長春,為琉璃廠玉池山房馬霽川所收,險些流失海外,幸而得張伯駒先生以其所居房產變賣購買,才得以留存國內,最終收歸故宮博物院。此卷也見於元代周密《雲煙過眼錄》,明代文嘉《嚴氏書畫記》、詹景鳳《東圖玄覽編》、張醜《清河書畫舫》,清代吳升《大觀錄》、安岐《墨緣匯觀》和《石渠寶笈續編》等重要書畫著錄書籍中,數百年來頗負盛名。

就裝裱而言,此畫是北宋典型的“宣和裝”,黃絹卷首前為隔水,後為畫心和拖尾紙,與五代《高士圖》、北宋《蘆汀密雪圖》、《漁村小雪圖》等裝裱形式大體一致。而裝裱用絹沉穩古樸、勻淨細密,襯紙則選用褐黃色的樹皮紙,淳樸自然又不失北宋皇家的富麗雍容,與《遊春圖》青綠為主的設色及用絹相得益彰,更顯出初春時節淡雅和恬然之美。

從款印上看,《遊春圖》卷首有宋徽宗“展子虔遊春圖”六字瘦金書題款,前隔水鈐有“宣龢”聯珠璽,後隔水鈐有“政和”、“宣和”小璽,印色沉穩、古樸,符合宋徽宗宣和內府收藏的鈐印習慣。畫幅上鈐有宋代收藏家賈似道的“悅生”葫蘆印及元代大長公主祥哥剌吉“皇姊圖書”朱文方印。此外,畫幅上還有明代“張維芑藏”、“張維芑印”,清代樑清標“樑清標印”、“蕉林鑑定”,安岐“安氏儀周書畫之章”,清高宗“乾隆御覽之寶”、“三希堂精鑑璽”等印記。

畫幅跋文眾多,除畫心處有清乾隆皇帝所題七絕二首外,後有元代馮子振、趙巖、張珪,明代董其昌等人的題跋,均描寫春日旖旎的風光,節錄於下:

春漪吹鱗動輕瀾,桃蹊李徑葩未殘。紅橋瘦影迷遠近,緩勒仰面何人看。高巖下谷韶景媚,瑟瑟芳菲韻纖細。層青峻碧草樹騰,照野氍毹攤繡被。李唐歲月腳底參,楊隋能事筆不慚。東風晴陌苕復穎,濃綠正要君停驂。([元]馮子振奉大長公主命題)

暖風吹浪生魚鱗,畫圖彷彿西湖春。錦韉詩人兩相逐,碧山桃杏霞初勻。粉堦朱檻眼欲醉,垂楊淺試翛蛾顰。人間別自有蓬島,仙源之說元非真。危橋凌空路欲轉,飛流直下煙迷津。畫船也有詩興好,蟬娟未必飛樑塵。兩翁隔水俯晴綠,韶光似酒融芳晨。望中白雲無變態,我欲乘風聽鬆獺。落花出洞世豈知,瑤池池上春幹載。([元]趙巖跋)

東風一樣翠紅新,綠水青山又可人,料得春山更深處,仙源初不限紅塵。([元]張珪跋)

展子虔筆世所罕見,曾從館師韓宗伯所一寓目,歲在庚午再見之朝延世兄虎邱山樓,敬識歲月。([明]董其昌跋)

除此之外,後隔水上還有一段洪武十年孟春題於奉天門和馮子振韻的未署名款的跋文:

冰解泥融生水瀾,初葩濃艶未應殘,夭桃噴火栁金嫰,深谷鶯啼聽且看,花影淡梳燕粉媚,春暖野郊風細細,遊人醉以天為幕,酩酊隂濃春意被,行來樹下實相參,瞑目無言心自慙,黃蝶逐風翻上下,賞花此處更停驂。

詹景鳳《東圖玄覽編》及張醜《清河書畫舫》等古籍中均記載此為明洪武皇帝朱元璋授意、臣子宋濂題寫,但徐邦達等學者對此留有質疑。觀此跋詩風及書寫方式,工整富麗,不似宋濂,或為明洪武朝太子朱標所作。

意義與影響

展子虔《遊春圖》具有重要的意義,可歸納為以下三點:

其一,《遊春圖》在早期山水畫的發展上具有開派之功。中國山水畫作為獨立的藝術形式,萌芽於六朝時期,據唐代張彥遠所載:“其畫山水,則群峰之勢,若鈿飾犀櫛,或水不容泛,或人大於山,率皆附以樹石,暎帶其地,列植之狀,則若伸臂布指。”發展至隋代,展子虔的《遊春圖》以其全景式的構圖,真實完整的空間處理方法,諭示著這一時期的山水畫擺脫了稚拙時期的桎梏,而已然具備了成熟時期山水畫“遠近山川,咫尺千里”、“觸物為情,備皆妙絕”、“動筆形似,畫外有情”的審美格局。

其二,《遊春圖》是最早的青綠山水畫,可被譽為“唐畫之祖”。其風格為唐代李思訓、李昭道父子的金碧山水畫所繼承,成為如《江帆樓閣圖》、《明皇幸蜀圖》、《春山行旅圖》等諸多名作的原典。

其三,《遊春圖》在書畫鑑定界具有重要意義。《遊春圖》為研究早期山水畫發展的珍貴資料,歷來對此作的真偽考辨頗有微詞。諸如傅熹年先生曾從襆頭、斗拱、鴟尾三個角度斷定《遊春圖》不合隋制,又引現藏於台北故宮博物院的《江帆樓閣圖》與此卷作對比,認為現存《遊春圖》為北宋摹本而非隋代展子虔原作。張伯駒先生就傅熹年先生文章中所提及的因素對其觀點進行反駁,認為在某一時代中,冠冕有多種樣式,視人之身份而異,建築有多種形式,東南西北、城市山林各不相同,不能僅憑襆頭與建築而妄下結論。有關《遊春圖》的諸多鑑定意見依據各異,角度亦不同,這些寶貴的參考意見使得後人能夠更加客觀地研究、欣賞此作。

更多畫作細節、故事延展、技法賞析及文史背景請參見《中國繪畫名品:展子虔遊春圖/李思訓江帆樓閣圖》(上海書畫出版社,2017 年8月出版)。《中國繪畫名品》是上海書畫出版社自《中國碑帖名品》後打造的中國古代繪畫鑑賞類叢書。叢書共 100 冊,涵蓋繪畫史中名作180餘幅,以多視角解讀,專業高清印刷,串聯出中國繪畫史風貌。

作者簡介

楊可涵,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碩士在讀,主要從事中國書畫研究。有《〈修竹遠山圖〉軸探析:兼論王翬對王蒙竹圖之臨仿》《洪武內府“司印”研究》《逍遙遣世慮,泉石是安居——以沈周〈書畫冊〉為例》等文刊登於國家核心期刊。參加南京師範大學“書畫保護與修復研究所”成立儀式暨學術研討會、“全國畫學文獻學術研討會”、“趙孟頫國際學術研討會青年培訓班”等學術會議,參與籌備上海博物館“丹青寶筏:董其昌書畫特展”、“趙孟頫國際學術研討會”、“潘天壽誕辰120週年學術研討會”、“世界藝術史大會”等活動,及《中國繪畫史圖鑑》(含海外版)、《中國曆代繪畫流派大系》、《歷代名家冊頁》、《名畫再現》、《歷代名家冊頁粹編》、《黃賓虹冊頁全集》等書籍的撰文和編纂。

相關連結

中國美術學院藝術人文學院學脈深厚,近百年來名師薈萃,人才輩出。建校之初即率先建立“藝術科學”觀念,為我國的藝術學研究奠定教育根基。國內率先開始研究生培養,並於1980年、1984年分別成為全國首批碩士、博士學位授予權單位;1987年招收首屆史論本科生;2008年獲浙江省重點人文社科基地;2011年獲藝術學一級學科博士學位授權點;2016年獲浙江省高校 “十三五” 特色專業建設專案。學院的藝術學理論研究地位崇高,2015年獲評浙江省一流學科A類,在2017年教育部發布的全國學科評估中名列前茅。2019年,藝術史論專業獲評國家級一流本科專業建設點。學院目前擁有本科、碩士、博士、博士後培養、訪問學者等層次豐富的人才培養,既是國際藝術史學研究的重鎮,又以持續推進中國藝術研究為己任,是當代中國”藝術智性與新人文教育”的建設高地。

 編輯

|許溪 劉雨塵 楊可涵 宋俊傑 戴姍睿 王薇 孫梓鈞 王思凡

相關文章

《中興瑞應圖》 導讀【南山讀畫】

《中興瑞應圖》 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兼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於利丨《簪花仕女圖》導讀【南山讀畫】

於利丨《簪花仕女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兼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閘口盤車圖》導讀【南山讀畫】

《閘口盤車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兼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黃坤峰 | 《女史箴圖》導讀【南山讀畫】

黃坤峰 | 《女史箴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相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金又丨《雪樹寒禽圖》導讀【南山讀畫】

金又丨《雪樹寒禽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相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劉翟丨《羅漢圖》導讀【南山讀畫】

劉翟丨《羅漢圖》導讀【南山讀畫】

編者按:藝術史研究既要有開放的人文視野,海納百川相容幷蓄,同時又要善於從藝術作品本體出發,深諳藝術作品本身。一圖勝千言,我們不僅閱讀文獻,更...

蘭宇冬:宗炳《畫山水序》的思想現場

蘭宇冬:宗炳《畫山水序》的思想現場

編者按:近幾年來,中國美院從多個維度開展了中國山水畫的理論討論和藝術探索,2014年藝術人文學院更是啟動了“自然之名:風景畫與山水畫學術考察...

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照片及其背後的故事

世界上最震撼人心的照片及其背後的故事

「一圖勝千言」是很多攝影師的座右銘,他們喜歡通過圖片,用無聲的方式,去講述照片背後的故事。初步準備寫50張圖片分五個章節,用簡單的文字介紹照...

練春海 | 勇士申博影象考

練春海 | 勇士申博影象考

編者按:2020年庚子大疫,全球共克時艱。前幾天本公眾號曾推送英國喬納森·瓊斯的文章《瘟疫影象:倫勃朗、提香與卡拉瓦喬如何面對疫病》,看藝術...

李涵之 | 瓦爾堡研究院瑣記

李涵之 | 瓦爾堡研究院瑣記

編者按:坐落在英國倫敦大學的瓦爾堡研究院[Warburg Institute]一直是文藝復興研究重鎮,也是藝術史與文化史研究的中心。該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