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年神作,少兒不宜!全球首部三維水墨動畫,耗時7年,怒砸1.5億:在電影院爆哭……

昨天,都去看深海了嗎?

昨天,都去看《深海》了嗎?

大年初一,空降定檔,開年王炸!

「籌備7年,斥資2億」

「首創粒子水墨畫風」

「國內3D動畫電影最高投入」

不及上映,來勢洶洶;

不及上映,來勢洶洶;

叫好唱衰,褒貶不一。

初次點映後,象君全網搜尋相關訊息,一位北大學子如是評價到:

「我帶著對畫面的無比期待前往,又帶著對故事的無比震撼離開。」

就這句話,吊起了我的好奇。

3D水墨,美到驚豔

3D水墨,美到驚豔

用最美的畫面,說殘酷的故事。

《深海》的動畫製作,可以說是中國近幾年動畫製作的里程碑

#一面,是奇幻深海

參宿,意外墜入深海,來到一個全新的世界。

電影一改往日「幽暗窒息」的深海形象,色彩大膽夢幻。

首創粒子水墨畫風,

首創粒子水墨畫風,將傳統文化水墨畫,結合三維CG,動起來。

因為無從參考,光是讓首張概念圖動起來,就花了兩年時間。

為實現中國水墨畫流動飄逸的意境,團隊用無數粒子堆積成水墨形態,單幀畫面的粒子量就達數億。

為提高中國水墨色彩流動的豐富性,團隊通過大量實驗、實拍記錄,將洗潔精、牛奶等流體與各色丙烯相混,為水墨「暈染上色」。

採用國風配色,每一幀都充滿詩意

採用國風配色,每一幀都充滿詩意。

暗紅、金駝、金盞、景泰、甸子、胭脂……多個未曾聽聞的風雅名詞,在這如夢般乍現。

有了大量國風配色的加入,電影更多了國人獨有的浪漫。

電影更多了國人獨有的浪漫
電影更多了國人獨有的浪漫
#一面,是動物樂園

#一面,是動物樂園

故事發生在深海,海底4000多株樣式各異的珊瑚,共計超150多個品種。

這個外形似巨大鯨魚型潛艇的地方,

這個外形似巨大鯨魚型潛艇的地方,叫深海大飯店。

100多個動物角色,每一隻,都有自己的名字,也有各自的角色設定。

軟萌萌的海獺,是深海「最可愛的生物」

軟萌萌的海獺,是深海「最可愛的生物」。

自帶療愈特效,一rua煩惱全消。

為了生動還原帶毛生物的一動一舉,設計師們會抓著貓星人反覆對比,將有毛動物們下巴溼噠噠,毛粘成一綹一綹的狀態刻畫得生動活泛。

就連最簡單的一個動作,也要趴在地上反覆模仿演繹。

把動畫瞬間的美好,變成存在於平行時空的另一個世界。

其抽離於現實世界的爛漫,在一年的開始,療愈人心。

《深海》於細微處證明,中國動畫,不缺好的製作

這樣的海底世界,你不想去一趟嗎?

故事「少兒不宜」

故事「少兒不宜」

女主參宿,從小失去家庭溫暖,患有心理疾病。

平凡,孤獨,習慣性地躲避人群;

渺小,敏感,習慣性地在一團糟的生活前自我責備。

「有的時候,覺得自己做什麼都不對。」

這給了參宿畏首畏尾的成長姿態

這給了參宿畏首畏尾的成長姿態。

很重的黑眼圈,是長期裝滿心事;

偽裝的笑容,是習慣性扮演開心

偽裝的笑容,是習慣性扮演開心

走路駝背,腳尖向內,是內心的極不自信;

走路駝背,腳尖向內,是內心的極不自信;

雙手放在胸前,是掩蓋她面對人群時的恐慌

雙手放在胸前,是掩蓋她面對人群時的恐慌

參宿的名字源於接近毀滅的同名恆星,

參宿的名字源於接近毀滅的同名恆星,他們命運相似,都裹著紅色外衣,狀態高度敏感。

參宿,是我們之中許多人的縮影

參宿,是我們之中許多人的縮影。

家庭、工作、情感……

當代人在無數個困境中,反覆掙扎,尋找一束自我療愈的光亮。

《深海》是一部拍給成年人的動畫片,真實到,不適合兒童觀看。

片中長達15分鐘的猙獰,是成年人才能有的共鳴。

在「人均情緒病」的當下,《深海》妄圖開解這個「心結」。

「有的時候,這個世界看上去是灰色的。

可是,就算是這樣,也一定有一些光亮在等著你。」

以五彩繽紛的海底世界,打造一場深海治癒之旅。

用極其亮麗的色彩,包裹著成人世界的黑暗和殘酷。

「那是大海的最深處,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那裡。」

電影以溫柔,擁抱當代人的敏感無助

電影以溫柔,擁抱當代人的敏感無助。

在新起點的這一天,鼓勵熒幕前的每一個人:

孤獨的人,我們一起前行。

有一種國漫電影

有一種國漫電影

叫「田曉鵬導演」

2015年,田曉鵬成為中國動畫的一匹黑馬,《大聖歸來》10億元票房,評分8.8分,成為國產動畫片歷史第二高分

和田曉鵬合作的金大勇說:「他喜歡做這個。」

撼山易,撼信念難。

田曉鵬的信念就是,做一部好的國人的動畫,做不好不罷休

1999年,國產大型動畫片《西遊記》,田曉鵬是創作者之一。

彼時剛剛大學畢業的少年,卻對手中製作的西遊片,並不那麼滿意。

這部偏低齡化的動畫,讓他覺得:

「如果我做,肯定不會這麼做。」

西遊記後,他決定主動出擊,尋找機會

西遊記後,他決定主動出擊,尋找機會。

招募了十幾個技術人員,組建了北京十月數碼動畫工作室。

2004年製作了動畫電影樣片《TURBOBOY》,2006年導演了電影樣片《Jungle Master》,「一開始覺得片子一個個做很好,往後就還是那個樣子。

你就是一顆螺絲釘,做的都是命題作文。」

直到《大聖歸來》,田曉鵬真正突圍成功。

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卻在採訪中謙虛說到:

「片子做得一般,票房好是搭了‘大家對於國產動畫感情’的順風車。」

「早知道大家會這麼熱情,當時應該再熬得狠點兒。」

田曉鵬是一個在動畫上追求極致的人,一個細節不如意,就推翻重來。

「最開始鏡頭的走位都調整好了,但到動畫階段之後,我們把鏡頭重新調了一遍,非常費時」,

「渲染一幀畫面需要12個小時,長鏡頭幾百幀,推翻了重新渲染的話,特別嚇人。」

製作期間,他不斷揣摩中國化的電影表達方式。

中國動畫受國外動漫影響太深,那麼中國式的表達呢?

於是,就有了《大聖歸來》的中國式俠客孫悟空,以及《深海》千變萬化的國風色水墨畫。

以及深海千變萬化的國風色水墨畫

2015年7月10日,田曉鵬發了一條微博:

「這輩子總想過得轟轟烈烈的,可惜沒機會,做動畫算是我能找到的最接近的活法兒了!今天到了!……

來!享受這他媽跌宕起伏的人生吧!」

終於,理想中的「國漫電影」在大熒幕上如期而至。

8年後,《深海》降臨。

田曉鵬說,這是他孕育多年的「孩子」,是一生必要做出的作品

故事已經在腦海中很多年,只等走進電影院的那一天,說給大家聽。

走進電影院,聽完這個故事,有人說:

「電影太美好,襯得現實更殘酷。」

也有人說:

「電影只告訴我「幻想」有多美,卻沒告訴我如何面對「現實」的黑暗。」

那我,《深海》意圖帶給觀眾什麼?

我想,是前行的力量,是昂首的勇氣,借用電影中的一句臺詞,祝福看到這篇文章的每一個人:

「獻給走過長夜的你,希望你人生裡的每一次笑,都是真心的。」

圖源@深海

相關文章

全家福要去這樣拍  !  美極了

全家福要去這樣拍 ! 美極了

其實幸福就在我們的身邊,無處不在,拍一組美美的全家福,記錄下這美好的時刻,當我們老了,幸福好像就在眼前! 你還在去照相管裡拍全家福嗎?那些簡...

全家福要去這樣拍 ! 美極了

全家福要去這樣拍 ! 美極了

其實幸福就在我們的身邊,無處不在,拍一組美美的全家福,記錄下這美好的時刻,當我們老了,幸福好像就在眼前! 你還在去照相管裡拍全家福嗎?那些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