贈讓公司,流連古寺,他花15年拍出攝影「奧斯卡」,全面展現佛教攝影歷程

做一件事,

做一件事,不問結果,不辭辛苦,一日一日,直到如心,便是修行。

佛的足跡

幡帶道門疏菩提,重閣殿宇悠然立。

晨鐘暮鼓,梵音空靈,

晨鐘暮鼓,梵音空靈,古剎佛影,心自幽靜。

這一縷佛韻禪風,

這一縷佛韻禪風,這一抹空靈恬淡,全都在張望的鏡頭裡。

佛國

《佛國》

張望是誰?你可能還不熟悉他的名字,但你一定看過他拍的照片。

一定看過他拍的照片

若不是因為佛,若不是因為攝影,張望可能還在苦苦追尋人生的意義、心靈的富足。

攝影師 張望

攝影師 張望

如今,他是素有「攝影奧斯卡」之稱的奧地利國際攝影藝術展(國際「奧賽」)中國專題組冠軍,後來又成為該項賽事的國際評委之一。

獲獎作品尋佛

獲獎作品《尋佛》

中國攝影最高成就獎「金像獎」、當代國際攝影最高學院獎、「世界佛教論壇」攝影大賽金牌獎······

無數國內外攝影大獎,都已被他收入囊中,填補了佛門攝影的空白。

國際攝影界泰斗羅伯特·普雷基曾評價他的作品:

「和平、空靈、意味深長。它太美了!讓人充滿無限遐想。」

晨曦中,兩位僧人清矍的背影

晨曦中,兩位僧人清矍的背影

中國攝影家協會原主席王瑤贊他:「張望的鏡頭中,佛教清、淨的禪境在光影裡表現得自然而熨帖,呈現得澄澈而通透。」

早課上,梵音嫋嫋的幻境

早課上,梵音嫋嫋的幻境

佛教高僧濟群法師不吝喜愛:「張望作品虛實有度,擅長使用光影、雲霧、水月來經營畫面……這種表現形式,契合佛法對世界的解讀。」

台灣《攝影雜誌》評價:「舉凡主題、美學、光影、人性的表現,已超越出神入化的境界。」

覺者

《覺者》

2012年12月,張望因禪意攝影的藝術成就,受邀赴聯合國總部舉辦「佛的足跡」攝影展。

次年5月,張望禪意攝影展作為唯一的個人攝影展入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文化大會」。

自在

《自在》

然而大家不知道的是,在拿起相機走進佛門之前,張望也曾為人生之意義而上下求索。

從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術學院)畢業後,為了給一生不仰人鼻息的純藝術創作打下經濟基礎,張望放棄畢業生分配,給自己設下十年期限,南下深圳打拼,創辦了自己的設計公司。

紅塵

《紅塵》

1998年底,十年期滿,張望毅然將公司無償贈送給他人,北歸杭州,開始藝術的學習與創作,追求精神生活的富足。

恍然間,他記起兒時的故鄉:深山古剎,香菸繚繞,霧靄氤氳。

生於佛教聖地天台山的張望,從小就喜歡去天台宗祖庭國清寺遊玩。

那些古樸的建築,莊嚴的佛像,嫋嫋青煙,空靈梵音,甚至清淨地的一草一木,一花一蟲,都令小張望心生嚮往。

或許一切冥冥中自有註定。1999年,眾緣聚合,張望拿起相機,走入天台山的寺院。

洗心

《洗心》

久違的寧靜與空寂,僧侶對理想精神境界的孜孜追求,都讓張望的心靈時常處於一種美好與感動之中。

寺院裡的貓咪從不怕人

寺院裡的貓咪從不怕人

他頓悟:自己人生的精神境界和心靈追求與佛教圓滿契合。

過客

《過客》

每天凌晨4點,木魚聲響,他便和僧人們一起起床,顧不得洗臉,便背上重重的相機前往大殿。

6點早課,在一片唸誦聲中,張望也開始了一天的「修行」。

禮佛

《禮佛》

跟僧人同吃同睡、一起上課、研習佛法,讓他對佛理和人生有了更深的認知,也讓他的照片,有了靈魂,有了「佛性」。

他的照片,有了靈魂,有了「佛性」

寒冬夜晚,學僧裹緊棉袍盤腿在榻,打坐冥想

僧人們伴著臘梅花香研讀佛經

僧人們伴著臘梅花香研讀佛經

哪怕最普通的一樹花開,也如佛陀拈花一笑,讓人心生歡喜。

梵悅

《梵悅》

花開花落,四季輪迴,張望在天台山一拍就是3年。

3年精修之路,他用鏡頭記錄下佛學聖地的莊嚴清幽,更記錄下心的禪悟。

上晚課的學僧,漫長的學佛之路

上晚課的學僧,漫長的學佛之路

心燈

《心燈》

掃描海報二維碼,即可下單

掃描海報二維碼,即可下單

隨著張望的照片在圈裡小有名氣,各種商業合作和高薪邀約也不期而至,他一 一婉言謝絕。

悠然清靜的梵境生活,讓他與這個紛繁的紅塵世界,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頓悟

《頓悟》

幾度秋月春風,又是一個眾緣交合的機遇,張望受邀入住杭州的禪門創作。

佛地花分界,

佛地花分界,僧房竹引泉。

淨土絕塵境,

淨土絕塵境,岑樓綴遠天。

掃地為何?為了淨地

掃地為何?為了淨地。

淨地為何?為了靜心。

靜心為何?心靜方能見眾生。

淨塵

《淨塵》

於是,他再度拿起相機,深隱禪門繼續禪攝創作兼修身,又是漫長的一段青燈黃卷歲月。

張望與僧人們同吃共住,凌晨時分即起床拍攝,或登高涉險,尋覓攝錄佛教文化遺蹟,晚間則挑燈研習各種佛教典籍。

每一張佛光閃現的照片背後,都是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辛和努力。

澄境

《澄境》

為了拍一張寺院雪景,被腰病折磨多年的張望忍痛登上懸崖峭壁,在雪地裡哆嗦兩個多小時,只為雲破曉出、鴻雁驚飛的剎那。

遠塵

《遠塵》

淨域

《淨域》

為了拍出人和景物的靈魂,他不顧危險跋山涉水,穿越荊棘叢林,無數次徹夜不眠,守候一抹朝霞,靜待一彎月光。

心闕

《心闕》

禪跡

《禪跡》

最驚險的一次,張望和一眾僧人去普陀受戒的路上遭遇強颱風。

30多人擠在一條小船上,如一葉浮萍被海浪擊打得猛烈搖晃,但所有人都眼神堅定,沒有絲毫退縮。(如錯過受戒時間,還要等上好幾年。)

僧人求佛的堅定和犧牲精神讓張望感到深深的震撼,他也顧不得狂風暴雨,摁下快門,記錄下這險象環生的瞬間。

欲空

《欲空》

張望的執著和對佛法的深刻領悟,甚至得到僧人們的認可,並被允許隨身拍攝。

深入禪門,獲許拍攝佛教

深入禪門,獲許拍攝佛教寺院最隱秘的一角,為我們留下一段珍貴的資料。

樂土

《樂土》

用心靈捕捉光影,用鏡頭參禪修行。

鉛塵洗淨,稽首禮諸佛。

浮華已逝,靜心觀遞嬗。

浮華已逝,靜心觀遞嬗

張望的作品一經問世,世人為之驚豔。很多人直呼:看了想出家!

看了想出家!

時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的一句話道出了我們喜愛背後的深層真諦:

「我對於其中一幅兩個人在雪地裡走向山坡的作品尤為感動,該作品體現了我們在當今世界面臨許多複雜問題時,必須具有的精神。」

淨途

《淨途》

濟群法師在《佛的足跡》序中如是寫道:

「那些安謐的畫面,彷彿一片寂靜中傳來的遠鍾,若有若無,又餘音不絕,在觸動心絃的同時,嚮往之情油然而生。」

樂境

《樂境》

甚至有很多「心陷泥潭」的人,就是在張望的作品中找到了心靈的歸宿,獲得了一種救贖。

「張望先生的作品給人一種空間、距離、對比感,因為他站得很高。」

聆教

《聆教》

張望的確站得很高,他遠離了凡塵的束縛,以一顆虔誠的、追求智慧的心,審視著自己,審視著世界。

樂觀

《樂觀》

《金剛經》有偈曰:「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三千繁華,

三千繁華,彈指剎那。

世間萬物,瞬息萬變,緣聚而生,緣散而滅。

功名利祿,

功名利祿,輝煌繁華,不過幻影雲煙,唯有心之安寧,生之悠然,才是恆久不變的幸福。

相信最近這兩年,大家對生命的無常有了更深的感觸。

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修煉內心的重要性,只有一顆安定的心,才能應對世事無常。

就像我每次翻開張望老師的攝影集,焦慮的心一下子安靜下來,那一張張神來的光影,有著治癒人心的神奇力量。

治癒人心的神奇力量
讓人身心泊然,如入禪定
讓人身心泊然,如入禪定

讓人身心泊然,如入禪定。

讓人身心泊然,如入禪定

為了把這本讓我受益多年的攝影集分享給大家,我們團隊也是頗費周折。

2013年首次出版的5000冊張望攝影集《佛的足跡》早已售罄。

我們也是特意聯繫到張望老師,以及《佛的足跡》唯一正版授權出版社「浙江攝影出版社」,請求再給我們的讀者加印

結集張望從事佛門攝影

結集張望從事佛門攝影十五年來的嘔心之作,彙集在聯合國舉辦攝影展覽、中國攝影金像獎、國際「奧賽」中國組冠軍等展覽和比賽中的獲獎作品;

以及佛門信眾在日常之中參佛、禮佛的記錄性攝影佳作,全面展現這些年的佛教攝影歷程。

《佛的足跡》

由中國佛教協會名譽會長——一誠長老題名,中國攝影家協會原主席王瑤作序。

更為精美的印刷工藝和紙張,

更為精美的印刷工藝和紙張,如見原片的觀看效果,給心靈一場震撼SPA。

12開大開本,讓欣賞作品成為一種享受。

只供我們渠道
只供我們渠道

只供我們渠道限量發售,每本都帶有收藏編號,既是讓人受益終生的美學攝影集,又是很有意義的收藏鉅作。

定價398元,藝非凡專享眾籌價298元

第一批1000本已全部售罄。

每二批帶1000-2000的收藏編號,越早參與眾籌,收藏編號越靠前!

參與眾籌,

參與眾籌,且本次眾籌成功達標,我們將給每一位參與者,贈送前些天一串難求的

靈隱寺同款十八籽手串一枚,平安喜樂,予君結緣,多買多贈。

由18顆精心挑選的佛珠組成,

由18顆精心挑選的佛珠組成,代表十八種煩惱,每捻過一顆,便表示斷了一種煩惱。

自留實拍圖

自留實拍圖

雖然是贈送的手串,但質感出乎意料的好(畢竟手串最怕廉價的塑膠感),忍不住拿在手裡時時盤玩。

自留實拍圖

自留實拍圖

戴在手上也很好看,配色雅緻,男女均可,每次戴都覺得一股莫名的寧靜和心安。

茫茫眾生,
茫茫眾生,

茫茫眾生,你我皆是有緣人,願大家都在張望老師的攝影集中,尋得一絲心靈的慰藉,淡然無事,寂靜歡喜。

《佛的足跡》

尊享十八籽手串福利

注:

眾籌成功後預計11月發貨

眾籌未達標,全額退款。

掃描海報二維碼,即可下單

掃描海報二維碼,即可下單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