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爾德:只有淺薄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在這個快速消費的時代,王爾德的金句被抽去上下文,作為小段子廣為流傳。是時候讀一本完整的,王爾德童話與小說全集了。

能被冠以「外貌協會教主」的作家,只有一個人

那就是王爾德。

遇見這個人,你一定要有足夠強大的承受力。

一是承受他「驚為天人」的美貌,二是承受他「劇毒無比」的舌頭。

他就是史上最帥、最毒的段子手「老王」

奧斯卡·王爾德。

你可能沒看過他的書,但作為「全英國最毒舌的段子手」,你一定聽過他的語錄:

只有淺薄的人才不以貌取人。

什麼意思?

有人說就是:

沒人有義務透過你醜陋的外表去挖掘你的內在美。

言辭毒辣、精闢,每句話都讓人有躺著中槍的痛感。

還有這句:

美麗的東西有了過失,要不分青紅皂白地原諒它;

醜陋的東西有了過失,要不顧天地良心地鄙視它。

才華篇

王爾德不僅是朋友圈裡的毒舌段子手,他還是一個寫過九篇童話,就被譽為「童話王子」的天才作家。

在這個快速消費的時代,王爾德的金句被抽去上下文,作為小段子廣為流傳。

1888年初版童話集《快樂王子和其他故事》封面

傳統的童話

大多呈現皆大歡喜的幸福結局,而王爾德的童話,是將一顆破碎的心,掰開給你看。

有人說:

「小時候看安徒生的童話,長大了就看王爾德的。」

因為,安徒生最懂孩子,王爾德最懂大人。

1891年初版《石榴之屋》封面

作為死亡意象最多的童話,它將人性的陰暗面、社會的殘酷規則

輕快浪漫地告訴你,堪稱暗黑系童話。

正如他跟兒子講童話的時候曾說的:

「真正美的東西都是讓人憂傷的。」

「真正美的東西都是讓人憂傷的」

1887初版《坎特維爾的幽靈》封面

王爾德的短篇小說,有著鬼魅、曖昧、詭異、幽默的微妙氣息,令人著迷,每一個故事都是迷你版《道林格雷的畫像》

【選篇】

市面上的《夜鶯與玫瑰》,大都是王爾德童話的選篇。

大都是王爾德童話的選篇

初版童話集中Walter Crane繪製的插畫

當今最全的王爾德童話集

而這本書,完整收錄了王爾德的兩本童話集,以及國內罕見的五篇短篇小說

童話

《快樂王子》《夜鶯與玫瑰》《小氣的巨人》

《不同凡響的沖天炮》《小國王》《膽肝朋友》

《公主的生日》《漁夫和靈魂》《小星童》

短篇小說

《勳爵亞瑟•薩維爾的罪行》《沒有秘密的斯芬克斯》

《坎特維爾鬼魂》《百萬富翁模範》《W.H.先生像》

1891年初版《阿瑟·薩維爾勳爵的罪行及其他故事》封面

這也是126年來,王爾德童話與短篇小說全集,中文簡體版首次完整出版。

【譯者】

這樣一個天才的文字,需要什麼樣的譯者才能還原呢?

之前看王爾德在獄中

寫給同性情人的長信《自深深處》

就頗為動容,深深地為此翻譯語言所折服。

深深地為此翻譯語言所折服

王爾德與同性情人「波西」(阿爾弗萊德·道格拉斯)

記得當時有一句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Hearts are made to be broken.」

譯成中文就是:

「心生來就是要碎的。」

讀《夜鶯與玫瑰》時,猛然想起,每一篇都讓人心碎不已。

這句話實在太適合這本書了,將王爾德的鬼魅宗教美學

展現得淋漓盡致。

譯者朱純深教授,正是將王爾德的De Profundis

譯為「自深深處」的第一人。

他人生經歷可以說是很傳奇了

他人生經歷可以說是很傳奇了:

在校稿編輯過程中,

在校稿編輯過程中,朱教授對於任何文字細節,甚至標點用法,都嚴謹到極致。

雖然國內有不少《夜鶯與玫瑰》,但普遍文字偏幼稚化,朱教授的翻譯風格

真正還原了王爾德原本的氣質,為國內王爾德童話的中譯本提供一種新觀點。

就隨手拿《快樂王子》一篇來說吧:

【譯文對比】

美貌篇

【裝幀】

王爾德可是唯美主義的頭號代表,為了設計出一本配得上他的書,從字型字號到排版樣式,從插畫圖示到封面裝幀,都進行了精心打磨,只為恰當呈現王爾德的獨特風格。

因此,對外貌協會會長的這本書,我們更是費盡心思。

我們更是費盡心思
採用小32開圓角精裝開本,

採用小32開圓角精裝開本,封面選用觸感膜,手感細膩精巧,書名壓凹處理。

書角切圓弧線,

書角切圓弧線,三面書口刷紅邊,搭配紅白書籤絲帶。

搭配紅白書籤絲帶

翻開封面,映入眼簾的就是王爾德深情款款地凝視著你。

內文搭配7張高畫質黑白剪影插圖、14個圖示,圖文並茂,貼近童話的細緻氣息。

內文搭配人氣插畫師小正的手繪黑白插畫,

內文搭配人氣插畫師小正的手繪黑白插畫,極具視覺衝擊力與美感

為每一個故事量身定做精美圖示

為每一個故事量身定做精美圖示

貼近童話的細緻氣息。

是時候讀一本完整的

是時候讀一本完整的

王爾德童話與短篇小說全集了。

當你閱讀了無刪節的原版

就會覺得老王的故事

散發著微懸疑、微浪漫、微驚悚的氣息

另人著迷。

夜鶯與玫瑰

夜鶯與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