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打工圈!程式設計師要如何走上創業逆襲路,獲得百萬、千萬?

作者 | 閆輝 責編 | 屠敏

程式設計師的盡頭是什麼?

有人說,程式設計師盡頭就是不做程式設計師。

那麼,不做程式設計師又能做什麼?

每當打開網路上發佈的十大高薪職業排行榜時,不出所料,總是會有一個身影映入眼簾,那就是——程式設計師。然而,在創富這條道路上,不當程式設計師亦或是程式設計師的延伸「前景」上,毫無疑問,創業會是不少人想要大膽嘗試的一個方向。

在本期《開談:程式設計師創富系列》訪談中,我們邀請到了行業中知名的天使投資人、教師、作家李笑來,遠望資本創始合夥人、迅雷創始人程浩,上海方創資本合夥人康錄發,在 CSDN 戰略合作總監閆輝的主持下,圍繞程式設計師創業創富,共同探討程式設計師未來的潛力。而我們也將通過本文深入了解在投資人看來,程式設計師如何更能獲得持續的成功以及創業路上的機遇與挑戰。

程序的啟蒙期

程序的啟蒙期

閆輝:我們知曉三位老師和程式設計師有很密切的關係,請大家簡單介紹一下自己程式設計經歷,以及和程式設計師群體的聯繫。

李笑來:我是個典型的「小時候算天才,大了長歪了」的例子。

1984 年,我便接觸到了計算機,那時候只有十二三歲,學過 Basic,也得過一些獎。遺憾的是,到了高中就沒有繼續深入學習了,後來也沒有從事程式設計師這個職位。不過,我算是一名計算機的高要求使用者。

我離程式設計師最近的一次應該是 2019 年寫了一本書——《自學是門手藝》,其中用自學 Python 為例,分享了自學的一些基本規則。更久之前的 2014 年,42 歲的我花了兩週學 Web 程式設計,並開發了一個網站,該網站也正式運行了一段時間。此外,我也交了不少程式設計師朋友,如蔣濤、霍炬、劉江等,自身離程式設計師這個圈子還是很近的。今天更多的是抱著學習的態度來交流。

程浩:我在小學、中學都學過 Basic。本科的專業是數學,畢業後去美國讀計算機,而後到了矽谷做了程式設計師工作。回國後,先是任職百度,後創辦了迅雷。

迅雷的早期 1.0、2.0 版本都是我和合夥人以及幾位早期工程師一起寫的,所以我還是做了很長時間的「碼農」。2005 年以後,迅雷的技術高手越來越多,我就慢慢轉型做產品和運營。因為迅雷還是以技術為立足點的公司,我們首創的 P2SP 演算法和技術也具有一定創新性,也非常高興有機會與大家在此一起交流。

康錄發:與前面兩位老師不同,我是進大學之後才開始接觸計算機,那時我對計算機非常感興趣,接受了比較系統的訓練。還記得那時我們使用的是布爾處理機,上機時間很寶貴,程式碼主要是在程序紙上手寫的。

大學畢業後,我入職同方大廈裡面的一個公司,跟著幾位高手一起負責 Windows 底層的漢字輸入法,後來主要從事市場、銷售產品相關的工作。

此後的幾次創業過程中,我也未曾中斷過研究程式碼。其中,我曾經做過一個線上工作平臺,用 ASP 的一套開源論壇系統支撐了 100 多萬使用者,在高併發負載方面也探索到了性能極限。因此,每出現新的開源產品和開發工具,我都樂於去嘗試使用,包括 Android、蘋果的開發工具,雲端運算、虛擬化的開源產品等等。最近我從事風險投資 FA 的工作,也基於個人興趣研究有關 AI 生成圖形圖像的開源項目。

創業成功永遠是小概率事件,但程式設計師創業有優勢

閆輝:程式設計師這個職業是否比起其他人群來更容易創富?有什麼優勢?

李笑來:我認為首先擁有哪怕不是工程能力,只是最基礎的程式設計能力,都會讓一個人的效率有很大提升。

我第一次為自己設置有錢人的幻覺源於我寫了一本書。書出版了之後,會有版稅,而那時的版稅會匯到我的一個新的銀行賬戶中,當時只有存摺還沒有銀行卡,我將存摺撕了。那個賬戶到現在已經 20 年了,每年都有版稅進去,但我從來沒有打開過。因為我對自己說,「一個人如果有一筆錢永遠不用花,他是不是有錢人?!」

因此,20 年前,我還沒有很多錢的時候,就有了自己是富人的幻覺。那本書就是《託福核心詞彙 21 天突破》。這本書中的 2140 個詞是把幾十年的真題拆解,再統計詞頻列出來的,而這些工作純靠手工肯定完成不了,所以當時的我通過程式設計寫腳本統計出來的。這本書在英語老師出版的書籍裡,可以說是不可逾越的,因為其他英語老師不會寫程序。在這個時代,只要一個人有一定程式設計能力,就能幹比別人更多的事情,用對勁就能賺更多的錢。

第二個層面是生產資料的價值,這很重要。在 30 年前,全人類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依然是土地。近 30 年,這個趨勢已經徹底發生變化,因為金融市場上市值第一的肯定不是地產公司,市值前十的公司除了一兩家資本公司外,剩下全是技術公司,這說明生產資料的價值發生了變化。

我發現生產資料越抽象,利潤會越高。因為抽象的生產資料成本幾近於零。過去生產需要使用土地、礦產,但現在用資料就可以創造價值,資料成本很低,這就是 IT 公司的價值機制。

當我的身份是作者時,我也算碼農之一,只不過碼的是字,字是零成本。但程式設計師要比作家厲害很多,作家只能講講故事,而程式設計師可以寫各種各樣的程序,有工程能力還可以寫平臺、服務,市場無限大。中文作家的作品只能面向國人看,但中國程式設計師做出來服務可以面向全球。

因此,程式設計師職業是最接近這個年代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之資料的。如果程式設計師不賺錢,或者說作為程式設計師沒賺到足夠的錢,可以說天理人難容。

程浩:坦率來講,我覺得程式設計師創業確實優勢很明顯。

我補充一下剛才笑來老師的話題,程式設計師創富相對比較容易,是因為現在世界上最有價值的都是科技公司,程式設計師先天離這些公司的核心價值最近。比爾·蓋茲、Larry Page、李彥宏、馬化騰、張一鳴都是程式設計師,科技公司預估有超過一半的老闆都有程式設計師背景,從概率的角度來看,程式設計師創富比其他職業更容易一點。

原因也比較簡單,如果是銷售人員擔任 CEO,他們還得招幾個程式設計師來構建自己的核心競爭力。而程式設計師作為公司創業的核心,可以不依賴別人就可以啟動創業項目,且只要有兩個人就可以啟動了。以自身為例,我與鄒勝龍(迅雷董事會原董事長)就是兩程式設計師,我們當時便啟動創立了迅雷。

程式設計師創業有優勢,但也並不是適合所有類型的項目。其中,科技創新的項目顯然技術人員做 CEO 最為合適,比如研發搜尋引擎,不管美國還是中國,CEO 基本上都是技術背景,因為搜尋引擎是技術驅動的領域。不過,像運營驅動的公司或業務,比如遊戲、視訊網站,最好是運營背景比較強的人員來做 CEO 更合適。

康錄發:我認為,程式設計首先是資料結構,也就是建模,然後是演算法,之後才是程式設計程式碼。資料建模和資料結構,是構造世界的一種能力。這和傳統文化中的「無中生有,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類似。

當有一個程式設計任務時,其實就是與真實世界對映的過程。程序是一種更高層次的抽象能力。但是,抽象能力有好處,也有不好的地方。

好處就是做技術驅動型創業,早期產品會強,技術直覺能夠驅動公司走到足夠大。

缺點是公司達到一定規模,要進行管理的時候,就不是鮮明的 0 和 1 的程式碼問題,而是一個模糊數學、模糊演算法,建模很難。如果程式設計師背景的創始人把這一點突破了,做任何生意都可以。

程浩老師說程式設計師創業挺容易,是因為站在浩哥這個高度往下看很容易,回過頭來看很容易。

然而,我看見了 500~1000 個程式設計師創業,有 90% 的失敗率,多數是回去上班接著打工去了,還有 9% 擁有一個小公司「不死不活」,每年有幾十萬到一兩百萬的收入,對個人來講,算是創業成功。但從 VC 投資或者個人事業追求的角度,年營業額上了 1,000 萬以上,不管是技術驅動、產品驅動、銷售驅動型的公司,都是 1% 以下的比例。

程浩:康老師分享得很有道理,創業成功永遠是小概率事件。我們做投資總結出了很多條規律,但所有的規律其實都能找出很多反例來。當然,這不代表這些規律沒價值,因為投資是要看大概率事件。比如高富帥創業相對容易成功,容易組團隊、容易融資、容易獲客,但不代表高富帥創業就有非常大的成功率,只是相對的,高富帥創業成功也是小概率事件。

閆輝:程式設計師群體有沒有一些特定的的思維模式,這個思維模型是否有助於他們去創富?

李笑來:人類使用的語言有兩種:一種是自然語言,即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比較含糊不清但非常靈活的語言;另外一種叫人工語言或者說人造語言,即數學、物理是人造語言,程式設計也是人造語言。人造語言講究的是詞彙量少、用法準確、無歧義。日常生活開玩笑用的是自然語言,但如果要討論問題,最好用人工語言,而不是用自然語言和稀泥。

有些人在真實世界待久了,討厭一切含糊的內容,討厭自然語言。但我覺得只要把這點處理好,一切都不是事兒。

程浩:程式設計師的優勢肯定是思維的邏輯性比較強,他能夠說出一套比較完整的邏輯,當然邏輯性顯然也不是創業的全部。

我之前提過程式設計師創業要闖三關:

  • 第一關叫技術關,通常這是程式設計師最容易闖的一關,因為程式設計師創業肯定會找相對熟悉的領域去做。

  • 第二關叫業務觀,有一定挑戰。因為做 2C 要能獲客,做 2B 要能搞定客戶。邏輯思維能力也很重要,但不是全部。2C 比較適合邏輯思維能力,程式設計師背景的人肯定能搞得很明白。2B 獲客更多是軟技能,其中包括察言觀色、判斷對方角色、決策鏈決策邏輯等,並不是所有的程式設計師都能做得好。

  • 第三關很重要,就是組織關。公司人很少的時候,20 人以內每個人都認識,不太需要過多的管理機制。但如果公司到了 100 人甚至更多,組織能力沒到,人越多效率越低,這是非常大的障礙。

所以程式設計師除了固有的理性思維能力之外,還要能培養跟人打交道的能力,培養個人魅力,同時對組織管理要有敬畏之心。

創業本身也是提升認知的一個過程,所以簡單講程式設計師創業就是闖三關:技術關、業務關和組織關。

康錄發:我觀察到很多程式設計師背景的創業者,有兩個職業慣性會給創業帶來負面影響:

  • 首先,他們習慣優雅的程式碼,習慣做精準估算。做程序沒有問題,但把這個習慣放在工作中,希望也有工作函數來精準調用,「掉鏈子」幾率極大。因為人做事需要由冗餘係數。

  • 第二個就是會把 0 和 1 非黑即白的思維模式帶過來,程序可以這樣,管理卻不是非黑即白。當然,有一批優秀的程式設計師既是優秀的程式設計師,又是天才商人,比如馬化騰、祖克柏。

很多程式設計師除了技術程式碼工作,日常生活中的抽象能力還不夠,在人和人交往、商業邏輯中如果沒有擴展性思維,程式設計中一些慣性就會帶過來,帶來不好的反饋。

財富自由之路,程式設計師該怎麼做?

財富自由之路,程式設計師該怎麼做?

閆輝:笑來老師寫過一本書叫《財富自由之路》,裡面談到如果要創富需要改變很多認知。請問這些認知是對所有人是一樣的嗎?有沒有程式設計師需要特別改變的認知?

李笑來:我覺得是相通的。總體上講,世界上沒有一個專門供程式設計師賺錢的地方,一旦想創富,想獲取經濟收益,我們進入的是同一個市場,在同一個世界。商業模式一旦成立,只能是通用的,很難發生變化。

我在《通往財富自由之路》一書中分享了一個不太一樣的概念——個人商業模式。我主要研究一個人怎麼獲取更多的收益,而非研究組織。

絕大多數人一生賺錢的核心模式就是出售自己的時間,即學了本事,用這個本事去工作,最後算出來工作一小時能賺多少錢。不同的專業可能帶來不一樣的收入。大家都在提高自己的時間價值,但這個價值有盡頭。因為知識可以無限學,但一天能售賣的時間有限,工作 8 小時或許已經很累了,12 小時已算是極限,因此這個模式是有盡頭的。

因此,我選擇了另外一條路徑——想辦法把同一份時間進行多次售賣。比如我在當老師同時為 50 個人講課,等於把那份時間賣給 50 個人,但我覺得這還不行,賺錢太慢,於是我要去一節課有 500 人聽的學校,這就是新東方,這也是新東方工資高的原因。然後我寫書,寫書花了 9 個月時間,這本書賣了 20 年,賣給了很多人。

這樣才能有突破性的收入,這是一個最基本的觀念突破。

其實程式設計師是最容易創造出產品和服務。在今天這個世界裡,除了寫作,再找到能夠把同一份時間售賣多輪的職業並不容易。程式設計師寫出來的產品和服務顯然符合這個定義。

在認知上,我有個大的建議,不要把目標定得太大。今天不需要贏得全世界才能養活自己,如果你的產品有 10 萬量級的付費使用者就已經很好了。

所以,我現在不太願意跟人用創業這麼大的詞,程式設計師想要一份工作養活自己,亦或是需要一份活得比現在好十倍的營生,其實很容易。核心關鍵就是找到一個值得你去研究投入,並且能夠生產出來,且能賣出去的產品和服務。

前兩天,我還看到一篇有關程式設計師一個人一年一億營收的文章,不需要投資機構,不需要上市。我認為,這個時代不太一樣了,一方面利用自己的優勢,一方面沒必要想那麼大,好好的做好一個營生,在這個時代裡就很好了。

程浩:程式設計師創富或者程式設計師創業,核心是要選對賽道。舉個簡單例子,2000 – 2010 年,從業或者創業多在網際網路領域;2010-2015 年,顯然應該選擇移動網際網路。

有一句話說得好:選擇大於努力。這句話太有道理了。我之前認識的一位百度小哥,他曾分享自己真實的經歷:2017 年,他在百度幹得非常好。那時,字節跳動「挖」他過去,負責抖音商業化。但當時他在使用了早期的抖音產品之後,沒有看懂就沒去,後來選擇了 ofo 小黃車,雖然可能拿到了更高的 title 或者待遇,但兩年之後的結果已經很明顯了。

從大的角度來講,先選朝陽產業,一定要選那些大勢上有發展紅利的領域,否則選一個夕陽產業,就是推著石頭上山,非常痛苦。

接下來,選公司仍然很重要。那大家一定會問:怎麼能夠選擇對的行業和公司呢?

回到了認知本身,除了有些是運氣或者被動選擇的因素。也有一些主動因素,核心就是提升認知。

有兩個有效提升認知的手段:

  • 一是要多看書。書的知識是相對系統化,而公眾號、短視訊的內容都是非常零散的。

  • 書最大的問題在於內容不是最新的,那該如何彌補最新的知識?第二點便是要跟行業牛人多交流,這點特別重要,是提升認知最快的方式。

康錄發:程式設計師創富,有一批程式設計師做規劃畫框圖自頂向下做慣了,對世界微微帶著一點俯視感,可能只有 5 度,但俯視感其實是不利於去提升認知。如果平視會好一點,如果對世界能有 5 度的微微仰視感,那麼他就永遠處於一種學習的狀態。

程浩:我非常認同,就是說永遠要保持謙遜,要對新鮮的東西保持好奇心,這點挺重要的。

閆輝:網際網路圈的創業概念很大,從創富的角度,對很多程式設計師來講,想請三位嘉賓談談如何賺到一百萬、五百萬、一千萬,有沒有最小的 MVP(最簡單可行產品)或者 SOP(標準作業程序)?

程浩:選擇什麼方法取決於最終目標是什麼。

要賺一百萬,對程式設計師來說真不難,工作之外接個外包項目,幾個項目就能賺一百萬。但這種一百萬賺完之後,可能賺一千萬就比較難了,要賺一個億就沒戲了。我認為,賺一百萬不一定是賺一千萬的必經之路,賺一千萬也不是賺一個億的必經之路。

作為投資人看企業營收,看的是收入是不是未來的主營收入。如果只是薅某些機構的羊毛,或者是通過某個外包項目賺了一百萬,這不算主營收入,對公司估值沒有任何幫助。

如果你想賺大錢,不一定需要賺這點小錢。這裡沒有褒貶,不是說賺一個億就值得崇拜,賺一百萬就普通。

對於程式設計師來講,人各有志。我肯定願意做一個高目標,但並不一定所有人都適合創業,去大廠多幹幾年,股票加現金也不少,在一線城市也能買房結婚然後養娃,也有人認為三線城市也可以生活得很好。

我不能給別人定目標,因為代替不了所有人。

康錄發:我有幾個觀點供程式設計師朋友一起參考:

  • 第一個是痛點的總結和抽象能力。譬如,任何程式設計師都打過車,路邊打車是痛點,針對這個痛點,程式設計師能不能靈光一閃,大腦做仿真計算,能不能做一套系統賣給計程車公司。如果有這種痛點的挖掘推演仿真能力,衣食住行都有機會。我也看到某些行業的技術人員,用程式碼能力業餘時間寫了一套系統比如美髮廳管理系統、汽車修理廠的管理系統,公司估值到幾千萬,甚至幾個億的案例都有。其次大家都在做開發,為開發人員提供工具,甚至以開源方式賺到錢也未嘗不可。

  • 第二個是顛覆指數。滴滴為什麼估值那麼高,因為顛覆指數夠,通過移動網際網路,大幅度提升了顛覆指數。打車時 100 個司機都在路上還依賴這套系統,所以這是一個創新的顛覆指數。

  • 第三個是客單價與未來賺多少錢成反比。美團使用者是 20 元客單價,外賣滴滴 20 元客單價。客單價越低的生意越偉大。

李笑來:剛才聽到這個問題,我一時半會沒反應過來。聽了兩位嘉賓的分享,我意識到為什麼剛才沒有反應過來。

因為我人生中從來沒有過任何一次以賺多少錢當做目標。這並不是意味著把錢當目標不好,也不是裝清高,我也非常俗氣的人,別人視金錢如糞土,我恨不得視糞土如金錢,但我確實沒有把錢當做目標去做事。

我的觀念是,只要你是有價值的人,市場就一定有人出價。價格可能不準確,可能會低估或高估,但想賺多少錢不應該是目標,而是要變成多貴的人,要有能力跟得上。

我做投資時間久了,曾經聽起來非常抽象、假大空的話,逐漸覺得是非常對的。你的賺錢能力大概率上取決於你為社會創造價值的能力,當然不排除有些人沒創造價值也賺到錢。

如何把自己打造成能賺錢的,我認為有一個特別基礎的能力:就是能夠製作完成完整產品、完整服務的能力。如果你只有一方面特長,就只能跟別人配合著,參與人家的生產。我在新東方幹過,從新東方出來的老師開學校的有很多,但這麼多年沒見過什麼太成功的,這是為什麼?因為一出去就會發現還要有人能賣課,所以才恍然大悟,俞敏洪不僅會講課,賣課也賣得好。

所以,我認為程式設計師需要有特別完整的能力,而不是單項的最高能力。如果你除了工資還想賺更多的錢,那麼只有一個選擇,不僅僅參與生產,而且要組織生產。

未來的趨勢與方向

未來的趨勢與方向

閆輝:未來程式設計師界,哪些方向的發展更有潛力?

程浩:說心裡話,我覺得目前在大廠機會比較少了。畢業生如果先去大廠鍛鍊兩年,無可厚非,但如果未來想要有一個長久發展,大廠發展空間是比較有限。

我個人比較看好全球化的業務,以全球為主要市場,而不僅僅以中國市場為主要市場。中國創業的目標是中國使用者,美國創業的目標是全球 60 億人口。

我覺得 Web3 創業機會很大,因為 Web3 代表了更大自由以及更低成本的信任。事實上,現在很多大廠出來的人都開始做 Web3 了。美國三年前做 Web3 的都是草根,但今天很多矽谷大廠出來的人拿了大錢。

閆輝:我相信很多朋友對 Web3 的整體概念並不是很清楚,站在程式設計師的角度,這個技術的發展和未來趨勢如何?

李笑來:我認為,網際網路沒有擺脫一件事情,就是肉身永遠不可能融入網路內部,即便有腦機接口,還是需要肉身。所以徹底融入元宇宙世界,我覺得是不太現實的。

我看web發展的趨勢。web1.0時代只有資訊流通,其他都沒通,買東西都買不了。很多人說Web2.0時代是關係網時代,但回頭看,這十年社群網路創造的經濟價值好像並不實在,Facebook雖然是web2.0標杆,但他的經濟模式還是廣告模式。以社交產品為代表的2.0並沒有很大的浪花。

最賺錢的反倒是電商上市公司。電商在過去十幾年是經濟效益的老大。電商崛起是因為物流崛起了。商業需要三個流:錢流、資訊流和物流。電商的核心就是這三個。

我覺得Web3最核心的是錢流,上面流通的錢不止一個國家的貨幣,錢可以去任何地方,手續費接近於零,這是我認為最核心的變化和趨勢。

錢流變成了資訊流一樣低成本的系統,究竟會給這世界帶來什麼樣的變化?我們猜不出來,但我確實一直在關注。

程浩:這個話題比較大,我儘量簡明扼說。我認為Web3的核心價值是更大的自由以及更便宜的信任。

對程式設計師來說,Web3整個環境非常開放,很多都是開源產品,你可以不需要別人的同意,就可以直接在這上面做開發。加上資料屬於使用者,這種積木式創新的效率非常高。積木式的開發和更開放的環境,Web3的發展速度可能遠超Web2, 有一個月不關注Web3,好像都有點落伍了。

第二就是更便宜的信任。因為Web3裡有智慧合約保障,交易不需要我們之間互相信任。很多不能做的事現在就能做了,以前高成本可以變得非常低成本,這是核心價值。

當然,現在Web3基礎設施還不是很完善,TPS和交易 gas費用也比較貴。所以目前主要跑的還是 Defi金融類項目,因為要進入需要有金融資產,沒有破圈,但是我相信Web3遊戲未來肯定是爆發點,Web3社交我也很看好。

康錄發:在中國,未來數字人民幣和分散式治理會跑出很多商業模式。

在不同的技術驅動力和生產力水平下,有不同的社會組織形態。我們現在去看200年後全球人類的社會組織形態,可能就是Web3。

我覺得我們生活在一個偉大的時代,我們有幸親身參與了中國的快速崛起。

閆輝:程式設計師如果要創業創富,除了基本的程式碼能力之外,還需擁有什麼能力或資源?

程浩:對於創業者特別是 CEO 而言,不管他是不是程式設計師,投資人主要看四點:

  1. 創業精神,即能否堅持住。創業宛如過「九九八十一難」,別兩三難之後就放棄了。

  2. 領導力,即氣場足不足,能不能說服合夥人、VC、客戶。領導力可能是很多程式設計師背景的創業者不具備的,因此這類需要補足這一點。

  3. 執行力。一個月能幹完的事情,能不能縮短到兩個禮拜幹完。

  4. 學習能力。不管是不是程式設計師,這點都很重要。

李笑來:今天整個世界對創作者、生產者的友好程度是無法想象的,有大量的助手能讓你一個人去幹之前絕對不可能幹的事情。

我的投資生活很簡單,不像大家想象那麼忙。我基本上是做一個決策等十年的人,剩下時間主要就是平時講講課、寫寫書。

我經常感慨還好是生活在這個時代,我不需要受出版社的制約,寫了就可以發;我也不需要受銀行制約,我想收錢就收;我個人能力也補充好了,所以需要賣的時候也能賣。這個世界對那些能夠一個人完成一個有意義的服務或產品的人,是格外的友好。

因此,對於想要創業創富的程式設計師或從業者,我的主要建議是先別想那麼大,從解決一個問題入手,做出一個完整的產品或服務。如果你能夠提供一個有意義的服務,100 萬個人一年付費 5 元,你一年就能賺 500 萬。

另外,既然講創富,最實在建議就是先把自己的生活問題解決掉,乾乾淨淨地徹底解決掉。所謂的沒有負擔不需要很多錢,當沒有負擔時,你的整個判斷系統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之後再去思考世界需要什麼,我能幹什麼。以不一樣的心態去思考,得出來結論肯定是完全不一樣的。

閆輝:最後請各位嘉賓用一句話總結,分享給程式設計師的創富建議。

程浩:選擇遠遠大於努力,一定要選擇一條好的、有紅利的賽道。

康錄發:我想說,要以 5 度的角度仰視這個世界,把自己的目光放在距離頭頂 80 釐米高的位置。

李笑來:程式設計師要把自己改變成服務提供者,那就肯定能賺錢。

閆輝:非常感謝三位嘉賓,每一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背景與角度,也有非常專業的角度和維度,來一起看待程式設計師創業創富這件事情。

對程式設計師來講,如果要去創富,真正的決策需要自己做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本期各位老師為大家提供一些方法論和框架,真正的「魚」需要自己抓住。

點選『閱讀原文』查看本場直播回放!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