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淪為黃色素材,《新圍棋少年》徹底被毀了

唉,《新圍棋少年》火了,但沒想到是以這樣一種丟臉的方式——

一段離譜的劇情安排,引發觀眾的怒噴,吐槽,心痛……

也使得它的B站評分,從前期的9.7高分,跌到了只有5.6分。

所以,到底發生了啥?

01

牛頭人狂喜,真愛粉落淚

「玉子落,風刀舞,國愁家怨執掌中。」

2005年,一部以圍棋為主線,講述少年成長的動畫正式播出,很快就霸佔了小朋友們的電視熒幕,成為了許多人的童年回憶。

它,便是《圍棋少年》。

它,便是圍棋少年

在這個黑白紛爭,愛恨糾結的故事之中,我們認識了聰明堅韌、敢於擔當的江流兒和聰明果敢、溫柔大方的方百花。

時間到了2022年,他們的故事在《新圍棋少年》中繼續上演。猶記得開播之際,大家紛紛高呼爺青回的樣子。

沒想到,這麼快它就翻了車

沒想到,這麼快它就翻了車。

在前不久更新的第21集中,蒙古可汗伯顏大搖大擺地走進了大明朝堂,提出迎娶方百花的要求。

而小明皇則因迫切需要伯顏的五萬大軍,來對抗覬覦其皇位的幽王,再三權衡下答應了下來。

而另一邊的江流兒,此時正緊張、忐忑又充滿期待地準備著向百花提親。

這樣一段NTR味道十足的劇情,不僅讓《圍棋少年》的老粉破防,也讓眾多NTR愛好者聞風出動。

NTR,網路流行詞,該詞是日文「寢取られ」(Ne To Ra Re)的羅馬拼音縮寫,是指「被他人強佔配偶、對象」。因漢語拼音的原因又有「牛頭人」的說法。NTR在一般ACGN作品中,也被用作形容對象被搶走的情形。

一時間,各種一言難盡的小黃文、同人圖被創作出來。

「圍棋少年」的貼吧被眾多牛頭人樂子人攻佔,首頁簡直不堪入目,堪比垃圾場。甚至還出現了「百花伯顏」貼吧,聲稱要鎖死伯顏百花這對CP。

在動畫評論區,粉絲則紛紛表示對這樣的劇情的不解與不滿,同時也有很多人指出,這一幕有「虛構歷史」的嫌疑。

因為雖然《新圍棋少年》的時代背景是架空的大明王朝,但動畫裡的許多元素都在暗示著故事其實就發生在明朝。

而在現實歷史中,以「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為祖訓的明朝,百年間完全沒有上演過類似的事情。

所以,「和親」這樣的戲碼出現在明朝背景的故事裡,實在過於違和。

這樣一段錯漏百出、天雷滾滾的劇情成功地噁心到了觀眾,也讓《新圍棋少年》的口碑迅速崩塌,令人唏噓。

02

NTR,是一把雙刃劍

或許是因為NTR這樣的行為與大多數人的道德價值觀相悖,提供了一種刺激感,使得NTR梗頗為流行。

相信不少人網上衝浪時,經常能看到類似「太太,你也不想……」的評論。「純愛戰士」與「牛頭人」之間的爭鬥,更是源遠流長。

而在各種各樣的文藝作品中,NTR也屢見不鮮

而在各種各樣的文藝作品中,NTR也屢見不鮮。

但這並不意味著所有作品都可以適用,用得好,它是製造衝突、推進敘事、構建人物的一大利器;運用不當,則會造成相反效果,勸退觀眾。

今年5月,就有一部名為《魔法使黎明期》的動畫,以一段NTR劇情徹底激怒了國內的粉絲——他們以1星血洗評分區,讓這部作品朝著「最爛動畫」的頭銜狂奔。

更早之前,曾經的入宅神作《刀劍神域》,也因為作者的惡趣味,在動畫中上演各種NTR的橋段,讓許多粉絲患上了PTSD。

本花就是因為這個沒看下去

本花就是因為這個沒看下去

當然嚴格意義上來說,《新圍棋少年》這次的劇情並不算NTR,並且在下一集中,小明皇明很快就回心轉意。

見多識廣的觀眾也很容易就猜到,它只是一種塑造情節矛盾的手段。

但可惜的是,編劇自以為這樣是在秀操作,殊不知其實是在給觀眾喂翔——

《新圍棋少年》早期用了大量的戲份塑造小明王的明君形象,方百花作為棋待詔,更是被他稱呼為「姐姐」。

可是小明王只用了幾分鐘,就將姐弟情深的姐姐直接賣給了蒙古可汗,而且還打著「國家大義」的旗號。

這樣的安排,使得之前對於小明王的人物塑造前功盡棄,許多觀眾瞬間「下頭」,改成站在幽王這邊。

方百花在劇中淪為了政治交換的一件物品,也成了對這位古往今來無雙無對的女棋聖的侮辱,以及對《圍棋少年》世界觀的瘋狂打臉——原來,下棋根本就是屁用沒有。

同時,在許多粉絲看來,這樣的「磨難」對於已經經歷過離別患難、同生共死的江流兒和方百花來說,顯然是多此一舉。

他們的感情,並不需要通過「苦命鴛鴦」的戲碼來加深,或考驗。

這般弄巧成拙,用力過猛的情節安排,狠狠地傷了CP黨,苦了原作粉。

只有一大幫樂子人,找到了新的樂趣,開始了一場狂歡。

03

編劇想當然,觀眾想罵娘

讓人感到奇怪的是,《新圍棋少年》的編劇孫曉松,明明在微博上會與粉絲非常耐心、真誠地交流溝通。

突然整了這樣一個爛活,實在讓人感到意外。

孫曉松老師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過這樣一段話

孫曉松老師曾經在接受採訪時,說過這樣一段話:

《新圍棋少年》是我覺得到目前為止寫得最棒的一部動畫片劇本,經過17年的劇本寫作技術的磨練,現在我寫劇本的技術和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第一次寫《圍棋少年》時的水平。由此同時,目前各平臺對動畫片觀眾年齡的尺度的放開,這也讓央視對《新圍棋少年》受眾群體年齡定位也有了一定的寬泛。因此我寫《新圍棋少年》這部劇本的時候,劇中一些充滿青春氣息的情感戲能放開一定的手腳去寫,當年寫的比較含蓄、縮手縮腳的劇情這次能用更加開放的形式來進行表現,這也使得這部《新圍棋少年》今年的夏天能更加得到青少年觀眾的喜歡。‍

這樣一看,答案已經非常明顯——編劇想寫的,與觀眾想看的,出現了一種錯位。

作為一部在05年開始「連載」的系列動畫,《新圍棋少年》的主體受眾,是當年那批守在電視機前的孩子們。

如今已經長大的他們,更想要看到的,是自己當年所牽掛的,能夠好好收場。

「大家就是想看,江流兒得到該屬於他的棋聖,江花二人有好的歸屬,江黑的五年之約,咋這麼難呢?」

支撐大家在繁忙的工作與學業之餘一集又一集看下去的,是童年的濾鏡與情懷。

這也解釋了為什麼在NTR事件發生之前,即使前面的十幾二十集也幾乎沒下過幾盤棋,反而男女情感和宮鬥佔了大頭;即使本作的打鬥、分鏡、人物造型、配樂等都有著明顯缺點,一向挑剔的觀眾也沒有多說什麼,B站評分一直保持在9.1。

但當情懷被突如其來的雷人劇情破壞之後,動畫的分數馬上就變成了5.5……

他們可以很寬容,也可以變得苛責

他們可以很寬容,也可以變得苛責。

他們的要求,並不難懂,也不過分。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