弎木,她創作的怪誕宇宙,細思極恐!

你是否也有這種感受?本可以享受雲捲雲舒、陽光明媚的繾綣生活,卻不知不覺中被手機綁架了。

我就時常有這種感覺,手機像一個小小的囚牢,總是把人困在方寸之間,再也走不到廣闊天地。

有一天,我在微博上看到一幅畫,一下產生了共鳴,作者就是今天要介紹的主角。

弎木,一個敏感、洞若觀火、想象出奇的插畫家。

與其他插畫家描摹少女浪漫、朦朧情慾不同,弎木總是會不自覺將目光放在個人和社會的困境上。

當精神疲憊不堪,往日生機勃勃的樹木也可能變成巨大盤旋的利刺。

落雷

《落雷》

夜幕

《夜幕》

最香甜的鮮花也成為籠罩自己的陰影。

花

《花》

心靈的宮殿逐漸坍塌,我們在其中失重、墜落,直到支撐的巨柱開始支離破碎……

紅與綠的幻境
紅與綠的幻境

《紅與綠的幻境》

我當時問弎木,插畫有那麼多方向和主題,為什麼會將目光放在沉重的課題上?

原來,她是一個喜歡關心時事的人,看到惡劣事件,強大的共情能力會消耗她的自我,她常常疑問:「世界為何會發生這樣的事?」

她不是待價而沽的商品

《她不是待價而沽的商品》

當她迷失在黑暗森林中,不免想要找出光明和答案。

她的系列作品《Afterimage》就是對階段性困惑的思考:物慾橫流的世界,到底是慾望在驅使我們,還是我們驅使慾望?美麗為女性打造的是天堂還是牢籠?

美的囚籠

《美的囚籠》

3×3插畫大賽獲作品

我們並不是選擇而是被選擇

《我們並不是選擇而是被選擇》

牢不可破的真情在慾望都市變得越來越像傳說,小王子或許再也無法擁有一個親手澆水、晒太陽、用心和時間餵養出來的獨特玫瑰。

人和人之間的關係簡單又複雜,只敢透過柵欄望著彼此,連接和失去如此輕易,畫中人都不會為失去嘆一口氣,因為在這個世界中,曾經著名的愛已慘遭遺棄。

張望

《張望》

開門

《開門》

只會在他人身上尋找自己的影子,「他人」已經失去了臉孔,只能變成一塊小小的鏡子,照出自己的某個碎片。

我們總是在他人身上尋找自己的影子

《我們總是在他人身上尋找自己的影子》

我們總是在他人身上尋找自己的影子

最後,每個人都成為了一個零件,按照天外來書般的「完美路線」前進,如朝聖者般,虔誠、努力、絕不出軌。

圓

《圓》

3×3插畫大賽獲作品

偶爾,也有一個人感到格格不入,她只能回過頭來,看到自己與別人截然不同的插口,悄然釋放著非人的愁鬱和光采。

局外人

《局外人》

3×3插畫大賽獲作品

《Afterimage》像一部預言小說,極富想象力和故事性的畫面,讓讀者在異境空間中感同身受。

又像一隻渡鴉,送著不詳,渡著劫難,人類穿越其中,不知能否得到完美的答案。

沉默

《沉默》

就連作者本人也無法得知,「這個系列中所呈現的現象我現在依然迷茫,不過我還是會選擇畫下去。」

過度發達的社群網路讓使用者毫無隱私,不計其數的騷擾電話和簡訊;隨之而來的是資訊繭房,碎片式的資訊需要我們自行拼湊,往往得不出真相。

拼湊真相

《拼湊真相》

3×3插畫大賽獲獎作品

對未知的未來感到焦慮不安,年輕人常常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所見皆迷霧。

迷霧

《迷霧》

3×3插畫大賽獲獎作品

她十分擅長將生活中埋藏在水面之下的秘密轉化為具象的畫面,比如內捲、隱形競爭。

搶椅子

《搶椅子》

也擅長剝開吵鬧嘰喳的表象,將人們在熟悉的生活圖景中前進的樣子描摹為抽象畫面。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弎木之所以能用插畫講述一個個似說未說的故事,是因為她常常使用意象來代替直白的敘事。

隔閡

《隔閡》

「插畫的承載能力始終有限,無法像電影或是漫畫一樣陳述一個完整複雜的故事,所以我通常會採取更通俗易懂,或者有聯想力的元素來作畫。」

幾何就是她非常喜愛的一種意象,球體和方塊被她用來展現人的內心受到外在因素衝擊時產生的波動。

交談系列作品

《交談》系列作品

這個意象來自於她幾年前在微博上看到一個外國網友在描述他對親人去世時的感受:「我的內心就像一個房間,裡面有個小球在不斷彈跳,親人去世這個事實就像是隨機出現在這個小房間中的一個立方體,當彈跳的小球偶然碰撞到這個立方體時,內心就會產生一股疼痛。」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弎木十分喜愛這個比喻,並一直沿用到如今,迷戀、入夢、缺口、循環、敲擊、束縛、重建,《碎片》系列就運用幾何暗喻人心的碰撞。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碎片》系列作品

她也常常用組圖和聯想的方式來表現人類的細微情感。

比如《花瓶》系列,就是一組偏試驗性的作品,表達女性面對親密關係時的焦慮,「他看見了表面的圓滿,她看見了內在的嶙峋。」

花瓶—表裡

《花瓶—表裡》

八張組圖中,花瓶描繪了女性的形態,以及女性回望塑造她的社會的目光、回望觀眾的目光。

花瓶不僅是女性的焦慮和困局,更成為了「女性」本身,從出生起,就成為被凝視的一方。

花瓶—塑造

《花瓶—塑造》

花瓶—展示

《花瓶—展示》

花瓶—談資

《花瓶—談資》

花瓶—印象

《花瓶—印象》

花瓶—困局

《花瓶—困局》

花瓶—陰影

《花瓶—陰影》

作者還喜歡使用巨大物與人物形成鮮明對比,用誇張的表達方式增強畫面的衝突感,從而提高插畫視覺以及情緒衝擊力。

巨大的筆、時鐘、雕像、花朵,當這些意象被放大到極致,給人強烈的壓迫感,似乎各種各樣的念頭、夢魘、矛盾,也通過畫面開始圍繞著讀者。

未來系列作品
未來系列作品

《未來》系列作品

追逐

《追逐》

花系列作品
花系列作品

《花》系列作品

將司空見慣的元素重組、變形,加上自己對身邊事物的思考,以獨一無二的設計美學構建出令人驚歎的畫面。

焦慮系列作品

《焦慮》系列作品

交談系列作品

《交談》系列作品

平平無奇的浴室瓷磚,也能畫出《紅辣椒》的入夢感,每塊瓷磚刻畫著不同的五官,烈焰紅唇、湛藍雙眼,人臉被隔離、被割裂。

焦慮系列作品

《焦慮》系列作品

清醒又瘋癲,像斑斕不夜城頂的一根菸卷,像理性與感性的交織衝突,將咬牙切齒壓制住的內裡化為映象,衝突著思維的底線。

交談系列作品

《交談》系列作品

弎木看重現實與內心間的各種撕裂和動力,孜孜不倦探討著本源的慾望和剋制。

拉扯

《拉扯》

但無論什麼藝術,一旦向人心深處挖掘,便容易面臨表達的問題,過於直白總會滑向索然無味。作者在畫多了具象畫面之後,也遇到過視覺語言的瓶頸。

思緒

《思緒》

不過,在紐約視覺藝術學院就讀研究生時,她的思路被一片另外的天地前所未有的打開了。

她開始從平面設計、當代藝術中吸取養分,學校就像她畫中的巨大樹木,一頭扎進當代藝術中,在廣袤無垠的土壤中瘋狂吮吸,另一頭連著弎木,將無數新浪潮灌進她的腦海中。

搖晃的酒杯、門連結成幽深的通道、百褶窗成為人與人之間的障礙、透明行李箱裡裝著的裸體女人、放映自我的膠捲……

乾杯

《乾杯》

交談系列作品

《交談》系列作品

縫隙

《縫隙》

透明系列作品

《透明》系列作品

對日常元素的異常應用,像在夢境中尋找現實,讓弎木的作品脫穎而出。

Inside Me系列作品
Inside Me系列作品

《Inside Me》系列作品

《洛杉磯時報》《時尚Cosmo》《Stella magazine》《紐約時報》、App Store等品牌都曾與弎木合作,講述不同的困境和希望。

與廣告公司Service Plan Dubai合作的公益廣告「The Hostage of Depression」,以起床焦慮、抑鬱為主題,不僅達成了滿意的商業合作,還獲得Louris Award金獎。

當然,這不是弎木第一次獲獎,獨特的插畫語言讓她在AOI世界插畫大賽、3×3國際插畫大賽等比賽中都奪取過出色的成績。

如果說藝術是人心的安慰劑,弎木的作品無疑不曾撫慰誰的心靈,因為她總是直擊痛點,赤裸裸地撕開生活的假面。

告訴我們人生與詩人曾經描述的偉大航行相距甚遠。

Inside Me系列作品

《Inside Me》系列作品

太多理想與熱忱之外的陰暗在世間爬行,《透明》系列的靈感就來源於國外記錄女性生理期的app洩漏女性隱私的時事新聞。

透明系列作品
透明系列作品

《透明》系列作品

員工猝死、女性不公事件、疫情加重當代人的心理孤島,剝開美好和平之後,竟然到處都是喧囂塵上的哭泣與怒號。

然而,
然而,

然而,弎木不是人類的觀察員,她就站在風暴中心,為讀者撕開生活的一道口。

內裡的痛苦與膿瘡,需要讀者去反思和治癒。

她給出的不是答案,而是試卷。

Inside Me系列作品

《Inside Me》系列作品

羅曼·羅蘭曾說:「世界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後依然熱愛生活。」

當眼前的錯誤已經發生,人們感到無能為力,能否讓希望之子在心中萌芽?

讓無數的他們穿越漫長黑夜,並期待正確的事總會發生。

相關文章

奇蛋物語 Wonder Egg Priority:意識流神番

奇蛋物語 Wonder Egg Priority:意識流神番

最近默默蹲著的幾部劇實在是扶不上牆。 於是便開始在番劇裡大浪淘沙。 小清新畫風,卻講述了單純少女們內心的陰暗面,這便是驚喜淘到的《奇蛋物語》...

宮崎駿的34部動漫,你看過幾部?

宮崎駿的34部動漫,你看過幾部?

轉眼就到了盛夏,不由得讓人想起宮崎駿動畫裡的夏天! 今天君君吐血整理宮崎駿的34部動漫作品,你看過幾部? 有點長,但值得收藏! ▌東映動畫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