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死這絕望又浪漫的賽博動畫

最近幾年,遊戲公司和動畫公司的合作是越來越頻繁,許多遊戲公司都把製作衍生動畫看做擴大遊戲影響力的重要手段。

而有了遊戲公司的資金支持,動畫公司可以花更多的人力投入製作,而且很多衍生動畫是網路播放,不用考慮TV平臺的時間和尺度限制,作品質量肉眼可見地拔高了一大截。

去年全球口碑炸裂的《英雄聯盟:雙城之戰》就是一個很正面的例子。

英雄聯盟:雙城之戰

而在上週,網飛上線的動畫《賽博朋克:邊緣跑手》再次讓人們見識到了高水準的遊戲公司+動畫公司聯手的組合威力

動畫上週二上線,10話一次性放出,目前破2萬人評分9.2。

賽博朋克:邊緣跑手

歐美觀眾也是壓倒性地好評,爛番茄的媒體好評度100%,觀眾好評度97%。

給不熟悉的朋友介紹下這部衍生動畫的背景。

本片的原作是波蘭遊戲公司CDPR在2020年12月發售的遊戲《賽博朋克2077》,這是2020年遊戲界最受人矚目的遊戲,沒有之一,基努·裡維斯還在其中出演了重要角色。

可惜因為遊戲存在大量影響體驗的BUG和最佳化問題,以及相比之前宣傳在內容上的縮水,讓遊戲發售後的口碑一落千丈,堪稱近年遊戲界最大的翻車事故。

儘管如此,截至2022年,《賽博朋克2077》還是賣出了1800萬份的驚人銷量。CDPR一方面在不停地修BUG添加遊戲內容,另一方面也在積極擴展2077這個IP的影響力,這次的動畫版就是其中一環。

負責本作動畫的是日本動畫公司TRIGGER,常看動畫的人對這個公司肯定不陌生。從核心主創成立TRIGGER前的《天元突破》、《吊帶襪天使》,到成立TRIGGER後的《斬服少女》、《普羅米亞》,TRIGGER的動畫都以鮮明亮眼的人設、熱血浪漫混合無厘頭的劇情和爽快的打鬥吸引了全世界的許多粉絲。

在動畫開播前,許多人都吃不準TRIGGER能否還原《賽博朋克2077》,因為兩者的風格實在相差過大。

許多經典的賽博朋克電影,比如《攻殼機動隊》、《銀翼殺手》,它們探討的主題是「如果情感、記憶和人格都可以資料化,那麼我到底是誰?什麼又是真實?」

《賽博朋克2077》則走了另一個方向:在2077的世界中,美國政府因為戰爭和恐怖襲擊分崩離析,各大跨國高科技公司趁機崛起,成了美國實際上的掌控者,社會貧富差距空前拉大。而遊戲和動畫發生的地點,是美國最大也最混亂的城市——夜之城。

在這裡,農民因為大公司的收購和兼併紛紛失去土地,最後不得不以家族為單位流浪在城市之間成為準軍事化組織;城市中下階層則因為大規模失業妻離子散、家庭破碎,最終組成了街頭幫派互相割據;在大公司的打工人雖然外表過著光鮮亮麗的生活,但職場環境爾虞我詐、人人自危。

2077想要探討的,是賽博世界中底層階級和公司階級之間的衝突。這種衝突充滿了無力和絕望,個體之於公司如同蚍蜉撼大樹,公司有無數種方法碾死一個個體,永遠立於不敗之地。

這和TRIGGER許多作品中那股子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熱血浪漫完全是兩個極端,但TRIGGER證明了自己對2077的理解非常到位。

從一開始的OP,TRIGGER就給整部片子定下了基調:男主大衛在OP結尾被一個黑衣人一槍爆頭,大衛的身上不斷閃過的是各個角色的面孔,而黑衣人身上閃過的是代表公司的高樓大廈。個體VS大公司的悲劇結局呼之欲出

在第一話中,動畫就充分展示了普通人在夜之城活得有多艱難。

主人公大衛是夜之城裡一個家境貧寒的高中生,母親為了讓大衛有機會進入荒坂公司成為人上人,拼命打工掙錢送大衛去荒坂學院和富二代們一起上學。

但就在母親向大衛傾訴自己對未來的美好願景時,兩人捲入了一場突如其來的幫派衝突,被當場炸飛。

母親雖然還有一口氣,但隨後趕來的醫療小組只負責救治付費客戶,完全不理會普通人死活,最終母親傷重去世。

而在學校裡,大衛又因為家庭原因遭遇霸凌,被裝有高性能義體和功夫晶片的富二代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第一話結尾,當大衛抱著母親的骨灰走在大街上,背景音中傳來的是從學校到房東的各路討債資訊,滿溢而出的無力和絕望讓人窒息。

在絕境中,大衛做出了自己的選擇:母親的遺物中不知為何有一個軍用高性能義體(其實是母親為了給大衛掙學費,會從各個事故現場偷走死者的義體,再轉手賣給幫派),大衛找黑市醫生植入這個義體,從此踏上了一條成為「傳奇」的不歸路。

大衛先是回學校痛揍了一頓富二代同學,之後遇到了神秘駭客露西,在露西的引薦下加入了幫派老大曼恩的團隊。

靠著軍用義體的出色性能,大衛很快就嶄露頭角,在團隊中獲得了一席之地,也和露西建立了戀人關係。

但是在夜之城,又哪裡存在恆常的幸福?每個edgerunner(邊緣跑者)都是在生死邊緣行走,一不留神就跌入無間地獄。

所謂edgerunner(邊緣跑者),指的就是給身體植入義體和大公司對抗的反叛者。隨著義體的數量增加,義體會侵蝕神經造成精神不穩定,最終導致精神崩潰成為賽博精神病。

團隊裡的皮拉被一個在街邊小便的賽博精神病一槍爆頭。

老大曼恩因為植入義體過多,自己成了賽博精神病,在一項重要任務中暴走,還搭上了戀人的命。

大衛繼承曼恩的遺志,希望帶領團隊走得更遠,同時他也希望掙夠錢實現露西登上月球的夢想。為了達成目標,他也不可避免地植入更多義體,向著賽博精神病的方向一路奔跑。

與此同時,荒坂公司因為軍用義體的失竊和一系列針對荒坂的犯罪事件,很早就盯上了大衛和他的團隊,希望拿大衛當新義體的小白鼠收集戰鬥資料,順便收拾整個大衛團隊。

到了這一步,大衛的結局已經毫無迴轉餘地,前面等待他的只有與荒坂毫無勝算的戰鬥。

可以說,

可以說,在凸顯賽博世界的絕望感上,TRIGGER交出了一份出色的答卷。這份絕望無法通過理性思考、做出更好的選擇來回避,只要在夜之城這個無間地獄中,任何選擇都可能是殊途同歸。

母親不因意外去世的話,大衛就能繼續過自己的平穩生活嗎?可母親在幹偷義體賣給黑幫的勾當,無論什麼時候被發現抄家都不奇怪。就算沒被發現,大衛成天在學院裡被富二代霸凌,很可能最後就是退學去混街頭,畢竟大衛開篇就已經在學校裡賣黑市商品了。

退一萬步說,假設大衛真的好好唸書去荒坂公司工作,片中捲入大公司鬥爭被幹死的公司狗一抓一大堆,即便地位頗高的荒坂情報部門小頭目,最終也是被上級當成了背鍋俠。

而如果大衛在母親死後沒有植入義體,沒有加入曼恩的幫派,在之前的情況下只能流落街頭,恐怕死得更快。

也許大衛最好的選擇,是曼恩死後和露西離開夜之城遠走高飛。但正如露西之前指出的,大衛天生是個願意為他人付出的人,在接受了曼恩的遺志後,大衛絕不會自己跑路。

夜之城中的其他角色也都是如此,所有人都在做出自認為正確的選擇,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甚至有那麼一瞬間幾乎把夢想抓在手中,但最後都是水中撈月。

露西為了保護大衛不被荒坂發現,攻擊了荒坂的駭客反而暴露了自己,間接導致大衛掉進了荒坂的陷阱。

團隊的另一名駭客琦薇想出賣隊友換一筆大錢遠走高飛,最後被中間人法拉第黑吃黑乾死。

中間人法拉第想出賣大衛團隊走上公司巔峰,最後被荒坂當棄子放棄摔成肉醬。

這種怎麼選都是錯,任何希望背後都是更大絕望的無力感,正是2077塑造的賽博世界核心氣質,正如露西總結的那樣:夜之城就是一個牢籠。

很多人看完這片都覺得喪得一塌糊塗,究極致鬱。但我覺得,即便是如此壓抑的世界中,TRIGGER依舊用他擅長的浪漫主義,賦予了整部片子一點亮光。

大衛最後敗了,但他也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他讓露西活了下來,實現了露西的夢想送她上了月球,還間接實現了母親「爬上荒坂塔頂端」的夢想。

所以面對必將到來的死亡,大衛腦海中閃現過往的一系列走馬燈,最後露出的是坦然的笑容。

公司能毀滅一個人,但公司無法打敗一個人。

在這無常絕望的賽博世界中,轟轟烈烈地追求自己的夢想,來過,愛過,奮鬥過,不管別人如何評判,能在最後露出這樣的笑容,迎來自己的最終結局,我想對大衛來說,這也是一種值得擁有的人生吧。

最後贊一下TRIGGER對女主角露西的塑造,這也是本片很大的一個亮點。

動畫的人設吉成曜在訪談中表示,他們想把露西塑造成一個對大衛充滿吸引力的角色。既有神秘冷酷,又有可愛奔放的一面,是她帶領涉世未深的大衛進入更自由的成人世界。

動畫的表現可以說100%達到了製作組的目標。從最初一閃而過的背影亮相:

到帶著馬丁在自己的月球夢境中自由奔馳:

再到月光下浪漫的擁吻:

再到月光下浪漫的擁吻

以及在曼恩死後拼盡全力守護大衛:

不論是前半段的高冷瘋批,還是後半段的溫柔母性各有魅力,TRIGGER真的太懂阿宅喜歡啥樣的妹子了。

這次《賽博朋克:邊緣跑者》的出色表現,也實實在在地帶動了遊戲熱度:

《英雄聯盟:雙城之戰》去年完結後不久就官宣了第二季。《賽博朋克:邊緣跑者》如今大火,不知道CDPR會否考慮和TRIGGER繼續合作?2077的世界觀極其龐大豐富,再拍個幾十集是毫無壓力呀。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