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黃又不用打碼,二次元愛上了透明人!

前兩週,全國首屆扶持插畫大賽在微博上受到公開造謠,博主一編即認定了銅獎作品乃AI作品,在全國插畫師對AI的深刻抵制及厭惡下,這條博文廣泛擴散,造成了對原作者的嚴重名譽損失。

上下滑動查看
上下滑動查看

JC動漫館發出澄清微博後,依然罵戰不止,而公道自在人心。

為什麼這事過去這麼久了,本花現在才提起呢?其實還是AI引起的恐慌實在嚴重,而本花今天要寫的,就是感嘆人類的想象力和創造力,AI是無法取代的。

畫師:invisible lurker

畫師:invisible lurker

眾所周知,AI的成長也要靠人類的藝術結晶,它們目前還無法憑空創造,哪怕實現創意方便許多,但畢竟創意還是由人類提出來的。

在插畫領域,最近就有一個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類別驚呆了眾人。

這個類別,就是澀圖了,別以為澀圖就不算插畫,實際上等著恰飯的人多著呢(不包括本花)。

但是大家也知道,咱們這個環境比較嚴苛,想看一些不正經的,哪怕只是紙片人,那也是有難度的。

但畫師們創造力無窮,就有一個畫師,號稱「呼吸都帶澀」,為了過審屢出奇招,只畫衣服不畫人,也能讓讀者浮想聯翩。

01

01

畫畫的花噎菜:誰要畫雅觀的畫哦

最開始,他只是想要一張圖片過審而已,所以就把美少女都挖空了,只剩衣服和黑絲,雖然過審,依然很澀,也依然被限流。

同款手辦

同款手辦

後來,他開始不甘心,他覺得自己沒那麼澀,為什麼總是被認為是澀圖畫師被限流?

於是他畫了個鏤空的粽子,表示倒要看看是誰心裡那麼不純潔。

結果是審核員想歪了
結果是審核員想歪了

結果是審核員想歪了。

一個粽子都被限流,是可忍孰不可忍!他又畫了兩個粉粉嫩嫩的小包子,一個酷似舌頭的觸手。

雖然畫師總想為自己正名,但本花要插一句:包子確實澀,觸手這個xp簡直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了,你花噎菜被限流,實至名歸!

被做成實物的包子

被做成實物的包子

到最後,讀者的留言與本花英雄所見略同,看他的畫看多了,雞蛋都是「騷氣沖天」的。

畫師也自暴自棄了:「我花噎菜呼出的空氣都是低俗的,誰要畫雅觀的畫哦。」

雖然這些只是段子樂子,但他只畫衣服不畫人的騷操作,還是讓本花直呼「大意了,沒有閃」!

這也是花噎菜老師的成名作之一。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一陣春風,讓少女書包裡的紙張零落,本想蹲下收拾一番,風卻戲弄裙襬,一時間少女只好就勢坐下,避免春光外洩。可上半身的白色襯衫卻被刮開了三顆紐扣。

明明衣服之下全是空氣,但隨風飄逸的襯衫和裙子卻把色氣拉滿,讓讀者想入非非。

事實證明,恐慌AI的人還是太低估了人類的想象力。他們永遠都不知道一個畫師為了過審可以迸發出怎樣驚天地泣鬼神的創造力!

更無法感受當代年輕人稀奇古怪的審美和渴求,以本花對XP的多樣性之了解、之包容,哪怕獸人都能不動如山了,好歹都是有血有肉的,但是如今掀起的「透明人XP」…讓本花也傻眼了。

試問AI怎麼理解?怎麼創新?怎麼搶飯碗!自古難懂是人心啊!

寥寥幾件衣服,就勾勒出讓人心猿意馬的美好胴體,同時本來帶澀的部分全成了空氣,審核沒脾氣,讀者樂呵呵,只有畫師受傷的世界達成了(不是)。

畫師:TK8

畫師:TK8

02

透明人澀澀,逼仄空間引出無窮妙意

其實,透明人澀圖的興起也沒有說的那麼玄乎,因為主流文化對生理慾望的緘口不言和打壓,這只不過是一種無奈的反抗。

世俗慾望,本身再正常不過,明明呼籲二胎三胎,卻對性之一事視為猛虎毒瘤,恨不得除之而後快。

這也讓壓抑無處發洩的年輕人開始尋找奇徑,透明人XP,正是如此,開放又保守,矛盾又統一。

這些畫師看似什麼都沒畫,卻能點燃讀者心中的無數遐想和念頭,這也是逼仄空間誘出的無窮妙想。

畫師:AlexArgentin

畫師:AlexArgentin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慾望雖然讓人活躍,但從透明人澀圖的流行中也不難看出,大家追求的其實不一定是白胳膊白大腿,而是一種引人入勝的意念罷了。

花噎菜老師的有形人就沒有透明人火哦
花噎菜老師的有形人就沒有透明人火哦

花噎菜老師的有形人就沒有透明人火哦

畫師:closetdreams

畫師:closetdreams

然而,這種澀圖看起來簡單,實則很難。澀圖往往以人體為主,人體又是最考驗基本功的,各種各樣的人體姿勢、複雜的光影透視,稍微馬虎一點就漏洞百出,錯一步可能就是步步錯。

畫師:MoonlitZJW

畫師:MoonlitZJW

人體本來就不容易,試問僅僅用服飾布料展現「空氣人體」之美,又有多難?

所以花噎菜大佬才能一戰成名,因為他有功底、有創意,說話還好聽,互動也開心。

哪怕是畫個床單被罩,隨著想象中的人體下垂的褶皺也足以讓讀者品位半晌,被調侃為頂級意識流畫師。

當然,如今透明人澀圖也不是只有他在畫,許多畫師都加入了浪潮,為人類空間不大的澀圖事業添磚加瓦,貢獻新鮮的血液。

說到底,透明人澀圖是屬於人類之間樂此不彼的對抗和遊戲,並非AI能夠取代的。

畫師:blushy spicy

畫師:blushy spicy

03

AI應該錦上添花

自從AI繪畫出現以來,許多畫師都抱著悲觀的態度,甚至開始有人預測絕大多數基層畫師將被取代,奉勸大家知難而退,「未來是屬於AI的」。

說實話,本花不是畫師,不能切身體會這種恐懼,但起碼獲獎老師被造謠AI,讓本花有了許多感觸。

AI固然強大,人心未必不如,一次小小的猜忌,便能造成繪畫圈的震盪,看起來是AI惹的禍,可真正被傳播的只是無窮的人心罷了。

AI只有底層邏輯,它的快速成長直至目前仍然在人類的掌控之中,還沒有像科幻小說所寫的產生自主意識,毀滅人類。

但人心卻無法掌控,貪嗔痴懼,哪樣不是念頭,哪樣不能化作藝術?又有哪樣是AI比得過的?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複雜的思想從來都是我們的獨特之處,即使它能辦好事,也能辦壞事。一次懷疑造成的傷害,一個靈感生成的透明人創意,這都是人類才辦得到的事。

本花無法預測AI是不是會取代從業者,但擁有著人類最引以為傲的思想,卻害怕AI,未免也太小看自己了吧?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畫師:畫畫的花噎菜

退一步說,沒有AI的繪畫行業本身就競爭激烈,心懷恐懼之人,沒有AI也爭不過人。

而AI即使進入繪畫行業,就像曾經的機器取代人力一樣,建房子的人該搬磚搬磚,該用挖掘機就用挖掘機。工廠的工人該擰螺絲擰螺絲,該操作機器操作機器。

本花相信,有勇氣的畫師,AI只會成為錦上添花的工具,沒有勇氣的畫師,AI必然是洪水猛獸,因為有的人會被打倒,卻不會被打敗。

而本花也永遠只會喜歡有人的溫度的藝術作品。

與其害怕被AI取代,不如先拿起法律武器保護自己的版權吧!這才是目前AI給畫師們造成的最嚴重的損失,因為立法艱難。

齊心協力抵制AI的同時,也祝願各位畫師有迎接它的勇氣,畢竟AI來不來,或許不是我們說了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