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家物語:犬王》又絕美又辣眼睛,把我看傻了

《平家物語》是日本信濃前司行長創作的長篇小說,全書講述1156年至1185年,平氏家族與源氏家族兩大武士集團大戰的經過。

祗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

祗園精舍鐘聲響,訴說世事本無常

沙羅雙樹花失色,盛者必衰如滄桑

因故事著眼於歷史輪迴與世事無常,有人將《平家物語》喻為日本的《三國》。它與《源氏物語》並列為日本古典文學雙璧,一文一武,一個象徵「菊花」,一個象徵「刀劍」。

基於《平家物語》改編的影視作品也不斷萌生,比如去年,女導演山田尚子便以一部出色的TV動畫讓這段歷史映入大眾眼簾。

平家物語,2021

《平家物語》,2021

今年5月,同一題材的動畫電影《平家物語:犬王》在日本正式上映。

電影以古川日出男的原作《平家物語犬王之卷》為基礎,描繪了對猿樂這一古典藝術產生革命性影響的犬王的一生。

本作有著光芒璀璨的豪華製作班底,導演湯淺政明,角色原案松本大洋(《乒乓》《惡童》),編劇野木亞紀子(《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非自然死亡》)三位都是在自己的領域備受矚目,擁有鮮明特色的創作者。

一眾天才強強聯手,最終為觀眾獻上了一部奇幻獵奇,令人目眩神迷的作品。

01

01

《平家物語:犬王》劇情看點

當盲人與畸形相遇

一邊紅旗招展,一邊白旗飄揚。

日本平家與源氏兩家武士集團為爭奪權力,展開了多年混戰。

在最後一場戰役壇之浦海戰中,紅旗節節敗退,白旗步步緊逼,最終平家軍大敗,陣中大將紛紛投海自盡。

年僅8歲的平家血脈安德天皇亦由外祖母二位尼挾抱跳海身亡,一同沉入海底的,還有三神器之一的草薙劍。

多年後,友魚與家人一起在壇之浦附近的漁村生活。

一天,兩個神秘的武士帶著重金委託他們出海,尋找當年墜入海底的寶箱。

憑藉出色的水性,友魚帶著父親順利完成任務。

然而,當打開箱子拔出草薙劍的瞬間,天罰降下,父親喪命,友魚也因此失明。

成為亡靈後,父親不時出現在友魚面前,提醒兒子查清真相,報仇雪恨。於是,友魚拄著盲杖離開家鄉,打算去了解更多關於平家的事。

在途中,他遇到了琵琶法師谷一,成為了其弟子,改名友一。

另一邊,京都
另一邊,京都

另一邊,京都。

犬王——猿樂劇團比睿座的第三個兒子,伴著恐怖的詛咒降生,長著不正常的肢體。

伴著恐怖的詛咒降生,長著不正常的肢體

因自己的異形外貌被周圍恐懼、疏遠,他不得不戴上葫蘆面具,只露出一大一小的奇怪眼睛。

他無人為伴,他與狗同食。

看到兩個哥哥在父親的指導下練習猿樂,犬王心生羨慕,遂在無人注意的角落獨自練習。

沒想到,他在跳舞方面展現了驚人的天賦,怪異的身體反而讓他的舞步靈活舒展,做出許多常人不能的姿勢。

這天夜裡,他一如既往在路上跑跑跳跳,橫衝直撞。 沒想到,卻有人站在前路,對犬王沒有躲避,沒有恐懼。

此人,便是雙目失明的友一。

兩個「奇怪」的傢伙就這樣相遇——

「琵琶?你會彈嗎?」

「當然!」

友一自信又熟練地撥弄著琵琶的弦,犬王則隨著悠揚的歌聲踏步而舞。雖然觀眾只有身邊的夜鷹小狗,但兩人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暢快與愉悅。

一個為了尋找父親的死亡之謎,踏上說唱平家故事之途;一個想要擺脫身上詛咒,日夜修練著能樂之藝。

室町亂世中,璀璨星空下,兩個才華橫溢卻身懷缺陷揹負秘密的孤獨少年相遇併成了朋友,如伯牙遇子期,一段因音樂而展開的奇幻故事也就此展開……

02

02

《平家物語:犬王》劇評總結

百年一遇天才動畫人的奇幻「絕唱」?

對於湯淺政明,相信很多人並不陌生,他獨特的畫風一直在影迷及動畫迷間備受喜愛。

如同一位「表現主義」的藝術家,他在意的從來不是日式動畫一貫的造型精準與精美,做出來的動畫常能突破常人之想象,性、暴力、鬼神百無禁忌。

《惡魔人》

《平家物語:犬王》作為他在動畫製作公司Science SARU(科學猴)最後一部指導的作品,某種意義上,算是一種「絕唱」。

在這部作品中,這位被宮崎駿稱為「百年一遇」的天才動畫人,再次向人們展現了他驚人的才華。

在畫面質感上,影片希望通過顏色、線條和陰影實現一種浮世繪的意境,併為此實驗了多種繪畫技術和濾鏡,最終呈現出復古、迷幻、黏糊的效果。

松本大洋繪製的角色草案圖
松本大洋繪製的角色草案圖

松本大洋繪製的角色草案圖

同時,因為主角之一的友魚是位盲人琵琶師,如何還原其視角成了動畫的重點。

為此,湯淺政明將友魚的視角弄得模糊不清,僅有色塊及筆觸的移動,同時以聲音引導觀眾,最終呈現盲人所想象的世界。

先聽到一匹馬走近

然後聽到馬上的米掉落在地,引來了小鳥

此外,《平家物語:犬王》中還有一個獨特的元素——音樂。

當發現對方都能接觸到無法成佛的平家亡靈後,犬王和友一決定要把平家真正的故事用歌舞形式表演出來,讓這些含冤的亡靈能最終成佛。

友一負責用新穎前衛,別具一格的琵琶彈唱說出犬王的故事,讓京都民眾開始關注這個一直帶著葫蘆面具的能樂師。

即使在這過程中被批評,被誤解,也毫不在意。他後來甚至退出「覺一座」自成門派,並改名為友有,也要堅持自己的表演風格。

而犬王則建構了各式神奇的大型舞臺,用自己的舞蹈表演跳唱出附身在自己身上的無數亡靈的故事,唱出平家不為人知的歷史。

與此同時,犬王也發現,只要他每講述一個故事,表演一段新的舞蹈,身上畸形的部位就會恢復成正常人的模樣。

影片主體部分呈現了犬王的三次演出,《腕冢》《鯨》以及《竜中將》。

湯淺政明以深紫(Deep Purple)及皇后(Queen)等70年代經典搖滾歌曲作為意象,結合古樂器呈現出此間大段大段的搖滾歌舞表演。

琵琶仿若電吉他,太鼓變身架子鼓,喇叭褲、太空步、威亞飛天、精美編舞……各種形式不拘一格,各種要素腦洞大開。

在構思好歌曲後,湯淺政明會參照現代各式舞蹈家、運動員的動作繪製分鏡,並在曲完成後,於兩位主角的配音員森山未來與女王蜂主唱Avu-chan的意見下創作出歌詞。

為犬王詮釋配音的Avu-chan為了更貼近那時代沒有麥克風的演唱,特意以「把喉嚨唱壞般的聲音」嘶吼演唱。

在諸般努力和各種巧思下,日本傳統戲曲跟現代搖滾樂做出了完美的結合——古早的日本室町時代,上演著令人手舞足蹈、想要跟著樂曲節拍一起跳動的大型演唱會場面。

失明者所感知到的鮮活世界、隨著命運不斷變化的肉體、美麗的畫面與大量的留白、極具煽動力量的歌舞等,該片在許多演出場景中都將自己想要革新動畫的野心展現出來,令觀眾目瞪口呆,大呼過癮。

03

《平家物語:犬王》評價心得

混沌世界迸發璀璨的友誼之光

雖然《平家物語:犬王》的想象力與表現力幾無挑剔,但可惜的是,大量的演出環節產生的割裂感顯然也對故事的敘述產生了影響。

因此,雖然影片探討了歷史、政治、美學、藝術等方面的諸多話題,但對於某些話題及內容,很多時候呈現的是一種模稜兩可的態度,有時點到為止,有時一掠而過。

比如犬王身上的詛咒,原是其父親為追求究極之美,與噬魂面具達成的交易。

作為猿樂劇團比睿座的當家,作為一名能樂師,作為一名父親,當後來看到自己的兒子獨創的歌舞受到了人們的歡迎後,他便開始憎恨犬王,最終被詛咒反噬,屍骨無存。

其對於名利的渴望,對於藝術的瘋狂,對於親情的寡淡,都是值得花費篇幅去探究,去深挖的。但影片對於這個人物的刻畫,只是輕輕帶過。

不過,這樣的結果也是湯淺政明有意為之,他更希望影片聚焦於兩位主角的友誼。

犬王生而為怪物,被親人拋棄,遭旁人疏離……這樣容易黑化、崩壞的角色,卻展現了驚人的生命力。

身處黑暗,反對殘酷的世界報之以歌——穿上花衣,與犬作伴;帶起鈴鐺,奔跑起舞;從不作惡,最多跑去嚇嚇小朋友,或掀開面具開開玩笑。

當知道自己身上肩負著戰爭中的無數靈魂,自己的使命是為被遺忘的故事歌唱,他便化身萬世巨星,光輝燦爛,讓人不禁想大喊三聲:英雄參上!

友魚,則是被犬王身上的無限光芒照亮的孩子。

因無妄之災瞎了眼睛,父親時刻告誡他「你要復仇」,從小在海中自由暢遊的他,只好拿起盲杖,邁著沉重、謹慎的腳步。在認識犬王后,他的世界才重新有了光,忘掉了悲慘,也忘記了仇恨。

兩個身處黑暗之中的人,兩個與時代格格不入的人,在相遇後,相互接納,相互支持,從此迸發出耀眼奪目的光芒。

然而,殘酷的命運也在此時落下閘門

然而,殘酷的命運也在此時落下閘門。

犬王與友魚極具力量的音樂,讓追求穩定的新當權者感到恐懼。

「將軍有令,以後只許唱官方的平家故事。」

友魚誓死不從,最終琴絃乍斷,雙手被斬,頭顱落地。

另一邊,將軍以友魚的性命做威脅,犬王咬牙答應。從此被圈養,被束縛,成為毫無靈魂的表演者。

一人為了捍衛藝術捨棄生命,一人為了捍衛朋友捨棄藝術。知音好友生死隔,高山流水不再有。

原著《平家物語》中,在多年以後,犬王去世。

他去世時,天邊升起紫雲,犬王本要乘著紫雲和眾多菩薩一起往生,卻突然說:

「我要回去一趟,那邊還有個傢伙還沒能成佛,被束縛著,他是友有,不,是友一,不,是友魚。他是我唯一的朋友,我們要相互解開詛咒。」

湯淺政明則為我們撰寫了另一個結局——

湯淺政明則為我們撰寫了另一個結局——

600年後的現代日本,友魚的亡魂在孤零零彈琴,犬王聲音突然響起:

「我找你找了好久,找了600年,友魚。」

他高興地向朋友伸出一隻手:「還能彈嗎?」

友魚孤獨無神的眼睛中又有了光:「當然!」

言畢,他們在無人的街頭縱情地彈著琵琶,唱著歌,跳著舞,就像第一次相遇的時候……

相關文章

京阿尼,你終於回來了!

京阿尼,你終於回來了!

本文授權轉載自「動畫學術趴」 id:babblers 作者/格調 編輯/若風 排版/Hyacinth 「這是小林家的一次重組,亦是京阿尼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