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16歲神童悠仁親王陷入抄襲嫌疑,考進名校卻「不公佈成績」

作為日本皇室年輕一代裡唯一的男丁,自然一直是日本媒體和公眾的焦點,日本各界對其也是操碎了心。

今年四月份,16歲的悠仁親王也是要升入高中就讀的階段,據說他想去的學校是筑波大學附屬高中,而前一陣子,悠仁也是被媒體拍到在筑波大學附屬高校入學考試當日,是自己獨自揹著書包去了考場。

隨即沒多久日本宮內廳就向民眾宣佈了秋筱宮家的長子悠仁親王通過了日本最難考的高中之一筑波大學附屬高校,筑波附屬高校的偏差值達75以上,能考上這樣數一數二的名校,真可謂是皇室「神童」,日本「別人家的孩子」。

但是,正當秋筱宮一家沉浸在欣喜之際,又隨即被日媒挖出了悠仁親王的黑料。

根據《週刊新潮》的報道,悠仁親王涉嫌抄襲他人作品,在初三的作文比賽中,悠仁親王提交的作品與他人的作品有著非常相似的地方。

這篇取名為《小笠原諸島訪問記》的作文裡面有大段的文字與原著有著諸多的雷同之處,原文作者是日本研究開發署國立環境研究所的研究員福田元子的稿件,這篇文章出自於2012年出版的《世界遺產小笠原》。

經過仔細比較便可以看出,悠仁親王只是對原文做了細小的修改而已,悠仁親王卻通過此篇作文獲得了二等獎,按照原本的比賽規則明確說明未經許可不得使用他人文章,如需引用請在文中註釋說明,顯而易見的是,悠仁是違反了該項規定。

日本宮內廳隨後回應稱,悠仁的文章絕沒有抄襲,只是忘了充分註明參考文獻,日本皇室方面已聯繫主辦單位進行補充,同時感謝民眾對悠仁的指正與批評,顯而易見的是,日本皇室為了保持神童形象,極力否認抄襲這件事情。

在抄襲事件揭發之後,昨日(24日)據日本《產經新聞》報道,日本筑波大學校長永田恭介當天在記者會上表示,日本皇嗣秋筱宮的悠仁親王是通過了筑波大學與御茶水女子大學的「合作學校升學制度」,而升入筑波大學附屬高中。

悠仁之前就讀御茶水女子大學附屬學校(對,就是那個傳說中只招女的女校)

所謂的「姐妹校升學制度」,根據日媒介紹是指就讀這兩所大學附屬初中、高中的學生,如果想升入對方學校學習,不需要特別好的筆試成績通過即可,目前筑波大學附屬高中表示悠仁的考試成績合格已被錄取,但有日本網友要求學校公佈悠仁這次的五科考試成績,但遭到校方拒絕,如此想來悠仁的考試成績想必不會高到哪裡去。

筑波大學附屬高中有「東大跳板」之稱,是東京排名前五的高中之一,近年來每年都有逾半數畢業生考取東京大學,能考上這裡的重點,也是妥妥的能上東大了,也因此,日本坊間有不少聲音批評悠仁其實是「走後門」「憑特權」才進入名校高中。

有傳聞稱,這次悠仁之所以打破傳統、沒有去學習院學習,跟他老媽紀子妃有關,不錯,這是號稱皇室裡最有心機的那位。紀子妃的父親與弟弟都畢業於東京大學,紀子妃希望悠仁將來也可以進入日本第一學府東大學習。而之前日本皇室的愛子公主和真子公主、佳子公主都是在日本皇族學校——學習院學習。

可見紀子妃早就「所謀甚大」,以後能從東大畢業,那繼承皇位不又多了加分項?要知道日本大半的精英,包括首相都是出自東大,如果悠仁學業一路順遂,如願進入東京大學,那未來就是第一位東大畢業的日本天皇,而這背後的校友人脈自然不可小覷。

說來,如今的日本皇室成員,都是大正天皇(大正天皇據說腦子也有問題)的直系後裔,但奇怪的是,除明仁這一脈,其他宮家全要麼絕嗣,要麼連女兒也沒,裕仁的孫輩中只有德仁與文仁兩個男丁,如果他倆沒有兒子,日本皇位傳承就算到頭了。

因德仁妻子雅子無法再生育,為皇室生養繼承人的重任只能落在秋筱宮文仁的妻子紀子妃身上,2006年,40歲的紀子妃冒著生命危險生下這唯一男丁,也就是如今的悠仁親王,也是日本皇室近41年來唯一的男丁子嗣。

那紀子妃為什麼要這麼拼呢?

這一切都和日本皇室的繼承權有關了,雖然日本皇室沒有強行規定一定要男性繼承人,但大部分的老頑固還是希望能有男性天皇。

好不容易生下了皇子,紀子妃肯定要好好包裝一下兒子,而這一包裝,直接把悠仁吹成了「島國第一神童」,而皇室宮內廳也一直將悠仁打造成從小就憂國憂民的神童形象。

為了把悠仁皇子創造成人民的偶像,宮內廳經常對外透露,悠仁小學寫的畢業作文比高中生還好,文筆堪稱四大才子,並且他還極具創造力和想象力,在玩玩具的同時順便發明出一個三米高、類似紅綠燈的儀器。

這些訊息傳出後,悠仁在皇室中的地位蹭蹭上漲。不僅拍照時總能搶佔全家的C位,甚至連衣服書包都價值上萬日元。要知道,此前愛子公主背了一個2000日元的包包就被罵得一個月不敢出門,由此可見,悠仁基本已經是被當成太子來撫養了。

宮內廳去年又放出花了大量時間在自習

如果劇情按照這麼發展下去,悠仁皇子極有可能在數十年後重新振興日本皇室。

但是,這一切都只是想象罷了,悠仁的智力和能力根本沒有那麼突出,反而還很差勁,說好聽點叫「不大聰明」,說過分點可能就有「智力問題」了。

據悠仁的同學透露,他的考試成績都是被人代考的,發明的東西也是找別人幫忙完成的,他連製作儀器所用的材料都不知道……

此外,2014年在一場日本皇室的公開活動中,悠仁大眾指著德仁天皇的照片叫爹,要知道,德仁和文仁雖然是親兄弟,但兩人的長相還是差的很大的。對此日本皇室解釋稱悠仁還小,童言無忌,可是當時都已經8歲的悠仁分不清大伯和爹真的是正常的現象嗎?

還有一次,在日本的文化慶典中,悠仁親王當著島國人民的面做簡單的算術題,可是他好像連基本的加減乘除都不會,答案差得十萬八千里。

這也讓島國國民失望透頂,當初說好的神童,沒想到智力堪憂,今年悠仁親王陷入作文抄襲,參加名校考試了最後發現還是靠特權,無疑會讓國民擔心悠仁這個皇室「神童」能否擔當起未來天皇的責任。

隨著真子公主下嫁極品駙馬,秋筱宮一家在日本的民眾觀感是比較差的。日本《每日新聞》23日發表的最新輿論調查結果顯示,76%的日本國民支持現年20歲的愛子公主將來擔任日本女皇,要求學習英國的皇室制度,允許愛子將來成為日本首位女天皇,而支持悠仁親王繼承皇位的只有10%。

然而如今德仁已經繼為天皇,而在2020年皇弟文仁親王已被確立為第一繼承人,悠仁為第二繼承人,因此這位「神童」只要不出意外,基本是能在未來成為日本天皇的,即使普通民眾再喜歡愛子公主,還是抵不過政治人物中的頑固保守派。

可能在我們很多人眼中,悠仁親王是個幸運兒,哪怕智力不太高,靠著投胎好事事有人代勞,但其實悠仁也是個可憐的孩子。本來對於孩子而言,無憂無慮的童年才是他們最希望的,但是悠仁從小就要接受皇室高強度的訓練,要按照父母安排的路線去成長,這無疑會使得他失去童真,並且現在的日本皇室也不比以前了,說白了只是個「吉祥物」罷了,未來的悠仁哪怕真的成為天皇,恐怕也未必會有普通人幸福。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