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人心目中的「農民」是什麼形象

上海市在日本著名的寺院——京都市清水寺舉辦「魅力上海」城市形象推廣活動暨上海非遺藝術展,我們亞洲通訊社作為協助機構,一起參與這一次的推廣活動。

清水寺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之一,創建於始建於778年,距今已有1245年的歷史。1994年,清水寺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世界文化遺產——清水寺

世界文化遺產——清水寺

本堂前懸空的清水舞臺是日本國寶級文物,四周綠樹環抱,春季時櫻花爛漫,秋季楓葉流丹,是人們到京都旅遊必去的打卡地。

雖然中日關係有些磕磕碰碰,但是,清水寺依然將經堂提供給上海市作為這一次活動的展示場所,並在經堂前掛出了兩個大的宣傳板,讓來自世界各國的遊客們都能有機會進入經堂,觀覽上海的非遺作品,感悟上海的魅力。

清水寺的右側經堂,是本次「魅力上海」展覽的展示場。

推廣活動開幕式,中國駐大阪總領事薛劍致辭。

清水寺的貫主(住持)名叫「森清範」,每年年末,日本都會選出一個最能代表當年世相的漢字,在清水寺當眾書寫這一個漢字的高僧,就是森清範大和尚。

清水寺住持森清範大和尚

清水寺住持森清範大和尚

在7月20日的開幕式上,森清範大和尚當著中國駐大阪總領事薛劍先生的面說:「佛教起源於印度,但是,真正把佛教培育成傳承千年的一大宗教,是中國。對於我們日本佛教界來說,中國就如同父母。」

他說,我很討厭戰爭,我希望2023年的漢字是「和」。

2022年12月,森清範大和尚書寫世相漢字「戰」。

這一次的非遺藝術展中,展出了一批上海「金山農民畫」。

金山農民畫是從田野麥壟間脫穎而出的民間藝術,取材於中國江南水鄉的生產生活,以輕技巧而重神韻的創作風格,傳達質樸醇厚、溫潤飽滿、朝氣蓬勃的格調氣息,色彩絢麗,內容樸實,是上海的一張靚麗文化名片。

開幕式採訪活動結束後,中日兩國的媒體記者聚在一起,討論一個問題:這個「農民畫」中文名詞,應該如何用日語準確表達?

大家這麼一問,我也納悶起來,日文中的「畫」,常常用「繪」字進行表達。如果將「農民畫」直接翻譯成「農民繪」如何呢?

日本記者直搖頭,說日本沒有這個「農民繪」的說法,讀者看了之後也理解不了。

清水寺經堂的「金山農民畫」展示會場(7月24日結束)

上海東方衛視駐日本記者宋看看提議說,日本人常常把農村和小城市的人,稱為「田舍者」,其實這一名稱很有畫面感,在綠色的田野中,有一棟漂亮的房子。如果把「農民畫」翻譯成「田舍繪」,是不是很有美感?

我覺得,這也可行。

但是,亞洲通訊社記者各務詩乃直搖頭,她說,這容易產生歧視的印象,因為日文中的「田舍者」是中文「下鄉人」的意思。如果把「農民畫」翻譯成「田舍繪」,日本人的理解就是「鄉下人畫」,那非跳起來不可。

那麼,如果用洋氣一點的「レトロ(Retro)」來表示呢?

結果大家一查,也不對頭,因為「レトロ(Retro)」是「復古、懷舊」的意思,「農民畫」不是老古董。

各務詩乃在北京大學留學多年,中日文都通,問她「如果用日本人的思維意識,來表達農民畫這一概念的話,日本人會用什麼詞?」

各務詩乃說:最恰當的一個詞,是「故郷の絵」(故鄉的畫)。

她說,日本人不管身在何處,一提到「故鄉」,心中便會湧起一種難以掩飾的眷戀情感。如果你說「金山農民畫是上海人的故鄉之畫」,那麼,日本人一定會跟著感動。

我說,日本人可能會興趣盎然,但是,上海人一定不會感動——那鄉下的金山,怎麼會是上海人的故鄉呢?

於是,大家討論的話題,轉移到了如何看待「農民」這一概念上。

在中國,對於「農民」的印象,大家心裡一清二楚。那麼,在日本,「農民」是一個什麼印象呢?

日本記者異口同聲:「お金持ちの人」(有錢人、財主)。

不對吧?

日本農村的風景

日本農村的風景

日本農村的風景

他們說,在日本,凡是「農民」都有代代相傳的土地或山地,而且許多農家建的房子比東京的一戶建還要豪華幾倍,就像一個莊園。即使土地少的農民,他也可以通過「兼業」獲得其他的收入,所以,「農民」在日本就是一個「有錢人」的印象。

如此說來,中國的「農民畫」到了日本,就變成了「農村有錢人的畫」,這個印象就大相徑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