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買通”大英搶春節? 留學生穿漢服閃現捍衛中國新春!

韓國人偷春節,偷到大英博物館去了?

在距離癸卯兔年年夜不到兩三天的時候,英國華人社交媒體突然被一則大英博物館的農曆新年慶祝活動刷屏。

然而這次卻不是歡慶的中國新年慶祝,而是看到大英博物館的官網和Twitter、臉書等社交網站赫然寫著Korean Lunar New Year(KLNY)(1月20日星期五下午六點開始)的慶祝活動!

中國新年Chinese New Year與農曆新年Lunar New Year之爭似乎是從幾年前開始的,原本大家對新年的英文翻譯並沒有特別在意。

近年來,韓國頻頻在傳統文化的國際認知方面「橫插一腳」,春節作為起源於中國並且被國際社會廣泛認可並慶祝的大節,竟然也被韓國以這種方式「冠名」。

海外華人登時炸開了鍋,許多留學生自發在各大社交媒體平臺上曝光這一事件;一時間,大英博物館這條Twitter留言衝到了近五萬,而其他貼文評論均在幾十條不等;許多華人用中文和英文表達自己的看法。

許多華人用中文和英文表達自己的看法

活動當天,1月20日晚六點,圈哥跨上了共享單車一路猛起衝到了大英現場,排隊進場時還在惴惴不安,不知道現場究竟是什麼樣。

一進大廳,就看到一束紅色燈光,以及圈起來的表演場地,周圍坐滿了等待的人群。

聽到工作人員說,第一次表演已經結束,第二次會在7:30開始,圈哥正準備離去,誰知一扭頭,就看到一群身著漢服,姿態優雅的中國小姐姐們,在和博物館的人員溝通。

(工作人員向等待的人群表示,第一次表演已經結束,第二次會在7:30開始;圖:歐洲時報記者田皓雪子/攝)

圈哥聽到她們說,此次來到大英博物館,只是為了向各地遊客介紹中國農曆新年。一番溝通友好的溝通後,工作人員離開了。

圈哥在活動結束後,加上了小姐姐們的聯繫方式,走進了這次大英博物館漢服「快閃」活動。

(K&S倫敦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師Shirley/攝)

緣起·「看到這些奇妙的東西后火焰爆發了」

24小時急速發起策劃活動然後衝到現場

這次活動的發起人千代,是與倫敦大學學院UCL就讀性別社會與代表(Gender Society and Representation)這一學科的研究生,她說,在活動開始前一晚的9點左右,通過小紅書了解到這一事情後,雖然很生氣,但是不想從虛無縹緲的網路世界爭論對錯,因為知道無法改變。

當時她就想到了可以線下做些什麼,只是沒想到自己最後竟然成了發起者;這一改變的過程離不開朋友們一直堅定的支持和越來越多加入的人。

一開始千代只是和兩個周圍朋友達成共識,「雖然只有我一個人穿漢服,本來想週日去,但是週五活動當天不去好像就失去意義了,於是我週五推掉活動區,發動宿舍樓看有沒有人去」。

(圖:活動組織者千代,K&S倫敦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師Shirley/攝))

剛開始大家的態度比較激進,比如「舉國旗,舉牌子」,說韓國是「小偷」。

但是千代從一開始的想法就比較溫和,她說,如果「想法太過極端或理想主義,就忽視了要面對的和說服的人」,動作再極端,也無法改變活動已經舉辦的事實,過於激進反而會對中國形象造成負面影響,讓人們不願意了解中國文化,讓人們更傾向於大英對中國文化的忽視。

(在和現場遊客交流的Sheldon,大雨/攝)

對於發糖果、巧克力,講祝福進而宣傳中華文化的舉措,「很多參與的人對此表示有些失望」

於是千代想,既然自己穿漢服,在三坑(漢服、JK、洛麗塔)群要不要跟這些姐妹們說一下。一開始發的時候很少有人回應,其實很沮喪,但是朋友一直鼓勵,「想做什麼就去做吧!」。

於是千代開始思考,過程如何更完善?哪怕只有三個人。一開始想著查文獻,給大家科普,後來她推翻了這個方案,明確面對的對象,是遊客而不是員工,「員工是有文化知識背景的,他們是選擇忽視」,遊客 第一選擇是娛樂,而不是一些和活動無關的科普。

於是最後,千代決定列印出有BBC製作的關於中國農曆新年的紀錄片宣傳頁,在上面印出二維碼,這樣只要對方感興趣,就可以掃碼了解,英語紀錄片也消除了語言障礙。

(小姐姐手拿BBC製作的中國新年紀錄片宣傳冊,大雨/攝)

千代很明確,她說要做的是改變想法,到了要給大家一個機會,讓大家知道什麼途徑可以了解中國新年,或許了解以後會改變想法。

我們尊重韓國文化,到達現場只是為了給其他對中國新年好奇的人一個平等的機會區了解,她明白,很多人不願意以團體參加是擔心活動最終演變成國家或文化之間對立,於是大家不願意以團體的身份做,但是我們可以以個人的身份來參與。

(大雨/攝)

(大雨/攝)

現場還有有一些人不在這個名為「實際去博物館」的群裡,但是他們也來幫忙宣傳。在不到24小時的籌備中,千代不斷明確自己的目標,知道自己能改變的是什麼,她說,這次「快閃」能做到的是更好而不是最好,「我們的最好,就是那個更好。」

(來自諾丁漢的麵包狗,全身裝點了兔年元素;大雨/攝)

(大雨/攝)

(大雨/攝)

當天人群中還有一位從諾丁漢坐了兩個小時火車抵達現場的大一新生,麵包狗,她就讀於諾丁漢特倫特大學,學習純藝。

她說,在群裡和twitter上 看到這些「奇妙的東西」,「火焰爆發出來了」,原本對大英的印象挺好,是難得來英國一定要看看的博物館,沒想到他居然做出這種讓我「全身發毛」的事情。

麵包狗說,不想讓自己真正熱愛的文化和節日有種被偷換概念的錯覺,雖然家裡人聽說後出於安全的考慮不希望她出現在現場,但是麵包狗說,「我做認為是應該,必須要做的事情」,於是當天下午一點,她買了3.50的票,趕赴倫敦。

「我覺得我們的文化挺好的,他們就是少一個機會去了解」

來自KCL的Sheldon研究古典學,她之前經常去博物館志願講解,在現場也成為輸出的主力軍。現場的留學生說,第一個是最難的,沒辦法輕易開口和人交談。多虧Sheldon有很長時間的博物館介紹經驗,上去以一種非常友善的態度,祝大家新年快樂,分享糖果之後問大家對中國新年是否感興趣,進而介紹。

(千代(左一)和sheldon(中)接受歐洲時報記者採訪。Connor Pope/攝)

麵包狗說,一開始分兩隊走,不太敢說的,契機是有人找我們拍照,因為服飾很有意思,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都是感興趣的元素。從介紹衣服開始,祝他們新年快樂,有興趣就讓大家掃碼。

Sheldon還帶了大白兔奶糖,不僅是中國人對新年的記憶和代表特色,更在兔年有著契合的寓意。

她特別提到,一上來就交談感覺會很奇怪,給糖就一下子不一樣,一下子拉進距離,雖然作為陌生人給糖果還是有些「不同尋常」,但大家打扮的比較喜慶,看上去也不是有嫌疑的人,跟對方介紹過才分享。

在倫敦已經工作兩年的梅梅穿了明制道袍,她說自己是最臨時起意參加,刷到活動的時候已經下午4點了,「肯定得衝」,得先下班隨便套一件,裡面穿了個超輕羽絨服。

說起當天的服飾,可謂大有來歷,不僅漢服耀眼,麵包狗全身上下都裝點了兔子元素,還拿了一隻可愛的兔子玩偶,千代也待了一雙毛茸茸的兔子耳朵,新年氛圍爆棚!

很多姐妹不約而同地選擇了明制漢服,一是因為保暖(小小聲說,當天真的很冷!至少裡面可以塞件大毛衣),大家介紹道,更重要的是因為明制漢服最容易被文化挪用成韓服的款式,因為明朝時期韓服很多設計元素都來自明制,現在漢服也時常被誤認為是韓服。

畢業於埃塞克斯大學口譯的一一說,當天和彭被好多人拉著合影,第一個合影的還是去中國杭州留過學會說中文的妹子,還很喜歡中國電視劇。有一個合影的問這是不是韓國的服裝,一一說這是中國的,她立刻改正,很開心合影,還和她們一起擺姿勢照相。

一一說,在中國館裡看到有個模組叫中國與西方,還有專門介紹鄭和的一段,其實鄭和的遠航比大航海時代還早,中國與西方一直在溝通,文明一直在交流,事實一直存在不會被輕易篡改。

(一一和彭和去過中國的留學恆合影,大雨/攝)

Sheldon表示,其實許多外國遊客對東亞文化的區分並不是那麼明顯,但是大家很友善,有些知道是中國新年,甚至還知道是兔年,還蠻有意思的。

梅梅補充,甚至在提到韓國農曆新年是來自中國新年的時候,遊客脫口而出「Of Course (那是當然的了)」。

這群以特別奪目漢服在當晚「出圈」的小姐姐們也跟圈哥分享了許多現場趣事。

千代說,在和一對情侶介紹時,男生趕緊拉過身旁的女友,饒有興致地讓千代再重複一遍,怕女友錯過。千代說,介紹和傳播文化,還是要搞得對他們有吸引力,讓大家感受到門檻沒那麼高,輕鬆有趣,如果只是很沉悶的宣傳一些知識,就很無聊。

的確如此,在聽到新春慶祝活動有中國城舞龍舞獅的時候,有人很認真地再三確認表演時間和地點,還有一個小孩子,跌跌撞撞的走到身著漢服的女生身旁,怯生生地伸出手,能看處來她很喜歡。千代認為,小孩是很能體現文化的吸引力,因為他們沒有被建構,小孩子的態度很說明問題。

正如Sheldon所說,如果他們真的看了中國城舞獅子,喜歡的話應該給予大家了解文化相同的機會「我覺得我們的文化挺好的,他們就是少一個機會去了解」。

「與其發牢騷,不如真正做事」

在被問及如何定義週五當天的「快閃」時,這群留學生說,我們就是「分享中國新年的喜悅,純分享,祝大家新年快樂」。

Sheldon透露,在和大英博物館工作人員溝通時,對方只覺得自己沒錯,沒問題。她覺得,這本質上也是骨子裡的一種傲慢。

她覺得,這本質上也是骨子裡的一種傲慢

梅梅說,大英博物館介紹所說,農曆新年起源於中國,但是韓國已經慶祝了一千年,但如果按照韓國自己傳統,這個節日是用來祭祖,而不是慶祝,這也是為什麼當天表演的音樂都很陰鬱。

(視訊拍攝:Sheldon)

其實中國春節也和許多其他文化機構達成了合作,但是問題就在於大英並沒有特別闡明這個KLNY和CNY的關係、源流和區別,觀感很不好。

(K&S倫敦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師Shirley/攝)

Sheldon提到,自己在海外多年的體驗,感到中國人過往很容易忍氣吞聲,不會反抗,但是現在中國人越來越有意識去宣揚自己的文化,如果遇到不合理的事情,會為自己發聲,做出行動。

千代表示,做出行動事第一步,但如何行動也很重要。用情緒化話語去對峙理性人,沒辦法解決問題,我們更需要一種用平和的方式處理事情的能力。不是一味地抗議和反對、抵制,解決需要理性、平和和傾聽。

千代表示,這次除了穿漢服的朋友們,還有很多朋友的努力不該被忽視。

漢服本身是很有吸引力的存在,大英博物館不應該忽略中國新年,同樣這場活動也不應該忽視那些沒穿漢服的朋友們;他們雖然沒有身穿漢服,可能沒有其他人那麼引人注目,但是一直在默默向外國遊客介紹中國新年,心意一樣令人感動。

最後她說,隨著漢服近年來逐漸出圈,她也感受到中國漢服和文化作為一種商業資本或流量工具,所穿者並不一定是發自內心的喜愛。

一開始「我自己都覺得喜歡漢服是覺得好看,沒那麼多文化上的熱愛,但是先喜歡上漂亮的衣服,再喜歡上背後蘊含的文化」,作為一名愛好者,她希望即使有人是被漢服這一文化符號帶來的流量和熱度吸引,但慢慢會愛上他蘊含的文化。

(一一和彭向大英訪客介紹 K&S倫敦攝影工作室的攝影師Shirley/攝)

麵包狗在結束採訪後於凌晨四點發來如下資訊:

「如果我們作為中國人,不去捍衛自己的節日文化,那誰又可以站出來?

坐車是花時間,但是參與活動的價值,非比尋常。

至少我可以看到對於文化傳播,我們還可以做什麼,或者我們缺少了什麼,後期在想要傳達文化的時候,也可以安心,因為不是一個人在走文化傳播的路。」

最後,圈哥想說,
最後,圈哥想說,

最後,圈哥想說,當天衝到博物館時,沒敢奢望能遇到了這一群這麼棒這麼好的小姐姐努力推廣中國文化。

也許我們需要的就是這種理性且尊重,溫柔且堅定的聲音和態度。吾輩青年,真為大家感到驕傲!

(圖:歐洲時報記者田皓雪子/攝)

(圖:歐洲時報記者田皓雪子/攝)

寫在最後:

尊重別人,才能獲得相應尊重

截止發帖時,大英的官方網站和Twitter都已經下架了這個活動,不知道是因為已經結束了還是收到輿論抨擊。

大英這波蜜汁操作,而且實際上給人感覺就是又想政治正確,又對亞洲文化一知半解。

所謂政治正確呢,就是英國想體現自己的inclusive和diversity,顯示對東方文化是一視同仁,平等尊重,但在很多人看來,這恰恰證明了他們的假尊重和真自大,假包容真無知,因為如果你真正理解亞洲的文化,就會知道我們對於農曆新年可以一起慶祝,但是他的歸屬和起源是中國,我們不能容忍文化挪用或者耍一些小手段。

但是圈哥鼓勵大家不要一味沉浸在我們自己文化的敘事中,而是要突破資訊繭房和同溫層,去了解那些我們不能接受的觀點,進而交流或反駁,因為變化一定是在交流中產生,而不是一味的抗議和拒絕。正如組織這次活動的小夥伴所說,與其發牢騷,不如真正做事,告訴他們為什麼讓我們不舒服。沒人說就會覺得無所謂,說的多了,也也許改變就真的產生了。

大英這波有尊重,但不多。

尊重也不是憑空產生,是靠我們的說明、解釋和傳播,以及真正靠我們的文化自信、實力和魅力去征服他們而獲得的。

最後圈哥呼籲大家不要通過訴諸情緒或激烈的言語發洩,而是平和的給所有人一個機會,去了解。

祝我們在新的一年,可以不被戾氣纏繞,多一些勇敢和溫柔,讓我們多講中國故事,講好中國故事,展示我們的美美與共,天下大同。

(英倫圈綜編,由歐洲時報記者田皓雪子/圖文報道,編輯:桃桃,文章內容不代表英倫圈立場;圖片除標註外均由受訪者提供,轉載請註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