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男性距離「化妝自由」還有多遠?

為什麼突然間,日本社會能接受男性「塗脂抹粉」了?

作為一個男人,每天出門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化妝。

還是那種複雜的妝:用BB霜遮掉臉上的毛孔,畫上大地色眼影,熟練貼好雙眼皮貼……

這是日本工薪族小笠原每天的啟動儀式。

現在,他化妝的技術越來越好,整個過程持續不到10分鐘,熟練地像女高中生。

傳統印象裡,男人化妝就是「娘」,在日本也不例外。

然而,現在,像小笠原這樣每天妝容精緻的男性,正越來越多。

Instagram上的男性化妝話題。

圖源:Instagram

在社交網路Instagram上搜尋「#メンズメイク(男性化妝)」,可以發現這個話題下已經累積了9.4萬件投稿。

此外,男士化妝教程登上時尚雜誌,藥妝店開設了男士美容專櫃,介紹男性化妝技巧的美妝博主YOKIKI等人YouTube頻道粉絲達到100萬以上……

社交媒體上,越來越多「男子漢大丈夫」公開分享自己的化妝心得。

觀念正在起變化

小笠原的愛用彩妝品

小笠原的愛用彩妝品。

圖源:東洋經濟

這就是小笠原常用的化妝工具。

說起來,他開始化妝,和疫情有關。小笠原開始了長達一年多的居家辦公,這期間,就有了開不完的視訊會議。面對電腦鏡頭裡的自己,每每看到自己鼻尖黑頭和粗大毛孔,小笠原就會感到壓力。

「原來我這麼不精緻啊。」

這該死的疫情啊,讓我們遠離了他人,卻看清了自己。

這就成了他決定要化妝的契機。

小笠原聽說,用BB霜和遮瑕液可以平滑臉部毛孔、遮蓋瑕疵,再掃上陰影和高光,面部就會變得立體許多。

在通過鏡頭看到自己糟糕的面容,以及被人發現化妝說自己娘之間,小笠原選擇了前者。

疫情下,線上視訊會議成為新的日常

疫情下,線上視訊會議成為新的日常。

圖源:chatwork

在日本,很多男人都像小笠原一般,面臨居家辦公時,視訊會議帶來的形象壓力,開始化妝。(以前,他們都不照鏡子的嗎?)

而且,很有趣,日本女性的化妝需求,卻相應減少了。

來看一些資料:

隨著外出機會的減少和口罩的遮擋,日本女性開始減少化妝步驟,「口罩妝」成為新的流行。女生們開始減少使用容易沾在口罩上的粉底和口紅,而更多強調眼妝。加上以中國為首的海外遊客無法入境消費,日本的化妝品出貨量不斷縮減,退回到了2014年的水平。

化妝品出貨量(藍線)在2019年急劇下跌

化妝品出貨量(藍線)在2019年急劇下跌。

圖源:經濟產業省HP

市場調查公司Intage曾在日本全國15-79歲的52500人中做過一個化妝品消費調查,2020年化妝品的市場規模預計僅為前一年的89%,特別是口紅的銷售量比前一年減少了73%。

然而,男性化妝品市場,卻不降反升,直在穩步增長。

當然,疫情只是一個特殊的引爆點。在此之前,日本男性對化妝的態度就已經在發生變化,尤其是那些年輕人。

社交媒體的自拍,使得男性有了更多時間面對和審視自己的臉。

相機濾鏡下,粗糙的毛孔可以被磨皮,眼睛可以被放大。習慣手機裡完美的自己之後,回到鏡子前的他們,卻無法接受現實中的自己。

日本男演員山田孝之在相機濾鏡下的自拍對比。

圖源:Instagram@takayukiyamadaphoto

越來越多的男性,開始期待擁有一張更完美的臉,而這些目的可以通過化妝達成。

根據富士經濟調查,男性化妝品市場在2018年已經達到1175億元,在10年間增加了約22%,疫情之下更是增長迅猛。

2015年以後,隨著無性別化(genderless)思潮的影響,藝人龍切爾、Matt、美妝博主youtuber yokiki等中性風的男性受到社會矚目,在他們帶領下,大眾之間也形成了一股追求中性時尚和中性美的風潮。

還有韓流影響。BTS等韓國偶像在日本大受歡迎,越來越多日本人選擇模仿韓國的時尚潮流,一些日本男生為了讓自己變得更受歡迎,也開始學習韓國偶像的妝容。

最後助推的,自然是商業力量。無論是諸如Chanel等國際大牌,還是日本國內的資生堂等,都開始推出男性化妝品,產品覆蓋了護膚品、粉底液、BB霜、眉粉、眉筆、唇膏、指甲油等廣泛的種類。

Chanel推出的男士彩妝線。

圖源:Chanel HP

而且,商家也一直通過廣告、媒體宣傳影響社會觀念。他們開始起用吉澤亮、橫濱流星等日本男演員作為代言人,意在提高男性的美意識,讓「化妝品=女性」這樣的等式不再成立。

在化妝品商家和媒體的雙重「教育」下,越來越多的女性開始接受男性化妝,甚至對化妝的男性持有好感,也有越來越多的男性想要加入到化妝大軍中去。

日本男演員橫濱流星拍攝的彩妝廣告。

圖源:Vogue

根據資生堂2019年的調查,回答「如果有機會的話願意嘗試化妝」「可以接受化妝」「非常想化妝」的男性共佔到86.8%。關於對化妝男生的看法,也有一半以上的女性表示會留下好印象。

大阪樟蔭女子大學準教授川野佐江子一直在研究男性時尚。在他看來,隨著ins等社交軟體上的美男美女越來越多,年輕人對男性化妝變美這件事相比以往寬容了許多。而且,不光是年輕人,越來越多中年男性也漸漸會認同「化妝的男性也可以很帥氣」的價值觀。

「日本男士化妝第一人」

作為日本男士化妝第一人,高橋弘樹親眼見證了日本社會對男人化妝態度的變化。

早在11年前,他就開始學習化妝。當時,他正上大學,備受臉上的粉刺困擾。他想到通過化妝來遮蓋,每次去藥妝店買化妝品,排隊結賬時,都戰戰兢兢,擔心被收銀員誤認為是怪人。

更讓他難堪的是,身邊朋友也不理解他。

「難道你想變成女人嗎?」有朋友勸他放棄:「男生一旦開始化妝,就一點都沒有男子氣概了。」

高橋陷入強烈的低落情緒中。但同時,他又相信,自己不是一個人。

高橋弘樹。

圖源:takkaism.net

高橋覺得,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很多男生和他擁有同樣的煩惱,因為自己的相貌而深陷自卑情緒。他們明明可以像女性一樣,通過化妝讓自己重獲自信,卻因為不懂,也擔心外界眼光而放棄。

他想讓更多男性意識到化妝的好處和重要性,決定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為了學習化妝,高橋到一家美妝學校學習。三十人的班級裡,男生只有他一個。

高橋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情形,很多女生對出現的這個男人感到好奇和不解,她們想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正經」男生會來學習化妝。

「周圍人聽不懂我在說什麼,不理解我到底想幹什麼。」高橋向本刊記者回憶道,他只能自己鼓勵自己:高橋,你可以的。「在未來,男士化妝終會成為流行」。

想成為第一個掌握化妝術的男人,並不容易。除了外界眼光,更難的是,九年前的他,在日本幾乎找不到男士妝容教程。

關於底妝產品的用量、色號選擇、遮瑕手法,高橋只能從零開始,通過一次次實驗,一邊聽取周圍人的評價,一邊總結出一套適合男性的化妝法。

高橋出版的化妝書籍。

圖源:Amazon

高橋有自己的一套性別化妝哲學:

女性化妝是為了做加法,擴大自己的優勢,變得更美。比如通過眼影、腮紅等產品讓自己看起來更「可愛」。

而男性化妝,受時代侷限性影響,其目的更偏向於掩蓋自己的皮膚缺陷,找回基本自信。

簡單來說,女性化妝,遮蓋不足和缺陷後,還追求繼續提升,從60分到80分;而男性化妝,往往只滿足於達到及格分數。

化妝中的高橋弘樹。

圖源:朝日新聞

2015年起,高橋通過社交平臺,開始推廣和普及男士化妝,他開通了自己的Youtube頻道和推特賬號,持續不斷地輸出化妝教程,直到現在,終於等來了男人的第二春。

「男性通過化妝的方式追求‘美’,這種行為可能令很多人不理解,但我覺得這是件好事。」高橋說,「現在的社會越來越重視多樣性,如果將來大家無關性別、無關國籍,單純能夠享受化妝的世界,我會非常開心。」

化妝曾是男性的專利

其實,日本男性化妝風潮並不是近年才開始的。

平安時代(794-1185)之前,化妝曾是男性的專利。那時候,化妝能起到巫術作用,被稱作「赤化妝」。

據中國《魏志·倭人傳》記載,古代日本,人們會用紅色顏料塗滿臉和身體,紅色象徵血液和生命,也有驅魔作用。赤化妝有著對支配者「服從」、「恭順」的含義。

『源氏物語繪卷』中正在化妝的男士

『源氏物語繪卷』中正在化妝的男士。

圖源:國立國會図書館デジタルコレクション

飛鳥時代(592-710),隨著與中國交流的增加,日本人學習了從鉛中提取「白粉」的技術。

平安時代(794-1185),化妝文化迎來巨大的變革期。據遣唐大使菅原道真的進言,日本廢除了遣唐使制度,開啟了鎖國狀態。海外文化無法傳入,本國文化開始生根發芽,而化妝文化正是其中的代表。

也是在這一時代,女性開始化妝。當時的貴族女性會把自己的眉毛剃光,用厚厚的白粉覆蓋上,再畫兩條粗粗的眉毛,牙齒用鐵漿塗黑,再在唇部輕點一抹紅色。而男性也會用這種白粉塗滿全臉,並畫上眉毛。

自此,日本化妝文化從象徵著巫術的「赤化妝」轉變為象徵著高貴的「白化妝」,這一進程也與從倭國到日本的變革重合起來。

鎌倉時代以後,化妝群體從貴族官員擴大到武士群體。室町幕府時期(1336年-1573年),足利氏一族的武士繼承了貴族官員化妝風俗。據《太閣記》記載,豐臣秀吉也很喜歡化妝,上戰場前會把牙齒塗黑,畫上眉毛。

豐臣秀吉。

圖源:Wikipedia

男士化妝這一習俗一直延續到明治時代。

明治維新時期,隨著近代歐美思想文化和社會制度的傳入,政府提出了「文明開化」「富國強兵」的口號,男性被視為國家產業和軍隊支柱,外貌和時尚變得不再重要,鬍鬚也被看作是威嚴和身份地位的象徵。

為了強調男女之間的差異,政府頒佈斷髮令,同時禁止男性化妝,為漫長的男性化妝歷史打上了休止符。

明治天皇還以身作則,停止了從平安時代開始的貴族眉妝,開始了西洋風打扮,穿上軍裝蓄起鬍子,以此來呼籲國民進行效仿。

開始西洋風打扮的明治天皇。

圖源:メトロポリタン美術館

也是從那時開始,日本人開始習慣把化妝和女性美聯想在一起。

而這種觀念,一直延續到了現在。

化妝自由了嗎?

38歲的加藤在一家企業做工程師,開始化妝是在五年前。小學期間,毛毛蟲一樣的眉毛讓他一直很自卑,進入社會後他才發覺,這種自卑並非不能解決,於是他預約了有名的眉毛沙龍。

從那之後,他迷上了美容。他購入了化妝水、乳液和精華,也開始嘗試使用妝前乳。

為了學習化妝,加藤購入了很多女性才會看的時尚雜誌,系統研究化妝師出版的書籍。

作為社畜一員,繁忙的工作壓得他喘不過氣來,他又加入了美甲「大坑」。當時是2016年,社會對於做美甲的男性並不友好,甚至會覺得這種行為很「噁心」,也很少有美甲沙龍為男性提供服務。但因為IT企業工程師每天有很長時間要和電腦打交道,美甲成為他的「精神安定劑」,「每次看到鍵盤上自己的指甲,心情就會變好。」

在鏡子前化妝的日本男性

在鏡子前化妝的日本男性。

圖源:PIXTA

在日本,越來越多男性意識到,對他們來說,化妝不過是Self-care的一環,和散步、喝茶沒什麼兩樣,男性的興趣可以是收集手辦、領帶、文具,當然也可以是收集化妝品。生活已經很難了,更要在有限的時間裡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當然,在傳統觀念仍佔主流,老一輩日本男人還掌握話語權的當下,這些追求自我的男性,還是會受到一些壓力。

已經63歲的島田就無法理解這種風潮。他一輩子沒有畫過妝,哪怕是在自己的婚禮上。在他的認知裡,化妝是女人才應該做的事情——他的母親哪怕已經86歲,仍每天依舊保持著化妝習慣。

他說,他們昭和年間(1926-1989)出生的這一代人裡,很難接受男性化妝,哪怕是修眉都會覺得很違和,男性就應該保持最原始的狀態,接受自己本來的樣子,「如果非要說的話,化妝的男人多半是不正經的。」

在這種氛圍之下,上了年紀的大叔們即使化妝,也會選擇不會被別人識破的自然妝容,如果被發現,無疑要面對周圍同事奇怪的目光。

在日本男士中流行的自然妝

在日本男士中流行的自然妝。

來源:cocospaplus

高橋回憶,自己外出,需要補妝時——女性可以在商場洗手間鏡子前大方掏出粉餅口紅,男性卻很難做到——他只能躲在廁所隔間裡,藉著微弱的燈光補妝。

接下來,高橋想推動日本社會,在公共場所建立更多男性也可以使用的化妝室。

對日本男性來說,距離真正的化妝自由還有很長的路要走。高橋理想中的世界,是男士妝容不再單一,男性也可以根據個人喜好選擇色彩鮮亮的眼影、眼線甚至亮片。他們所追求的,只是社會可以對化妝沒有太多束縛,大家單純享受化妝本身的快樂。不論性別、年齡,化妝只是個人選擇。

這,也是一種自由。

這,也是一種自由

相關文章

成都離「咖啡之城」還有多遠?

成都離「咖啡之城」還有多遠?

本文授權轉載自【讀城記工作室】 (ID:DUCHENGJIPLUS) 用愛爾蘭咖啡形容成都 似乎最貼切不過:‍‍‍‍‍‍‍‍‍‍‍ 這裡,半...

竹野內豐宣佈退社,或將退出演藝圈?

竹野內豐宣佈退社,或將退出演藝圈?

11月12日,日本著名男演員竹野內豐宣佈退社,將於今年12月31日正式離開合作了26年的經紀公司研音事務所。訊息一出,引起眾多網友們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