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太相信網友,有個朋友快餓死了

朋友因為誤信網上的訊息,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為了隔絕外界的誘惑,他甚至選擇閉門不出。我這次來他家裡,就是為了給他上一課。

「這日子沒法過了,東西沒法吃了,」朋友說話的語氣太過無力,顯得未老先衰,「現在的食品都是科技與狠活。」他說完,便長嘆出一口氣,這口氣長得足以把他自己給勒暈。我見他形如枯槁,兩個眼窩深得像是爛尾的人工湖,而他投射在客廳的影子則透出一種叫人不安的氣息。

於是我搖了搖手裡裝滿食物的塑膠袋,對他說,「所以我是來救你的。」

我看他過分虛弱,便只好把他扶到沙發上。然後我打開袋子,掏出一袋豬肉脯,問他,吃嗎?他說,不吃,有香精,吃了要中毒。又掏出一包泡麵,他看了看,說,不吃,有防腐劑,吃了要腎衰。我說,但你人快餓沒了。他說,寧願站著死,不願躺著生。我說,有骨氣。

我問他,你這些東西都是從哪裡看到的?他說,都是網友說的,但我覺得挺有道理。

「那這個算不算道理?」我從袋子裡掏出一本《食品添加劑應用技術(第二版)》。

他看著那本書,臉上的肌肉全都蜷縮在一起,且眉頭緊鎖。看樣子,這堆眉毛就連燕子李三也撬不開。良久之後,他終於說道,「好像這個也可以有道理。」

「看來你還算是一個知識分子。」

「看來你還算是一個知識分子」

我說,「那這本書上面寫了,你剛才說的香精,就是以大自然的含香食物為模仿對象,用各種安全性高的香料及輔助劑調和而成,並用於食品的香味劑。就拿甘草酊來講,這玩意兒是從甘草裡提取的,性平,無毒性,甚至還具有解毒等功效。」(1)

「歪理邪說,」他說,「都是有錢人的陰謀。」

我起身,拉開窗簾,讓外面尚且熙和的陽光充滿了整個房間,於是窗前顯現出一大片遊離的灰塵。我看見一隻瓢蟲蹲在窗沿邊上,像是在偷聽我講課。我轉過身,說,「凡事都要講科學。」

他回答,「那你給我講講科學。」

我說:「不談劑量,就是耍流氓。在大劑量下,不說食品添加劑了,就算是水也有毒,水喝多了,你一樣會患上稀釋性低鈉血癥。就拿常用的甜味劑糖醇來講,它的安全性很高,但你吃多了,因為小腸吸收慢的關係,你一樣會腹瀉。」

他問,「什麼是多?」

我說,「ADI(日容許攝入量)沒做限制性規定。ADI是國家標準,你完全可以相信這份資料。至於多少算多,完全取決你的體質。因為糖醇導致腹瀉的原因是不耐受。」(2)

他說,「知道了,會腹瀉。」

他說,「知道了,會腹瀉」

我無可奈何地望著他,開始覺得他就像是溺水的人,正嫌棄救生圈不是大牌子。

他用顫抖的手撫摸著腹部,說,「腹瀉是病。」我說,「糖醇引起的是滲透性腹瀉,與微生物引發的腹瀉不同,不屬於食品安全問題。」(3)

「但商家為什麼不用正經的糖?」他講道,「是因為心裡有鬼。」

我用左手彈走沙發扶手上的一顆菸頭,然後順勢半坐在扶手上,解釋道,「合理使用甜味劑,有利於控制能量攝入,有助於降低齲齒髮生風險,並且還能為高血糖以及糖尿病患者提供更豐富的食物選擇。」

「包括FAO/WHO,歐盟食品安全局,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等機構的科學評估均是:按照相關法規標準使用甜味劑,包括天然的和人工合成的,都是安全的。同樣,在我國,按照《食品安全國家標準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GB 2760-2014)規定,科學、合理地使用甜味劑也是安全的。」(4)

他說,「等我思考一下。」

他說,「等我思考一下」

朋友思考了很久,窗外的太陽日漸低垂。隨著桌上水杯倒影的轉動,我感覺自己正一步步老去,似乎他再思考一會兒,我就可以領退休金了。我想,我最終竟是和他一起白頭到老,真是不可思議。

很久之後,他終於舔了下嘴唇,露出一副茅塞頓開的表情,彷彿想通了一切,接著便伸手去拿泡麵。但我用眼神制止了他,並說,「你先別動,我要接著給你講道理。」

他的臉色不太好,白中透著綠,看著像是沙漠中的綠洲,如果有人口渴了,可能會忍不住舔他幾口。

「你很怕防腐劑嗎?」我問。

「當然害怕,防腐劑是違反天命的,生老病死,花開花落,都理應有自己的週期,」他說,「我更怕吃多了防腐劑後,我的軀體變得萬年不腐,如同坐化的高僧。一千年後的考古學家發現了我後,還能看清我的痤瘡與毛孔。別人會說,這個人就是防腐劑吃多了。」

我說,「……」

我什麼也沒說,幾乎要啞口無言。

他驕傲地說,「我知道你無言以對了」

他驕傲地說,「我知道你無言以對了。」

我翻開書,對他說道:「苯甲酸及其鈉鹽,天然存在於藍莓,蔓越莓,梅乾,肉桂和丁香中。少量的苯甲酸鈉對人體無毒害,在體內可以很快被吸收……」 (5)

他彷彿瞌睡遇到枕頭一般抓住了重點,說:「少量,那就是說,終究是有害的。」

我沒理他,接著說,「國際化學品安全署的研究發現,每天攝入647~835mg/kg體重的苯甲酸鈉不會對健康產生負面影響。」我合上書,說道:「這就是說,按照你現在的體重,你想要中毒,那麼你需要一天內攝入48g的苯甲酸,換算成添加了苯甲酸的醬油,你就需要一次性喝70瓶醬油。你喝嗎?」(6)

他問,如果商家添加了巨量防腐劑呢?我說,那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

朋友像是我出走多年的逆子,他不甘地問,「那其他防腐劑呢?肯定有一種防腐劑能讓我神形俱滅。」

我笑了笑,說:「山梨酸是在一種草莓中被發現的。在人體內參與新陳代謝過程,並被人體消化和吸收,產生二氧化碳與水。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美國FDA都對其安全性給予了肯定。而我國的《食品添加劑使用標準》也對山梨酸規定了適用範圍與最大使用量。另一種常見的丙酸,則是人體正常代謝的中間產物,可被代謝和利用,安全無毒,所以ADI不做限制性規定。」(7)

他說,「真有你的。」

他說,「真有你的」

我把零食統統放在他腿上,還給他開了一瓶汽水,又說,「防腐劑本質是具有抑制微生物增殖或殺死微生物功能的一類化合物。像嗜熱脂肪芽孢桿菌,就會導致罐藏食品平酸腐敗。合規的添加防腐劑,能夠有效延長食物保質期,也會降低消費者食物中毒的風險。」(8)

我指著那一大口袋零食,說,「防腐劑讓食品方便貯藏,免去了萬物塞冰箱的煩惱。防腐劑也方便了運輸,沒有防腐劑,也許連一包薯片都要走冷鏈。」

他問,那我可以吃了嗎?我說,可以。於是他風捲殘雲。

「謝謝你救了我,」他說。我語重心長地回答:「不是我救了你,是科學救了你。」

我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說道:「要相信科學,不要聽信謠言。食品工業是科學不是玄學,只要商家合理合法使用添加劑,那麼你完全可以該吃吃該喝喝,與其擔心添加劑有問題,還不如擔心自己是否有闖紅燈的惡習。」

他問,如果有這個習慣呢?我說,那這比添加劑可怕多了。

於是我從兜裡掏出一本交規。準備再給他上一堂課。

參考資料:

(1)(2)(4)(5)(6)(7)(8):化學工業出版社出版的《食品添加劑應用技術(第二版)》

(3):《食品甜味劑科學共識(2022)》

相關文章

日本人說的「女子力」到底是什麼?

日本人說的「女子力」到底是什麼?

「禮法」一詞可以拆分為「禮儀」和「做法」,它並不是大多數人所認為的點頭鞠躬、姿態優美、規則死板這麼狹隘與片面,而是為了人與人之間的良好關係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