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完這座「怪城」,刷新了我對浙江的認知

一到夏天,老藝術家就特別懷念小時候

一到夏天,老藝術家就特別懷念小時候。

家家戶戶搖著蒲扇月下乘涼,閒話家常。小孩子追逐著玩累了,總會靜下來,央求飽經世事的老人們講鬼故事

配合著夏夜僅有蛙鳴的靜謐和習習涼風,老人們繪聲繪色的講述,可比現如今什麼恐怖電影解說精彩多了。

其中老藝術家印象最深的,不是本地限定的志怪異聞,而是來自於蒲松齡《聊齋志異》中的一個小短篇,說的是某張姓士兵在衢州城內偶遇三怪的故事。

衢州

△衢州

故事裡,夜深的衢州城完全成了妖怪之都。鐘樓上有相貌猙獰、見人就追的獨角鬼;縣學街則徘徊著如一匹白布、會把人捲入水中的白布鬼;最恐怖的當屬埋伏在蛟池街的鴨頭鬼,總在半夜發出怪叫,而聽到鴨叫聲的人就會肚痛而死。

把恐怖氣氛拉滿的衢州三怪,便構成了老藝術家對衢州的第一印象。

而後《三十而已》熱播,由江疏影飾演、一心想要在上海留名的櫃姐王漫妮,又為老藝術家重塑了衢州。電視劇裡的衢州,一掃盛產鬼怪的蠻荒之氣,取而代之的,是小橋流水人家,青石板路綿延出的溫婉恬靜

正當老藝術家把衢州當成江南的一員進行想象,卻引來衢州朋友連忙闢謠:山高而嶙峋,水靜而深流,城古而不老,人美而不嬌,身在江南卻不像江南,這才是衢州。

衢州,究竟是怎樣一座城?

山環水繞,卻很不江南

要說衢州,可繞不開浙江。

作為中國版圖上有錢有顏又有底蘊的全才,浙江絕對擔得起「虎父無犬子」的美譽。省會杭州不用多說,周邊小弟也是個個能打。台州有山,舟山有海,湖州有筆,紹興有酒,嘉興有紅船,金華有火腿,寧波溫州各自有錢,城城都有它出圈的代表作。

唯二,無論是聊財力還是聊熱度都插不上話的,便只剩麗水和衢州。

衢州 / 圖蟲

△衢州 / 圖蟲

話題度和GDP,從來不該是評價一座城市魅力的標準。如果因此錯過了衢州,那老藝術家只能嘆一聲:可惜了。

如果在閩浙江皖四省交界的上空畫一個巨型的十字,那十字路口的中心便會落在衢州

位居浙江西部的衢州,南部和福建南平接壤,西邊與江西上饒和景德鎮為鄰,向北可踏入安徽黃山的地界,向東行進又能親近杭州金華和麗水。衢州作為跨省的門戶,自古就有「四省通衢,五路總頭」的樞紐地位。

衢江一路奔湧向南流

△ 衢江一路奔湧向南流

也正因如此,遠離大海也背離平原的衢州,雖身在浙江,卻山高水長、一派東南山地丘陵之貌。

衢州北部,沿江西入境的懷玉山脈綿延至此,化身為山巒疊翠、群峰交錯的千里崗。作為錢塘江源頭之一的衢江,就是在此地吸納了金馬溪等支流後,一路奔湧向南匯入錢塘江

水到衢城/圖蟲

△水到衢城/圖蟲

往南,是猶如綠色屏風矗立在閩浙兩省之間的仙霞嶺。壁立如千仞,分水了錢塘江和甌江兩大水系的群山,帶來了覆蓋衢州南部江山市近九成土地面積的茂密峰林。

其中最蔚為奇觀的,當屬代表著中國「老年期丹霞地貌」的江郎山

刀削斧刻的山體裸露出紅色巖砂層,讓名列世界自然遺產的江郎山,收穫了「雄奇冠天下,秀麗甲東南」的美譽。郎峰、亞峰、靈峰三座高峰,「三石凌空拔地起,壁立千重刺破天」,猶如長刀插地,在此寫就了一個頂天立地的「川」字。

衢州丹霞山

△ 衢州丹霞山

衢州的山可奇可險,也可綠意蔥蘢,宛如世外桃源

最有仙風道骨之味的,當屬傳說圍棋仙地爛柯山。《水經注》中有記載,晉朝時一樵夫入山砍柴遇見有人下棋,便饒有興致地圍觀起來。直到棋局終結,樵夫意猶未盡地返家,才發現砍柴的斧柄已然爛盡,不由疑惑:為何觀棋一瞬間,人間已過百年?原來下棋的不是凡人,而是神仙。

「仙界一日內,人間千歲窮。」如今,在爛柯山如虹橋飛架的天生石樑下,有一巨型棋盤,擺著當年古人棋終的殘局。盤腿席地而坐,仙風可謂自來。

△ 當年古人棋終的殘局。/ 圖蟲

山多自然水美。從山石縫中生出的清泉,涓涓細流匯聚,終成錢江源頭。

而衢江的支流烏溪江,纏繞著仙霞嶺的崇山,繞出了原始叢林,繞出了煙波浩渺的國家溼地和九龍山自然保護區。水流之處,一派澄澈。猶如徐霞客在初遇衢州時感嘆的那樣:

「江清月皎,水天一空,萬慮俱淨,渣滓不留。」

只論山水,衢州,可比小家碧玉的江南大氣多了。

半城古蹟,滿城故事

可只有山水還不夠衢州,衢州的歷史同樣由濃墨潑就。

「居浙右之上游,控鄱陽之肘腋,制閩越之喉吭,通宣歙之聲勢。」有著江南重鎮地位的衢州,早在春秋時期就以「越國西鄙姑蔑之地」的印象存在於史冊之中,距今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歷史。

不誇張地說,衢州城內的一磚一瓦,背後都凝練著光陰,述說著故事。

衢州的古,先要從古城牆品起。

古城牆的斷壁殘垣上落滿了歲月的痕跡 / 圖蟲

△古城牆的斷壁殘垣上落滿了歲月的痕跡。 / 圖蟲

如今走進衢州,漫步在古今交疊的主城區時,還能看到那些「高一丈六尺五寸,廣一丈一尺,延四千五十步,為六門」、如今斷壁殘垣卻曾經讓衢州固若金湯的守護者們。始建於宋朝,一路櫛風沐雨走到今天的青磚石牆,規模不敢稱絕,但保存完整度一定對得起來此尋古的遊人

尤其在衢州古城西面的水亭門。因處衢江之畔,是從水路進出衢州的必經之地,這裡曾是衢州城商賈往來貿易最為繁榮的地方。城門外,碼頭連片,舉目皆是貨船;城門內,各色建築比肩而立。福建人在此建起了媽祖廟,徽州人辦起了學堂,江西人的商會,寧波人的會館………無不相中了這塊風水寶地。

△ 水亭門

這一江碧水,一座城門,串聯起了點點帆影,也見證了跨越歷史長河的文化遷徙。

東西南北往來至此的移民中,最讓人意外的,是遠道山東曲阜而來的孔子嫡裔。北宋末年靖康之難,孔子的部分族人攜親帶眷隨宋高宗南下逃難至衢州,並在此建起了家廟定居。全國孔廟不少,但僅有衢州這處南孔家廟,能和曲阜孔廟一樣被稱為家廟。

△ 衢州南孔家廟/ 圖蟲

每逢祭孔日,孔氏後裔們都會身著「逢掖之衣」,頭戴「章甫之冠」,在這裡舉行隆重的祭祖儀式。也因此,衢州又有「南孔聖地」之稱。

進可通達四方,退可扼守東南,衢州優越的地理位置,不僅吸引孔氏後裔遠道至此帶來了璨若星河的儒家文化,也吸引了臨近的他省鄉民。每逢戰亂,衢州就成了天然的避風港,截然不同的語言風俗在此交會,而文化最為多元的地方,當屬坐落於仙霞嶺深山幽谷之中的廿八都古鎮

△ 藏在大山裡的千年古鎮——衢州·廿八都/ 圖蟲

這座有著近千年歷史的迷你古鎮,街道不過長兩百米,卻廟宇商鋪客棧民居一應俱全,閩皖贛浙藉由後人如星火般落地生根於此。

直至今天,在這座人口不過數千人的古鎮裡,流行著12種方言,生活在這裡的人,由130餘種姓氏的族人構成。他們南腔北調,談論著古往今來,用山歌、旱船、龍燈、秧歌等南北各異的風俗,慶祝著各自不同的節日。

豐厚的歷史,也在衢州留下了神秘的一筆。

衢州龍游石窟之內 / 圖蟲

△衢州龍游石窟之內 / 圖蟲

在龍游,一座深藏於地下千年的石窟,成了繼金字塔、長城之後的「世界第九大奇蹟」。明明是魚遊其中的水潭,在抽乾池水後,冒出了一座水底世界

半畝見方的池塘下,一個接一個如北斗七星連線般排列著七座石窟,石壁上雕龍畫鳳,刻畫著神秘的圖騰和壁畫,可謂別有洞天

有人將其歸屬於外星文明,有人稱其為通向第四維空間的地下道。集齊了地下石窟、深潭水底等密室元素,走入這曠世奇窟,任誰都要感嘆於造物主的鬼斧神工。

衢州,真的太辣了

可要讓老藝術家來說,衢州最奇的,不在山水古蹟,而在於身處甜味的浙江,這裡卻嗜辣瘋狂。

大概是因為太靠近江西了,贛人們對辣椒的崇拜,也隨著他們的足跡一路翻山越嶺波及此地。加上千裡崗和仙霞嶺夾住的金衢盆地,積蓄著山水氤氳的潮氣,和成都一樣,衢州人也喜歡通過吃辣來發汗排溼

對於那些不屑於江浙辣度的吃辣狂人們,衢州用一隻鴨頭就能教他們做人。

有著誘人的棕紅色的鴨頭

△有著誘人的棕紅色的鴨頭

衢州人做鴨頭,必須要有滷汁注入靈魂。洗淨切開的鴨頭,要加入辣椒和數十種中草藥材進行久熬慢滷,直至鴨頭呈現出誘人的棕紅色,汁水滲透到每個細胞內。掰開鴨頭,吃到嘴裡,先是草藥滷水的香,而後是驚豔刺激的辣,偶爾還會嚼到一顆地雷般的小花椒,頓時,你會感覺到舌頭上有炸出煙花的感覺。

同樣的做法,還能用來炮製兔頭和鴨掌。雖然做法類似,但進食體驗卻完全不同。鴨頭的腔隙吸飽了汁水,所以吃鴨頭的重點在於「吮骨」;鴨掌的精華當屬那一身膠質,用嘴撕扯那Q彈的鴨掌皮才是最正確的打開方式;而兔頭有肥嫩的腦花和豐滿的臉頰肉,最適合肉食動物們風捲殘雲大快朵頤。

△兔頭肉質肥嫩

而衢州「三頭一掌」中剩下的一頭,便是魚頭了。衢州魚頭興起於烏溪江的小湖南大壩,這個地名著實點題。單從賣相上看,衢州魚頭和剁椒魚頭完全是氣質相近的姐妹

可不同於蒸出來的剁椒魚頭,衢州魚頭的特色在於炭火慢煨,加湯水煮。魚身上鋪蓋上滿滿一層辣椒圈,最後再加上一把薄荷葉,視覺上緩解了辣度,也為這道熱氣騰騰的菜稍稍降了降溫。

衢州特色美食之紫蘇魚頭 / 圖蟲

△衢州特色美食之紫蘇魚頭 / 圖蟲

如果說「三頭一掌」等葷菜放辣椒實屬尋常,那麼在麵點主食里加辣就確實很衢州了。

過節吃粽子和湯圓,辣椒是一定不能缺席的。就連街頭的早餐攤,不管賣的是饅頭夾粉蒸肉,還是擱袋餅夾油條,最後都會以一勺辣椒紅油來收尾。

△辣椒紅油

既然說到了滿滿的碳水,就不能不提衢州的烤餅。作為衢州人的周迅,就曾多次向觀眾安利家鄉的烤餅。餛飩皮大小的餅皮,包入鼓鼓囊囊的豬肉餡和蔥花,貼著爐壁烤制膨脹。酥脆焦香的餅底,吃到嘴裡,芝麻、肉餡、香蔥各路香氣聚集,汁水橫流,怎一個滿足了得。

辣椒和碳水不足以撐起衢州的美味,雖風格很不江南,但這裡也繼承了江浙擅制糕點的基因。龍游的發糕、江山的米糕、開化的汽糕………樣樣個性精緻,就連形似於閩地四果湯的水晶糕,也忍不住湊個熱鬧。

芝麻、肉餡、香蔥各路香氣聚集,汁水橫流 / 圖蟲

△芝麻、肉餡、香蔥各路香氣聚集,汁水橫流 / 圖蟲

除了烤餅,還有各類糕點,包點

△除了烤餅,還有各類糕點,包點

一方飲食育一方人,如衢州的美食一樣,率直又佛系的衢州人,也在火辣綿甜中找到了性格上的平衡點

南宋詩人曾幾路過衢州,曾寫下詩句:「梅子黃時日日晴,小溪泛盡卻山行。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綠陰不減來時路,添得黃鸝四五聲

看起來江南味道十足的,是衢州;看起來最不像江南的,也是衢州。真正的衢州究竟怎樣,就像吃烤餅,你得走近了,掰開皮才能嚐到。

你對衢州有什麼印象?

箋語

相關文章

關於日本刨冰,你不知道的「冷知識」

關於日本刨冰,你不知道的「冷知識」

點選藍字關注我們 了解最新日本訊息~ 梅雨季過後,日本也迎來最熱的兩個月。冷飲肯定是度過炎炎夏日必不可少的美食,而在日本,最常見的一種冷飲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