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體盛宴:你以為的情色,是我用心成就的藝術

女體盛

孔子有言:飲食男女,人之大欲也。內斂含蓄的國人總是談性色變,覺得宣之於口是不雅,而鄰國日本則要灑脫得多。

除了動作片外,他們又將「飲食」與「男女」結合,創造了一種獨特而又令人不免羞澀的藝術

——「女體盛」

女體盛

「女體盛」是日語「女體盛り(nyotaimori)」的縮寫,指的是用漂亮的裸體藝伎來做餐具,在玉體上放置生魚片和壽司。也可稱呼為「裸體料理」。

據傳,江戶時期的花柳街上就已悄悄出現了這種食色結合的服務,經濟快速發展時期(1954-1970年左右),日本的溫泉街一度因此類演出而馳名。

不過,絕大部分人並未親身感受過「女體盛」演出,瞭解的方式多來源於電影、小說以及漫畫等。也因此,外界一直都較為排擠這種飲食文化,直到2015年,一家日本表演公司NYOTAIMORI TOKYO以另類的方式將「女體盛」搬上臺面,通過聲色交融,帶來新的視覺體驗。

女體盛

NYOTAIMORI TOKYO開展女體盛表演至今有5年時間,除了按照顧客需求提供藝術表演外,還在東京、名古屋甚至臺北、香港等地進行展示和公演。他們的表演不流於世俗,有時會結合茶道與古琴,真正地將「女體盛」打造成一種藝術。2019年,還參演了電影《牙狼—月虹的旅人》。

勢如破竹的女體盛演繹者們到底身處一個什麼樣的集團?後續又會如何發展呢?跟著日媒一起來看看NYOTAIMORI TOKYO的藝術指導Myu是怎麼說的吧~

NYOTAIMORI TOKYO的藝術指導Myu

01

「感覺一動不動的表演,有一種特殊的魅力」

——今年是NYOTAIMORI TOKYO開展相關活動的第5週年。首先想了解下NYOTAIMORI TOKYO是因為什麼契機成立的呢?

Myu:10幾歲的時候,我就開始接觸現代藝術的學習,學著創作作品。因此我身邊的朋友大都是和藝術相關的。

22歲生日時,和朋友開玩笑說「想要一個女體盛蛋糕」,沒想到現在自己就從事女體盛藝術先關的工作。當時提起這個,主要還是因為好奇心重,但接觸了一下之後覺得這個東西很有趣,便希望「可以更好地展現它」。

後來嘗試了很多次,終於在2015年正式推出了「女體盛」演出。

女體盛

——NYOTAIMORI TOKYO團隊由哪些人組成呢?

Myu:一開始只有我,餐具模特,壽司匠人,法務部以及專注呈現視覺藝術的攝影師和化妝師,一共6個人。現在表演多了,職員什麼的差不多有十幾個。

——Myu醬10幾歲時研究的是哪一方面的現代藝術呢?

Myu:主要是服裝製作。當時有個學芭蕾兼職模特的學生告訴我,「感覺一動不動的表演有一種特殊的魅力」。我才知道原來有人是這麼想的啊。

——確實,不管是素描模特也好,女體盛模特也好,都需要保持一動不動。

Myu:我們在準備表演的時候基本上都是按順序在模特身上排布壽司和水果的,所以後半段時間模特完全不能動彈。

她們需要控制好自己的呼吸也意識,徹底把自己變成一個盛裝食物的容器。這部分精神方面的演繹也是女體盛表演中極為重要的一部分。

今年新加入的一個模特曾經問過,「要是表演過程中想打噴嚏了怎麼辦呢?」

經驗老到且常參與演出的zaqi說「所以為了成為一個理想的容器,必須進行嚴苛的訓練,記住你撫摸餐具邊緣時的感覺,將這種感覺完美與自己融合。」我還記得新人當時一臉驚嚇的表情(笑)。

——那你們的目標客戶群是什麼樣的呢?

Myu:一開始那些對藝術感興趣的人是我們的狙擊目標,後來又覺得如果只是為了給這些人看的話,那在畫廊裡展示不就好了。

可是我希望更多的人瞭解到女體盛的藝術含義,因此改變了最初對客戶範圍的設定。我們也希望通過了解各類人的想法改進我們的呈現方式。

02

女體盛是「裝飾文化」的延伸

——2015年Myu醬對女體盛的印象是什麼樣的呢?

Myu:沒什麼特別的印象。沒有實際觀看過,覺得這只是昭和時期的一種娛樂而已。當時想做這個,主要還是因為將女體盛當成是自己從事的服裝藝術的延伸。

我潛意識裡認為女體盛屬於身體裝飾藝術。我很喜歡買全套的《小惡魔ageha》雜誌,喜歡所謂的「GAL文化」。貼著亮片的臉頰,漂亮的盤發,這個「裝飾文化」充滿了無限魅力。

按我個人理解,女體盛的出發點可能也就是想要給人一種「唯美感」吧。

※ GAL:ギャル,詞源是英文的girl(ガール)。GAL是指在時尚和生活方式上不同於常人,並且同時代又擁有相當程度的文化共性的一類年輕女性群體。是日本特有的時尚文化和女性群體。

——那經過這麼多次的演出後,你對女體盛的印象有什麼變化呢?

Myu:通過舉辦活動和演出,觀眾的反應以及他們對女體盛的瞭解更為直接地傳達到我這邊。有部分人來了現場卻拒絕觀看女體盛表演。

但是因為我們團隊一直以來想以全新的藝術方式呈現別樣的女體盛,改變人們對女體盛的刻板印象。2017年,團隊除了一本寫真集《NYOTAIMORI TOKYO photo book》。

那些內心有些許抗拒但又想了解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的人,或許可以先看看這個寫真集。

——外國人好像都認為女體盛是一種「日本傳統文化」,在觀看的時候大都帶著一種獵奇心理。

Myu:NYOTAIMORI TOKYO團隊表演的內容沒變,但是觀眾卻經常都有不一樣的反饋。可能就像老話說的,「有一千個讀者就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也就是說,每個人對男女、身體以及飲食等等的理解都不一樣。這對創作者來說還是很有幫助的。

——那你自己是在看團隊演出時意識到自己其實也帶著好奇的目光麼?

Myu:是的。人只有在受到衝擊時才會暴露出真實的想法。每個人都會無意識地帶著偏見看待事物,只有在聽到不同的意見時才恍然原來自己的想法不全對。

當然,NYOTAIMORI TOKYO也不是為了消除偏見存在的。我們單純希望帶給大家別樣有趣的表演,為大家提供一場視覺盛宴。

03

我的終極目標:

觀眾「不明究竟,卻覺有趣」

——NYOTAIMORI TOKYO團隊創立至今已有5年,你有什麼特別在意的事情嗎?

Myu:有的,就像如今社會上有很多「裡垢賬號」一樣,人們似乎不願意在熟人面前表現最真實的情感。可能是因為社會要求大家都保持步調一致吧,每個人都下意識隱藏了自我。我不太懂為什麼發言不隨大流就會招致批判,就是因為太過壓抑才會出現「裡垢賬號」吧。NYOTAIMORI TOKYO所做的事情雖然不能得到大家明面上的支持,但是能讓他們發自內心地感到有趣就好。很多人都用「裡垢賬號」偷偷關注我們呢(笑)。

※ 裡アカ:「裡垢」是「裡賬號」的隱語,區別於平時主要使用的賬號(本垢),是專門另開設的賬號,為了在 SNS 上投稿不可描述的作品。把這些在裡垢上投稿特殊自拍的的女性稱之為「裡垢女子」。換種說法,「福利姬」大家應該就懂了。

——想問下,從事現代藝術相關工作的人是怎麼看待你們的活動的呢?

Myu:去年我們在京都的一個展覽室內舉辦了幾場活動,有挺多收藏家到現場觀看。大家都認可我們的表演是一種藝術作品,有人提議「如果表明一下創作者,收藏家可能更好競拍收藏吧」。不過,我們NYOTAIMORI TOKYO的作品基本不會掛個人創作者的名字,因為這是團隊努力的成果。雖然我們是某種意義上的藏品,但是比起羅列團隊成員的名字,還是匿名更顯高級神祕。

——這也算是「裡垢賬號」了吧(笑)。

Myu:是啊(笑)。說到這個,當初取名NYOTAIMORI TOKYO前遭到很多人的反對。大家都認為,既然你做得是和傳統女體盛不一樣的東西,那造個新詞不是更好。

但我左思右想後還是覺得保持不變,畢竟我們要做得事情本來就源自女體盛,且這個名字完美詮釋了這件事情的含義。親眼見過的人不多,但卻流傳著女體盛的傳說。上世紀60-70年代,女體盛相當流行。而如今,依舊頂著女體盛的名號,做得確實完全不一樣的事情,不是很有意思麼?如果NYOTAIMORI給人的印象發生了轉變,那就說明我成功了。

——你看,日本很多緊縛師通過自己的藝術更新了人們關於性感的認知,你有考慮過和他們合作麼?

Myu:我們現在也在嘗試各種合作。緊縛師的話可能現在還比較難。但是如果處理不好,很容易陷入「色情藝術」的條框中。大家可能會覺得「恩,(女體盛)就是這種的吧」。我不太喜歡這樣的感覺。我們一直在為不被某種定義限制而努力。觀眾「不明究竟,卻覺有趣」是我的終極目標哦。

——NYOTAIMORI TOKYO接下會開展什麼活動呢?

Myu:想要在海外尋找合作伙伴。然後在台灣進行一個有男女「容器」的展示。身體裝飾不應受性別侷限,藝術是沒有性別歧視的,所以我希望不僅有「女體盛」,也能有「男體盛」。接下來我想往這個方向多嘗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