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伊拉克生活,樸實無華且枯燥

文/大海

文/大海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8

封面圖:Flickr@David Stanley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本文寫於2016年

當我第一次走上巴士拉的街頭的時候,我幾乎要哭了。這真的是有著7千年文明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嗎?

這片曾輝煌的土地,如今已然另一副模樣

這片曾輝煌的土地,如今已然另一副模樣

放眼望去,路邊都是殘破不堪的彷彿從墳墓裡鑽出來的建築,小巷裡纏滿了蜘蛛網般亂七八糟的電線,道路被街壘和扛著槍的武警隔開,驢子和騾馬拉著車在大街上游蕩,坑坑窪窪的路上遍佈垃圾,養育著數以億計的蒼蠅和蚊子,更要命的是空氣中瀰漫著河裡汙穢橫流的臭味。

同事問我這裡比非洲如何,我毫不客氣的說:「有些恐怕還不如非洲啊!」

巴士拉老城

巴士拉老城

巴士拉老城區距離我們項目不遠,我們經常會去那邊採購。街邊的建築常有100多年以上的,且破敗不堪,中間夾著一條還算熱鬧的步行街,販售的大都是生活用品,看上去不起眼的街道有時走進去也能找到一家像樣的餐館。

常見的阿拉伯餐館

常見的阿拉伯餐館

居民似乎都是在這裡住了很久的,全家老小都在,若在中午時分還能看到穿著制服的學生,女生都帶著白頭巾。

武警常駐老城路口

武警常駐老城路口

放學後

放學後

有一天我發現街上有的小樓上的雕花頗有特色,便拿手機拍照,Jamal說這些雕花小樓曾經是巴士拉的特色,很有名的呢。

可這些是什麼時候建成的?僅僅巴士拉才有的嗎?我想了各種辦法也查不到任何資料,似乎就像這片土地數千年的歷史一樣,得以傳承的部分很少很少。

阿夏市場-濱河大道

阿夏市場-濱河大道

從巴士拉老城區過去,沿著7月14日大街(1958年7月14日卡賽姆將軍發動軍事政變,殺害國王費薩爾二世,宣佈成立伊拉克共和國。)前往阿夏市場

Kuwait St

Kuwait St

圖:Wikimedia Commons

這裡是巴士拉幾乎所有小商品的集散地和批發市場,在大街和狹窄的小巷裡各種商品呈組團狀分佈,並互相交錯,只要熟悉各條巷子的主打商品就可以不費力地找到家電、電子、建材、五金工具配件、食品、香料、服裝、地毯、文體用品等,甚至還有一條黃金街,雖然不能跟迪拜的比,但也已經初具規模了。

巴士拉黃金街

巴士拉黃金街

圖3:Flickr@David Stanley

阿拉伯人歷史上就是經商的能手,進了店裡先給你倒杯熱茶,都是一樣的阿拉伯特色的茶壺和小杯,都加著糖,一邊喝一邊聊,如果是熟人,他自會給你最好的價格,再三砍價反而是不禮貌的。

圖:Flickr@David Stanley

圖:Flickr@David Stanley

市場里人非常多,往往進去沒個把小時是出不來的,Jamal說他最喜歡下午來因為這個時候能看到很多美女。他說現在在這裡找東西還比較好找,在薩達姆時期由於國際制裁,很多東西都沒有供應,當時市場很是蕭條。

裡面絕大部分產品都是中國製造的,但是只有一家中國人開的小超市,主要賣中國特色的食品調料等,但是裡面東西價格太高了,只去過一次就不敢再去了。

阿夏市場

阿夏市場

圖3:Flickr@David Stanley

從這裡最大的老清真寺向前薩達姆時代的出入境管理局(發放護照的),如今雖然建築風格依舊,但是早已破敗不堪,街面已經出租作商鋪。過了橋是巴比倫之獅廣場,廣場中央就是傳說中的巴比倫之獅雕像。

前出入境管理局

前出入境管理局

巴比倫之獅

巴比倫之獅

濱河大道就是從巴比倫之獅廣場開始,沿謝臺·阿拉伯河(Shatt al-Arab)延伸到薩達姆的行宮,約3公里長,這是一條重要的休閒景觀大道,從下午到晚上,路邊的攤位上滿是人,抽著水煙、吃著零食、喝著茶或者咖啡聊著天、吹著風看河上船來船往,當然也可以約三五好友包個小艇,到薩達姆行宮往返一個小時的航程不過5萬第納爾(40多美金)。

河邊休閒與釣魚的人們

河邊休閒與釣魚的人們

圖: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Sebastian Castelier / Shutterstock

謝臺 · 阿拉伯河

謝臺 · 阿拉伯河

圖3: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圖1、2、4:Wikimedia Commons

薩達姆行宮

圖1:Flickr@David Stanley

圖2:Wikimedia Commons

沿途的巴士拉國際大酒店是當地最大最豪華的酒店,Jamal說之前薩達姆時期街上曾有不少酒吧,不過大都毀於戰火,很多至今仍為廢墟。

巴士拉國際大酒店

巴士拉國際大酒店

(前希爾頓)

圖1:Wikimedia Commons

圖2:Flickr@David Stanley

毀於戰火的廢墟

毀於戰火的廢墟

在河邊看上去像船一樣——其實有些應該就是用船改建的,標著某某餐廳的,走進去就能吃到傳說中的伊拉克烤魚了,這烤魚的魚必須得挑肥的,然後從魚的背部剖開,Jamal說伊拉克可能是世界上唯一從背部剖魚的國家,然後加上調料直接放在明火上烤,所以從背部剖魚估計就是因為這樣魚的受熱面積更大更均勻,因此火候更容易把握。

魚一般是配著沙拉和阿拉伯烤饢(比饢軟,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叫它了)端上來,要米飯的話得提前打招呼,用勺子直接剜魚肉吃,魚肉非常鮮嫩,魚皮就算了,已經燒焦了。

水上餐廳與伊拉克烤魚

水上餐廳與伊拉克烤魚

圖1:Flickr@David Stanley

圖2: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圖5:Homo Cosmicos / Shutterstock

新巴士拉

巴士拉的城市雕塑非常多,幾乎每個路口都有,內容也包羅萬象,有歷史名人,有文物形象,有宗教內容,有文藝作品,每次看到下圖第二個雕塑,就知道前面就是新巴士拉了。

風格各異的雕塑

風格各異的雕塑

新巴士拉一角

新巴士拉一角

新巴士拉是戰後政府開始規劃新建的,馬路一邊是連片的低矮社區(貧民窟),一邊是從政府手上按塊買地後新建的小別墅,不少還沒裝修,有的還沒建好,毫無章法,再往前就是大片的空地,原本政府有一個野心勃勃的開發計劃,可是由於戰爭再起,油價下跌,商業環境持續惡化,實現這個計劃似乎已遙遙無期,路邊矗立的計劃圖已經斑駁,幾不可辨。

一群駱駝走過新巴士拉這座由土耳其公司承建的大醫院

至今仍遙遙無期

至今仍遙遙無期

祖拜爾-阿布海西卜

每到宗教節日,我們項目前面這條路便湧上洶湧人潮,他們都是前往位於祖拜爾的巴士拉大清真寺聚禮。公元636年,第二任哈里發歐麥爾建立了這座清真寺和周邊7個村莊,從此有了巴士拉,不過後來為紀念戰死在這裡的名將故改名祖拜爾,而巴士拉則搬到新城區。

原本的清真寺只剩下殘存的一座宣禮塔,成為鳥類的家園,這應該是巴士拉現存最早的歷史遺存了。

清真寺

清真寺

殘存的宣禮塔

殘存的宣禮塔

殘存的宣禮塔

老人拖著傷腿親吻著斷壁殘垣,交談得知他叫侯塞因·阿里,他的腿是在兩伊戰爭時負傷的。

那年穆罕默德生日的時候我曾跟一位同事一起加入過朝聖大軍,一路都是人山人海,連綿不絕,路上還有裝甲車和直升機巡邏,路邊許多人擺了一路地攤,免費提供飲食,我們也被請去喝茶,還被塞了一份盒飯和幾根香蕉,根本吃不完。

跟著浩浩蕩蕩的大軍走了3個小時終於看到清真寺的外牆,還認識了一位小學英語老師,然而人太多根本擠進不去,不過他們似乎早就料到了,也沒打算進去,在外面休息一會又走回來了。

朝聖大軍

朝聖大軍

老師一家

老師一家

阿舒拉節上用於再現侯塞因遇難表演的駝隊

阿舒拉節上用於再現侯塞因遇難表演的駝隊

路邊供朝聖者休息飲食的帳篷

路邊供朝聖者休息飲食的帳篷

維持秩序的軍車

維持秩序的軍車

祖拜爾實際上是巴士拉最早的老城區,現在大部分都是幾十年前的建築,新建築比較少,我路過之前一個月剛剛發生爆炸案的街頭,新的商鋪已經從清理出的廢墟上建立起來。

祖拜爾街頭

祖拜爾街頭

仔細看右下角還發現街上的建築殘料

仔細看右下角還發現街上的建築殘料

我們的另一個項目在阿布海西卜小鎮(Abu Al-Khaseeb),從巴士拉大學南校區穿過漢莫丹,朝著法奧半島一直開去,路邊還能看到兩伊戰爭時修建的地堡。小鎮沿謝臺·阿拉伯河分佈,河對岸就是伊朗的地界了。

兩伊戰爭留下的地堡

兩伊戰爭留下的地堡

以前河邊曾經是大片的椰棗園和蘆葦蕩,後來越來越少,小鎮已經初具規模。雖然不及巴士拉市區,不過人氣比新巴士拉還是要旺的。

椰棗林

椰棗林

椰棗林
小鎮街景

小鎮街景

鎮上的婚紗店

鎮上的婚紗店

Basra Center

Time Square

這樣的巴士拉生活是非常無聊的,沒有KTV,沒有電影院,沒有遊戲廳,沒有大商場,倒是有兩個遊樂場,可是遊樂設備太破舊,據說他們去玩了一次差點嚇出心臟病。晚上偶爾去Al Giers street買點東西打打桌球就算奢侈了。

以前Basra center 是巴士拉最大的超市,上下三層,有生活用品、食品、蔬菜水果、服裝等,廚房用品挺齊全,但也就相當於國內稍微大一點的超市而已。

他們喜歡吃甜的

他們喜歡吃甜的

椰棗尤其甜

椰棗尤其甜

不過,那是在巴士拉時代廣場開業前的情況,巴士拉時代廣場(Basra Time Square)以及裡面的最大超市City center2016年2月7號開業之後還是多少改善了一下。

至少它有5層高,面積也挺大,至少有迪拜那些大Mall裡其中一個區間大了,而且裝修比較豪華,City center應該是仿照迪拜那些大Mall的家樂福建的,甚至還更大一點,畢竟巴士拉300萬人現在才就這一個,收銀員穿著統一的制服戴著藍色的頭巾。

終於有裝修豪華的服裝店和精品店了,有各種小吃爆米花了,有各種新鮮水果了,有德州烤雞、印度菜、伊朗kabap、黎巴嫩餐館、土耳其烤肉了。算是有點城市範兒了。

進去要安檢

進去要安檢

圖: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中庭

中庭

圖: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部分區域

部分區域

土耳其烤肉

土耳其烤肉

不過,巴士拉要真的成為現代化大都市,看上去還是遙遙無期。

最後放幾張巴士拉2017-2021年的照片

歡迎常駐巴士拉的朋友們

在留言區分享更多關於該城市的近況與故事

圖:Mohammed_Al_Ali / Shutterstock

相關文章

英國首相選舉,進入決賽圈了

英國首相選舉,進入決賽圈了

NO.2265-首相虛位以待 作者:無夢 校稿:朝乾 / 編輯:蛾 繼醜聞纏身的英國首相強森於當地時間7月7日中午宣佈辭去黨首職務以來,下一...

這座小城市,憑什麼地位這麼高?

這座小城市,憑什麼地位這麼高?

文/於蒙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8 封面圖:壹圖網 西班牙有很多享譽世界的文化名片,有足球、鬥牛,還有塞萬提斯的《堂吉訶德》,這是全世...

為了信仰,這些人食用致幻劑

為了信仰,這些人食用致幻劑

文/SummerPan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綠 封面圖:Wiki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 本文為作者真實觀察與體驗分享,僅...

日本人為什麼要給自己燒紙?

日本人為什麼要給自己燒紙?

日本的寺廟、神社平日寄承載著信仰的功能,也兼具旅遊功能。而遊客們也能借由參與神社活動體驗、了解到東亞的民俗信仰體系。 有趣的是,一些節日和習...

我在俄羅斯打槍,太刺激了!

我在俄羅斯打槍,太刺激了!

文/薩馬爾罕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小九 封面圖:shutterstock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從南俄草原和高加索地區回到莫...

印度版「廣東人」憑什麼富可敵國?

印度版「廣東人」憑什麼富可敵國?

文/勞拉申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七 封面圖:壹圖網 正文照片(圖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2021年10月27日,英國財政大臣出臺財...

聖誕老人,從小開始洗腦

聖誕老人,從小開始洗腦

文/小米桶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七 正文照片(圖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轉眼2021年的聖誕節即將來臨,空氣中瀰漫著節日氣氛,讓寒...

越南山寨版故宮,究竟長什麼樣?

越南山寨版故宮,究竟長什麼樣?

文/沐沐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琪琪 封面圖:©/Shutterstock 正文照片(圖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當我走進越南順化古城...

屯糧二三事

屯糧二三事

文/小芃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七 封面圖:shutterstock 正文照片(圖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近日,寫字樓裡的職場男女重...

日本,沉迷櫻花不能自拔

日本,沉迷櫻花不能自拔

文/小芃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8 封面圖:Nguyen TP Hai / Unsplash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五月,隨著...

阿富汗,比賽開始!

阿富汗,比賽開始!

文/邵學成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8 封面圖及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今年的卡達世界盃是伊斯蘭國家第一次舉辦世界盃,也是世界盃第...

這座姓伊的城市,不可不去!

這座姓伊的城市,不可不去!

文/馬丁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木昜 封面圖:壹圖網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在伊朗,德黑蘭之外,誰是排名第二的城市? 雖然官方...

這個國家,週六日也得上班

這個國家,週六日也得上班

文/馬丁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木昜 封面圖:壹圖網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在伊朗工作了四年,仍有很多令人難以適應之處,除了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