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南亞水博士,”拯救”二本大學

上一次網際網路集體盯著「博士」,可能還是演員翟天臨不知「知網」為何物。

最近的一次則是在前不久,繼湖南省邵陽學院花費 1900 萬元引進 23 名菲律賓亞當森大學博士成為大眾焦點後,河北省邢臺學院又被曝引進 13 位來自韓國又石大學、全州大學和圓光大學的韓國博士 [1]。

雖然這些「洋博士」拿到的並非是「野雞大學」的文憑,但以邵陽學院為例,其花大價錢引入的「洋博士」,平均讀博時間只有兩年零四個月,含金量實在不算高。

況且,其中還有 22 名博士是本校教師,人均近百萬的引進費,引進國內頂級博士都足夠了,邵陽學院卻自產自銷地引進本校教師。花 1900 萬引進「水博士」,圖的是什麼?

提升含博量,很急

每年深圳中學入職教師的學歷都可以喜提一次熱搜,公示名單中成堆的博士讓人感慨——想進個初中教書,都已經需要博士學歷了。

中小學尚且如此,高校教師招聘更是清一色的博士學歷要求。對於青年教師而言,入職高校,博士已然是標配。

根據教育部公佈的 2021 年最新資料,博士在讀人數達到了 50.95 萬人次 [2],而一項針對 2015 – 2020 年博士畢業生去向的研究表明,近乎半數的博士畢業後都選擇進入高校 [3]。

中國的博士越來越多,高校教師隊伍中的博士佔比也隨之越來越高。

2000 年,高校教師隊伍中只有 2.8 萬位博士,佔比 6% [4],20 年以後,高校教師中的博士數量達到了 51.4 萬,佔比 28%。

高校多引進博士,並不只是為了提升教學質量那麼簡單。

大學的各種考核指標都緊扣著博士比例,例如,如果某所學校某個學科想要申請碩士點,是需要有足夠的博士數量的。

要求較高的專業,如哲學,申請碩士點時就要求專業中 70% 的教師為博士,理論經濟學申請博士點時要求 80% 的教師為博士,含博量直接拉滿。

相比來說,藝術體育類專業申請碩博點的要求更寬鬆。以美術學和體育學為例,申請碩士點的博士比例要求分別為 30% 和 20%,要比其他學科友好得多。

而邵陽學院此次大批量引進博士,也主要是為申請碩士點做準備 [5],2023 年是新一輪碩士點的申報期,錯過這一次,就要再等三年。

不過申請碩士點、博士點都只是開始,對於一些地方學院而言,如何升格為「大學」才是關鍵。

根據教育部印發的《普通本科學校設置暫行規定》,稱為大學的,教師隊伍中所有具有博士學位的專任教師佔專任教師總數的比例一般應達到 20% 以上 [6]。

從學院到大學,意味著更大的招生規模、更多的經費,甚至連教師的職稱數量也可以增加。

教師博士率掛鉤學校整體發展,高校引進博士的運動如火如荼地展開著。

地方普通院校,等不來本土博士

博士畢業後進入高校任職解決就業問題,而大學也需要一定數量的博士擴大發展規模,這本來是一件雙向奔赴的事情。

但現實情況是,地方普通院校很難等來博士。

邵陽學院多名二級學院院長曾向媒體表示,由於難以引進國內的博士人才,學校才不得不採取「權宜之計」 ,讓本校教師去國外「鍍金」 [7]。

根據一項對全國高校專任教師博士率的結構特徵的研究指出,在 985 高校中,博士比例已經達到了 73.8 %,而普通高校僅僅達到 14 %,學術水平更高的雙一流高校,博士比例遠高於普通高校。

競爭國內知名院校畢業的博士,對地方院校來說,難度更上一層樓。

雖然大多數博士的第一選擇並不是地方院校,但在一些人眼裡,地方院校也不失為一個理想去處,不僅不卷,引人力度也不低。

在某些社群網路關於博士入職地方院校問題的回答下面,一些親歷者用自己的經驗分析相關優勢:

待遇不錯,學校引人力度較大。

二本高校科研壓力不算很大,升副教授難度係數比一本高校小很多。

看起來錢多事少待遇也還可以,國內博士為什麼不去呢?

首先,這錢想拿到手沒那麼容易。

為應對人才爭奪戰,一些地方院校開出了諸多優厚待遇,包括數萬元的安家費、科研啟動經費, 但也會想方設法在合同上層層加碼。

比如規定聘期達到一定年限,才能離職,未達到年限離職的博士需退還所有安家費、科研啟動經費,甚至支付違約金。

除了拿到全額引進費不容易,入職地方院校後續的科研工作,劣勢也比較明顯:

二本高校科研平臺比較差,經費申請也比較難,如果有科研理想,還是想辦法進好點的高校。

就是科研真的不行。首先平臺低,撥款少,特別理工科,有些研究沒法做。

更低的平臺,更少的經費,都桎梏著未來學術生涯的發展。

根據教育部公佈的資料,2021 年「211」及省部共建高等學校每所學校的科研事業經費在 0.6 億元左右,其他本科高等學校能得到的校均科研事業經費僅為 0.07 億左右。

尤其在很多理工科領域,課題所涉及內容需要專業的實驗器材和先進實驗設備,造價不菲。

以浙江大學為例,浙江大學現代光學儀器國家重點實驗室,正在著手建設的智慧感知方向光學儀器大科學裝置平臺,建設經費就高達 3.57 億元 [8]。

對比之下,不少地方院校的博士則因為實驗室太過貧窮而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用的好多儀器都是問別的組借的。

20 個人公用 5 個實驗臺。

這種橫向對比過於慘烈,打消了不少博士入職的念頭:沒有經費和條件支撐,還能做出什麼樣的成果呢?

本土博士沒有,海外水博士硬湊

既然競爭不到國內博士,那麼鼓勵本校教師讀博,也不失為另一種提高博士比例的方式。

但讓原先教師隊伍中的老教師去讀個國內的博士恐怕沒那麼容易。

首先,中國高校基本上不再招收在職博士 [9],而一項基於 2015 – 2020 年博士畢業研究生資料的分析也顯示,超過八成的在讀博士都是脫產的,僅有 2.8% 在不脫產的情況下讀博。

脫產讀博意味著 3 – 5 年可能只有博士獎助學金,沒有其他收入;有些到了年紀的教師,已經需要負擔家庭的支出,每個月幾千的助學金很難支撐整個家庭的開支。

不脫產讀博,工作、學習兩手抓,精力也是個問題。無論是脫產讀博還是不脫產讀博,博士的畢業要求沒有區別,該肝的畢業論文還是逃不過。

以電子科技大學法學學科博士生為例,畢業需要滿足以下兩個條件中的任意一個:

在 SSCI 收錄期刊和 JCR 分區表 1 區或 2 區的期刊上發表(或已錄用)論文 1 篇;在 SCI、EI 收錄期刊和本學院推選的國核心心期刊上發表(或已錄用)論文 3 篇 [10]。

基於教育部公開的博士相關資料計算,我們發現,2018 – 2020 年,中國博士未正常畢業率大概在 63% 左右。十個人讀博,大概有六個人無法正常畢業,也難怪業內流傳著「沒有按期畢業的博士」這個說法。

於是一些院校就把目光轉移到海外那些對博士畢業要求相對更低的高校身上,這類學校往往「學制短」「門檻低」「通過率高」,而且所授學位能獲中國教育部認可。

和它們合作,通過所謂的「中外聯合培養」,把原先教師隊伍中的碩士教師,送出去鍍個金,博士比例不就提上來了?

除了菲律賓亞當森大學,韓國部分高校,例如韓國又石大學也曾被報道為「學歷工廠」 [11]。前者在亞洲 QS 中排名 651+,後者甚至沒有上榜 [12]。

在學制上,相比於國內一般四年的博士學制,菲律賓亞當森大學和韓國又石大學只要求 2 – 3 年。菲律賓亞當森大學只要求在當地呆滿一年,而韓國又石大學也只需要在寒暑假赴韓學習兩個月。

它們的入學條件也更為寬鬆,例如入學不需要語言成績,專業課程學習甚至還配有同步中文翻譯,讓讀博的你好像出國了,但又沒完全出。

相比歐美高校動輒 6.5 分雅思、90 往上的託福成績,這兩所大學幾乎是零門檻了。畢業也只需要完成畢業論文和答辯,並沒有硬性的論文數量要求。

反觀國內,有無數的博士不能按時畢業,還有人堅持不下去主動退學,博士們讀到頭禿,熬夜做實驗、寫論文,想要畢業,背後的辛酸苦楚只有自己清楚。

「我走了很遠的路,吃了很多的苦,才將這份博士學位論文送到你的面前」——很多人對這段曾經刷屏過的論文致謝並不陌生。這樣的博士才更能得到我們的尊重。

而「水」博士容易,頭銜看起來也體面,但是終究難被認可。

(英倫圈推薦,刊載自「網易數讀」,轉載請註明。)

相關文章

尼采 | 一切孤獨皆是罪過

尼采 | 一切孤獨皆是罪過

天才的代價,尼采的最後時光 「我愛他,因為他想創造那超越自身之物,然後突然死去。」查拉圖斯特拉說。 尼采的思想強度過早地耗盡了他的生命。他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