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年味

「又要過年了!」

說這句話,有點莫名的惆悵。身居海外,真的沒有過年的味道。

全世界依然遵循傳統春節過年習俗的國家,沒剩下幾個。雖然有聯合國秘書長,還有各國政要的祝福,對於許多外國人來說,「春節」只是華人社區的事,他們只是看熱鬧,蹭幾隻餃子吃而已。

「什麼時候,西方國家都能夠把中國的春節,作為新年的開始?」

昨晚與幾位朋友討論此一話題時,大家異口同聲:「任重道遠」。5000年中華文明,影響了日本,影響了韓國,也影響了東南亞,助推了周邊國家的發展與繁榮。但是,這幾個國家,最終都成了「白眼狼」,放棄了「春節新年」。原因種種,我們除了遺憾,更期待N年後,他們的迴歸。因為我們一直堅信著,「盛唐」時代一定會再來!

日本2023年的年曆上,清楚地寫著「1月22日,舊正月」。

這說明,日本人依然懷戀過往曾經有過的春節正月。

日本2023年年曆

日本2023年年曆

從隋朝開始,日本學習中國的社會與政治制度,也將農曆作為日本國家的紀年。於是,每年的中國春節,也是日本的新年正月。相隔浩瀚東海,依然普天同慶。這一「中華習俗」,日本恪守了1000餘年。但是進入19世紀後期,當美國「黑船」艦隊闖入伊豆半島,閉關鎖國400餘年的日本,突然發現了世界上還有更為強大與先進的國家和艦隊。日本沒有選擇武力抵抗,而是選擇了打開國門全面開放。於是,日本開始了明治維新運動,開始向西方學習,全盤引進了西方的政治、軍事、經濟、文化和教育等制度。明治6年(1873年),日本政府決定廢除農曆紀年(陰曆),實施西方的「公元紀年」(陽曆)。

習慣於過「春節新年」的日本人,經過幾十年的糾結,也慢慢開始接受「元旦新年」,以至於現在,很少有日本人記得「舊正月」——除了秉承部分中國血統的沖繩人。

橫濱中華街的春節

橫濱中華街的春節

生活在日本的華僑華人們,當元旦新年來臨,日本人準備御節料理,開始歡天喜地過新年的時候,我們的內心,卻有著一種本能的牴觸情感——我們的新年還沒有到。雖然也去神社寺院燒香參拜,大多數是湊熱鬧,沒什麼真誠。

但是,當中國的春節來臨時,日本往往都是正常的上班日,周圍的日本人同事根本沒人記得「今天是國人的狂歡日」,該加班還是加班,該聽上司嘮叨還得假裝認真聽,當你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裡,沒有餃子,沒有湯圓,上電腦看看春晚,在敲鑼打鼓聲中,你默默地喝杯小酒,找出幾根榨菜,然後裝著滿臉幸福的樣子,給爸媽和親朋好友發一句「新年快樂」。

我想,許多人跟我一樣,生活在海外,已經很少能夠體味到中國春節的年味。如果沒有微信,也許還有人會問「今年的春節是什麼時候?」

記得小時候,天比現在還冷。吃完年夜飯,開始眼睛盯著爸媽的動作。終於聽到父親喊了一句「過來」,於是,我比姐姐跑得快,結果,父親給姐姐是一元錢,給我是五毛錢。我趕緊去抱母親的大腿,母親摸了摸口袋,也掏給我5毛錢,於是我興高采烈,因為姐姐只有一張,而我有兩張。

母親的壓歲錢沒有白給,交代我一個任務:「明早四點鐘起床,去院子裡放炮仗」。因為我是男孩子。

於是,我把兩張5毛錢壓在枕頭底下,迷迷糊糊睡到半夜,聽到了有人開始放鞭炮,於是趕緊穿上媽媽給我準備的新棉襖,聞著新衣的香味,拿上炮仗和火柴,打開厚重的大門,喊一聲:「大門開,元寶滾進來」。接著就跑到院子裡,把大炮仗豎在地上,劃亮火柴,抖抖瑟瑟地去點炮仗,一次沒著,再點一次,終於看到火星吱吱冒煙,趕緊躲到大水缸邊,只聽「砰」的一聲巨響,水缸裂了,炮仗沒有昇天,擊中了水缸,後來才知道,炮仗上下放反了。

那時候,對於新年,有期待,有驚喜,盼著爆米花,盼著白斬雞。

現在,什麼期盼都沒了。

唯一的念想,就是無論風雨,都要爭取回老家過春節,不為年味,只是為了過年時,年邁的父母有孩子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