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問題,現在卡在哪裡?

日本的疫情高峰,似乎已經過去。到5月9日為止,日本全國的感染人數從最多時超過千人,到現在回落到114人。尤其是東京都已經連續4天低於40人。

「我們即將走出黑暗的隧道,曙光就在前頭!」

這是許多日本人心中產生的念想。

實行「緊急狀態」一個月,在不實行大範圍停工停產,允許大家有限上班,可以自由外出購物散步的情況下,日本節節攀升的疫情還能夠平穩落地,「日本式」抗疫模式,應該可以打80分。

那還有20分去哪裡了呢?

是國民對於經濟下滑的不滿。

最近,與政府捉迷藏最多的店家,最多的是「扒金庫」,就是老虎機賭博店。

我以前的文章中已有介紹,日本是一個禁止賭博的國家,唯一允許的,就是老虎機賭博,這是人和機器玩的遊戲,基本程序是這樣的:

你花錢去買小鋼球,然後把鋼球一顆一顆地投入機器中,如果小鋼球鑽進了抽獎孔,那麼機器就會自動抽獎,如果出現「777」三個數字,或三個同樣的圖案,就意味著中獎。獎有大有小,大獎的話,吐出來的小鋼球你兜都來不及。一小筐的小鋼球可以去換5000日元(約300元人民幣),從早到晚一天忙乎下來,輸贏最大在5萬日元(約3000元人民幣)之間。

由於店內的機器噪音超過100分貝,所以,所有的「扒金庫」店都是密封的,怕噪音外洩。而在店內,可以邊玩邊抽菸喝飲料,兩臺機子是緊挨著的,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只有30com左右,屬於典型的「空間密閉、人流密集、親密接觸」的「三密」店鋪,最容易發生集團感染。因此,「扒金庫」是政府在「緊急狀態」實施期間第一類要關停的店鋪。

但是,以東京為例,大約有780家「扒金庫」,在「緊急狀態」剛實施時一度全部停業,但是五月黃金週之後,已經有60家店鋪重新開始營業。一大早,在店門口排隊的人有幾十個。

因為沒有法律允許政府強行關店,因此,政府只能上門勸說,和點名批評(公佈店名),別無他法。

「扒金庫」店為何不聽政府的號召暫停營業呢?

這裡面,就涉及到經濟利益。

因為「扒金庫」店的面積,一般都在1000平方米以上,而且又大多數在車站前或商店街附近的鬧市區,每月的租金很貴。同時,老虎機也都是租賃的,你不開店,這房租和老虎機的租賃費都是要付的。

那政府不是說,同意給暫停營業的店鋪補助和承擔部分房租嗎?

「扒金庫」公司的說法是,政府給我們補助200萬日元,房租每月最多補助50萬日元,但是我們一個月的開支,不算人工費,也要1000萬日元,政府給的錢,遠遠不夠我們塞牙縫。我們不開業,就是倒閉。

雖然日本是一個講究「自律」的社會,但是,總歸也有不願意「自律」的人。

東京都內有這麼多「扒金庫」頂風開業,因為遇到了千載難逢的商業良機。那些因為公司准許回家工作(事實就是長期休假),一些人在家閒得發慌,手就開始癢。平時大家都忙於上班,「扒金庫」的進店率往往只有30%,現在幾乎是100%,每一家店門口,早早就有人排長隊。這叫「市場有需求」, 給「扒金庫」店帶來了賺大錢的好機會。

另外一個重要因素是,政府發給每一位國民10萬日元(約6500元人民幣)的生活補助金,有的人已經領到了手。面對突然飛來的「橫財」,如何令它產生更多的價值?那些不用上交「家庫」的人們,就拿著這10萬日元直奔「扒金庫」。

安倍原希望這10萬日元能夠讓大家買些東西弄點好吃,結果有些人全部拿去餵了老虎機。

「扒金庫」與政府打游擊,這是日本抗擊疫情與維持經濟活動之間的一種博弈,好在大多數「扒金庫」店依然在響應政府號召停業關店,尤其是有強烈社會責任感的東京迪斯尼樂園等大型遊樂設施已經自主關停2個多月,但是,企業壓力越來越大,政府一味強調「關停」,也使得社會矛盾出現激化,因為畢竟政府不可能承擔企業所有的經濟損失,那麼企業就會說:「放我一條生路」。

同樣是為了「活」,是生命健康的「活」優先,還是企業經營的「活」優先?每個人站的角度與立場不同,需求也不同。對於普通百姓來說,命自然比錢重要。或許對於有些企業家來說,維持企業生命比維持自己的生命還要重要。這就是目前困擾日本抗擊疫情「卡」的地方。

所以,日本現在開始流行的一句話,就是「與病毒共存」。因為要徹底消滅它,全社會投入的成本太大,蒙受的犧牲也太多;另一方面,事實上也是不可能消滅。

如何「共存」?只能推行「新生活模式」。(見文後連結)

5月9日,日本全國新確診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114人,使得日本感染者總數累計達到1萬6489人,死亡637人。但是,可喜的是,治癒出院者總數也已經達到8778人,佔到感染者總數的53%。日本的疫情高峰估計已經過去,但是,要恢復正常生活,不是想恢復就可以恢復。

如何在繼續維持抗疫態勢的情況下,逐步恢復正常的社會經濟活動,已經成為日本社會的最大課題,當然也是世界各國面對的最大課題。

智慧!智慧!需要智慧!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