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第一代丁克,正在瘋狂相親

日本的結婚率,竟然有救了?!

眾所周知,日本受不婚主義之苦久矣,雖是世界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但結婚率卻「奄奄一息」。

據2022年日本政府統計資料顯示:男性每4人中有1人(25.7%)、女性每6人中有1人(16.4%)將終生單身;並且,這個數字仍有很大的上升空間。

在日媒針對年輕人是否想結婚的街頭調查中,大多數採訪者都說不想,並直言:

「一個人感覺太舒服了,根本不想結婚。」

而當被問到「結婚有什麼好處」時,不少人或思考良久,或直言「沒有」。

可以說,在日本,不戀愛、不同居、不結婚,早已成為一種主流。

但最近,卻有這麼一群日本人,開始力挽狂瀾,幾乎以一己之力拯救整個國家的結婚率?!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呢?

大爺大媽

大爺大媽

正在佔領日本相親市場

「我已經受夠了一個人生活,想要找個伴兒結婚。」

在接受日本經濟新聞社採訪時,63歲的日本千葉住民志津徹對著記者大方說到。

當節目組在東京都內的一家婚介所遇見志津徹先生時,他已參加相親活動4個多月、和10多位女性見過面了;至於入會費、月會費、製作簡歷和拍照等方面的花費,也達到了30萬日元(約15000人民幣)。

(相親聚會的情景)

(相親聚會的情景)

此前,志津徹先生堪稱典型的「日本第一代獨身主義者」——

年輕時候,對於婚姻、家庭幾乎毫無興趣;

沉迷工作的同時,也盡情享受著單身生活。

但當年歲漸長,他逐漸感受到獨自生活的寂寞,對能夠相互倚靠的婚姻生活產生了無限嚮往。

儘管現在行動不便、視力下降,但志津每天都會在會員網站上搜尋、點選感興趣的女性,同時不肯放過任何一個婚戀顧問的推薦,要是感覺還不錯,就約對方線下見見面。

(在婚介所進行諮詢的志津徹)

(在婚介所進行諮詢的志津徹)

」只要找到合適的人,一切就都值了。」

忙碌又堅定的志津,堪稱不少日本獨身老人的「嘴替」。

截止2023年,在這個全球老齡化最嚴重國家中,空巢老人數量已700多萬,相當於每5個65歲以上的老人就有1人是獨自居住。

不少人是因離婚或喪偶,而像志津先生一般至今未婚的情況也比比皆是。

現如今,這些已經走完常規意義上人生3/4進程的老人,對結婚卻生出了渴望,並以此,催生出了越來越多的中老年相親網站、線下介紹所、甚至線上交友APP。

(日本一相親網站截圖,50歲以上老人佔53%)

日本健康管理運營的一家中老年大型婚介所表示,目前男性會員的平均年齡為59歲,女性為57歲;

這幾年,銀髮老年相親十分火爆,光是今年1月,有意入會者的諮詢比較3年前就增加了20%。

許多爺爺為了製造共同話題,主動買鋼琴、學樂譜;

奶奶也開始塗口紅,噴香水,重新穿上碎花衣。

日本部分地方政府自然也嗅到了這個拉昇結婚率的好機會,於是官方下場、為民眾尋老伴——

日本的滋賀縣政府,就與企業及NPO組成了「培養愛情項目應援團」,為當地孤寡老人提供相親機會;

福井縣政府不僅有類似的「福井結婚應援協議會」項目,2021年甚至還引進AI人工智慧技術,以提升匹配精確度:

在相親派對上,老人們戴上特製腕帶,簡單握握手,對方的愛好、家鄉、是否抽菸喝酒、有無婚史等資料,就會馬上呈現在自己的平板電腦上。

據日媒報道,項目啟動之後,這2縣的報名熱線異常火爆,熱況堪比國內電視購物節目裡998元金錶金項鍊的搶購專線。

然而,卻很少有人意識到,如此堪稱其樂融融、一團和氣的景象之下,其實暗藏著日本高齡老人的血淚真相。

在求偶的老年群體中,雖不乏能夠提供收入證明、繳納高昂會員費的中產老人,但數量更為龐大、需求也更為緊迫的,還是那些「下流老人」

這一群體的數量,足足高達800萬人;

而他/她們的訴求,也絕非生活樂趣和精神寄託這麼簡單。

「下流」老人

「下流」老人

生命不能承受之重

死了2個多月,她才被發現。

由於在家中摔倒後無力動彈,微弱的求救聲穿不透鐵門牆壁,在屍骨發臭之前,誰都不知道一位高齡女性在掙扎中痛苦死去。

更不幸的是,此時盛夏已至,遺體高度腐爛後,早已不成人形。

腐壞的血液、體液從她的身體中流出。

蟑螂、蒼蠅和蛆蟲,逐漸成為房間的新主人。

(圖源:紀錄片《無人知曉》)

更令人震撼的是,這種極度慘烈兼具視覺衝擊性的惡性事件,在眼下的日本社會,卻並不稀奇。

每年大約有32000名老人,如此一人,一間房子,孤獨斷氣,無人知曉。

這種情況,被稱為「孤獨死」 ;

這群高齡長者,往往無工作、無收入、無人照顧,被統稱為「下流老人」。

可以說,在日本,沒有誰比「下流老人」更想結婚了。

因為,如果沒有生活上的伴侶,等待這些他/她們的,不只是極不光彩體面的「孤獨死」,更是餘生宛若凌遲般漫長的淒涼孤寂。

這些800萬老人,絕大多數處於經濟與人際關係的雙重貧困之中——

據日本政府統計,「下流老人」的年收入普遍在100萬-120萬日元(約合6萬-7萬)以下、每月在8萬-10萬日元(約合5千-6千)以下。

在高消費的日本,這點兒收入無疑寸步難行。

他們之中的很多人,年輕時工作繁忙,無暇結婚、生子,不料卻因經濟衰退被企業辭退;

有人遭遇老年喪偶,喪失家庭一半的養老金收入,即刻陷入「老後破產」;

還有不少老人常年漂泊在外,早已丟失兄弟姐妹的聯繫方式,離異後也罕與子女往來。

孤身一人,什麼事也沒法做,在房間裡整天聽著老牌收音機,不和人說話、產生交集,是他們生活的常態。

年輕且熟練使用社群網路的我們,可能很難想象與人、與社會失去連結是怎樣一種境況。

在日本NHK的一檔節目中,一位每天只吃水泡飯的老人這樣表示:

「我吃不飽、看不起病,但比這些更痛苦的,是我沒有任何朋友、熟人了」。

(83歲的木下良和雙腿已經變得虛弱無力,出門時需藉助一把椅子才能行走。他每週大概出門一次。他說 :「即使他們將我的名字刻在墓碑上,也沒有人會拜訪我的墳墓。」 /Ko Sasaki)

據日本勞動力調查結果顯示,2022年,超65歲退休年齡的日本老人中,每4名退休老人中,就有1名仍在工作;

並且大多從事3D(髒(Dirty)、累(Difficult)、險(Dangerous))的非正式類崗位,其身心安全根本難以保障。

除了增加收入,這些高齡勞動者的主要目的,還是其他老人坐在一起,便於社交。

(圖源:《老人漂流社會「老後破產」的現實》)

更荒唐又悲哀的是,為了從終日瀰漫的孤獨中解脫,許多老人甚至不惜犯罪。

2020年,日本法務省發佈的白皮書顯示:日本65歲以上老人的犯罪率,已佔22%;至於重複犯罪率,更是高達70%。

這意味著,很多又老又窮又孤獨的「下流老人」,是多次小偷小摸,反覆入獄、出獄、入獄、出獄…….

日本監獄,被硬生生變成大型老人活動中心。

一位85歲的康復庇護所理事長無不悲哀地說:

「人生在世,如果有需要為之努力的人、有可以依靠的人,很少有人會願意拋棄這一切,走上犯罪的道路。」

老年孤獨的恐怖,在於一點點被逼入絕境之感——

身體機能的退化、故人一個個去世、社會話語權的喪失,死神無時無刻近在咫尺。

而這些「下流老人」,比尋常老人更加需要安全感、歸屬感、認同感,他們的痛苦和絕望,很難透過文字表達。

正因如此,很多可憐的高齡老者才將活著的希望寄託於求偶、相親之上,渴望能遇見合適的人相互倚靠、走完餘生。

但事實,往往更加殘酷——

對於這些沒有錢,沒有工作能力、生活在日本基本保障水平線以下的老人來說,就算成功結婚,終究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一旦伴侶發生意外,等待他們的,必將是更為摧枯拉朽的打擊。

(日本大阪,人們在教堂排隊領取救濟食物)

那麼問題來了。

發現老人相親可以拉動結婚率後,日本部分地方政府絞盡腦汁,思考如何為中老年群體抱團取暖、搭把手過日子提供幫助,堪稱反應神速。

難道,就不能管管這800萬「下流老人」嗎?

日本失格

日本失格:

青年不婚、老年相親

實際上,「下流老人」在日本官方話語中,總帶有強烈的賤格下流的意味。

2021年,日本網紅經濟學專家成田悠輔,曾在新聞節目中公開支招:」最終還要靠老年人集體自殺、一起切腹。」甚至還稱,未來可能對老人強制安樂死。

連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也曾發表言論:「老年人病治不好,就趕緊’去死’。」

(成田悠輔)

(成田悠輔)

在經濟低迷、就業崗位少、超高齡化的日本社會,這種由官方發佈的極端「仇老」言論,自然激化了青年與老人之間的矛盾,以至於日本年輕一代發起了對「下流老人”聲勢浩大的討伐。

2022年「敬老日」前夕,日本《現代日刊》網站就報道過,許多年輕網民開始集中謾罵老人,將其稱為「老害蟲」,不少人表示「想直接把老人殺了」。

而必須必須要說明是,所謂「下流老人」,絕非一群好吃懶做的社會蛀蟲。

他們年輕時候和我們大多數人一樣,都是兢兢業業勤勤懇懇的普通人。

甚至其中很多人,因為全身心投入工作,根本無法顧及戀愛、結婚、生子。

但在公司破產、企業裁員、僱主跑路的時代洪流之下,他們悄無聲息地掉隊了。

這群煢煢孑立、艱難過活的人,老後卻無不悲哀地發現,無論再怎麼打工,都無法積累足夠的財富;甚至,無法依靠自己的力量安穩度過餘生、有尊嚴地離世。

於是,他們將目光投向了相親、結婚,3D工作,監獄,甚至自殺……

而與此同時,日本年輕一代卻誕生出窮忙族、繭居族、啃老族,無論疲於奔命還是安然躺平,年輕人都表示「不想結婚」。

或許,年輕人不結婚、老年人相親熱,本就是一體兩面。

他們都是日本經濟持續低迷、社會老齡少子化之下的「遇難者」。

青年,就是明日的老年;

老年,就是昨日的青年。

時至今日,日本經濟發展停滯、政府漠視老年人等弱勢群體的深重症結,已經迫在眉睫……

相關文章

日本,全面進入「婚難時代」

日本,全面進入「婚難時代」

看天下實驗室以及公眾號介紹(介紹:嗨,歡迎關注看天下實驗室!《看天下》雜誌原創出品。人的一生都在成長,一起去過有趣而豐盈的人生。)原標題:《...

亞洲最有喜感的城市,到了就想笑

亞洲最有喜感的城市,到了就想笑

要問最近在日本人氣最高的中國城市,那必須是天津。 隨著日本知名吐槽綜藝《月曜夜未央》中國採訪特輯第四篇——天津篇的播出,天津人不顧死活也要搞...

這個地方能從英國獨立?恐怕你想多了

這個地方能從英國獨立?恐怕你想多了

文/曹穎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木昜 封面圖:網路 正文照片除標註外:均來自作者 威爾士能從英國獨立?我看未必。 去年6月初的一個雨夜...

尼泊爾,窮什麼不能窮學生!

尼泊爾,窮什麼不能窮學生!

文/沐沐 圖文:審稿-蟹黃撈飯、製作-七 音訊:講述-沐沐、製作-賽安 封面圖:壹圖網 眾所周知,尼泊爾在經濟上是個貧窮、落後的國家,在人們...

為什麼荷蘭的男性總是當街尿尿?

為什麼荷蘭的男性總是當街尿尿?

荷蘭的風景雅緻而奇特。 如果你沿著城中的運河漫步,能賞到從容駛過的遊船,觀覽黃金時代的建築;也能見到岸邊墨綠鐵皮的小亭,裡面還有哥們開閘撒尿...

日本人疑惑:中國人怎麼不來旅遊了?

日本人疑惑:中國人怎麼不來旅遊了?

日本旅遊簽證,只渡有「錢」人? 春節假期將至,你在計劃出境遊了嗎? 隨著我國有序開放國門,出境遊被不少人列入假期日程。根據某旅遊網站的機票搜...

加拿大為什麼有六種性別 ?

加拿大為什麼有六種性別 ?

文/劉燕薇 圖文:審稿-孫綠、製作-琪琪 蘇西 封面圖:©Awana JF / Shutterstock 2015年,加拿大安大略省政府通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