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A5法案:華人上大學的權利要被搶走了?

聽說ACA5法案6月17日在州參議院通過的訊息之後,我的第一反應是:糟糕,這下要給我兒子改個西班牙姓,叫迪亞斯了。

當然,改名只是個玩笑,但對於如今生活在美國加州的100多萬華裔美國人來說,法案的通過,絕對是一件讓人笑不出來的事情。因為,一旦法案在11月的公投中也順利通過的話,那麼從此以後,華人在美國的求學之路,肯定又要多上一重阻礙了。

ACA5法案通過流程

6月10日,加州市眾議院以58:9的極高支持率通過了ACA5法案;

6月17日,加州參議院勞工委員會就此召開公開聽證會,最終以4:1的結果通過;

6月22日,加州大學系統表示全票通過支持ACA5法案。

11月,該提案將被放在選票上供加州選民公投,屆時將得知是否會最終通過。

現在,我身邊的亞裔依然在積極籌款,爭取阻止ACA5最終落定,希望能在11月前做出一定影響。

01

什麼是ACA5?

要想說清楚華人們面臨的煩惱,首先需要簡單介紹一下,ACA5是個什麼東西。

所謂ACA5,是指加州眾議院第5號憲法修正案。它由加州非裔議員雪莉·韋伯等人在2019年1月18日提出,旨在全面廢除現存的209號法案。

而209號法案呢,是加州州憲法的一個修正案,於1996年得到批准。此法案禁止州政府機構(包括公立大學)在僱傭公務員、簽訂公共服務合同和公共教育中考慮種族、性別和族群因素。

簡單點兒說,209法案要求政府機構和公立大學招人,不看膚色不看性別,只看能力,誰行誰上。

在很多人眼裡,209號法案完全沒毛病,它提出「要給所有人公平競爭的機會」,價值觀的核心就在於「擇優錄取」

而如今想要將它取而代之的ACA5,宣揚的價值觀也恰恰是「公平」二字。只不過,ACA5所要爭取的「公平」,首先建立在「優待」的基礎上,聲稱要對「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的給予優待。

在ACA5支持者的眼中,如果某個「少數族裔」沒有工作,或者考不上大學,那不是這個族裔不行,而是「社會沒有給夠機會」,所以為了實現公平,政府就要優待弱勢群體,降低招錄門檻,給弱勢群體更多名額。

從官方發出的ACA 5法案文件中我們看出,那些支持者的主要論點,有以下幾條:

1️⃣ 209修正案在一定程度上違反了美國之前頒佈的「關於為少數族裔及女性提供公平工作機會的條案」;

2️⃣ 在209提案後,加州的公共教育及社會工作崗位上女性和少數族裔的多元化明顯減少。而研究表明,多元化的勞動力會使員工生產力和專注力明顯提高,對經濟發展也更有利。

3️⃣ 209已經不適用於加州如今的社會構造。

一舊一新兩條法案,卻天差地別

一舊一新兩條法案,卻天差地別:

209追求的是「機會公平」——大家都在同樣的起跑線上比拼;

而ACA5追求的是「結果公平」——甭管行不行,大家統統有飯吃。

02

ACA5或將「腰斬」加州華裔入學機會

看到這裡,可能不少人會說了:ACA5不是要優待「少數族裔」嗎?美國華人就是少數族裔,是被優待的對象,你們應該支持這條法案才對。

很遺憾,現實並不是這樣的。

前些日子,「弗洛伊德事件」引發了美國人的大規模抗議,我的一位華人朋友媽媽就被自己的白人鄰居叫著,一起去遊行示威。

朋友說:「我不去,不想湊這個熱鬧。再說了,本人就是少數族裔一枚,我反對少數族裔的過激行為,總沒有『政治不正確』的擔憂吧?」

沒想到白人鄰居卻一本正經地說:「你算什麼少數族裔啊?你和我們白人一樣,屬於『特權族裔』!

原來,在不少美國人心目中,亞裔因為受教育程度較高,收入水平遠超西裔和非洲裔,所以是妥妥的「特權一族」

圖源美國勞工統計局統計的各種族大學入學比例

△圖源美國勞工統計局統計的各種族大學入學比例

這種想法當然讓很多華人心裡很不舒服——你們明明就是在把「成就」和「特權」混為一談!

100多年前,華人礦工和鐵路工人在美國是什麼收入,什麼地位?!我們如今良好的教育水平和經濟狀況,那是幾代中國人重視教育,努力工作,苦苦奮鬥而來的,和「特權」沒有半毛錢關係!

遺憾的是,華裔怎麼想,和其他族裔怎麼想,也沒有半毛錢關係。

所以ACA5法案,對華裔這個特殊的少數族裔,不僅沒有實質上的照顧,恐怕還會帶來巨大的傷害。

為什麼這樣講呢?

隨便分析一下法案的具體內容就知道了——

ACA5規定,州政府機構(包括公立大學)在僱傭公務員、簽訂公共服務合同和公共教育中,需要照顧少數族裔和弱勢群體的因素。

說實話,在參與政府工作這一塊,華人向來並不是十分在意的,大部分華人眼中的理想工作,在美國都是門檻和收入「雙高」的工作,比如律師醫生工程師投行精英企業家。所以美國政府招公務員的時候,無論是歧視還是照顧亞裔,對華人的衝擊並不會很大。

然而法案影響一旦涉及教育,華人的態度立刻就變得截然不同。華人擁有上千年重視教育的傳統,大多數華人也都把接受「良好的教育」作為實現階級躍升的寶貴機會。

ACA5法案,正是在「教育」這一點上,狠狠戳中了在美華人的痛處——

美國加州擁有世界上最具影響力的公立大學系統(UC系),被譽為「公立高等教育的典範」,旗下大學在各項學術指標和排名中均名列前茅。在US NEWS最新發布的世界大學排名榜中,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排名第四,另外四所分校也進入了榜單的前 20名。

毫不誇張地說,許多華人選擇居住在加州,除了喜歡這裡宜人的氣候、多元的文化和更多的工作機會之外,考慮更多的還是加州優質的大學教育。

想當年,209號法案通過之後,成績優秀的亞裔在加州系大學中的比例持續上升。

圖中黃線是209修正案發佈前後的分界線

△圖中黃線是209修正案發佈前後的分界線

2008年,亞裔美國人成為了加州大學17萬本科生中佔比最大的族裔群體。在UC洛杉磯分校,亞裔比例達到了40%;在柏克萊分校,亞裔比例高達43%;另外,亞裔在聖地亞哥分校和爾灣分校的佔比也分別達到了50%和54%。

但其實,亞裔人口當時在加州和全美的佔比僅為12%和4%。

(資料來源:http://www.nbcnews.com/id/30393117/ns/us_news-life/t/asian-americans-blast-uc-admissions-policy/#.Xu80di-ZPfY)

今後,ACA5一旦通過,可以預見的未來是:加州公立大學根據學生膚色進行「種族配比」,即將成為一件「有法可依」的事情。

這也是很多華人所擔心的,「亞裔在加州大學佔比將被腰斬再腰斬(從40%到13%)」說法的來源。

03

亞裔想進公立大學,難度也越來越大了

悲催的是,其實大家對ACA5的影響實在是「想多了」。

因為,對亞裔入學的重重設限,早在很多年前就開始了。如今即使是加州公立大學,也早已不是亞裔孩子的樂園。

仍然用資料說話——2018年,隨著亞裔人口在加州人口占比上升到近13%,以及亞裔整體教育水平的提升,亞裔學生在UC洛杉磯分校的佔比卻反而下降到了29%(2008年為40%),在爾灣分校下降到36%(08年為54%)。

從下圖還可以看出,根據學生的GPA,MCAT(醫學院入學考試)分類,非裔在美國醫學院的錄取率是最高的,而亞裔是最低的。也就是說,有著同樣的成績,非裔會比亞裔更容易錄取。

你若說錄取沒有「調整」,估計鬼都不會相信

你若說錄取沒有「調整」,估計鬼都不會相信。

(資料來源:

https://www.insidehighered.com/admissions/article/2018/11/19/new-lawsuit-suggests-u-california-has-been-considering-race-admissions)

我有好幾位在舊金山灣區生活多年的華人朋友,他們都說過類似這樣的話:「我申請大學的時候,成績也沒多麼冒尖,活動也沒多麼出色,就進了藤校。現在兒子比我出色多了,卻連進個加州大學都戰戰兢兢。」

研究報告顯示,以滿分為2400分的美國學業評估測驗作為參考,想被哈佛錄取,亞裔學生平均得分需高於白人學生140分,比西語裔學生高出270分,高於非洲裔學生450分。其他知名大學也有類似的情況存在。

好吧,少數族裔需要得到照顧,那麼藤校名額多讓些給你們。可如今連公立大學的退路也不給亞裔留,真的有點讓人心寒了。

04

「極端」平權真的好嗎?

「平權」本沒有錯,它的意思是機會平等,所以任何歧視和優待都不是平權。如今的美國社會正在以平權之名,行種族優待之實,這早已違背了平權的初衷,有矯枉過正的嫌疑。

說實話,作為「時常不被當作少數族裔」的少數族裔的一員,我對一切弱勢群體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懷有深切的同情。

所以,我支持政府加大對少數族裔的教育投入,支持政府改善少數族裔的居住環境,支持「反對一切包含種族歧視的言論和行為」……

然而如今,眼看著美國把平權硬生生搞成了變相的「種族優待」,我又忍不住擔憂——即便不從有利於亞裔入學的角度去考慮問題,如此「極端」的平權,對弱勢群體乃至整個美國社會,真的就有好處嗎?

仍舊舉幾個例子來說明好了——

現存的209法案,曾使加州成為全美第一個禁止公立大學在錄取時參考種族因素的州。自209法案通過以來,加州大學的畢業率顯著升高,特別是少數族裔的畢業率,升高得更加明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非裔畢業率提高了6.5%,聖地亞哥分校的畢業率則增加了足足一倍!

任何一個種族,只有在感受到競爭壓力的時候,才能釋放出自己的最大的潛能啊。

而如今呢?我們只看到一些少數族裔的學生,不好好學習,卻整天忙著在向學校要求優待和特權。

戈登·克萊因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的會計學教授。前段時間,他接到學生的一封郵件,內容大概是:我們現在正在抗議遊行,沒空好好準備考試,所以請給所有黑人學生的期末考試加分……

教授當即表示了拒絕,他的理由也很正當——

教授當即表示了拒絕,他的理由也很正當——

「現在都上網課,我無法分辨誰是黑人;混血的同學怎麼辦?是直接給特殊待遇,還是給一半?如果存在特殊待遇,怎樣才能給出一個不傷害任何人的解決方案?」

結果呢,教授先被扣上了「種族歧視」的帽子,接著又被校方停職

即使不為教授的遭遇叫屈,你覺得這幫年紀輕輕就忙著造老師反的熊孩子,帶著這樣的態度去搞學術,究竟能學到什麼真材實料呢?

我的朋友曾經給我講過一件真事兒:某「平權」州政府招標一個工程,要求中標公司的團隊中「族裔組成」必須政治正確,具體到項目,就是需要團隊裡必須有若干黑人。

這可愁壞了中標公司,因為這項工程對從業人員的數學素養要求很高,而幹實業也不是拍攝好萊塢大片

於是公司足足把工程拖了三個多月,又把薪金的標準提了又提,卻還是一直沒有找到符合要求的人。最後,他們只好隨便找了位黑人充門面,真正的工作仍然由其他族裔的人完成……不光增加了公司的成本,還耽誤了工期。

公司負責人抱怨說:「美國的平權法案已經摺騰了將近60年,為什麼高薪找個數學好的黑人,卻還是那麼難?」

經典的案例是:「族裔組成」讓《加勒比海盜》中的美人魚都要膚色齊全

△經典的案例是:「族裔組成」讓《加勒比海盜》中的美人魚都要膚色齊全

尊重一個族裔最好的方法,和尊重一個人的最好方法,其實是一樣的,那就是——

不要把他當作心智不全,需要施捨的乞丐,不停地給他們投餵大餅;

而是要把他當作一個體面的、有競爭力的正常人,給他參與公平競爭的機會。

如果你覺得非裔美國人從來就沒有得到過公平的起跑線,那麼最應該做的,其實是大力扶植非裔美國人社區,在那裡開辦高質量的小學、初中和高中,讓他們真正具備進入大學所需要的學術素養。

而不是降低大學的入學門檻,甚至隨便放水讓非裔美國人畢業,或者讓他們在一個不勝任的崗位上充數……這樣做無論是對弱勢群體,還是對整個社會,都是一件不負責任的事情。

難怪我們州的華人會紛紛致電議員抗議:「如果你承認人種有生理學上的差異,那麼黑人在競技體育方面,以及音樂方面都有很好的天分,而我們亞裔在這方面就差很多。

那麼按照你們的邏輯,以後在奧運會比賽的時候,是不是對亞裔也要放寬標準?比如100米跑,我們亞裔先跑30米?或者亞裔考音樂學院,可以比非裔降低500分?那樣才符合美國精神啊。」

把議員說得啞口無言。

05

最大的獲益者反而可能是「強勢」的白人群體

其實,ACA5一旦通過,其最大的受益人,也並不是最弱勢的黑人群體。儘管提出法案的人是非裔議員,提出的口號也是「為弱勢群體爭取權益」,但搞笑的是,如果真按種族比例配比,得益最大的群體,反而會是屬於「強勢族裔」的白人。

為什麼呢?

我們仍以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為例。2018年,該校學生中,亞裔佔比29%,白人佔比27%,西班牙裔佔比22%,黑人佔比3%。

圖為加州的人口種族配比

△圖為加州的人口種族配比

如果ACA5開始實施,那麼按照加州人口種族分佈進行「配比錄取」的話,那麼該校學生亞裔佔比將大幅下降為14.7%,白人和西班牙裔佔比將大幅上升為36.6%和39%,而最弱勢的黑人群體,錄取比例僅小幅上升為5.8%。

換句話說,ACA5打著保護非裔弱勢群體的幌子,犧牲了亞裔的機會,最終受益最大的,卻是強勢群體中的白人,和不那麼弱勢的西班牙裔。

(資料來源: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mographics_of_California)

06

作為華人,我們還能怎麼做?

1776年,托馬斯·傑斐遜在美國獨立戰爭開始時,就寫下了「人人平等」的宣言。1963年,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在《我有一個夢想》的演講中說:「我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孩子將在一個不是以他們的膚色,而是以他們的品格優劣來評價他們的國度裡生活。」

所以,如果馬丁.路德金看到今天的景象,他會覺得自己的夢想實現了嗎?而作為在美華人,如今我們又能做些什麼呢?

多參政,多吶喊,像黑人一樣不遺餘力地為本族裔爭取福利;心態放平穩,教育我們的孩子,不要過度糾結一時得失,學習是需要終身努力的事情

另闢蹊徑。畢竟還有從社區大學轉去公立大學這條路可以走。我兒子的一位老師,她女兒有學習障礙,申請大學的時候只能去了社區大學,好在在社區大學繼續努力學習,成為了成績排名前10%的優秀學生,最後轉去了加州公立大學排名非常靠前的分校。

最後提一句,ACA5法案對留學生沒有影響,海外留學生不受種族配比的限制。

不過,無論是國內還是海外的華人,我們都必須記住:在這個多元的世界上,作為同一個族裔,我們的命運永遠是一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