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怪異》劇情、劇評:別再拍了,韓國人收手吧

自從《屍速列車》大火之後,韓國每年都要搗鼓幾部喪屍題材的影視作品出來。

過去我們常調侃橫店一年消滅幾千萬鬼子,看韓國這幾年的陣仗,估摸殺死的喪屍攤開來能繞地球一圈。

前幾天又播出一部喪屍題材新劇《怪異》,很多人上來就先扣個帽子,「《屍速列車》導演新作」。

不得不說存有誤人之嫌,延尚昊(《釜山行》導演)只不過參與了《怪異》的劇本創作,就把整個作品歸到他頭上,對《怪異》的正牌導演顯然有些不公。

倒不是我道德標兵的癮犯了為張健宰(《怪異》導演)鳴不平,全然是怕不明所以的觀眾衝著《釜山行》的噱頭去了,結果花費了三個小時看完後發現這什麼玩意也來碰瓷《釜山行》心裡窩火大感生命被浪費。

小學生都明白的道理,浪費別人的時間等於謀財害命。

言歸正傳,我這樣表達自然是因為《怪異》不行。

雖然《釜山行》本就有過譽之嫌,其續作更是直接拉跨,但《怪異》這部喪屍劇要碰瓷《釜山行》,仍顯得差距比較明顯。

一共六集,每集掐頭去尾正片大概三十分鐘的時長,加起來三個小時的戲份,廢戲極多,完全可以精剪到一部爆米花電影的體量,如此一來,觀感或許會好上不少,可惜換不得。

劇集一開始還蠻有意思,郡守(相當於我們的市長)不顧佛教徒的勸阻,要把傳說中被惡鬼附身的「鬼佛」從地裡挖出來展覽,拉動地方旅遊經濟。

有意思的地方在戲外,如果以現實生活的角度去看郡守的做法無可厚非甚至要大加稱讚,高舉崇尚科學、反對迷信的大旗。

可放在劇中的「奇幻世界」,郡守的做法就有些顯得「作死」。問題來了,怪力亂神不出現的時候,沒人敢判定郡守就是在作死。

所以追劇過程中,作為局外人的我們看著劇中發生的一切,不免會產生一種在兩派觀念間來回跳躍的別樣觀影快感。

出土的是顆佛頭,佛頭的眼睛被一塊布蒙著,其上如鬼畫符般不知寫的什麼文字。郡守是個爽利人,當下就讓手下把布揭了去。

隨著鬼佛眼睛的露出,大戲正式拉開帷幕

隨著鬼佛眼睛的露出,大戲正式拉開帷幕。

接下來就是《怪異》的核心設定了:

所有看到鬼佛眼睛的人,都會出現幻覺,看到自己內心的地獄,出現幻覺。

客觀來說,這是挺有空間做文章的一個設定,當人們直面內心最害怕的東西時,是會一蹶不振,還是會戰勝自己?

好好打磨下劇本和細節,起碼能拍出一部蠻不錯的奇幻電影。

但要命的是,我實在不懂韓國人為什麼要把這樣一個充滿著辯證色彩的設定,硬與「喪屍」這個最直給的類型元素扯到一起。

按照這個設定,它的很多劇情都是不成立的,最無法說服觀眾的,就是為什麼看到心魔,人就會變得「暴虐嗜血」?

舉幾個劇中例子。

第一個喪屍化的角色,是把路人看成了一直纏著自己和母親要錢的父親,然後整個人就崩潰了,抄起拳頭就往「父親」頭上砸去。

還有一個角色,喪屍化的瞬間說出的臺詞是「你這個該死的混賬,什麼時候要還我錢?」接著轉頭就殺死了欠他錢的友人。

看見內心的地獄,包括看見「吸血鬼」父親、看見欠債者,這都是鬼佛搞的鬼。

設定就是鬼佛讓你看到這些,也僅此而已.

可憑什麼後面就成了「殺人」,鬼佛的作用是「看」而非「做」。

以及那個拿著汽油桶點燃空調外機的阿婆,阿婆是看到什麼了?能讓她一臉獰笑地去搞破壞?

細究之下,《怪異》中「喪屍」的行為邏輯,其實更像是前段時間那部在豆瓣沒有條目的台灣恐怖電影。

但就核心邏輯而言,《怪異》遠沒有那部電影給得合理。

人類被未知的病毒,搞得卸下了作為人的面具,丟棄所有禮義廉恥,釋放所有心中的禽獸之惡念。

如果換成那樣的設定,整部《怪異》的邏輯才會順暢起來。

核心設定的崩壞,僅僅只是《怪異》的不足之一,畢竟設定這種東西,大不了觀眾可以自己去想象。

諸多細節處不可調和的漏洞,才是劇集真正影響觀感的地方。

比如劇中有個好勇鬥狠的年輕混混,看到發生暴亂,他一臉興奮地衝到樓下果斷加入打「喪屍」的戰鬥,期間更是不止一次提出,讓他衝出去把這些「喪屍」殺光。

原本我還為有這麼個角色而頗為驚豔。我絕對相信現實生活中一定存在一批好戰分子期待「喪屍潮」的出現,好讓他們渾身的暴虐分子得到發洩。

這個年輕混混顯然就是這樣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好戰分子。

可讓人無法信服的是,為什麼包括郡守在內,整間房子的數十個人,在他手無寸鐵肆意打殺正常人、發號施令的時候都無動於衷聽之任之,並表現出一副極怕他的樣子。

怕的是什麼?

無法理解。

又比如具教煥扮演的男主帶著女派出所所長火急火燎,衝破軍隊的防線去營救眾人,沒有原因地中途突然下車。

接著被成群烏鴉圍攻,第一時間想到的不是趕快回到車上溜之大吉,而是冒著被圍攻的風險跑到遠處不知道是否鎖著的民屋。

詭異的是,等烏鴉群穩定後,他們想到的辦法又是趕快回到車上離開這裡。

那你為什麼要下車,又為什麼要跑過來呢?

更別提男主叮囑了女所長絕對不能下車,女所長不止下了一次還下了兩次車;男主又告訴她到了後千萬不要看鬼佛的眼睛,結果一到地方女所長就和鬼佛來了個對視。

起碼其他的影視作品,這類降智角色的出現是為了推動劇情。

可在《怪異》裡,你完全無法理解女所長的行為除了湊時長還有什麼其他作用。

這都還不算什麼,全劇最大的bug,莫過於主角光環的問題。

申賢彬扮演的李銖真是男主的妻子,她早已中招,男主衝進這裡就是為了救妻子。

經過研究,他發現只要把鬼佛的眼睛蒙起來,就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第一次用溼紙站在鬼佛眼睛上之後,所有人恢復正常,可惜沒粘牢,紙掉下的瞬間所有人又再度陷入瘋狂,包括期間不小心看到鬼佛眼睛的男主在內。

可詭異的是,女主卻沒有再度「喪屍化」,她憑什麼?我原以為之後劇集會作出解釋,可並沒有。

比這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當她來到玻璃櫥窗,打碎玻璃拿出那塊鬼佛原裝遮眼布的時候,我原以為她比他老公聰明,知道用原裝貨蒙起來效果好。

結果她竟然是從那塊大布上撕下一塊小布蒙在了自己眼睛上,凹了個造型後來到鬼佛跟前,繼續用剛才掉下來的溼紙去粘鬼佛的眼睛······

我從小講文明懂禮貌很少說髒話,但那一刻我真的沒有忍住爆了粗口。

在那時我才明白,原來「怪異」指的不是那些魑魅魍魎,而是這些頭腦異於常人的怪人。

別以為這就完了,因為鬼佛的能量此刻已經到了哪怕遮住眼睛也沒法阻止的情況。

猜猜最後怎麼破解的?

場館的豆腐渣工程,綁鬼佛的繩索斷裂,鬼佛掉下來只聽「pia zha」一聲砸到地板上,由於太重砸穿了地板,摔倒地下不知道幾層摔的稀巴爛。

眾人迎來和平,我把「牛(sha)逼」喊到破音。

就這麼一部劇,看結尾的戲份,竟然還在為2做鋪墊。

必須要說,這回哪怕村頭廁所沒紙,我也不希望再看到《怪異2》了。

相關文章

《屍速列車2》(Train To Busan)影評

《屍速列車2》(Train To Busan)影評

如果說2019年最熱的韓國電影是《寄生上流》,那麼,2020年討論度最高的影片,就一定是《屍速列車2》了吧。 四年前,延尚昊導演的喪屍動作片...

這一次,台灣電影集體霸屏【台北票房】

這一次,台灣電影集體霸屏【台北票房】

【台北票房】單元終於迴歸,因為台灣電影市場看樣子是真的復甦了。 不僅是市場復甦,而且臺片相互之間攜手推廣產生了不錯的聚合效應,最近這幾周,臺...

台灣電影院創造老片重映的票房奇蹟

台灣電影院創造老片重映的票房奇蹟

這兩天,因為台灣的疫情變得相對可控,台灣影視藝文圈顯得相當活絡。 今年台灣第一個大型電影活動——臺北電影節於今日開幕,17天,142部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