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冰,知名樂隊成員宣佈退出!

一早醒來,就看到了這樣一條熱搜詞條。

「夏冰退出霓虹花園」。

關注樂隊圈的,對「霓虹花園」「夏冰」應該都很熟悉了。

他們是網路呼聲非常高的一支95後搖滾樂隊。

當然,也有網友調侃說,

當然,也有網友調侃說,「起猛了,以為夏穎退出馬賽克了」。

這一方面說明霓虹花園還有持續努力走向更大舞臺的必要,另一方面也說明隨著樂隊文化的興起,樂隊分分合合的事時常牽動樂迷們的心。

這一次,對於喜歡霓虹花園的樂迷來說,真的遺憾了。

霓虹花園是一支來自山城重慶的搖滾樂隊,由主唱/貝斯手譚聰翀、吉他手夏冰、吉他手萬佳豪和鼓手趙陽組成。

一群熱血有勁的重慶毛頭小子,全員95後,因為夢想走到了一起。作為一支獨立搖滾樂隊,他們的舞臺風格青春熱辣、少年感極強。在《樂夏2》中,一度被評為最吸粉樂隊。

從一支「小破樂隊」走到臺前,3年舉辦了100多場巡演,主唱譚聰翀曾在一檔綜藝中講述過這段艱辛的歷程。

13歲那年,譚聰翀遭遇了校園暴力。

苦悶的生活裡,音樂成了譚聰翀唯一的慰藉。

初中畢業,譚聰翀進入職高,畢業被分到工廠。往後人生和流水線一樣,似乎已經註定。

也是在那個時候,譚聰翀接觸了搖滾,不僅改變了他的音樂審美也改變了他的人生方向。

他一天只睡4個小時,白天擰螺絲、送快遞,晚上去酒吧街頭賣唱。

後來,他和幾個好朋友成立霓虹花園樂隊,擔任貝斯和主唱。

最開始演出,常有人朝他們喊:「下去吧」。

17年9月,譚聰翀玩機車摔斷了右腳。為了不錯過音樂節,硬是單腳跳上臺。

一頭綠色長髮,一條小短褲,一隻腳蹦躂了40分鐘,甚至比之前的表演更投入。

因為這件事,霓虹花園開始小有名氣。

因為這件事,霓虹花園開始小有名氣

2019年霓虹花園正式成立,並陸續發行《但我愛你》《無人的海邊》《再見威爾遜》等多首單曲。

再通過《樂夏》等綜藝,以及一場場竭盡全力的演出,終於在樂隊圈有了姓名。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吉他手夏冰卻離開了團隊。

對於夏冰的離開,自然有無限的遺憾,作為樂隊的主創成員之一,夏冰也是曾投入很多的用心。

就連樂隊的名字也是夏冰起的。

就連樂隊的名字也是夏冰起的

「樂隊的名字是我起的。為了取名,當時記下了很多看起來很漂亮、中英文發音都好聽的詞。」「但我一直想要名字裡帶一些中性化的色彩,所以我選了有蒸汽波質感的霓虹。剛好我非常喜歡聲音花園樂隊(美國老牌搖滾樂隊),所以就把花園也用在了我們樂隊的名字中。」

在這次正式官宣離開前,粉絲們就已經嗅到了一絲怪異的氣息。

9月8日,在瀋陽場的巡演上,夏冰因個人過激舉止而導致演出臨時中斷。

而這次行為的出現,夏冰也表示是「長久以來的個人思想決策和觀念差異及不可論屏障導致的激情性發怒」。

對於這次退團,夏冰也發表了一份長長的自白書。

左右滑動查看全文內容
左右滑動查看全文內容

左右滑動查看全文內容

總結一下,大概就是曾經大家一起為了夢想和理想而奮鬥,但當樂隊小火後,大家對音樂的追求和理念開始有分歧,於是作為樂隊吉他手的夏冰開始對這一切感到無力進而變得憤慨。最後,宣佈自己退團。

其實,這一切不難理解,也是很多樂隊在走紅後都遇到過類似問題。

比如說讓人意難平的刺蝟樂隊鼓手石璐的退團。

2005年,刺蝟樂隊成立

2005年,刺蝟樂隊成立。

吉他/主唱子健 、鼓手石璐,貝斯博宣,不過朱博宣在2009年退出,何一帆後來加入。

一直到2019年,刺蝟樂隊帶著一曲《火車駛向雲外,夢安魂於九霄》,在《樂夏》的舞臺一夜爆火。

14年間,刺蝟的追夢之路真的是不容易,特別是經濟方面的拮据。

為了養活自己,為了追求音樂夢想,樂隊成員幾乎都是身兼數職。

子健是一名程式設計師,何一帆是一名軟體測試工程師。為了巡演和演出,子健還需要隨時辭職換工作。

最後,他們終於一炮而紅,可是迎來的卻是石璐退團的訊息。

石璐的離開,也早有伏筆。

那時候石璐的男友,微博名叫「飼養員」,曾直接在微博點名趙子健,將樂隊矛盾甚至家庭矛盾直接呈現在公眾面前。

子健也做出過回應,表示飼養員應該是想要通過石璐來干涉樂隊的自由,從演出到賺錢。

最終,隨著石璐的離開,那個讓人熱淚盈眶的樂隊,也似乎悄然間變了味。

還有憑藉著有趣的靈魂一夜爆火的五條人。

仁科和茂濤作為代表登上了《樂夏2》的舞臺,兩人的風趣幽默,讓那個夏天全民都在「撈五條人」。

仁科、茂濤火了,但卻遺忘了不愛說話的貝斯手牛河、鼓手長江。

原本《樂夏》後的五條人應該進入收穫的季節,但是等來的是牛河宣佈退出的訊息。

同樣還有《樂夏2》中HOT5之一的大波浪樂隊,也在節目播出兩年後出現了不可調和的分歧。

2022年8月的某一天,大波浪樂隊官博發文:「一切回到起點」。

主唱李劍也轉發了該微博,他說:「這兩年的時間一切都變了,也許下一步是新的開始,也許是結束,他要破釜沉舟。」

之後更有樂隊成員邢星離隊的訊息。

李劍也曾表示過,他不想一直活在地下,他渴望更多人了解他的音樂。但是在地上就很難避免被商業化,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樂隊和商業有矛盾,成員內部也有矛盾

樂隊和商業有矛盾,成員內部也有矛盾。

鼓手李赫希望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的基礎上做音樂,邢星希望一直活在地下。

最後各類矛盾不斷積累,成員的出走也就在所難免。

還有老牌樂隊黑豹主唱張淇的離開,當時也是引發了很大爭議。

張淇在黑豹待了整整10年,10年的蟄伏期,張淇並沒有真正意義上帶著黑豹開啟一個新的篇章。

反而是在《披荊斬棘的哥哥》的舞臺上,靠著偶像面容和老炮嗓音,一夜飛昇。

但是,沒想到的是,張淇剛紅就宣佈退出了黑豹樂隊。

大家都在紛紛揣測,是利益糾紛?理念衝突?樂隊與商業化運作間的矛盾?

這些案例,一次又一次驗證了那句話,大多數演藝團體最終都逃不過解散的命運。

不過,總還是有那麼一些特別。

比如說五月天。

比如說五月天

很多團體都逃不過利益分配不均問題。但五月天賺到錢是真的會平分。

阿信也說,「我們賺到錢,除去工作人員的酬勞之後,會平均分6份,每人一份,剩下一份用來買樂器和錄音。」

在他們心中,五個人缺一不可,阿信說沒有其他四個人就沒有五月天,也就沒有他現在的一切,更沒有實現夢想的基石。

冠佑的鼓,瑪莎的貝斯,怪獸、石頭的吉他,加上阿信的詞曲,這才是最完整的五月天。

因為他們每個人都無比在乎這個團隊,才不會在前進的道路迷失,才會有陪伴了大家26年的五月天!

當然,這一切說來容易,做到卻很難。

這對樂隊來說是修行,是磨練。

也真心希望喜歡的那些樂隊們能找到一個平衡點,可以既保持初心又不至於在奔向烏托邦的路上餓肚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