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 Happiness(毒樓)劇情、劇評:女神迴歸,幸福了?

小旅館裡。209號房間,時不時傳出哐哐地撞門聲。

房客投訴,值班小哥上門查看情況,委婉警告。

門內人像挑釁似的,更大力地撞擊。

值班小哥掏出鑰匙,打開房門,打算跟房客掰扯掰扯。

房門打開的一瞬,忽然伸出一隻手,將他猛地扯進屋內。

接著,門內傳出撕咬生肉的黏膩聲響……

接著,門內傳出撕咬生肉的黏膩聲響……

以上情景,來自近日又一部衝上榜單的喪屍題材新韓劇——
毒樓

Happiness

幸福

導演安吉鎬,拍出過高達9.3分的經典劇集《秘密森林》;

韓國顏值天花板之一,韓孝周歐尼,睽違電視圈五年,此次在劇中飾演特警尹新春,美貌更加能打。

該劇講述新冠疫情結束後,新型傳染病又席捲而來的故事。

旅館值班小哥失蹤不久後,隔壁房客報案,警方趕到。

男主鄭以賢(樸炯植 飾)是負責這起案件的警官。

現場佈滿血跡

現場佈滿血跡。

死者身上蓋著衣服,頸部的傷口,像是被用鈍刀劃開的。

鄭以賢四處查看,蒐集證據。

沒想到,這一搜,直接把兇手搜出來了。

沒想到,這一搜,直接把兇手搜出來了
兇手,殺完人卻害怕屍體,給死者蓋上衣服;

兇手,殺完人卻害怕屍體,給死者蓋上衣服;

渾身是血又跑不掉,乾脆躲到了床下面。

被警察發現時精神恍惚,被問及殺人過程,他支支吾吾說記不清了,問他凶器在哪兒,他似乎也沒想隱藏,說了句:「當時突然間就有點口渴了。」

說到口渴時,還不住拿毛巾擦拭牙齒。

鄭以賢一愣,掰開他的嘴,看見滿口血漿……

鄭以賢一愣,掰開他的嘴,看見滿口血漿……

對方向他交代,自己嗑了一種據說百分百合法的藥品,是從特警隊培訓生李宗泰那裡購入的。

特警隊,鄭以賢熟。

學生時代的救命恩人尹新春(韓孝周 飾),剛巧就在特警隊供職。

他立刻一通電話打過去,邀對方協助抓人。

他立刻一通電話打過去,邀對方協助抓人

而這通電話對尹新春來說也來的及時——新城區剛建成的高級公寓,在警隊有三個分房名額

入住條件:

養家或新婚的剛需、辦公評分和抓捕業績,缺一不可。

對於主要負責反恐工作的韓國特警來說,以往想完成抓捕業績並不容易,特警隊內部出現藥販,這不機會就來了。

於是,新春與以賢達成合作意象,也為兩人再續前緣創造了條件。

幹勁十足的新春,飯剛扒拉兩口,便跑去質問李宗泰販賣藥品的事。

沒成想,竟然目睹對方正和另一同僚在光天化日下做著不可描述的事情。

新春剛要上前制止,

新春剛要上前制止,卻見李宗泰突然暴起,齜牙咧嘴,眼眶眥裂,瞳孔變白。

姿勢怪異扭曲,如猛獸般朝新春撲來

姿勢怪異扭曲,如猛獸般朝新春撲來。

新春的反應速度也不含糊,對準左腳,扣動扳機,右胯再補一槍。

然而對方卻好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更凶猛地朝前撲。

一番激烈的打鬥後,新春勉強將李宗泰制服,

一番激烈的打鬥後,新春勉強將李宗泰制服,卻因在過程中不慎被對方抓傷,被重大危機應對警察署的韓太碩中校一起帶走隔離,接受傳染病調查。

隔離的地方,不是醫院,而是一座廢棄的大學宿舍,看似一派祥和。

傍晚,新春卻隱約聽見四周傳來恐怖的嘶吼混著陣陣撞擊聲。

循聲來到窗邊,此時鏡頭後拉,煉獄般的全景緩緩展現在觀眾眼前。

除了新春,整棟宿舍的病人都喪失了心智,如同無數在籠中露出獠牙的困獸。

劇集至此,才向我們揭露出這場疫情似乎已經走向不可控的局面……

這些表現出喪屍行為的人,感染了一種叫做狂人病的病毒。

與狂犬病類似,通過撕咬和抓撓傳播。

而原發病人的共同點,則是都服用了前文中提到的那種藥品——Next

發病前,會感到極度口渴;

一旦發病,會失去意識,吸食人類新鮮血液;

不發病時,會恢復正常。

如此循環往復。

像所有傳染病一樣,有重症輕症之分。

低溫環境下,發病速度可以得到延緩。

但目前還未製造出有效抑制劑。

但目前還未製造出有效抑制劑

幸運的是,經過幾天的監測,新春似乎並未感染病毒。

她也是到目前為止,唯一一例遭遇喪屍襲擊的未感染者。

這是什麼主角光環嗎?

一個易被忽略的細節,女主提過,自己中學時曾生過一場大病,休學兩年。

這是否與狂人病抗體的產生有關呢?我們不妨期待一下。

與此同時,Next的來源與傳播鏈,也在鄭以賢與中校的調查中漸漸清晰……

由於倖免於狂人病的特殊體質,尹新春需要每兩週向軍方提供一次血液,用於研究。

作為條件,她要求中校提高自己的業績評分,以拿到分房指標。

房子,是貫穿劇集的重要線索之一。

少年時,尹新春家境拮据,居住在半地下室;父母關係緊張,整日爭吵。

對她來說,「happiness」無非是擁有一個潔淨明亮的、屬於自己的家。

若想拿到住房名額,除了工作業績,還需滿足新婚夫婦的條件。

看著迎面趕來解救她的鄭以賢,尹新春靈光一閃,這不就是現成的最佳結婚對象嗎?

高大帥氣,行動力強,又彼此知根知底。

於是,她當即向鄭以賢求婚。

一個敢求,一個敢應

一個敢求,一個敢應。

就這樣,二人搬進了前文中提到的高級公寓,開啟了同居生活。

然而在這棟看似溫馨的公寓樓裡,狂人病也在悄然蔓延。

自此,劇集也將故事場景由整座虛構的世陽市,微縮至一棟魚龍混雜的公寓大樓之中,為我們呈現出一幅疫情之下的眾生相——

父母關係不和,患有嚴重心臟病的小女孩;

在老婆眼皮底下金屋藏嬌,形跡可疑的皮膚科醫生;

自恃清高,圓滑冷漠又神經質的律師……

每個看似體面的家庭背後,似乎都湧動著暗流。

而隨著601戶家中不時傳出的撞擊聲,平靜的表象很快被打破……

作為一部喪屍劇,《毒樓》懸疑感很足,設定也很有新意。

以喪屍譬喻新冠疫情,既有社會意義,又多了幾分驚悚。

從藏在旅館床下的兇手,到神秘的藍色藥丸;

從廢棄宿舍,到冷凍貨車,再到如今的公寓大樓,從細節到場景都能精準抓住觀眾喜好,引發好奇。

節奏相對傳統喪屍片略顯緩慢,卻總能適時地迎來一個爆點。

始終懸念不斷,扣人心絃。

上線之初,也收穫了相當不錯的反響。

上線之初,也收穫了相當不錯的反響

然而更新到第三集,《毒樓》的風評急轉直下,豆瓣評分兩天之內從一開始的8.6分,跌到目前的7.7。

除了一些邏輯bug之外,主要原因在於,女主人設的崩塌。

比如,從冷凍貨櫃車裡解救好友的莽撞舉動。

尹新春的好友李勝榮,在解救被感染的培訓生時,也不幸被抓傷。

擔心自己死後,妻子與孩子無人照顧,他答應向無良記者披露隔離狂人病患者的獨家訊息,以謀取鉅額情報費。

於是,他深入重症區——一輛冷凍貨櫃車

於是,他深入重症區——一輛冷凍貨櫃車。

溫度4度的車廂中一片寂靜,燈光昏暗。

一排排貨架上,重症患者們被密密麻麻地攤放著,如砧板上的凍肉。

殘喘著等待死亡。

李勝榮的闖入,使得喪屍群甦醒,對他群起而攻

李勝榮的闖入,使得喪屍群甦醒,對他群起而攻。

這時軍方與尹新春同時趕到,反應卻截然不同。

為了及時止損,軍人們按照命令奮力抵住車門;

而尹新春則在片刻的猶豫後,衝進車廂救人。

而尹新春則在片刻的猶豫後,衝進車廂救人

一開始,「她救他,他救她」的這波操作,著實把鋪子看得滿頭問號。

但平復之後想想,也可以理解。

眼前,與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友被拖入喪屍群中,救還是不救?

在衝進去之前,尹新春強調了一句:「他剛剛還沒事。」

也就是說,現在還可以搶救一下;

若放任不管,就會像重症患者一般變成行屍走肉。

而站在軍方的立場上,他們的做法似乎也無可厚非。

說到底,劇集想要探討的,還是那個問題:

對大眾利益的成全,是否應該以犧牲小眾利益為代價?

跟隨著主角們的視角,我們也不禁思考

跟隨著主角們的視角,我們也不禁思考:

重症患者們有喪屍的症狀,但是本質上只是不幸染病的人

即使未研發出對症的解藥,他們就應當被如此對待嗎?

另一個最受詬病的,是新春將601感染病毒的太太放出去的情節。

這一舉動,確實敗好感

這一舉動,確實敗好感。

601的醫生,他的標籤是自私,卑鄙。

為了保命,將新春推進關著喪屍的房間;

為了逃命,又將家門大開,讓喪屍跑了出去。

行為始終自洽。

行為始終自洽

但正義感爆棚的女主角,怎麼能為了自己保命,而置群眾於危險而不顧?

討論她的人設是不是崩了,首先要清楚她是什麼樣的人。

我們回顧她的經歷,中學時,為了按時放學回家,推了鄭以賢一把;

工作後,會要求食堂員工多給自己一份主菜;

工作後,會要求食堂員工多給自己一份主菜;

工作後,會要求食堂員工多給自己一份主菜;

為了得到房子指標,先後答應配合男主調查案件,和中校談條件,與男主假結婚。

她似乎一直都是個目標明確,不按常理出牌,也不迴避追求個人利益的人。

特警的身份要求她大公無私,但成長的環境,也養成了她為自己考慮的習慣。

如今為了保命,暫時將禍水東引,也就可以理解了。

當得知自己是唯一一個倖免感染病毒的人時,

當得知自己是唯一一個倖免感染病毒的人時,新春下意識地脫口而出:「我可不是運氣那麼好的人。」

自己從來不是幸運的那一個。

所以,什麼都有代價,什麼都靠自己爭取。

從魷魚遊戲到《毒樓》

從《魷魚遊戲》到《毒樓》,我們不難發現,韓劇中開始出現一些有爭議性的主角。

他們不再擁有無可指摘的偉光正形象,有正義感,也有私心。

不夠討喜,倒也真實。

不夠討喜,倒也真實

當然,新春的衝動,她的不計後果,她的忽然降智,確實壞了不少事。

比如,感染病毒的同事忽然神志不清,很明顯是發病的前兆,她的臉卻越湊越近,下一秒瞬間被對方撲倒;

再比如,一次次實踐都證明了自己不是喪屍的對手,還愣是一個人衝進601與感染的太太對峙……

從這點來看,編劇確實是能力有限,令人下頭。

從這點來看,編劇確實是能力有限,令人下頭

但總體而言,《毒樓》出色的服化道、新穎的背景設定、引人入勝的節奏與相對豐富的核心,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這些不足,使得它成為一部可看性較高的新劇,每集片尾所設置的「鉤子」,更是讓不少觀眾有種「一邊罵主創一邊等更新」的感覺。

劇荒的朋友,也不妨入股看看。

相關文章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前不久,在熱搜看到這樣一個詞條—— 2007年的劇,2021年還能讓泰國主動翻拍? 抱著好奇的心打開了《放羊的星星》,結果沒想到…… 一口氣...

像不像?!櫻井翔驚喜現身《柯南》

像不像?!櫻井翔驚喜現身《柯南》

這年頭,越來越多的日本真人與動漫做聯動,比如日劇《Doctor-X》和《規虹色病歷簿》的主角都出現在《蠟筆小新》裡過。 上週末,NTV播出了...

聖誕快樂,坂本龍一先生!

聖誕快樂,坂本龍一先生!

12月18日,世足賽決賽夜,蜚聲世界的日本著名音樂家坂本龍一,在線上舉行了一場告別形式的音樂會。這之前一週,這場音樂會先行在世界其他地區上線...

快樂再出發2:評價9.4分還捱罵?

快樂再出發2:評價9.4分還捱罵?

7月,小窮綜《快樂再出發》播出,豆瓣最高飆到9.7分。 還沒播完就被千萬網友催更。 「第二季已經拍完了吧,第三季在招商了吧……」 這不,時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