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惡鬼》劇情、評價:終於又有一部能追的韓劇了!

炎炎夏日,我們最需要的是什麼?

空調,冰棒,西瓜,以及……

納涼劇!

畢竟,心靜自然涼,才是真的涼(bushi)。

於是最近就有好心人向我推薦了一部據說賣點為恐怖的韓劇。

不過,事實證明,兩集看完,本人可以說是一次都沒有被嚇到。

既然這麼不嚇人,為什麼我還是打算把這部劇推薦給大家?

畢竟,誰說衡量恐怖片的唯一標準,就一定要是「嚇人」呢。

我個人覺得,比起嚇人,「好看」才是更重要的。

今天要聊的就是這部金泰梨主演、金銀姬編劇的《惡鬼》。

惡鬼

惡鬼

兩集看下來,其實最大的感受還是,唉,終於、終於有韓劇可以追了,不容易。

惡鬼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自從《黑暗榮耀》之後,韓劇裡面好像一部能打的都沒有。中間也經歷過不少卡司看起來很強、讓人期待值拉滿的劇,最後卻都悄無聲息地撲掉了。

可能韓國人也跟我們的想法很類似,就是從三月至今一直都很劇荒。

所以《惡鬼》一開播,收視率就相當不錯,前兩集的收視率分別為9.9%、10%,榮登同檔劇收視榜首。

這部劇前期給人的感受就是沒有很明顯的短板,可以很舒服地追下去。演員也很OK,節奏也很舒適,懸念和期待點也是有的。

不必抱著「神作」的預期來看,也沒有到「吹爆」的程度。但很適合下飯、適合週末摸魚,也適合睡前和早晨觀看。總之,值得一追。

尤其,如果你是懸疑驚悚類愛好者的話,我們就更加推薦了。

當然,本劇的卡司也很不錯。女主金泰梨,男主吳正世,編劇則是《王國》《信號》的編劇金銀姬。

在經歷了《智異山》的滑鐵盧之後,金銀姬終於又回到了自己的創作舒適區。而懸疑驚悚題材,無疑算是她的拿手好戲。

金泰梨在劇中飾演的是一位十分落魄的女性,父親早逝,和母親相依為命。雖然是名校畢業生,卻只能整天靠打工維生,連房租都付不起。

屋漏偏逢連夜雨,連拼命賺來的血汗錢,都被電信詐騙犯給捲走了。

就在這時,母親卻告訴了她一個秘密:原來父親當年並沒有死,直到最近才自殺身亡,所以希望她們能去祭拜一下。

真相擺在眼前,或許令她最為震驚並不是謊言,而是父親的財富,是巨大的階級鴻溝。

當她和母親住在平房裡艱難維生、需要為了躲避房東追租而打游擊戰的時候,她的父親卻是一位事業有成的民俗學教授,還住在山頂豪華的平房裡。

既然如此,這麼多年的辛苦是為了什麼?

既然如此,這麼多年的辛苦是為了什麼?

神奇的是,從父親家裡回來了之後,她的人生的確開始變得「心想事成」了起來。

騙了她錢的電信詐騙犯自殺了。

住在豪宅裡的奶奶也死了

住在豪宅裡的奶奶也死了。

這樣一來,作為鉅額遺產的唯一繼承人,她似乎馬上可以走上人生巔峰。

但故事的另一面,卻也變得越來越「疑神疑鬼」。

警察將她列入嫌疑人名單,因為儘管死者都是自殺,卻都和她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案發現場還有大量她的指紋。

與父親生前聯繫密切的民俗學教授找上門來,神神叨叨地告訴她,「你被鬼附身了」。

她當然並不相信

她當然並不相信。

可是她的影子在地面上倒映出了可怕的形狀。

她在鏡子裡看到的人並非自己。

更有甚者,她的身體像夢遊一般,完全被另一個「惡念」所支配,會做出離魂般的可怕事情……

這就是《惡鬼》在前兩集裡鋪下的基礎設定。

首先,惡鬼不會殺人,但可以讓人自殺。

其次,惡鬼可以附在人的身上,滿足宿主的惡念。

一直以來,韓國的恐怖題材有一大特點,就是尤其很擅長於將恐怖元素與民俗相結合。

很多韓劇都會出現類似於「跳大神」的橋段、以及「巫女」之類的角色,包括在偏現實向的《黑暗榮耀》裡也有過。

而他們對於「鬼」的描述,很多時候並不是我們所理解的鬼魂,而更像是一種妖邪、或者詛咒。

例如在《惡鬼》裡,鬼的形態就是「自己」:當惡鬼去敲門殺人時,它會化作宿主的人形。

而當女主角望向鏡子裡時,她會看到同一張臉,對自己露出陰惻惻的笑容。

這部劇裡還有另一個設定,就是鬼要來殺你時,必須你親自為牠開門。

所以當惡鬼找上門來的時候,牠會用各種方式來引誘你開門。

而你一旦照做,死期就來了。

在前兩集的篇幅裡,編劇已經成功地為觀眾植入了「不要開門」的心理暗示。

這個設定其實並不新鮮,尤其在一些西方的恐怖題材作品裡相當常見。

比如吸血鬼就不能主動踏進陌生人的大門,必須得到主人的認可。

去年的一部驚悚美劇《夢魘絕鎮》也用到了這個設定。

鬼會在夜晚徘徊於你的家門外,變成逝去親人的樣子,誘惑你開門。

只是你一旦為他們打開門,你的家就會變成鮮血淋漓的屠宰場,而你則是被獻祭的獵物。

這兩者的區別或許就在於,西方的作品裡,更著重表現鬼是如何用語言、用形象去蠱惑人的過程。更強調鬼的欺騙性。

而在《惡鬼》裡,死亡的來臨被具象為了一種聲音。它往往伴隨著急促的敲門聲。死者並不知道「開門」這個動作就是自己的催命符,所以總會一臉懵懂無知地過去開門。

「咚、咚、咚——」

當整個螢幕都安靜下來的那一刻,死亡也隨之而來。

當然,我個人覺得《惡鬼》更有意思的一點,還是在於主角的道德曖昧性。

很多時候,一部恐怖題材的作品,往往有著更為樸素和絕對的道德觀。

主角要麼是一個「壞人」——觀眾看著他做錯事、被審判、一步步踏入深淵。

要麼是一個「好人」——於是他看著周圍的人一個個死去,只有他還憑藉著道德的純潔無瑕,而擁有主角光環、免死金牌。

《惡鬼》兩者皆非。

惡鬼兩者皆非

乍一看,女主的確是代表「善」的一方,當惡鬼以她的名義來殺人時,她會感到罪惡、愧疚和不安。

但另一方面,她心中的「惡」唸的確是存在的。

惡鬼之所以會幫她殺人,是因為她的確恨著對方,或許哪怕只有一秒鐘,她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如果那個人死了就好了’。

這個念頭被附身的惡鬼抓住,無限放大,最終完成了一次殺戮。

因此,截止到目前,女主角的立場仍然是混沌、中立的。

她被惡鬼所附身,也被惡意所勾引和滋養。

那麼接下來的她,會變成什麼樣呢?

那麼接下來的她,會變成什麼樣呢?

理論上,有惡鬼附在你身上,幫你報仇殺人、幫你走上人生巔峰——這簡直是個爽劇設定對吧。

直到編劇狡猾而不動聲色地拋出了另一個設定:

被惡鬼附身的人,最後也會自殺身亡。

被惡鬼附身的人,最後也會自殺身亡

男主角正是因此而失去了母親,而女主的父親,其實也是上一次被惡鬼附身之人。看似功成名就的民俗學教授,最後還是毫無徵兆地用一根繩索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這樣一來,女主角頭上就彷彿懸著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

或許她短暫地享受過身為「宿主」的便利,但終有一日還是會被惡鬼所反噬。

因此,也只有保持清醒,不被惡鬼所蠱惑,最終才能活下去。

個人還有一個不太成熟的小感想,似乎近幾年來檢驗韓劇女主演技的一大方法,就是讓她們演窮人。

比如宋慧喬在《黑暗榮耀》,裴秀智在《安娜》,幾乎每一部現象級爆劇,都有一個身處於底層的平民女主。

這部劇裡的金泰梨也是如此。

此前她曾經是《二十五,二十一》裡的元氣熱血擊劍少女。

或者小姐裡可愛又機敏的年輕小偷

或者《小姐》裡可愛又機敏的年輕小偷。

或者小姐裡可愛又機敏的年輕小偷

但在這部劇裡,她撲面而來的感覺,是一種鬼氣森森的陰鬱感。

這並非惡鬼的附身所帶來,而是貧窮、是摧毀人的現實所導致的。

她給人最大的印象,是「疲憊感」:黑眼圈,沒有光澤的頭髮,樸素而不施粉黛的外表。疲於奔命的打工人,不會有時間打理自己的外形。

與之相對應的,還有一種強烈的「飢餓感」。

這種飢餓感也是貧窮所帶來的。她總是直勾勾地望著鏡頭,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渴望。想要吃飽,想要還清債務,想要過得更好。

為什麼明明已經這麼辛苦、這麼拼盡全力地活著,但有些人生來就在羅馬,而她卻註定只能在陰溝裡打轉?

她憤怒,不甘,卻又無可奈何。

惡鬼正是抓住了這樣的裂縫,才得以趁虛而入,佔據了她的內心。

二十年前和二十年後,韓劇的女主都是窮人。

但在二十年前的偶像劇裡,女主雖然貧窮,卻擁有所有的美德,能夠用無價的青春來彌補階級鴻溝,實現人生跨越。

而在二十年後的劇集裡,女主變得貧窮、野心勃勃、不擇手段,唯有做盡髒事,才能得到本不屬於自己的財富。

包括宋慧喬自己,從《浪漫滿屋》到《黑暗榮耀》,也上演了一出從貧窮的「小白花」到「黑心蓮」的巨大改變。

角色的變化背後所隱喻著的,是時代的鉅變。

從前的觀眾渴望看到的是愛情神話,階級神話。

而現在的觀眾卻只想看到神話被撕裂後的模樣。因為他們明白,神話並不存在。只有血淋淋的、姿態醜惡的搏殺,才能在現實裡搏出一條血路來。

惡鬼裡有一句臺詞是,人比鬼更可怕

《惡鬼》裡有一句臺詞是,人比鬼更可怕。

惡鬼裡有一句臺詞是,人比鬼更可怕

可能更準確來說應該是:窮人比鬼更可怕;沒錢比被鬼附身更可怕。

在這一層面來說,雖然披著驚悚懸疑的外殼,從本質上來說,《惡鬼》還是一出階級寓言。

韓劇現在必談階級。這是一種焦慮,但也是一種對於時代的記錄。

那麼,話又說回來,恐怖片是不是一定要嚇人才好看呢?

又或者說,衡量恐怖的標準到底是什麼呢?

現代的觀眾是越來越難以被嚇到的

現代的觀眾是越來越難以被嚇到的。

因為受到驚嚇,這本身就是一種生理性的體驗。看得越多,就越難以再調動那種感官和情緒。而我們這一代觀眾,恰好都是經過了多年的恐怖片薰陶、「百毒不侵」的類型。

如何能在你的恐怖閾值已經被拉得很高——高的時候,還能「嚇」到你?這實在很難做到。

而如果一定要追求那種生理性的驚嚇、一驚一乍,那就只能是jump scare。

但這就像是吃辣椒精,想要被辣得涕淚橫流,那就多放一點辣椒、再多放一點辣椒。最後的代價是似乎一時爽到了,可是味蕾也被摧毀了。你無法再感受到任何食物的味道,你只是在尋求感官刺激。

所以,與其追求那種視覺上的、生理性的刺激,還不如進一步打磨劇本。

我始終還是相信,恐怖片真正的出路,是沉浸到生活裡面去,尋求生活與恐怖的契合點。

找到那個點,能夠喚醒觀眾的共情,能夠撬動他們的日常生活,讓你在看似微不足道的某個時刻,突然有種渾身打寒戰的感覺,感到細思極恐。

就好像在看過《惡鬼》之後,你再聽到有人敲門,都會猶豫三秒。

最後,雖然這部劇還不錯。

但我還是想說,請問金銀淑老師,《信號2》和《王國3》到底什麼時候出來啊!!!!!

求求你還是先趕緊把那倆寫了吧!!!!!!!

相關文章

這張臉爭議這麼大?

這張臉爭議這麼大?

果然活得久了什麼都能見到(bushi 大家敢信嗎? 時隔17年,日本傑尼斯事務所終於重啟了讓粉絲心心念念多年的傳統項目——成人式↓ 先給大家...

娛樂圈渣男,誰也騷不過他

娛樂圈渣男,誰也騷不過他

轉載來源:電影派(dyp833) 時隔12年,秋瓷炫殺回湖南衛視。 自唱戰歌:「為所有愛執著的痛,為所有恨執著的傷……」 讓大家死去的D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