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無價之保》(擔保)劇情、劇評:票房口碑雙豐收

人與人之間的羈絆始於緣分,陷於情感。

有些人即使沒有血脈相連,但卻是命定的至親摯愛。

今天給大家帶來的這部電影,就講述了這樣一段情深義重的感情,這就是韓國劇情片《無價之保》(又譯《擔保》)。

故事很溫暖,劇透很豐滿,前方催淚高能預警…

無價之保

故事很溫暖,劇透很豐滿,前方催淚高能預警…

成年人對生活的絕望,多數來源於無法滿足溫飽的現狀。

1993年,9歲的承怡拉著母親的手,走在首爾的街上,一切都是那麼新奇。

忙著看風景的她,忽略了母親臉上若隱若現的憂傷。

承怡的父親出軌了,帶著賺來的錢消失得無影無蹤。

而母親非法滯留者的身份可能連一個工作都找不到,她們過得很艱難。

更讓人崩潰的是,母親還欠下了高利貸,隨著時間一天天地流逝,利息不斷翻滾,她們徹底還不上了。

於是,高利貸公司派人出來收債。

看起來凶神惡煞的大叔叫鬥石,和他搭檔的是他的好兄弟宗培

他倆住在一起,但日子過得也並不好,兩個人唯一值錢的東西是一輛汽車。

在超市喝汽水,還會因為老闆不在而趁機溜走。

但和一般壞人不同的是,這樣不道義的事情會讓鬥石感到不安。

所以,逃走後他還會自我安慰說,「我們沒有白吃,只是沒人收錢,所以人心才會變。」

在發現承怡母親沒錢可還時,鬥石抱走了承怡,對她母親說,「以你女兒為擔保,截至到明天4點拿錢贖人。」

在鬥石看來,這是為了督促承怡母親還債的合理手段;可在承怡看來他們這就是在綁架,恐懼讓她止不住哭泣。

為了哄她,鬥石給承怡買了好吃的、送給她車裡的小熊掛件。

晚上睡覺時,還把自己的房間讓給她

晚上睡覺時,還把自己的房間讓給她。

可是第二天,他們並沒有等到承怡的媽媽,因為她即將被遣返。

遣返之前,承怡媽媽和鬥石見了一面,承諾他只要把承怡交給她大伯,大伯就會給她找一個好的寄養家庭,還能還上高利貸。

就這樣,承怡真正意義上變成了擔保。

就這樣,承怡真正意義上變成了擔保

而此時的承怡,卻早已溜走,背上行囊,踏上了尋母之路。

但一個9歲的孩子能去哪呢?

在漫無目的地遊蕩中,承怡遇到了一個壞人乞丐,用麵包誘騙她,想要把她抓走。

危急時刻,鬥石出現救了承怡,他大喊著,「不要碰我的擔保!」

惡人會不惜犧牲別人,來換取自己的利益,比如這個乞丐。

但良知會告訴我們底線在哪,比如鬥石,他只想要債,不想傷人。

而年幼的承怡也在這一刻分清了善惡:有的人很凶,但他卻是面惡心善,揭開他為生活不得已的偽裝,你會看到內心的柔軟。

回到家後,鬥石給承怡的大伯打了電話,大伯很爽快地給了他一部分錢,讓他先照顧承怡幾天,自己很快就去接她。

重新回到鬥石家裡的承怡,不再哭鬧,信任讓她充滿希望。

她以為一切都會像鬥石說的那樣:自己會去釜山,在一個面朝大海的房間裡積極生活、努力學習,等母親賺錢了就會回來找她。

她開始變得健談,會好奇地問著:釜山在哪?

還會拉著鬥石的手,祈求著要去百貨公司。

還會拉著鬥石的手,祈求著要去百貨公司

甚至在鬥石問她還有什麼願望時,她敞開心扉地說到,希望可以去看偶像的演唱會。

鬥石也真心地關注著他的「擔保」,會為她排很長隊買喜歡的CD和海報。

也會在分別的前一天,轉過頭,制止可能會留下的淚滴。

人是感情的動物,一旦有了羈絆,就會越積越多,直到從「匆匆一面」變成「無法割捨」,才會明白一個人在自己心裡的分量。

送承怡走的那一天,鬥石把媽媽的BP機交給承怡,告訴她有事記得找他。

可控制不住的擔憂和無數疑點在他心裡揮之不去:

為什麼承怡看到大伯會那麼陌生?

為什麼給承怡傳呼卻從來沒有音訊?

為什麼給承怡傳呼卻從來沒有音訊?

在意一個人時,全身的細胞都會為她變得活躍,本能會激發自己的潛能,你會用盡一切辦法獲得她的訊息。

千辛萬苦,鬥石終於找到了承怡的大伯。

原來BP機在大伯這,所有的東西他都沒讓承怡帶走。

在一頓暴揍下,大伯說出了實情。

他透過某種渠道賣掉了承怡,還告訴鬥石,「不是任何人都有能力去施捨同情。」

現實的殘酷,讓即使是親人的大伯都會為了錢不管承怡死活;生存的成本,也會讓很多想要傳遞善良的人望而卻步。

鬥石帶走了承怡的東西,看著窗外思索著。

當情感和金錢發生衝突時,雖然理智會告訴我們正確的決定,但真正走出這一步確實很難。

而此時的承怡,日子已經過得面目全非。

她在一家夜總會里,買她的是這裡的老闆。

每天,她都被所謂的「媽媽」呼來喊去地做一大堆事,還會間接遇到那些滿口男歡女愛的客人們。

一次客人大發脾氣,扔到牆上的玻璃碎片深深地扎進了正在掃地的承怡臉上。

承怡開始大哭,老闆卻告訴她這都是小事,簡單給她包紮了一下,就又去工作了。

在這裡沒人關心承怡,只要死不了,就繼續活著。

承怡很無助,她用電話給媽媽的BP機留言

承怡很無助,她用電話給媽媽的BP機留言。

與此同時,手握BP機的鬥石正焦急地尋找著承怡的音訊。

終於,他接到了承怡的電話。

電話裡,承怡哭著說出了自己的地址。

聽到孩子顫抖的聲音,鬥石明白她不僅過得不好,而且還備受煎熬。

於是,鬥石和宗培連夜開車接回了承怡,之後更是賣掉了車,支付給夜總會老闆買孩子的錢。

從這時起,承怡不再是一個可以用錢來交換的商品,她變成了鬥石心中獨一無二的寶貝。

承怡上學,他們會為她精心準備午餐,雖然很笨拙,但總是努力想做得更好。

鬥石就像一個父親,笨拙地表達著自己的愛,他會在女兒學習的時候送上水果。

女兒得滿分的時候,抱著她慶祝

女兒得滿分的時候,抱著她慶祝。

聽說吃麥芽糖就會考得好,他就把糖塊黏在校門上,緊張地祈禱希望承怡一切順利。

女兒第一次去相親,他侷促著在屋裡走來走去,一臉嚴肅地審視著眼前的男孩是不是一個值得託付的人。

日子平靜地過著,直到一通電話打破了三口之家原本的軌跡。

承怡的媽媽病重了,她希望鬥石可以幫她找到承怡的親生父親,孩子有知道生父的權力。

孤苦無依時,他伸出雙手救孩子於水火;等到一切都變好後,他又心甘情願地退出。

他騎著摩托車載著承怡去見生父,連宗培都不理解他的行為:親生父親比我們有錢,承怡對待我們還能和從前一樣麼?

縱然我們都相信「情比金堅」的存在,但面對物質的試探時,還是會忍不住膽怯。

就在這時,承怡給鬥石打來了電話:「爸爸,你怎麼還不來接我呢?」

這是她第一次叫鬥石爸爸。

她明白鬥石的想法:不想讓她的人生有父親角色缺失的遺憾,可在承怡的心裡父親一直陪伴著自己,那就是鬥石。

這一聲「爸爸」給鬥石帶來了從沒有過的快樂

這一聲「爸爸」給鬥石帶來了從沒有過的快樂。

在掛掉電話後,鬥石開心地去接承怡,卻不想在路上模糊了視線,發生了車禍。

此後,十年再無音訊

此後,十年再無音訊。

十年後,承怡已經變成了一個有名的翻譯官,而她一直在找她的父親鬥石。

也去見過很多個叫「鬥石」的人,但都不是她要找的。

故事的最後,承怡終於找到了父親。

鬥石已經失憶了,卻仍然守護著屬於他們倆的小祕密,而也是這個祕密讓他們倆得以重逢。

這段淚點很足,大家可以去劇中感受這份親情

這段淚點很足,大家可以去劇中感受這份親情。

從題材上,陌生人透過相處產生感情並不新穎,但對於親情來說,感動往往都是相似的。

並且,這部電影在細節處理上很細膩,很多一閃而過的呼應,足以把人的眼淚鎖住。

鬥石撿起年幼承怡破舊不堪的鞋子,和承怡長大後發現鬥石鞋子壞了兼職賺錢給他買新鞋。

父親給女兒的鞋是希望她可以穿著奔向美好的未來;女兒給父親的鞋是希望他可以走穩剩下時光中的每一步。

鬥石從襪子中拿出錢給小承怡買海報,和鬥石失憶後,承怡在鬥石的襪子裡發現了給自己準備的存摺。

即便有一天我連你的相貌都不記得了,但還會記得要一直對你好。

愛你的人,會把在意你磨鍊成一種本能的習慣,下意識的舉動都會藏著為你好的痕跡。

希望歲月可以溫柔一點,不要欺負善良的人們。

希望時間可以走慢一點,讓我們可以多陪陪親人。

電影鋪子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