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立可能沒瘋,但內娛一定有病

明星消失後會去哪?

兩種情況。

一種違法犯紀的,去向應該人人都知。

另一些,糊了的,全方位社死的,甚至被懷疑精神狀態的呢?

恕Sir直言,這些人走向的,或許也是死局。

他們失語了。

失去話語權,失去曝光,在圈子無法混下去,再見面便是社會版。

在街頭巷尾被捕捉到落魄身影,對比當年的青春漂亮,賺一陣唏噓,得一個「顛」名。

當然有例外:

袁立

微博禁言,行為錯亂,多年前的「羊胎素老梗」被翻出,爆紅……

這是她淡出前最後的印象

這是她淡出前最後的印象。

和這個圈子的體面光鮮再無任何關係後,袁立突然在另一山頭大殺特殺。

用文字,向她恨著的女明星們射擊。

名單之長,掃射範圍之廣,從大花影后到遺珠美女,通通中槍。

開一槍,喊一聲「我恨!」

網友卻看一條,喊一句——你好愛她!

是的,離開後,袁立開始直播發瘋。

但這世界,瘋了的好像不止她。

01

「袁立文學」的起源,來自晉江兔區出現的疑似袁立小號。

雖然她數次重申,自己不是袁立,袁立沒有偷狗。

但不好糊弄的群眾想說:你這瓜要不是住在袁立床底下,真的很難種出來。

比方說,她爆料,袁立的前男朋友會把狗的名字「雅各」錯叫成「雅閣」……

自己交代吧,你是袁立,還是袁立前男友?

以及很明顯的,恨到深處,故事的主角會從「袁立」變成「我」……

她寫一位叫李紅的女主播。

細數她的出身寒微,見世面少。

細數她的出身寒微,見世面少

但是,人們反而get到了女主播的人格魅力。

你說她「臉上有疤,所以算不上大美女」,嗯,但是你別太愛了。

公認的袁立小號心尖上恨的人,和她的ID一樣多。爆料也五花八門,但基本主題只有一個:你們必須都知道,這些點到名的女明星,都對不起袁立。

被她一篇檄文送上熱搜的閆妮。

在她筆下,不是活在同福客棧裡的陝西麗人佟湘玉,而是一個一腳踹掉說女兒壞話的小狼狗,為了發洩情場失意而拼命演戲的辛酸老母親。

太情緒化了,不配作為正能量代表!

而,時尚硬照裡的冷豔大花李冰冰。

也在瘋姨姨的筆下洗盡鉛華,成了為保護妹妹潑領導啤酒,為去好萊塢而苦練英文發音和文法的勵志女孩。

金巧巧,《西遊記續集》裡的孔雀公主,一代人的童年回憶,現在是髮際線後移,但為救朋友而買到假藥的笨蛋美女。

早早淡出影壇的牛莉,是貌美如花、家庭幸福、游泳射箭都拿金牌的「內娛谷愛凌」。

直言「這種人活著簡直是對我的挑釁。」

失去名利風光後的袁立
失去名利風光後的袁立

失去名利風光後的袁立。

反而帶我們看到名利場中的女明星,有血肉的一面:原來她們的成功後,也變幻著與普通人一樣的悲喜哀樂。

她把她們一一送上熱搜。

這樣用毫不掩飾的怨毒、嫉妒、勢利,來理解一群女人。

從「恨」旁逸斜出的「我深刻地明白著你」的光芒,野蠻不講道理,卻使得女人們和她都有了強烈色彩。

內娛堆砌人設的明星團隊不曾做到過。

袁立卻用一種毫不客氣的「我定論你」的姿態,夾雜足夠細膩的筆觸,成功反炒。

反炒大師,袁立當得

反炒大師,袁立當得。

可她反殺了嗎。

Sir要搖頭。

02

縮在一角講小故事的同時。

袁立多次被傳精神分裂。

故事講得越精彩,瘋批「盛名」就傳得越凶。

Sir的意思是,這不是娛樂性地追逐「瘋批文學」,人們是切切實實,認為她是瘋女人。

回溯袁立「活體瘋批」的傳聞,大概要翻看2017年《演員的誕生》的剪輯版。

袁立看起來前言不搭後語、多動、失控,嘴裡還喊著讓張國立幫她站臺。

臺下的章子怡、宋丹丹和劉燁,則顯得尷尬、不滿,面色緊張。

再加上好巧不巧,袁立表演的正是宋丹丹經典的《超生游擊隊》。花裡胡哨的醜姑打扮,讓她的「瘋女人」敘事更顯牢靠。

被點炸了的袁立在微博放證據,直指節目組惡意剪輯,事件最終以浙江衛視的道歉告終。

但很可惜,《演員》是她息影多年後的復出首秀,第一印象的殺傷力不可謂不大。

並且,不管她瘋沒瘋,重點是大家樂於相信她是個瘋女人。

這和她一直以來的個性表現有關。

秩序混亂,做事出離常規,是她的常態

在今年靠二創翻紅的「羊胎素」梗,其實在當年就已經鬧過不小的風波。

被問及自己的身孕,袁立嫌話題轉移得不夠,主動背刺前輩:

「斯琴高娃老師最近打了羊胎素了,這是可以說的嗎?」

斯琴高娃驚得直接來了一句「哦!」,但袁立就跟看不懂臉色一樣,「既然要追求刺激,那就貫徹到底」:

「羊胎素打了有什麼效果嗎?皮是不是展開了?」

袁立倒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事理,知道羊胎素出圈了還拉著斯琴高娃澄清:斯琴高娃是羊胎素的代言人,所以自己並不是在洩露隱私,而是在幫忙宣傳。

只可惜功虧一簣,臨到頭說了句:

「誰不高興誰是小心眼兒吧。」

愛搞事的節目組直接把斯琴高娃的內心os都打螢幕上了:

所以整件事情,惡不惡意不好說。但低情商、不會看臉色,卻是板上釘釘。

最絕的是身為女明星,袁立竟然有著上《1818黃金眼》民生頭條的覺悟,親自下場示範偷狗,惹得前男友在微博上心急如焚到處尋狗。

可袁立這邊呢?

拉著小柯基拖著行李箱自拍,看起來元氣滿滿。

這也不是袁立近些年的騷操作。其實在她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她就一直以離經叛道的作風聞名。

比如,在華表獎上穿火辣透視裝,不要問,問就是內襯突然丟失;

再比如,在李冰冰的《槍王之王》發佈會上穿露乳裝搶風頭,還口誤把《槍王之王》叫成了李冰冰給劉亦菲做配的《功夫之王》。

看起來,袁立確實瘋瘋癲癲

看起來,袁立確實瘋瘋癲癲。

但Sir卻覺得,這種答案固然娛樂化,卻也直接抹滅了一個人被理解的可能性。

袁立究竟怎麼了?

答案不該只有「瘋了」一種。

03

袁立,「立」字在女性名來說,是難得的好寓意。

然而,她為了旺姻緣,曾一度改名「袁莉」。

她渴望依託過愛情、婚姻。

均告失敗。

雖然,敗得不冤枉——

雖然,敗得不冤枉——

對於與外籍丈夫的婚姻,她曾描述:不好意思拒絕求婚,所以就答應了。

這種不知道要什麼,也不知道怎麼表達要或不要的障礙,來自她的童年。

袁立成長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

她曾在節目上回憶:媽媽下班時,我和弟弟都坐在床上,媽媽卻徑直過去抱起弟弟。

而她面對這一切的方式,是坐在床角,一言不發。

她也曾想依託親情。

依然失落。

看起來一帆風順的事業,也起源於被動、耳朵軟、遇見什麼就做什麼。

考電影學院,並不是因為自己愛演戲,而是被人勸說,再加上自己身無長技,所以姑且一試。

雖然憑藉外形優勢以第一名考取,學業卻並不順利。不愛演戲的她,成了電影學院倒數,曾經被老師指著鼻子罵:

滾回杭州去。

儘管實際上,她成績不俗。

嶄露頭角的歐陽蘭蘭,熱烈、狠蠻、冷豔、蠢氣。

在「反派該死」的年代,依然有觀眾嘆息。

永不瞑目

△ 《永不瞑目》

正直、講原則、嫉惡如仇的杜小月,也多少有她本人的影子。

鐵齒銅牙紀曉嵐

△ 《鐵齒銅牙紀曉嵐》

高國民度作品傍身,並沒有消弭袁立的孤獨。

或者說,戲,也沒有讓她有依歸感。

她又向外找存在、找寄託、找自身意義。

她找娛樂圈碴子,卻更多地投身到公益事業。

「我本來沒想這麼深地走進去。但是我去了,看到了,和他們建立了聯繫,我願意為他們做事。」

袁立與塵肺病人

△ 袁立與塵肺病人

但,當她試圖關注社會民生,試圖在微博傳遞自己的觀點,卻受限於自身性格和知識文化水平,總是發表一些急躁的、窄缺的、不夠全面性看待問題的觀點,犯下一連串常識和立場的錯誤。

這也導致她微博禁言,公眾形象一落千丈。

不論是民生大事,還是娛樂小聞
不論是民生大事,還是娛樂小聞

不論是民生大事,還是娛樂小聞。

她始終有一種隨波逐流、卻又斬釘截鐵的堅定姿態。

使她一時聽風就是雨,東倒西歪;

一時卻又顯得尤為固執、直愣、武斷,「像個瘋子」。

而這兩種姿態的矛盾、交疊、混亂,就說明她早就瘋了嗎?

未必。

表現出異於常人的篤信,往往意味著十足的不信。

或者說,她正是需要一種堅定百倍的姿態來維持內心的秩序和相信。

她的很多事蹟,本身也是因為她想要使周圍的一切,維持週轉在自我能夠接受的良性規則裡。

對自身,對工作環境,對社會。

對這個世界理應的道理。

所以她常常攻擊一些冷漠、虛偽、拼咖位、拼玻尿酸臉,以至於和彭于晏換個座兒,都要連買幾天通稿來說。

她又曾對宗教十分虔誠

她又曾對宗教十分虔誠。

然而,如同她形容李紅逢凶化吉的話——

「她百分百是被上帝救了,可上帝為什麼不救我呢?」

宗教也沒能讓她停止躁動。

獲得平靜。

這是Sir為什麼說,說袁立「瘋了」,是一個太過粗暴的答案。

圍觀袁立的「瘋了」,本身也是一種瘋了的娛樂至死。

她不是沒有秩序,秩序混亂,反而因為太有秩序。

這樣的人才最不容易獲得平靜。

但。

又如同斯琴高娃評價她,袁立勝在會反省,會拿出來講,會自我調整。

確實。

有人逃進愛情或家庭,有人遁入宗教,有人逃進戲中。

又或是紙醉金迷,藏進名利棺槨裡,變成漂亮的假人。

袁立卻始終尋覓著。

敲著門,被拒之門外,繼續敲著門。

短暫進入一扇門後,她又敢如舊攤開著,這確實是一種莽而瘋的勇氣。

回到開頭的問題。

一個明星消失了,會去哪裡?

週轉過愛情、家庭、戲文、社會、宗教這一扇扇門而不得入後。

很多人說,她現在被文學收容了。

Sir突然想起一則舊聞。

袁立曾經親自設計了自己的房子。

袁立曾經親自設計了自己的房子

她希望這個包裹自己的安全的殼,樓梯是白色的,整體風格應該要古典。樓下住著她收養的流浪狗Coco,因為它腰椎間盤突出不能上樓。

比起一個歲月靜好的外殼,袁立更需要的,是收容靈魂風暴的港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