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不低头(THE OUTFIT) 電影劇情、影評:我們看你接著編

杜琪峰的名作《神探》的結尾,有一個讓影迷津津樂道的「換槍」環節。

安志傑飾演的何家安,希望藉此讓自己全身而退。

《無間道》裡,劉建明和楊錦榮兩個臥底引以為傲的工作技能,是會寫報告。

《寒戰》,會「做賬」,就能戰勝對手,預定下任警察處長。

說明啥?

故事講的好,能定生死。

今天這一部更極致,以故事出招,招招致命。

注意,以下Sir說的不保證真實——

THE OUTFIT

誓不低头

THE OUTFIT

1956年,芝加哥。

倫納德·布林(馬克·裡朗斯 飾)經營著一家裁縫店。

一個暴風雪夜。

先後闖進來三批人——

他們通通都有槍。

警察,密探,混混,打手……

警察,密探,混混,打手……

老裁縫怎麼化解?

看他的手法,他將用一輩子的手藝,讓你領教什麼是天衣無縫。

01

01

店已經打烊,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

說起來他們都是這家店的顧客——

街區黑幫大佬的兒子裡奇,和打手弗朗西斯

但他們深夜造訪,事情並不簡單

但他們深夜造訪,事情並不簡單。

裡奇腹部中槍,他們身後還有警車追來。

只求自保的老裁縫倫納德當然不想聲張,他等他們離開,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

但。

對方卻用槍指著他——

你來活了!

給裡奇把傷口縫上。

怎麼縫?

怎麼縫?

你平時怎麼幹針線活的,就怎麼縫。

裁縫這輩子也沒想過,自己的業務範圍有天會發展到這個地步。

然後打手弗朗西斯匆匆離開,留給他兩個任務——

第一,看管好這個手提箱。

要是它落到警察或者其他黑幫手裡,你小心腦袋開花。

第二,保護好裡奇。

要是一會他老爸來找不到人,你小心腦袋開花。

弗朗西斯的槍可一點不含糊。

事已至此,裁縫不想趟渾水,也已經被拖下水了。

縫好了傷口的裡奇,昏睡了一會就醒過來。

縫好了傷口的裡奇,昏睡了一會就醒過來

言談中向他透露:

自己受傷,是因為幫派裡有內奸。並表示,今晚行動的目標之一,就是為了找到內奸。

等父親和弗朗西斯回來,抓出內奸,就弄死。

但這時。

老裁縫沉默了。

過了好一會,才吞吞吐吐地表示:

對不起,我沒想到事情會這樣。

你父親對我很好,你也一樣。

但很抱歉,我就是那個內奸。

但很抱歉,我就是那個內奸
內奸自曝?

內奸自曝?

看樣子,故事開始了。

p.s.下方有不同程度劇透,如果你還沒看這部片,請千萬謹慎下滑

02

把人藏好,才擦乾淨血跡。

敲門聲傳來。

兩個男人站在門外,禮貌但冷漠地向老裁縫打招呼。

黑老大博伊爾先生和他的保鏢。

這時打手弗朗西斯已經回到了屋裡,和老大打了一個慌忙但不失熱情的招呼。

老大問,我兒子呢?

老大問,我兒子呢?

弗朗西斯說,裡奇剛剛離開了。

等下,不是你讓裁縫看守好裡奇和手提箱,等老大來的嗎……

老大接著問手提箱。

弗朗西斯:裡奇帶著手提箱走了。

走了?

一個人,帶著槍傷,在外面是天羅地網的時候,帶著手提箱,走了?

離了譜。

老大把目光投向旁邊的裁縫,他只有幫腔:

嗯,是的。

這個時候,「故事」的力量又上線了

這個時候,「故事」的力量又上線了。

弗朗西斯解釋:

裡奇被你寵壞了,脾氣太犟,一心想要證明自己比其他人強,所以他傷稍微好點,就迫不及待想親自把手提箱裡的東西交給你。

故事最大的威力不在於想象力多麼豐富。

而是它扣動了你心中的某個扳手。

你開始相信它是真的。

或者說,希望它是真的。

而此時,保鏢坐著的櫃子底下,在滴血。

03

03

《套裝》的整部電影都在室內上演。

一撥撥的人登場,離場,段落分明,形式上很像一部話劇。

場面絕對算小場面。

但猛烈的子彈,都是通過「話」發射出來的。

當話術覆蓋話術,故事推翻另一版故事,你才發現角色的話裡都有致命的玄機。

比如。

裁縫來自英國倫敦,在高檔服裝定製店當過學徒,到了這把年紀絕對算頂尖的師傅了。

他的年輕女秘書,整天做的都是夢。

想要去倫敦、巴黎、摩納哥……

她羨慕他,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開店都夠資格。

那問題來了,那倫納德為什麼來到了這個髒亂差,高譚市一般的芝加哥?

△ 芝加哥幾乎是罪惡之城的代名詞

又比如。

裁縫開頭說,從一個人的衣著,你能讀懂他一二。

一個人走進來

你能觀察到他什麼

等你摸清他是什麼人

才可以開始

才可以開始

理解一個人,衣服就是線索。

前面裁縫說裡奇出門了,可老大一看,兒子的外套還掛在衣架上。

12月的芝加哥,出門沒穿外套,這合理嗎?

12月的芝加哥,出門沒穿外套,這合理嗎?

如果說製作一件衣服,就是把剪裁的布料,嚴絲合縫地縫紉起來。

那麼片中每一個人的敘述,都是材料的一部分。

構建出故事的全貌。

敘述的故事,又繼續推動著新的故事。

黑幫大佬是裁縫的老主顧了。

言談中,他突然解釋了今晚一切的原委:

The Outfit,奧飛社,一個由芝加哥著名黑幫老大,阿爾·卡彭建立,在他死後,逐漸擴張到全美的黑道聯盟。

黑老大想加入奧飛社,但被奧飛社突然告知,FBI那裡有他的犯罪錄音,要加入,必須先除掉幫派裡FBI的線人,也就是內奸。

手提箱裡裝的,就是神通廣大的奧飛社,從FBI那裡搞到的磁帶複製,用來幫黑老大鋤奸的。

所以答案就很明確了

所以答案就很明確了。

不論是開場兩人被伏擊中槍,還是裡奇拿著磁帶失蹤。

只要磁帶播放,就一定能找出錄音設備在哪,找到內奸是誰。

現在他的兒子蹊蹺失蹤,手提箱裡的錄音帶也不翼而飛。

誰搗的鬼已經越來越接近答案。

就是這時。

門外又傳來聲音。

不過這一回,是開門聲。

弗朗西斯帶著女秘書梅布爾來到了店裡。

他用指著梅布爾的槍,當著黑老大的面,讓老裁說出一個像樣的故事。

否則他就……

說出真相,女秘書當場斃命

說出真相,女秘書當場斃命。

但故事,還能怎麼編?

看著老裁縫吞吞吐吐。

弗朗西斯替他說:

我想他去了她的家

我想他去了她的家

原因?

裡奇和女秘書是相好。

不穿外套,是裁縫店因為女秘書家離很近。

以及,與向父親邀功同等重要的,是帶著傷去向女友炫耀,尋求溫存。

這確實是裡奇的性格,黑老大有些猶豫了。

弗朗西斯繼續補刀:她家地毯上好像還有血跡。

這個故事,黑老大能相信嗎?

這個故事,黑老大能相信嗎?

黑老大後,還有什麼人會光臨這間裁縫店?

好,Sir讓「故事」保持一點它的神秘,留給你親自揭曉。

這種必須用一個謊言去掩蓋另一個謊言,尋求合理解釋來脫身的敘事方式,是《套裝》這部電影最大的看點。

矛盾,反轉,新矛盾,再反轉,在一個小空間裡,把敘事的娛樂性拉扯到極致,不到最後,你猜不出答案。

但如果要用一個詞形容它

但如果要用一個詞形容它。

最貼切的應該是。

老派。

就像電影裡製作西裝的老裁縫一樣。

這種室內反轉的驚悚、懸疑,櫃子裡的屍體元素,甚至包括電影故事發生的時間。

老派得都像是希區考克和好萊塢黑色電影時代。

更別說一些視聽效果的使用。

舉個例子。

火車音效。

電影一開場,就用玻璃反射,指出裁縫店毗鄰列車軌道。

但在電影裡,多次使用火車經過的聲音,指代角色內心的不安。

不論是老裁縫,弗朗西斯,還是黑老大。

而這一手法,最著名的,就是在《教父》裡,麥克刺防毒梟索拉索那場戲中。

剪輯師沃爾特·默奇曾說:「這裡的聲音實際上是在暗示麥克扣動扳機之前的複雜心理,是他腦中驟然響起的旋律,就像聽到噩耗時腦袋一片空白、嗡嗡作響的情形一樣。」

另一個設計。

煙。

劇中每一次抽菸,代表著一個情緒的結束和下一個情緒的開始。

比如老裁縫給裡奇點菸,暗示他要使壞。

比如老裁縫和弗朗西斯抽菸,其中弗朗西斯打不燃,既指內心的緊張,也指代兩人身為魚肉的困境。

最後一幕兩人共點一支菸,暗示此時的共謀關係

最後一幕兩人共點一支菸,暗示此時的共謀關係。

最後一幕兩人共點一支菸,暗示此時的共謀關係

還有鏡子打光

用各種方式去暗示主角在人畜無害之下的另一面。

用各種方式去暗示主角在人畜無害之下的另一面
當然還包括敘事

當然還包括敘事。

還記得第一回合裡,裡奇曾質疑過一句。

弗朗西斯不是一個多嘴的人。

但片中的弗朗西斯離去前卻反常地告訴了老裁縫關於鋤奸的事。

這一幕結合後邊的反轉。

Sir更相信,這是導演設計的幌子。

弗朗西斯從未透露過口風,但早就洞悉一切的老裁縫故意為了引起裡奇懷疑說的話,當然也承擔起一部分向觀眾解釋劇情的作用。

……

而這一切的設計,最終起到的效果——

電影的評分,一步步漲到了7.9,越來越多的觀眾發現到其中的可琢磨之處,也是用心的地方。

導演曾經憑藉《模仿遊戲》拿過奧斯卡最佳改編劇本。

主演馬克·裡朗斯更是和斯皮爾伯格合作多年的好萊塢老戲骨。

因此,這樣一部小成本的,舞臺風格明顯的電影,才會被植入很多值得挖掘的小細節和亮點。

讓人感動。

感動在哪?

在那個還沒有特效的年代,電影吸引人的,靠的就是這些視聽語言,靠剪輯,打光、運鏡……

對比當下好萊塢日漸依賴的剝奪視聽的CG特效。

《套裝》裡藏著的,是電影藝術的初衷。

那些,是一場場驚心動魄的困境。

一個個虛虛實實的幻夢。

本文圖片來自網路
編輯助理:吉爾莫的陀螺

相關文章

The Outfit(誓不低頭)電影劇情、影評

The Outfit(誓不低頭)電影劇情、影評

一群火力強勁的黑幫,成員大部分是年輕小夥; 一位看起來彬彬有禮的裁縫,臉上還佈滿了深深的皺紋。 實力如此懸殊,卻演繹得非常精彩—— T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