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大師 尚盧·高達,安樂死身亡,一個時代的終章

據法國《解放報》昨日發佈的訊息,法國新浪潮電影大師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又譯尚盧·高達)去世於9月13日,享年91歲。

至此,

至此,「新浪潮五虎將」——特呂弗(1984)夏布洛爾(2010)侯麥(2010)里維特(2016)尚盧·高達(2022)均已先後去世。

自20世紀後半葉以來,撼動了全世界電影創作風向的法國新浪潮也終於緩緩落下帷幕。

今天就讓我們再度回溯這位大師的激盪、反叛的一生——

尚盧·高達

尚盧·高達

此前,尚盧·高達就曾為自己的電影事業謀劃終點,他在電影節線上採訪中宣佈:

「我即將終結我的電影人生——完成兩部劇本,然後,我會說,再見,電影。」

事實上,尚盧·高達的確是將電影與自己的生命緊緊地捆綁在一起。

昨日稍晚些的法媒報道,尚盧·高達並沒有生病,「他只是精疲力盡了」,因此選擇了「協助自殺」,即安樂死

這個上個世紀最為璀璨的電影運動,似乎早已漸漸離去,而尚盧·高達的離去只是落筆了終章。

如今的我們似乎很難想象,如果沒有尚盧·高達的存在,世界電影將會以怎樣的形態運行下去。

前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

前法國電影資料館館長朗格盧瓦曾說,「世上只有兩種電影,一種是尚盧·高達之前的,一種是尚盧·高達之後的。」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

北京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教授戴錦華說:

「尚盧·高達本人是一個斷代式的角色,因為他推進了電影語言,更新了電影語言,甚至更新了整個電影敘事的可能。」

1930年12月3日,尚盧·高達出生在法國巴黎7區的一富足資產階級家庭,母親是法國銀行家的女兒,繼承了不少遺產,父親是一位瑞士知名醫生。

他自小對電影就有狂熱的興趣,在索邦大學的日子裡,他經常出入拉丁區的電影院,參加了Cine-Club du Quartier Latin。

在此期間他結識了

在此期間他結識了裡維特侯麥,並在1950年一起辦了電影雜誌《電影公報》(La Gazette du Cinéma),一共出版了五期,尚盧·高達開始用筆名Hans Lucas發表影評。

彼時的他們還有著「貧窮美學」的苗頭,開始在彼此的影片中客串。

他在裡維特的短片《Quadrille》裡打醬油,又在侯麥的影片《夏洛和牛排》(Presentation ou Charlotte et son Steack)裡有著重要的一席之地。

夏洛和牛排 Présentation ou Charlotte et son steak (1960)

1951年安德烈·巴贊創辦《電影手冊》,尚盧·高達和其他兩人轉而為巴贊寫稿。同期的眾多影評人在往後十數年先後成為電影導演。

他們以筆為槍,發表宣言,痛擊改編於文學作品的優質電影,積極推動改革法國電影。

他們擁護「電影作者」,為遠在好萊塢的希區考克、約翰·福特等人辯護,在導演與製片人的亙古較量中,誓死捍衛導演的權力。

他們信奉巴讚的紀實美學,他們主張「電影是現實的漸近線」,運用長鏡頭和複雜的場面排程來表現真實,還給予觀眾的視角以選擇權。

人們常把60年上映的

人們常把60年上映的《精疲力盡》看作是其處女作,其實並不完全準確。

其實《小兵》的拍攝時間要更早,只可惜因為阿爾及利亞戰爭慘遭禁映,於63年才登上銀幕。

小兵 Le petit soldat (1963)

《精疲力盡》作為最早向公眾亮相的作品,一經上映,便繼前一年一舉斬獲金棕櫚的《四百擊》後,再度為浮出水面的新浪潮拿下第10屆柏林銀熊的桂冠

精疲力盡 À bout de souffle (1960)

如果說《漂亮的塞爾日》《四百擊》是新浪潮反叛傳統敘事規則的一次嘗試,那麼《精疲力盡》帶給彼時觀眾的絕對堪稱平地一聲雷。

這部影片一公映,立即遭到了輿論各界的猛烈抨擊,無視傳統的跳切、虛無主義的荒誕

精疲力盡 À bout de souffle (1960)

尚盧·高達導筒下的米歇爾,彷彿是其銀幕上的掠影。

尚盧·高達怎會將準則奉為圭臬,他會做的只有將其徹底顛覆!

尚盧·高達總是

尚盧·高達總是無視觀眾,他曾說:

「我沒以前那麼愛去電影院了,因為我的電影變流行了,我希望大家別看我下一部電影,那麼我就會再愛上電影院。

一次訪談中,面對記者犀利的問題,尚盧·高達淡定而又從容,——「你的意思是你想要改變觀眾?」

——「不。我在試圖改變世界。」

「不我在試圖改變世界。」

影片中,帕特莉霞望著米歇爾問道:「在悲傷與虛無之間,我選擇悲傷。你呢,你選擇什麼?」

米歇爾則答道,「選擇悲傷,這太蠢了。我選擇虛無。這也好不到哪兒去……但是悲傷是一種妥協了。要麼統統歸我,要麼一無所有。」

尚盧·高達也是這樣一位

尚盧·高達也是這樣一位純粹而又反叛的先驅者,藉由「無因的反叛」書寫著其渴求的藝術自覺

精疲力盡 À bout de souffle (1960)

尚盧·高達提出「電影就是每秒24格的真實」這樣的著名的口號,試圖為自己的叛逆行為辯解。

在他看來,經典好萊塢電影營造的是一種將藝術和生活區隔開的虛假的銀幕世界,而當社會現實已經變得毫無連貫可言,用巧妙情節和精心策劃結局的銀幕故事簡直是離奇荒誕。

彼時的尚盧·高達創作激情異常飽滿,同時他也工作戀愛兩不誤

正是在為《精疲力盡》選角時愛上了繆斯女神&妻子——安娜·卡里娜

在第一次會見安娜洽談合作的時候,尚盧·高達就直言不諱電影裡會有一段裸戲,這令安娜覺得很受冒犯,言辭拒絕了他。

而兩人真正的合作始於《小兵》,安娜勉強答應了。

,安娜勉強答應了

隨後,兩人迅速墜入愛河、結婚、爭吵、流產……直至離婚。

在兩人短暫的五年婚姻中,尚盧·高達為其創作了一個又一個60年代法國獨立自由的女性形象

尚盧·高達說「我們飛往各自的星球,特寫鏡頭中見不到彼此,只有在遠景鏡頭中才能相見。」

「跳切」

「跳切」常被認作為尚盧·高達的符號,為人所津津樂道。

他在《狂人皮埃羅》裡有一句臺詞:「生活總不像小說一樣有邏輯,這常使我苦惱。」

跳切給予了時空與視角別樣的選擇空間,現實便是如此,永遠不會按照我們所奉行的邏輯來發展。

狂人皮埃羅 Pierrot le fou (1965)

1968年五月風暴的號角吹響,尚盧·高達毅然走上街頭,從作品到行動,成為了

激進分子中的一員。

激進分子中的一員
68年五月風暴學運被捕

68年五月風暴學運被捕

甚至跟昔日摯友特呂弗也因主張和思想原因而最終鬧掰,直至老死不相往來。

特呂弗1973年的電影《日以作夜》拿下了當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這在尚盧·高達看來是赤裸裸的背叛。

尚盧·高達(左)與特呂弗(右)

尚盧·高達(左)與特呂弗(右)

法國新浪潮其實早已過去,但是他的餘暉永遠都在影響和哺育著一代又一代電影人。

2020年4月8日,尚盧·高達在瑞士洛桑藝術設計大學的Instagram賬號上舉行了首場網路直播,主題為「冠狀病毒時代的影像」

直播持續了將近100分鐘,吸引了全球數千網友觀看,其中也包括不少中國的電影粉絲。

疙瘩爺爺全程被三連追問

疙瘩爺爺全程被三連追問為什麼不給瓦爾達奶奶開門

至此,我們再度回望那個半個多世紀以前的輝煌,昔日手持導筒,在片場盡情書寫著旺盛的創作慾望和無限的才華的青年們都已離開了我們。

他們都做到了「永垂不朽,然後死掉。」

*本文作者:淺淺

相關文章

別了,尚盧·高達 (Jean-Luc Godard)

別了,尚盧·高達 (Jean-Luc Godard)

尚盧·高達 (Jean-Luc Godard) 去世了,享年91歲。 剛看到這個訊息的時候,其實稍微有點懵。我必須要在腦子裡稍微搜尋一下,才...

近70年499部最佳恐怖電影,你看過多少?

近70年499部最佳恐怖電影,你看過多少?

新片扎堆上線,影迷估計已將其一一寵幸。但數量有限,兩三天看罷依然空虛不已。 所以每年這時,媒體們總會祭出一份超長片單。 對恐怖片而言,這份「...

他已退出春晚群聊

他已退出春晚群聊

昨天的春晚,怎麼說呢? 本來還是有點期待的,沒想到第一個小品就給人整無語了。 從頭到尾沒一個包袱,最後還強行煽情。 演員都挺賣力的,但這本子...

史上最佳恐怖片 TOP 100 完整名單

史上最佳恐怖片 TOP 100 完整名單

reddit上的恐怖板塊最近投票產生的「史上最佳恐怖片」榜單前幾天揭曉啦! 這個投票是每兩年進行一次的,今年第六屆也是這個票選的第十個年頭。...

10部被「禁播」的動畫,你看過幾部?

10部被「禁播」的動畫,你看過幾部?

前幾天君君推薦《虹貓藍兔七俠傳》時,有留言說整一期被禁動畫集合。 今天君君要說的就是這波童年動畫「禁片」, 這個畫面大家熟悉嗎? 它們要麼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