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劇《漫長的季節》劇情與評價:9.4分,後勁好大

在《漫長的季節》沒正式播出之前,我們在北京看片會提前看了第一集。我當時給了8分+的評分,並反饋說沒有看夠看過癮。

正式播出以後,這部網劇無疑是一匹黑馬跑進了觀眾的心裡。口碑代表一切,刷屏的好評和最高9.5分的榮光就在眼前。

追完全劇之後,我想說它不僅僅是截止目前的年度國劇最佳,時間拉長到近五年國產影視作品之中,可能都沒人能比得過它。

辛爽導演在8090年代東北的大時代背景下,用一個懸疑命案做引子,通過尋找線索不斷拼湊還原案件和陳年往事,從而牢牢抓住觀眾的注意力,吸引觀眾一直看下去。但這可是一個簡單的懸疑犯罪劇,它從東北的黃昏到體制的悲哀,從一個家庭的悲歡離合講到大時代下普通人命運的顛覆無常,譜寫的是一首東北大地的輓歌。

漫長的季節

漫長的季節

PS:有嚴重劇透,沒有看過劇,謹慎閱讀。本篇是對全劇的一個大概梳理和感想,如果以後有時間,我應該還會寫一篇細節分析。

本劇的導演辛爽,真的很牛,上一部他大爆的作品是《隱秘的角落》。有才華有天賦還有表達深度。更重要的是他還是80後啊,這意味著他還有很多作品值得我們期待。

演員陣容也是很絕。

範偉、秦昊、陳明昊,每個角色都各有千秋,非常立體。連配角也都很有戲,劉琳、侯巖松和林曉傑,每一個出來都是王炸。

演技派演起戲來,就看不出什麼表演痕跡。一切都在不知不覺之間東北本土化,尤其是那些口癖和動作習慣,搭配上用心的舞美燈光服化道,直接把人帶入到那年的東北。

全劇最核心當然是

全劇最核心當然是範偉

曾經的水庫浪子範德彪,現在的失獨父親王響。

在那個年代,王響算是大廠員工,在鋼鐵廠開火車讓他由衷地感到驕傲光榮。他務實但也是個非常好面子的人,外人的認可對他來說太重要。

所以我們能看到王響日常就是可勁在外人面前吹噓自己,在家人面前樹立威嚴,像大多數父權制背景下的男人一樣,由著自己的油膩爹味瘋狂散發。

無奈沒多久汽笛響起,王響的人生一路下滑跌落谷底。

妻子羅美素身體不好,年紀輕輕就放了心臟支架。唯一的兒子王陽是他的驕傲,是他對未來的希望。

他想著把兒子送進廠一輩子安安穩穩。但沒成想兒子還沒送進廠,東北下崗潮已然來襲。

那是九十年代末,一段真實的無法被忘記的歷史傷痛。

國企改革直接影響到成千上萬人瞬間失業,很多家庭更是全員下崗,一時難以找到工廠之外的工作,被迫失去生活來源。按部就班在圈裡走著,無防備被趕出了圈外,茫然失措充斥著整個大街小巷。

放眼國內,每個地方都有各自的苦難歷史,東北的痛從來都是沉重且殘酷的。

當轟隆隆的鋼鐵機器一夕之間變成破敗廢墟,你不用舔舐就能感受到那股逼死人的鐵鏽味。中年失業,家庭破碎,老人孩子無處可依,冬天那麼冷連暖氣都供不起……無數活生生的人就被壓在看不見的廢墟底下,每個人都面如死灰,身上血淋淋。

時代的車輪就這樣滾滾向前,王響也不例外,自己都保不住自己。

就算不服不願,他也只能成為被車輪壓過的一份子,和數千數萬工友一起把眼淚灑在車軌上,除此之外再無他法。

裡外夾擊,工作沒了是丟掉了外部支撐,王響的兒子王陽突然死了,打亂了他整個家庭的和諧。

當兒子屍體從河裡撈出來的時候,王響傻了。

他既不能接受兒子的死,更不能接受有人說兒子是殺人犯,因為這意味著自己對兒子的規訓和自以為優秀的外在形象都會被抹殺。所以我們看到這樣一個心高氣傲的爹付出自己二十年的時間一心想摸清兒子死前遭遇的一切。

那股執念不僅是為了兒子,也是為了他自己,為了給他原本應該順利惹人羨慕如今卻滿地狼藉的人生一個交代。

從一開始屍塊被發現王響積極配合警方查案到王陽去世,王響怎麼也沒想到塌房會塌到自己家。

原本他是那麼輕飄飄,見了誰都要得瑟兩句,現在自己卻站在了悲劇中心。

關於這部劇,範偉說悲劇喜唱是一個戲的最高境界。

劇裡有一場戲演老年王響在追查套車牌被撞的人的時候,在家裡吃飯看見了滿身是水滿臉是淚的王陽。

他對兒子說這回爸肯定給你一個交代,然後他笑了。

這個笑讓我印象深刻,按照普通演法看見死去的孩子肯定是哭得稀里嘩啦呀。

但範偉就這麼反著來了,不僅如此,這部劇裡還有更多喜劇的部分。

最主要的就是王響、彪子和馬隊三人追凶的整個過程。明明是追查心裡鬱結多年的命案,三個人卻始終嘴上的段子比腦子轉得快,充滿東北味兒的插科打諢讓整部劇的氛圍都輕快了。

可越是想這樣嘴上有說有笑,再看他們的悲慘人生,才是最讓人心疼的。

王陽死後,沈墨這條線也終於串了起來

王陽死後,沈墨這條線也終於串了起來。

沈墨是這部劇裡最重要的女性角色。

首先表明,在我看來她的人設算不上精妙,尤其在前半段導演有意無意強化對比她和劇中其他年輕女性的時候,顯得還有些俗套。

你看,在這座充滿鏽跡的小城裡她看起來聰慧可人。和別人相比,她的外表白嫩氣質清冷,哪怕到全是陪酒小姐的維多利亞上班也讓人覺得與眾不同,甚至更顯得高貴惹人疼。這是太多影視作品中都出現過的清澈女主形象啊。

但這個角色好就好在她不僅僅只是一個小白花,通過她豐富而不多彩的人生經歷我們得以在大螢幕上直面萬千和她有相似經歷的女孩的命運。

撇去外表再深挖到親身經歷,沈墨的過往令人心碎。

她出身悽慘,父母雙亡後被大爺收養,被性侵多年,無法逃出魔掌。好不容易考上大學遠離大爺,到夜總會彈琴打工又被性騷擾甚至被下藥強姦。

太多這樣弱勢的女孩在面對比自己更強權更有社會話語權的男性壓迫時,無法通過大聲呼喊獲救,只能被逼用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方式絕地反殺。

沈墨不止孤獨,可憐,絕望

沈墨不止孤獨,可憐,絕望。

她在人生失去希望之際,她反抗她復仇,她凶狠地一人連殺盧老闆和殷紅,把殷紅分屍裝進編織袋,甚至還硬生生砍掉自己一根小手指。數十年後又在大爺的挑釁下返回樺林,人不知鬼不覺地砍死了大爺,拔掉了大娘的氧氣管。

她也柔弱。她主動照顧醉酒的殷紅,卻遭殷紅狠狠的背叛。聾啞的弟弟因為他,捲入其中,最後逮捕入獄。王陽愛上了她,最後因為不想在她走投無路之際和她私奔。於是她就絕望地跳下了河,不想再活下去。

王陽把王響和沈墨聯繫了起來

王陽把王響和沈墨聯繫了起來。

王響想知道,王陽到底是怎麼死的,殺人沒有?也想為自己解開沒能找回兒子的多年心結。

所以他拼了老命要抓住套牌車司機撞的那個人。沈墨又認為,自己的命是王陽給的,她獨自活了二十年,直到弟弟傅衛軍在牢裡去世又回樺林。

這時候故事來到結尾,王響和沈墨再次相遇。

這二十年,他們的心裡一直被痛苦和陰霾籠罩,苦到極致從未釋懷。

小人物在大時代裡從來都是蜉蝣而已,掀不起任何風浪,卻只有被狠狠打擊的份兒。

在得知王陽是為了救人自殺的,王響心裡的石頭好似落下了。他最後也沒有對沈墨下手,還把她救了下來。很快,他二十年攢的勁兒一下子洩了,癱在地上再也起不來。

這之後王響釋懷了嗎?

這之後王響釋懷了嗎?

讓我們看最後一幕。

故事的註腳是——

往前走,別回頭。

二十年過去,那段歷史已蒙上厚厚的灰。但時間會在人身上刻下痕跡,沒人能在那個時代獲得幸福,留下的痛苦更不會輕易消失。

‍龔彪從張口就是弗洛伊德的瘦小夥變成了滿臉滄桑的啤酒肚油膩男。

他還是和麗茹結婚了。當年得知自己成了「接盤俠」,氣急當眾毆打領導,悲慘被下崗。儘管和那麼喜歡的麗茹結婚了,婚後生活也是一地雞毛。錢沒有,感情也消磨掉了,怎麼掙扎努力都沒用。

被下崗後,巧雲到維多利亞陪酒掙錢,晚上丈夫帶著兒子接她下班。

多年以後在王響後來又無意間提起這事兒的時候,她立馬生氣了。那是她最不願意提起的往事,提起就心煩意亂,因為那是梗在心頭多年的難受。

就連老油子邢建春也是。當初當保衛科科長的時候哪怕偷廠裡的東西被發現也是誰都不怕,滿肚子壞水還張揚跋扈。後來呢,淪落到掛著尿袋賣假車牌子度日,在地上躺著哭的時候,可真痛失了尊嚴啊。

大家都以為能靠廠吃廠在體制內度過一生,周圍環境安穩和諧,卻在某個時刻毫無防備地掉入深淵。

對於普通人來說,這普通嗎?

誰看了不得感嘆一聲那時候的東北,可真冷。

想活命,可真難啊。

有這樣的經歷,能釋懷能和解嗎?

有這樣的經歷,能釋懷能和解嗎?

我想答案是永遠不能。

大家都在往前走,可就算不回頭,過去的悲慘經歷也不會憑空消失在記憶中。時代的車輪從不饒人,它壓過了王響沈墨,同時也轟隆隆地壓過了更多人。

劇尾,王陽說著秋天結束了,他要往前走。

在高粱地裡,他看見了年輕時的自己。臉上沒那麼多褶子,相比現在也算白嫩,頭髮更是黑的油亮,哪像如今滿鬢斑白。

更重要的是,那時候的王響是真的笑得出來。他坐在火車頭,慢悠悠地拿起保溫杯嘬一口熱茶,手上得空就拉笛聽個響兒,心頭是萬分滿足。

當時的他哪想得到這份安穩後來再也沒有了,接下來的二十年,他都會被困在二十年前那個漫長的秋天。

就像王陽寫是那首詩:

遙遠的事物將被震碎

面前的人們此時尚不知情……

如今秋天似乎能過去了,只是樹葉凋零凜冬將至,過去的榮光不復,剩下的只有王響要和自己和解,大步往前走的決心。

可悲的是,那些充滿心酸的過去並不會消失,它早就融進了王響的血液裡成為他的一部分。

不回頭是理想,但真能做到嗎?

片尾響起的《再回首》才是答案。

再回首,荊棘密佈,淚眼朦朧。

再回首,恍然如夢,我心依舊。

今夜不會再有難捨的舊夢,只有那無盡的長路陪著我。

渺小的人啊,可憐的人啊,卑微的人啊,逆來順受的人啊,無能為力的人啊,活在過去還有展望未來的人啊……都終將被時代和命運的鐵輪碾壓而過,淹沒在風雪中啊。

相關文章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熱播劇《漫長的季節》用了不常規的敘事方式,用溫暖甚至搞笑的方式去呈現一個沉重悲傷的故事。 導演辛爽在劇中埋下了許多伏筆,臺詞、服裝、音樂、海...

陳數,嫁得真好

陳數,嫁得真好

2003年,麥家將自己在情報部門工作十多年的經歷,寫成長篇小說《暗算》。 特情諜戰文學一度讓麥家被大眾所知,他說: 「他們一直生活在世俗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