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4,東北罪案往事,範德彪宇宙撞上隱秘的角落!

《漫長的季節》第11集上線不到10小時,這部劇的評分就從9.2漲到了9.3,前十集細密的鋪墊開始彙總轟炸,無數潛水的影迷熬夜發文,各抒己見,聊的不亦樂乎,國產罪案劇很久沒有如此熱鬧了……

《漫長的季節》由《隱秘的角落》原班人馬打造,辛爽導演執導,秦昊、劉琳等演員也迴歸出演。這部劇主打東北特色,整個故事還有98年東北下崗潮的背景,劇組讓深耕東北的演員-範偉擔當主角(戲核),還特意請了東北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的班宇做文學策劃。

由於辛爽導演是《馬大帥》的劇迷,劇中處處都有對東北靈魂人物-範德彪的致敬,整部劇可視為「範德彪宇宙」與「隱秘的角落」的激情碰撞。

一南一北的兩代神作究竟擦出了怎樣的火花?

接下來,咱們就一起進入「漫長的季節」。

一:遲來的真相-十八年不變的秋季

一:遲來的真相-十八年不變的秋季

《漫長的季節》以一樁碎屍案為引子,用1997/1998/2016三個時間線來揭示東北小城-樺林發生的隱秘往事。

初看這部劇會有種錯覺,認為這是部懸疑探案劇,前段時間的《他是誰》《塵封十三載》就是如此,觀眾會自動把重心放在「探案」上,尤其是探案過程。

像開場碎屍案發生後,主角王響想通過立功保住自己的工作崗位,「下崗危機」促使觀眾格外關注探案過程,期待解決危機的時刻。

然而,當邢科長的尿袋露出來的那一刻,我們逐漸發現故事的重點並不是講述王響如何解決下崗危機(如何破案),而是在展示那一代人的無常的命運。

劇中人物通過破案尋找的「真相」,並非是那個殺人兇手,而是一個「釋懷」的理由,他們被困在某種狀態裡無法自拔,困住他們的是親情的羈絆,是時代的桎梏,也是命運的嘲弄,他們無法獲得「真相」,內心的鬱結就無法釋懷,人生就永遠停滯不前。

片名叫做《漫長的季節》,劇中的主角們因種種原因都無法走出當年的陰霾,王響因兒子不明原因的死,陷入漫長的悲痛;龔彪因愛情夢碎,工作失利,開啟一路向下的人生;馬隊長因稜角分明的個性得罪領導,被體制排除在外,連退休證都沒有落下……

他們都陷入人生的秋天,沒有春的希望,沒有夏的熱烈,也缺乏冬的決絕,因為還有真相需要尋求,還有心結未曾開解,只能不尷不尬、不上不下的活著。

  • 劇裡最點題的是王陽的那首詩:

打個響指吧,他說/我們打個共鳴的響指/遙遠的事物將被震碎/面前的人們此時尚不知情/吹個口哨吧,我說/你來吹個斜斜的口哨/像一塊鐵然後是一枚針/磁極的弧線拂過綠玻璃/喝一杯水吧,也看一看河/在平靜時平靜,不平靜時/我們就錯過了一層臺階/一小顆眼淚滴在石頭上/很長時間也不會乾涸/整個季節將它結成了琥珀/塊狀的流淌,具體的光芒/在它身後是些遙遠的事物……

曾經,他們都是集體的螺絲釘,當時代悄然變化,脫離集體的人們只能獨自面對命運的響指,獨自步入漫長的季節,直到十八年後驀然回首,才發覺人生的所有光芒早就在響指的瞬間煙消雲散了,徒留一顆凝結的眼淚……

二:時代的悲鳴-掙扎求生的東北眾生相

二:時代的悲鳴-掙扎求生的東北眾生相

與上代神作《隱秘的角落》相比,《漫長的季節》不是那種強情節、強敘事的故事,它最觸動人心的地方全部集中在豐滿立體的人物群像上。

劇集以行進的火車拉開序幕,一派希望的景象,故事開始後,就逐漸轉入冷酷的現實,越往後越是錐心之痛。

破碎的屍體與解體的樺鋼是一組對照意象,劇集通過碎屍案,來透視訊臨崩壞的樺鋼,而樺鋼折射的是98年席捲東北的下崗潮。

劇中有一處情節:王響在一個雨夜去維多利亞接兒子下班,他在後門看到了一群下班的三陪女和接她們的丈夫,這裡劇集做了一處刪減,其實王響看到了同事全力帶著兒子來接下班的巧雲,他楞了一下迅速離開,然後就下定決心送兒子進廠,徹底遠離夜總會。

這處場景就是當年下崗潮的真實寫照,那些人失去工作,又缺乏謀生技能的家庭,不得不走上難以啟齒的道路,很多丈夫每天載著妻子去夜總會上班,自己則默默蹲在後門等著妻子下班,但凡有別的謀生方式,誰又會願意那麼做!

  • 劇中有處情節最能體現個體與時代的關係:

羅美素開導兒子王陽時說,我們這代人被安排慣了,就像身上有個圈,就在裡面待著,踩線都害怕。

國企下崗潮意味著那個圈沒了,失去集體的庇護,個體就得獨自迎接生活的璀璨。

正是在下崗潮的極端條件下,人性的慾望、黑暗被激發滋生,如蝴蝶效應般扯著那些普通人不斷下沉:

開火車的正直勞模因為不通人情事故反覆被整,落得個家破人亡的下場;90年代的大學生努力追求愛情,卻捲進廠長與情人的旋渦,前途盡毀;堅持正義不願妥協的警察被當年的小弟冠冕堂皇的責罵,吃了憋氣哭都沒處哭。

威風凜凜的保衛科科長,失業後得了尿毒症,只能龜縮在昔日的大衣裡,企圖維持最後的體面;高顏值高情商的護士,被廠長始亂終棄,喪失生育能力,弄得社會性死亡收場;下崗的女工為給孩子治病,豁出臉去幹陪酒,卻因為年紀大而無人問津,沒掙到錢不想回家只能在電話裡扯著哭腔給孩子唱「小星星」。

大人們謀生尚且如此艱難,小孩的處境則更加險惡。

殷紅單親家庭長大,母親沒錢治病喝藥自殺,她墜入歡場在那裡消磨掉人性之善,不惜賣友求財,倒向黑暗,最終招來殺身之禍。

沈默姐弟的父母死於工傷,弟弟是聾啞人被各種踢皮球,自己則被大爺收養、侵犯,好不容易熬到大學,有獨立掙錢的能力,想和弟弟做個正經營生,先是大爺陰魂不散,以裸照讓自己社死,接著又被唯一的朋友出賣,遭港商性侵,然後是錄影廳被砸,斷了唯一的謀生之路……

在那個時代混的風生水起的,是利用國企轉制謀利的樺鋼廠長宋玉坤和香港來的投機商人盧仲文;是言聽計從不多事,善於替上頭分憂的警察-李群;是紡紗廠幹部出身,善於偽裝、善於交際、善於利用戰友勢力的沈棟樑沈大爺。

現實裡,著名歌手曲婉婷的母親-張明傑就是宋玉坤的加長放大版,她不僅利用國有資源中飽私囊,還侵吞下崗職工的安置款,這裡面飽含的憤怒與痛苦並不是一部劇集能講述的,那些被時代巨輪碾碎的泡沫,只剩下一句「別回頭、向前看」的祝願。

三:彩蛋盤點-範德彪宇宙撞上隱秘的角落

三:彩蛋盤點-範德彪宇宙撞上隱秘的角落

前面的內容太沉重了,最後說點有意思的,辛爽導演在這部劇裡過了一把迷影的癮,留下非常豐富的彩蛋:

彩蛋1致敬範德彪:只要拍東北劇,就很難不受靈魂人物範德彪影響,今年年初範偉的新劇《立功·東北舊事》便可視為範德彪宇宙的衍生劇。

《漫長的季節》也不例外,不論是龔彪「彪子」的綽號,還是小區醒目的「桂英牛肉館」,還有各色人物那種虛張聲勢、各種拿捏的裝X勁兒,處處都透露著範德彪的影子。

兩部劇都有維多利亞夜總會,門童還是同一個演員,面對滿臉風霜的王響,門童充滿疑惑的問道:咱是不是在那見過?昔日叱吒風雲的彪哥只能笑呵呵地回答:認錯人啦。

導演還特意安排王響,用彪哥的方式再次演唱了《桃花盛開的地方》,那調走的連蔣大為都救不回來啊。

彩蛋2致敬婁燁:劇中龔彪請麗茹看的那場電影是婁燁導演、秦昊主演的《春風沉醉的夜晚》。因為郁達夫有篇文章就叫《春風沉醉的晚上》,而影片卻是涉及男同的故事,所以龔彪吐槽說:片選錯了,還以為是郁達夫、林徽因什麼的,倆老爺們蛄蛄蛹蛹……

劇集很多場景的影像風格和邊緣人議題都很像婁燁,尤其是沈默、傅衛軍、王陽三人燒車的片段,簡直是對《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的情景復刻。

彩蛋3串聯《隱秘的角落》:前兩個彩蛋只是致敬,第三個直接是串聯宇宙。

第三集派出所的一個流氓對龔彪說:瞅你眼熟。這個流氓叫王立,與《隱秘的角落》裡王瑤的弟弟-王立是同一人物,他後來被秦昊飾演的張東昇捅死,因此有眼熟一說。

按照時間線,王立在東北犯事蹲了幾年班房,出來後回了南方老家,接著就發生了「隱秘的角落」的故事。

彩蛋4詩人阿櫓:王響在兒子書桌裡找到一本詩集,隨口唸了幾句:這樣的時刻/讓我葬於父親之前/讓母親以輓歌的絕唱/為我 也為大地上的四季 守眠。

這幾句詩出自黑龍江詩人阿櫓的成名作-《阿櫓之死》,他是90年代的十大先鋒詩人之一,在詩壇頗具影響力,曾擔任《松花江金融》雜誌副主編和世界華人詩人協會(香港)理事。

台灣歌手娃娃,曾與阿櫓有段跨越海峽的戀情,她需要經常坐飛機往返兩岸,巨大的開銷弄得自己十分窘迫,李宗盛得知她的愛情故事後,創作了著名歌曲《漂洋過海來看你》。

由於阿櫓經常請假參加各地的詩歌活動,與單位領導爆發衝突,最終憤而辭職(實際是開除)。失去單位庇護的他,缺乏謀生手段,逐漸走上犯罪道路,1997年他因搶劫殺人罪被執行槍決。

劇裡引用的幾句詩即暗示了王陽的命運,也埋了詩人的彩蛋,算是那個時代的獨特風貌。

以上就是對《漫長的季節》的盤點回顧,這部劇後勁特別大,細節特別豐富,歡迎大家留言補充。

相關文章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熱播劇《漫長的季節》用了不常規的敘事方式,用溫暖甚至搞笑的方式去呈現一個沉重悲傷的故事。 導演辛爽在劇中埋下了許多伏筆,臺詞、服裝、音樂、海...

《繁城之下》劇情、劇評:陸劇良心

《繁城之下》劇情、劇評:陸劇良心

陸劇頭號反派,非他莫屬——寧理。 前有《無證之罪》李豐田,一幕反向抽菸封神,眼神中都透著狠戾和變態。 狠人就是狠人。 本以為他只在現代劇裡殺...

對不起,逼她退圈,也救不了娛樂圈

對不起,逼她退圈,也救不了娛樂圈

最近,中國有則影片被熱烈討論。up主「戶晨風」在成都街頭,隨機找了一位老年人去超市。 被採訪的,是一位78歲的阿婆。她說自己一個月只有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