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吳亦凡鳴冤洗白?

祝賀吳亦凡,喜提13年縫紉機。

祝賀吳亦凡,喜提13年縫紉機

近日,官方發博,公告吳亦凡強姦、聚眾淫亂案一審宣判。

根據犯罪事實、犯罪性質、情節和危害後果,宣判如下:

「以強姦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一年六個月,附加驅逐出境;以聚眾淫亂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數罪併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附加驅逐出境。」

其中的犯罪細節一一披露
其中的犯罪細節一一披露

其中的犯罪細節一一披露。

「2020年11月至12月間,在其住所先後趁三名女性醉酒後不知反抗或不能反抗之機,強行與之發生性關係;2018年7月1日,在其住所,夥同他人組織另外兩名女性酒後進行淫亂活動。」

官方繼續補刀,爆出吳亦凡偷逃稅
官方繼續補刀,爆出吳亦凡偷逃稅

官方繼續補刀,爆出吳亦凡偷逃稅。

在2019年至2020年期間,吳亦凡採取虛構業務轉換收入性質虛假申報、將境內個人收入包裝成境外企業收入偷逃稅0.95億元,其他少繳稅款0.84億元。

有關部門依據相關法律法規規定,對吳亦凡追繳稅款、加收滯納金並處罰款,共計6.00億元。

這兩條訊息一發,直接炸鍋
這兩條訊息一發,直接炸鍋

這兩條訊息一發,直接炸鍋。

當事人都美竹第一時間回應:「終於等到了」。

網友好奇驅逐出境與吃牢飯,誰先誰後
網友好奇驅逐出境與吃牢飯,誰先誰後

網友好奇驅逐出境與吃牢飯,誰先誰後。

網友好奇驅逐出境與吃牢飯,誰先誰後
網友好奇驅逐出境與吃牢飯,誰先誰後

自媒體忙著羅列犯罪時間表,深挖商業版圖。

沒有他,不可惜

沒有他,不可惜

商業片時代,為了賺錢,電影老闆們默契地擁抱小鮮肉、小鮮花。

他們想要當下的紅人,想要呼風喚雨的流量。

漸漸地。

流量加身、技藝不佳的藝人變成商業大片的香餑餑。

畢竟,這群流量藝人可以撬開粉絲的錢包。

哪怕爛穿地心的片子,都是粉絲的心頭肉。

吳亦凡僥倖,搭上順風車
吳亦凡僥倖,搭上順風車

吳亦凡僥倖,搭上順風車。

他星途平坦,資源好到讓同行羨慕不已。

合作的都是大導演,接的戲都是大製作。

合作的都是大導演,接的戲都是大製作
合作的都是大導演,接的戲都是大製作

2014年,在跟韓國公司解約的敏感時刻,吳亦凡得到徐靜蕾支持。

徐靜蕾不顧團隊反對,一眼瞧上吳亦凡。

甚至,倘若吳亦凡不給面子,她就不拍了。

「我是看中他未來有非常大的空間,而且會走得很遠。如果他當時有問題來不了,這個戲我不拍了。」

之後,吳亦凡一發不可收拾
之後,吳亦凡一發不可收拾

之後,吳亦凡一發不可收拾。

客串周星馳《美人魚》,出演徐克《西遊·伏妖篇》男一號,被管虎選中出演《老炮兒》。

打進好萊塢,接連出演《極限特工3》、《星際特工:千星之城》。

一時間,他風光無限。

從歌手跨行演員,吳亦凡演技始終是個謎
從歌手跨行演員,吳亦凡演技始終是個謎

從歌手跨行演員,吳亦凡演技始終是個謎。

他自信滿滿。

不請表演老師,篤定自己熟能生巧。

在片場看別人表演,就夠了。

「演得多就更加熟練了,更加放鬆一些,會更有自信。我也沒有特別去學什麼太多東西,一邊拍一邊學。基本上沒請過老師。

但我在拍戲的時候是非常全神貫注的,非常認真地關注導演說的每一句話,每個演員的表演。」

導演變成護舒寶,生怕孩子磕到碰到

導演變成護舒寶,生怕孩子磕到碰到。

「大家都很鼓勵我,很多都是激勵我的話,表揚我,越表揚我、我就越要做得更好,導演都抓住了我的心思,他們都很厲害。」

凡凡賣瓜,自賣自誇
凡凡賣瓜,自賣自誇

凡凡賣瓜,自賣自誇。

是否真有演技,需觀眾來評定。

私以為,吳亦凡演技很原始。

直白講,就是沒演技。

除了耍酷賣拽,只剩下面無表情狀。

在娛樂圈摸爬滾打10年,吳亦凡究竟給娛樂圈留下多少遺產?

掐指一算,除「你有freestyle嗎?」「skr」「你看這個面它又長又寬,就像這個碗它又大又圓」「你忍一下」等梗之外,基本等於O。

至於遺產,嚴肅地講。

沒了他,娛樂圈沒有絲毫損失。

沒了他,娛樂圈沒有絲毫損失
娛樂圈現形記

娛樂圈現形記

吳亦凡走紅,基本靠一身皮囊。

人設無非是,乾淨純潔,帥氣有顏的小鮮肉。

媽媽粉把他當兒子,姐姐粉把她當老公、弟弟。

套用管導演本人在《鏘鏘三人行》裡的評語。

那就是:

「他很乾淨。」

「眼睛裡都是單純的。」

「他不撒謊。」

「他不撒謊」
吃著小鮮肉的紅利,吳亦凡卻想做切割

吃著小鮮肉的紅利,吳亦凡卻想做切割。

「我不喜歡被叫「小鮮肉」,喜歡「小爺兒」,小鮮肉其實是這個時代別人給的標籤,並不能代表我自己。我不喜歡停留在表面,希望有作品有沉澱,被看到內在。」

他不希望,自己的努力被顏值與氣人遮住。

「這不是我想要的,還是慢慢來吧,不可能一下子改變別人對我的印象,是要靠作品去說話的,這需要時間。」

如今看來,這些話只能騙騙天真的粉絲罷了。

八卦緋聞與流量鮮肉之間,存在一種寄生關係。

兩者相輔相成,相互吸血。

這恰恰印證了東北DIVA白雲大媽的一句名言:

「沒有緋聞的名人,那算不得名人。」

除都美竹爆料吳亦凡酒桌選妃、睡粉,吳亦凡曾多次陷入桃色緋聞。

早在2016年6月,網紅小G娜爆料私人照片與聊天記錄,指責他玩消失。

隨後,多名女子指認,令他深陷約P門傳聞。

當時,KOL對吳亦凡異常關照
當時,KOL對吳亦凡異常關照

當時,KOL對吳亦凡異常關照。

王家公子:「每個人都有支配自己身體的權利,為什麼大家要站在一個道德高度去批判?」

編劇六六:「本來對吳亦凡無好無壞的,現在忽然就喜歡他了」。

馬薇薇:「還有比明星睡粉更好的粉絲福利麼?」

如今,伴隨吳亦凡鋃鐺入獄,過去的奇葩言論一一被扒出來。

這活脫脫就是一場娛樂圈現形記。

大潮退去,沒穿底褲的人都現了原形。

大潮退去,沒穿底褲的人都現了原形
不死心

不死心

研究大眾心理文化,粉圈是絕佳之地。

當狂熱粉絲進入粉圈,他們的個性便湮沒了。

粉圈的群體思想侵佔他們的思維,變得無異議,情緒化和低智商。

他們永遠漫遊在無意識的領地,隨時聽命於一切暗示,失去一切批判能力。

譬如,吳亦凡被判刑後,粉圈就陰魂不散。

有人站出來,替他鳴不平。

「孩子當庭上訴了,真的太冤枉了。」

「請你們相信他,雖然結果我們無法改變。」

言論一出,粉絲貌似看到了希望
言論一出,粉絲貌似看到了希望

言論一出,粉絲貌似看到了希望。

「一直都相信他,等的是他,不是結果。」

「我們等得起,只要能再相見就好。」

「他說沒有就是沒有。」

更有甚者
更有甚者

更有甚者。

一批狂熱粉在圍脖廣場罵都美竹。

「你太不要臉了,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誰敢娶這個女人,能把你送進牢房。」

扒出這些極端言論,不是替都美竹洗白。

我不關心緋聞八卦,更不認識她。

只覺得,這群狂熱粉絲太自卑。

他們深諳自己的瑕疵與缺點,對別人的歹意與惡念總是特別眼尖。

資本過分操縱娛樂業,粉絲被洗腦
資本過分操縱娛樂業,粉絲被洗腦

資本過分操縱娛樂業,粉絲被洗腦。

追星追成了邪教,追星變成了智障。

他們獻身、虔誠、效忠與自我抹殺。

這種荼毒已經病入膏肓,並蔓延至體育圈。

孩子們,清醒一點吧。

跳出一廂情願的幻想,關心一下現實生活,多好啊~

我不是悲觀主義者
我不是悲觀主義者

我不是悲觀主義者。

但,我隱隱擔心。

下一個吳亦凡,正在路上。

惟願這是杞人憂天、庸人自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