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梭族人:結婚有啥用啊?

離婚冷靜期的事情,大家應該都知道了。

離婚冷靜期的事情,大家應該都知道了

網友們大都沒覺得「冷靜期」是多麼科學理性的決策,鳳凰週刊發起的投票中,大多數人對這種舉措持觀望態度。

不少人覺得,離婚冷靜期與其說是在降低離婚率,不如說是在給離婚設置門檻。

與離婚冷靜期一起上熱搜的,還有#摩梭人的婚姻觀#。

但在這個tag下,網友們一反對婚姻的厭惡,大都是對摩梭人婚姻觀的羨慕。

順著這個熱搜,我去看了紀錄片《三個摩梭女子的故事》。

然後我猛然發現,這部19年前的紀錄片,可不就是現實版的《傳聞中的陳芊芊》嘛!

而且摩梭女子的颯爽豁達、摩梭人的兩性平等,真比劇中的以女子為尊的花垣城合理太多了。

摩梭人是生活在雲南省瀘沽湖的少數名族,現有約五萬人口,外界稱他們為「女兒國」,因為他們的社會,是母系氏族。

也就是說,在摩梭人的家庭生活中,不存丈夫和父親,也不用男人負責撫養孩子。

所有人都跟母系的姐妹兄弟生活在一起,後代均由女方撫養,孩子知道父親是誰,但不和父親生活在一起。

最戳現代人G點的是,摩梭人不結婚,摩挲社會的兩性關係,叫做走婚。

摩梭人13歲舉行成丁禮,此後女孩跟著母親學習當家理財的本領,男孩跟著舅舅學習男人該懂的知識和技能。

所謂言傳身教,便是如此。

到了16歲以後,女孩會搬入專屬於她們的小屋,有心儀的男孩子示好後,兩人相互喜歡,便會走婚。

走婚是完全基於情感的關係,喜歡誰就和誰生孩子,孩子由女方家庭來供養。

我們常見的結婚生子,在這裡是不通行的。

男女雙方不會因為有了孩子,就要被捆綁在一起組成家庭。

他們習慣了在母系氏族的大家庭中生活,後代並不會改變他們原本的生活軌跡。

男女雙方走婚後,也不會談整天膩在一起的戀愛。

白天,他們在各自的家裡忙自己的事情,到了晚上,男子來女子家過夜,天亮了就回母親家。

走婚將生活間隙把控的很好,男女雙方的生活重心也都不是愛情。

在摩梭女孩達史拉措看來,這種不生活在一起的情感模式,就像永遠處在新婚階段,很美好。

畢竟,有多少你儂我儂的海誓山盟,是被柴米油鹽的婚姻生活打敗的?

當然,如果兩個人感情破裂了,也不會過多糾纏,天涯何處無芳草,摩梭女孩,是不會去討好男性的。

達史拉措的阿注(摩梭女生對情人的稱呼)如今在城裡工作,接受了新的思想,對小家庭的觀念要比一般的摩梭人重。

但即便知道外界的結婚模式,達史拉措依舊覺得,他們世代相傳的走婚模式更適合自己。

如果有人說她是某某人的老婆,她會非常不舒服。

因為在摩梭人眼中,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在走婚過程中,誰都不是誰的附屬品。

走婚,是情之所至,而不是將彼此的生活和生命捆綁。

所以,如果有一天,在城裡生活的阿注,愛上了別的女人,那麼她也可以瀟灑退出。

把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捆綁在身邊這種不明智的事情,她是不會做的。

愛情固然重要,但在她們的觀念中,這只是人生諸多愛之中的一種。

相比從小受到的來自大家庭的那種愛,愛情就沒那麼重要了。

阿注沒了可以再找,摩挲女孩,不為男人歇斯底里。

因此,多年以來,從未聽說哪個摩梭姑娘為情所困為情自殺。

她們的這種好心態,和自幼受到的傳統教育,和男女平等的生活環境,有直接關係。

達史拉措說,自己當年生孩子是媽媽接生的。孩子出生後,母女二人都沒關心孩子的性別。

直到城裡的朋友得知分娩消息,打來電話問是男是女,她才想起問問媽媽。

而媽媽說,接生的時候只顧著看孩子是否健全了,根本沒去關注性別。

這種對生命天然的接受,對性別的輕鬆隨意,讓摩挲男女相比俗世的男男女女,少了很多束縛。

在這裡,沒有人規定男人必須要負責,要養家,要努力奮鬥拼事業。

也沒有人規定,女人要賢良淑德,要操持家務,要溫柔乖順。

雖然是母系氏族,但摩梭人並沒有女尊男卑的性別偏見。

因此,女人活得輕鬆恣意,男人也活得羨煞旁人。

達史拉措的父親幽默的說,摩梭男人最幸福,沒有外界男人的生存壓力,精神負擔。

反正有事大家一起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反正有事大家一起扛,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作為舅舅,男人是後代精神的引路人,是一個家庭至關重要的存在。

但作為父親或情人,他們沒有精神負擔。

在這種社會狀態中,沒有來自性別的社會壓迫和社會約束,所以男女很平等。

走婚基於愛情,母親舅舅不會干涉,父親知道女兒走婚,也不會加以干涉。相互喜歡,好好相處,這是摩梭人接受的感情關係。

但如果對一個父親說,「把你的女兒嫁出去」,那麼父親絕對是不會同意的。

在他們看來,摻雜了彩禮的感情,那是金錢關係,不是情感關係。

況且,就算不摻雜金錢,摩挲人極少數選擇結婚的家庭,也過的並不幸福。

婚後女孩嫁到男方家裡,面對著他們一大家人,自己像個入侵的外人,很難融入進他們那種血濃於水的關係。

這,在重視家庭的摩梭人看來,是難以忍受的。

情感關係自由,男女相處不給對方道德上的壓力,這讓他們在外界看來,格外輕鬆。

在我們生活的語境中,「處女」至今仍然是個帶著道德審判意味的詞彙,但摩梭人的生活中,沒有「處女」的概念。

一個女人一輩子和幾個人走過婚,和幾個人生過孩子,這些在摩梭人眼中,從來不是值得說道的事情。

喜歡誰,就和誰在一起。

不喜歡了就分開。

看人,重要的是看ta的品質,而不是皮囊。

看人,重要的是看ta的品質,而不是皮囊

阮苦達度老奶奶年輕時漂亮能幹,二十歲時,三個母親老了,哥哥在外地工作,她就一個人撐起了整個家。

看管孩子、飼養牲畜、料理長輩,所有的事情都是她自己在做。

阮苦達度聰明又能幹,想跟她走婚的人很多,她一生跟四個人走婚。

她生的孩子,父親也都不是同一個人,在她們那個年代,走婚是自然而然的正常事情。

大家不會拿自己的私事出去炫耀,自然也不會聽到什麼流言蜚語。

她的孩子是自己的姐妹們共同撫養的,她們的生活裡沒有什麼出軌不出軌,情感關係是坦白開放的,所以我們常見的欺騙、傷害、怨恨,在她們那裡不存在。

她們的一生,除了做為某個男人的愛人之外,還有很多生活角色。

愛情生活,只是她們眾多社會角色中,責任最少的一部分,因此負累也少,寄託也少,也就沒有那麼複雜。

始於感情,終於感情。

如果有的人一生沒有遇到所愛之人,那麼傳宗接代,也就大可不必。

母親和舅舅不會逼迫孩子去走婚,在擇偶這件事情上,長輩雖然會給晚輩創造機會,但每個當事人都有相當的自由選擇權。

大概是在這種平等自由的環境中生長了太多太多年,見慣了不結婚也可以很幸福的家庭關係,所以在外面做導遊的年輕女孩車·拉措,才會自然而然想不到結婚的好處。

她就像《傳說中的陳芊芊》那樣,在家族中,是最不循規蹈矩的那一個。

摩梭人只有男孩才騎馬,車·拉措為了騎馬,女扮男裝上場。

大家庭不願意女孩子出去打工,她偏要去。

不僅去了,還要做全村第一個用手機的姑娘。

不僅去了,還要做全村第一個用手機的姑娘

來落水村旅行的遊客,看到混跡在一群男孩裡的車·拉措,都以為她是男生。外號「假小子」便由此得來。

但既然是假小子,那麼就是真姑娘。

因此,在表演摔跤的時候,車·拉措也會遇到一些城裡來的、帶著惡習的男人。

他們和姑娘摔跤時故意佔便宜,他們知道摩梭人走婚習俗慕名而來後,滿腦肥腸想的都是如何騙姑娘睡覺。

他們並不懂,走婚,首先走的是心。

在傳統的摩梭人與所謂「現代文明」的衝突中,車·拉措看到了都市文明的美好魅力,也看到了所謂文明給原始的村落帶來的衝擊。

這種衝擊,是方方面面的

這種衝擊,是方方面面的。

漢人入住後,摩梭人才知道了婚姻的概念。

旅遊業興起後,村子裡從前家家戶戶毫無防備的狀態被改變。

走婚,這個他們傳統的情感模式,也被外界不斷解讀再解讀。

但文化是水,只要河道通了,土壤總會被浸潤。

被商業氣息感染著的瀘沽湖在發生變化,瀘沽湖的摩梭人和他們平等自由開放的婚戀觀,在給外界源源不斷的刺激。

有人說,他們實現的,是開放式婚姻。

有人說,摩梭女孩一輩子都在談戀愛。

言語之間不無羨慕。

但回到現實,依舊是女孩不可避免的被催婚催孕,男孩不可避免的被理所當然套上養家餬口之擔子。

依舊有人太多人想逃離,想回避,想質疑並斥責婚姻道德和責任的諸多綁架。

而婚姻短期內不會消弭,它的確有它存在的必要。

非摩梭人的男男女女你你我我,能做的大概就是:讓自己對異性偏見少一點,刻板印象少一點,對性別職責的理所當然少一點,各自獨立一點。

這樣,大概能夠輕鬆一點。

雖然,這很難。

相關文章

劉愷威戀愛了,李曉峰也是個戀愛腦?

劉愷威戀愛了,李曉峰也是個戀愛腦?

48歲的劉愷威戀愛了。大家應該都知道了,女方是40歲的離異帶娃單身女明星李曉峰。 兩人官宣第二天,就拉著手去機場秀恩愛去了,愛得相當高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