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殺人回憶》與《漫長的季節》:抄襲20年,這回終於贏了

最近,《漫長的季節》爆火。

豆瓣近40萬人打分,一度飆上9.5。

大熱不死,實為娛樂圈少有。

不過在網友的覆盤下,出現了不少反調

有人就指出,看到了不少外國片的影子。

僅人物設定,又見《白夜行》+《嫌疑人X的獻身》。

魚叔認為,要說最像的,還得一部韓國老片。

掐指一算,上映整好20週年了。

這20年間,它被無數國產影視爭相效仿。

時至今日,仍是不少人心中的影史TOP。

這就是奉俊昊導演的成名作,《殺人回憶》

被國產「抄」的片子,有很多
被國產「抄」的片子,有很多

被國產「抄」的片子,有很多。

高頻如《殺人兇手》的,只此一部。

近年多部國產懸疑片,都可見它的影子。

比如《暴雪將至》(豆瓣7.0分)。

比如暴雪將至(豆瓣7.0分)
比如暴雪將至(豆瓣7.0分)

段奕宏飾演的男主,與連環殺人犯展開搏鬥。

滂沱大雨中的造型,與前者高度相似。

上暴雪將至;下《殺人回憶》
上暴雪將至;下《殺人回憶》

上《暴雪將至》;下《殺人回憶》

同樣講述一起連環殺人懸案。

男主多年後故地重遊,往日記憶浮上心頭,復刻了一把宋康昊的凝視。

再比如黑處有什麼(豆瓣6.6分)
再比如黑處有什麼(豆瓣6.6分)

再比如《黑處有什麼》(豆瓣6.6分)。

同樣被認為是對《殺人回憶》的模仿。

同樣被認為是對殺人回憶的模仿

以連環姦殺案,勾連起90年代的工廠怪象。

拋屍地點的場景搭建,頗為相似。

上黑處有什麼;下《殺人回憶》
上黑處有什麼;下《殺人回憶》

上《黑處有什麼》;下《殺人回憶》

此外,還有《遠山淡影》、電視劇《追凶十九年》等。

都讓人有一種強烈的既視感。

不過,從口碑到影響力,鮮有能與《殺人回憶》相提並論。

但凡重溫一遍《殺人回憶》,都只會再次感慨原作的無法超越。

奉俊昊用凌厲的剪輯,塑造出難以複製的驚悚感。

超高的完成度,一度令國內影評人直呼:

「中國電影可以回家歇著了」

直到最近。

《漫長的季節》完結,國產終於小勝一頭。

一度飆上9.5的評分,至少在國內評分系統,超過了前輩。

但借鑑之風,也處處可見。

開頭與結尾,都可見臨摹。

車輛駛過一片莊稼地,回憶倒帶,引出深深的執念。

以一樁懸案追憶時代創痛,是兩部作品共同的主題

《殺人回憶》直擊的案件中,兇手更為囂張。

在韓國一個偏遠的鄉村,發現下水道的一具女屍。

緊接著,更多的屍體被發現

緊接著,更多的屍體被發現。

每位受害人身上,留下了兇手統一的作案手法

都是用絲襪等衣物束縛手腳,再將內衣內褲等矇住其臉部。

隨後肆意姦淫,甚至還會往受害者的下體塞東西。

調查本案的重任,落在了三名警察身上

調查本案的重任,落在了三名警察身上。

此三人,與《漫長的季節》中的「失意三人組」一樣。

以飽滿的形象出場,把控著影片的節奏變化。

樸警官

樸警官(宋康昊飾),是當地的資深刑警。

雖說資深,卻毫不專業。

自詡生了對巫師般的眼睛,一眼便能辨出真兇。

「我看人還是很準的」

別人辦案講證據,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別人辦案講證據,他相信自己的直覺。

他猜測兇手的私處沒有毛。

於是,天天泡澡,看人毛量。

一籌莫展時,他便請求超自然力量

一籌莫展時,他便請求超自然力量。

算卦,買符咒,大方出手。

相伴樸警官左右的,是脾氣火爆的

相伴樸警官左右的,是脾氣火爆的副手

對嫌犯拳打腳踢,是他一貫的作風。

主攻的就是一個屈打成招

與此二人不同的,是一位從首爾來支援的蘇探員(金相慶飾)。

警校出身的他,更理性,也更嚴謹。

只看一眼,便否定了樸警官的推測。

只看一眼,便否定了樸警官的推測

將幾起案件排列總結後,蘇探員得出了規律。

每次發生命案,都是雨天。

反過來說,只要一下雨,兇手就會行動

另外,案發時電臺都會播放同一首歌。

經查證,是由同一人點播。

警方立即對明信片展開搜查

警方立即對明信片展開搜查。

根據寄信地址,鎖定了一名青年工人(樸海日飾)。

青年大方承認了點歌相關事實,卻矢口否認自己殺人。

警方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警方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不久前,他們在死者衣服上,發現了兇手遺留的精液。

一旦檢驗報告證實與青年的DNA吻合,證據確鑿。

問題在於,DNA送檢需要至少一個月

問題在於,DNA送檢需要至少一個月。

沒等來檢驗報告,又一位受害者,出現了。

沒等來檢驗報告,又一位受害者,出現了

在《殺人回憶》之前,大部分懸疑片基本遵循一個共識。

即,無論是怎樣的懸疑,終會給出一個真相。

導演兼編劇奉俊昊,反其道而行之。

偏偏講了一個懸案

沒有答案,沒有真相。

這樣的結尾,讓人看完如鯁在喉

這樣的結尾,讓人看完如鯁在喉。

卻讓影片獲得了巨大成功。

也給無數電影人一種前所未有的啟示——

原來,一部懸疑片的重點,可以不是揭露兇手。

而是以點帶面,用一起案件回顧時代。

而是以點帶面,用一起案件回顧時代

《殺人回憶》的背景是1986年,正值全斗煥軍政府高壓統治的尾聲。

彼時,韓國經濟飛速增長。

大城市日趨國際化,小鄉村卻被落下。

警員間的吐槽、一雙冒牌的耐吉(Nike)鞋,都成為失意者的嘆息。

偏遠的小鎮,稀稀拉拉地出現了幾座工廠

偏遠的小鎮,稀稀拉拉地出現了幾座工廠。

流動人口增多,也帶來了治安隱患。

連環姦殺案,便是那個猙獰時代的產物。

如此立意,自然也被中國電影人各種致敬

如此立意,自然也被中國電影人各種致敬。

工業小鎮,時代變奏,我們也有。

內地影視劇,都將目光撲向了1990年代國企改制引發的下崗潮。

《漫長的季節》的故事,也是發生在這個階段。

一座搖搖欲墜的工廠小城,人人都在擔心自己的鐵飯碗不保。

一包身份不明的碎屍,更加劇了這裡的人心惶惶。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想要破案,難上加難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想要破案,難上加難。

本來就限於時代和地域,缺乏先進的刑偵技術。

同時,警力也被大大抽調。

要維護因下崗引發的社會秩序。

最終,再精明的警員,再執著的精力,也無法做到一錘定音。

劇中,碎屍案的受害人與兇手,兩級反轉,令網友大呼沒想到。

而更讓人唏噓不已的,是時代的遺憾化作無力的吶喊。

在這方面,殺人回憶同樣做到了極致

在這方面,《殺人回憶》同樣做到了極致。

將韓國當時的政府無能,刻畫得滑稽又荒謬。

公職人員腐敗,成為普遍現象。

警方濫用職權,整日喝得七葷八素。

警方的辦案方式,毫無人道

警方的辦案方式,毫無人道

樸警官對弱智兒的審訊,充滿了暗示與引導,急於定罪交差。

甚至拿來對方的鞋子,偽造腳印冒充證據。

蘇探員本是堅持真相的清流

蘇探員本是堅持真相的清流。

也在持久的爭鬥、上級的責難中,逐漸失去了耐心。

開始先入為主,假定兇手。

開始先入為主,假定兇手

但,破案無果,真的只是幾名警察的無能嗎?

眼看雨天再度來臨,局長曾向上級申請軍隊的增援。

地毯式搜查,定能成功圍剿兇手。

然而,附近的軍隊早被調去鎮壓平民的示威

諷刺的是,警察本人,也是鎮壓的施暴者

諷刺的是,警察本人,也是鎮壓的施暴者。

世道顛覆,正義的鐮刀反而揮向無辜的平民。

影片中一共出現了三個嫌犯,分別代表不同的群眾。

無知的智障兒,貧困的手淫者,最終都屈服於警察的淫威。

他們是最普遍的群眾面孔。

敢於反抗的,只有青年

敢於反抗的,只有青年。

他是退伍軍人,走出過這片窮鄉僻壤,也接受過更高的教育。

「無論如何,我不會和他們一樣」

他的眼神中,滿是對警察的不屑

他的眼神中,滿是對警察的不屑。

其身後,是進步的青年學生群體。

其身後,是進步的青年學生群體

導演奉俊昊的格局,正是藉此回望一段集體創痛。

呈現在觀眾面前的,是一個昏庸無能的公權力形象

恰如福柯在《規訓與懲罰》一書中指出的。

「如此原始、暴力的權力,必然招致反抗。」

影片裡,以絕望的凝

影片裡,以絕望的凝視收尾

影片外,卻是充滿期待的展望

本片首映後,陸續在全球30多個國家地區的發行。

導演奉俊昊,也一躍成為國際知名導演。

並於2019年憑藉《寄生蟲》收下戛納與奧斯卡多項大獎,引領韓國電影登上了新的巔峰。

這起當年的懸案,也在影片上映後第17年,成功告破。

這個手握14條人命的惡魔,終於被繩之以法。

而在《漫長的季節》中,我們也欣喜地看到這一核心的延續。

透過「樺鋼」光怪陸離的燈火,觀眾以新的視角回望那個時代。

詭譎的懸疑氛圍下,是一群經歷著時代陣痛的平凡人

《漫長的季節》的爆火,引發了不少網友的感慨。

有人直呼,國產影視都應該往這個標準卷

但喜悅之餘,不該回避其中的問題。

前幾天,網上出現了不少對本劇的逆風吐槽。

集火的槽點在於,爹味

王響對妻子的一句句埋汰,幾乎成為了本劇男性視角的縮影。

比如,

比如,女冠男戴

馬隊揮向大爺的一拳,看似解氣。

卻無法消除沈墨十幾年的夢魘,也將其自主的復仇一筆帶過。

以及,男鍋女背

導演剋制地略去了大爺的死,卻直愣愣地呈現了對大娘的審判。

還有人質疑,

還有人質疑,是否有必要消費女性的創傷

大爺的性侵與控制,是沈墨人物動機的關鍵因素。

然而,結合全劇的主題,這一設定顯得十分工具化。

替換成遭霸凌,或修改為被家暴,同樣成立。

各方觀點,自然各有道理

各方觀點,自然各有道理。

但不可否認,這是一種女性視角的缺失

此種缺失,在《殺人回憶》中同樣存在。

電臺點播的情歌,是本案的重要線索。

發現這一線索的,是唯一的女警小關。

當她鄭重向警官彙報時,換來的卻是老爺們的冷嘲熱諷。

「你學生時代推理小說看多了吧」

在身經百戰的男警察眼中,她不過是異想天開的小白。

但正是她,敢於走在雨夜中,引出兇手。

但正是她,敢於走在雨夜中,引出兇手

當然,《殺人回憶》畢竟是20年前語境的產物。

它更像一個起點,為後世的韓國電影開拓了新路。

有了紮實的類型功底,《寄生蟲》才得以直戳階級議題。

同樣,女性視角的加入,也豐富著電影的多樣性。

我們得以看到,《下一個素熙》中兩名女性結成同盟。

女警官憤而出拳,是替被壓迫致死的女學生出氣。

觀眾的觀念,隨著社會思潮而改變。

創作者應當走在前列,引領創新,而非固守復古。

至於《漫長的季節》的成功,我們自然感到一陣欣慰。

終於,我們也在一部陸劇身上看到了《殺人回憶》式的創作勝利。

但,我更希望這也能成為一個開始。

類型上日臻完善,視角上日益開闊。

所謂東北的文藝復興,不需要再壓在一個無助的小女孩身上。

或許,這個誕生《漫長的季節》的時刻,也是我們可以向《殺人回憶》說再見的節點。

未來的國產創作,能真正在自己的土壤上走出一條全新的道路。

正如劇中引用的那句詩。

打個響指吧,遙遠的事物將被震碎。

相關文章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漫長的季節》20個彩蛋

熱播劇《漫長的季節》用了不常規的敘事方式,用溫暖甚至搞笑的方式去呈現一個沉重悲傷的故事。 導演辛爽在劇中埋下了許多伏筆,臺詞、服裝、音樂、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