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劇《人間恐怖》劇評:渣男必死,尺度大到犯規

在今天的內容開始前,十點君先問大家一個問題。

在世界上,什麼最恐怖?

是鬼怪嗎?是死亡嗎?是未知嗎?

明代最廣為人知的古文段子書,《廣笑府》告訴我們,是饅頭。

幾個人在討論最害怕什麼東西,其中一個膽大的男人說自己只害怕饅頭。

另外幾個人被激怒了,半夜往此人家中扔饅頭,聽到他在屋裡大叫,「饅頭好可怕!饅頭好可怕!」。

可推門進去一看,這人饅頭吃的正香,再問他怕什麼,他回答說「害怕熱茶」……(源自《性怕饅頭》,馮夢龍)

而南派三叔的八本《盜墓筆記》+衍生的十多部影視作品告訴我們,是人心。

在一衣帶水的日本,同樣也得出了一個相似的結論。

今天就帶大家看看,什麼才是這世上最聞風喪膽的——

人間恐怖

距今300年前的日本,出現了當時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城市——江戶(今東京)。

當時的男女比是2:1,所以戀愛的主動權掌握在女人手裡。

最搶手的類型,當屬面容姣好的溫柔花美男,aka英俊小生。

跟現在的愛豆風橫行簡直一毛一樣。

梅喜就是這樣一個人,五官精緻,濃眉大眼,身高八尺有餘,且形貌昳麗。

唯一的問題,他是個盲人

這樣一來,即便顏值再高也上不了檯面,只能從事一些邊緣工作。

梅喜以按摩為生,藝妓小春是他的老主顧。

每次服務時,小春總會打趣道——

撩撥的話語落在心頭,春心萌動的梅喜開始推拉

撩撥的話語落在心頭,春心萌動的梅喜開始推拉。

藝妓小春馬上提供重要情報!

藝妓小春馬上提供重要情報!

梅喜表面雲淡風輕,內心石破天驚

梅喜表面雲淡風輕,內心石破天驚。

這句話就像一根救命稻草,已經在他心裡埋下希冀的種子

回到家裡,糟糠之妻阿竹早已等候在側。

梅喜像往常一樣,會把在路上小石頭送給妻子

梅喜像往常一樣,會把在路上小石頭送給妻子。

以往,他只撿那些聲音好聽的,這次卻鬼使神差的問了妻子一句——

當晚,魚水之歡後,梅喜突然冒出來一句

當晚,魚水之歡後,梅喜突然冒出來一句。

當晚,魚水之歡後,梅喜突然冒出來一句

雖然已經用手撫摸過千萬次,竹的相貌早已刻進他的腦海裡。

但千百次腦補,不如親眼一見。

第二天,梅喜作出重大發表,打算藉助超自然的力量。

聽聞此話,妻子阿竹露出十分複雜懟神情

聽聞此話,妻子阿竹露出十分複雜懟神情。

她幽幽地說了一句——

她幽幽地說了一句——

她幽幽地說了一句——

並問丈夫,最想看的是什麼?

梅喜答道——

阿竹喜上眉梢,但突然回過味來——

阿竹喜上眉梢,但突然回過味來——

萬萬沒想到,梅喜居然答了一句——

萬萬沒想到,梅喜居然答了一句——

what?!?!?

請問您是情商健全的正常人嗎?

這個答案的災難級別,堪比史詩級翻車名場面。

渣得大顏不慚,毫不掩飾

渣得大顏不慚,毫不掩飾。

參拜的路上,再次偶遇小春

參拜的路上,再次偶遇小春。

藝妓難掩職業習慣,不自覺地開始發動攻勢。

很快,梅喜的計劃變得人盡皆知,除了殷殷期盼的迷妹外,也有給他潑冷水的。

他從隔壁老闆口中得知,阿竹其實很早之前就行動了。

梅喜並沒有氣餒,隨著參拜次數的增加,睡覺時他愈發頻繁做復明的夢。

在做完第一百次禮拜後,梅喜還是兩眼一抹黑

他大失所望,踉踉蹌蹌走回家後,跟阿竹大吐苦水。

就在這時,梅喜眼裡有了光

就在這時,梅喜眼裡有了光。

就在這時,梅喜眼裡有了光

復明的梅喜抱著阿竹,喜極而泣。

他十分感謝阿竹此前替自己去參拜

他十分感謝阿竹此前替自己去參拜。

但失落的阿竹卻意味深長的答道——

梅喜趕緊找補——

梅喜趕緊找補——

重見光明後,梅喜喜形於色,就連吃飯都更香了

重見光明後,梅喜喜形於色,就連吃飯都更香了。

但面對從前自己最喜歡吃的小魚乾,卻面露難色,

但面對從前自己最喜歡吃的小魚乾,卻面露難色,只因厭惡醜陋的樣貌。

梅喜出門時,阿竹還是會條件反射的去拿導盲手杖。

看著梅喜送給自己的髮釵,阿竹卻更喜歡丈夫之前送給自己的石子。

梅喜一怒之下,將這些自己撿回來的禮物,都丟在了院子裡。

阿竹停留在過去,但梅喜卻迫不及待地想擺脫不堪回首的灰暗過去。

與此同時,長舌老闆也不消停。

拼了老命攛掇梅喜出軌,給藝妓小春拉皮條

拼了老命攛掇梅喜出軌,給藝妓小春拉皮條。

梅喜就這麼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梅喜就這麼半推半就的答應了。

斗筲小人的讒言佞語固然可惡,

斗筲小人的讒言佞語固然可惡,但優柔寡斷、沒有主見、背信棄義的男主才是罪魁禍首,罪大惡極!

紅燈帳底臥鴛鴦,春宵一刻值千金。

梅喜激戰正酣,剛要上車

梅喜激戰正酣,剛要上車。

萬萬沒想到,阿竹破門而入。

姦夫淫婦被嚇呆了

姦夫淫婦被嚇呆了。

只見阿竹氣定神閒地走到梅喜身前,她用雙手抱著丈夫的頭顱。

無比溫柔的說了一句——

無比溫柔的說了一句——

然後兩個拇指,徑直插入丈夫的眼眶

罪有應得,大快人心!

罪有應得,大快人心!

就在我們為女主手撕渣男的壯舉歡呼雀躍時,反轉來了。

梅喜慘叫著從夢中驚醒,

原來一切都大夢一場

原來一切都大夢一場。

冷靜下來後,梅喜感慨了一句——

聽聞此話,鏡子中的阿竹漏出了一抹滲人的笑意

聽聞此話,鏡子中的阿竹漏出了一抹滲人的笑意。

聽聞此話,鏡子中的阿竹漏出了一抹滲人的笑意

這一切真的是夢嗎?如果是夢的話,那又是從何時開始的?

緊接著,反轉又來了!

鏡頭一切,落在了到寺廟參拜的阿竹身上。

微弱的禱告聲漸漸清晰,原來阿竹口中反覆默唸的是——

無論過去還是現在,最恐怖的東西,一直是人啊。

《人間恐怖》直譯過來,就是「人類真可怕」,本劇由wowow出品,一共五集。根據四部經典的「古典落語」改編而成。

落語是一種介乎於中式評書和單口相聲之間的藝術形式, 糾其最根本的差別,就是落語在表演時追求「表演者的消失」。

單口相聲表演時,表演者始終是一個不可忽視的重要存在,他會解釋故事的背景、角色的行為,還會時不時跳出故事對角色進行中立的評判,有時甚至會直接切換成脫口秀或聊天。

而落語缺乏一些必要的轉述,老練的藝術家可以模擬出不同人物的語氣神態,僅憑一個人的表演,就能將觀眾拽進他所營造的世界中。

日本的「古典落語」大多由男性藝人撰寫,內容也多為面向男性觀眾的搞笑段子。

而《人間恐怖》這次卻找來了4位女編劇對文字進行改編,四個故事也都是比較少見的黑暗題材。

主創希望從當代的女性視角出發,窺探古典文字中那幽暗的人性。

第一個故事改編自《心眼》,原作中其實有很多歧視視障人士的語句,因此現今很少公演,劇集版將這些歧視內容全部刪掉,而且放大了女主阿竹的戲份,最後的結尾也是編劇原創,堪稱神來之筆。

首集單從觀感來看,演員、劇作全部線上,

首集單從觀感來看,演員、劇作全部線上,畫面唯美,臺詞精煉,人物的每一個表情都意味深長,僅用四個角色就凝練了人間的百態。

柏林影后黑木華奉獻出電影級別的神演技,而跟她對戲的東出昌大也沒有拉胯。

追劇前,十點君還在困惑,為何渣男身敗名裂後還能資源不斷?

看完只想為眼光毒辣的主創拍案叫絕,這個角色真心非他莫屬。

數百年前的落語宗師「蝶花樓馬樂」,就以神明張果老為自己取名(「蝶花樓」就是中古時代「張果老」的諧音)。

而這項源自我國的古老藝術,至今仍被日本文藝界視為珍寶,仍然不斷煥發新的生機。

遠的不說,近來劇集有《虎與龍》,動漫有《昭和元祿落語心中》

甚至連歌壇都不落下。

紅到發紫的頂流米津玄師,去年剛發的熱單《死神》就直接取樣同名「古典落語」,

歌曲MV堪稱落語名家柳家喬太郎表演現場的神還原。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聯繫刪除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路

相關文章

奈緒,也當上主演了

奈緒,也當上主演了

日本各家電視臺陸續公開10月份開播的秋季檔日劇的情報,其中NTV在本週宣佈下一季的水10檔(週三晚上10點檔)將播出新劇《First Pen...

極島森林:他倆突然官宣,全網恭喜

極島森林:他倆突然官宣,全網恭喜

這段時間,露營莫名其妙就火了。 老妹兒也搞不明白為啥,只是眼見《機智露營生活》、《一起露營吧》、《花兒與少年 露營季》這類相關綜藝,如雨後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