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chwitz: The Nazis and the ‘Final Solution’:惡有惡報?畜生們都活得好好的

1942年9月的一天,弗蘭克爾的名字,變成了:119104

維克多·弗蘭克爾

維克多·弗蘭克爾

弗蘭克爾是一位精神病醫生,也是一個生活在德國的猶太人。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被關進了臭名昭著的猶太集中營…

那一天,弗蘭克爾和1500多個猶太人一起,被塞進一趟即將出發的火車。

車廂裝著80多個人,擁擠不堪,悶熱窒息,只有些許灰暗的陽光,從車窗頂部投射進來…

凌晨時分,火車減速,有乘客看到站牌上寫著:奧斯維辛!

奧斯維辛集中營|納粹德國時期建立的勞動營和滅絕營,有死亡工廠之稱。位於波蘭南部小城奧斯威辛,約有110萬人在奧斯維辛被殺害。

擠下火車,他們列隊走到一名德國軍官面前。這位軍官,漫不經心地用手指朝左右指點。

指向左邊,你就得去左邊,指向右邊,就得去右邊…

輪到弗蘭克爾的時候,他努力地挺直了腰桿,表現得很精幹的樣子。

軍官猶豫了一會兒,指向了右邊…

軍官猶豫了一會兒,指向了右邊…

弗蘭克爾朝右邊走去,他問一個老囚犯:我的朋友去了左邊,他會到哪裡去?

老囚犯指著一個正在冒煙的煙囪:你的朋友,正在慢慢飄向天空。

原來,這批進入奧斯維辛的猶太人,90%都被指向了左邊,通往焚化室。

焚化室的門上寫著「澡堂」,每個人都拿著一塊肥皂進入,然後,變成了煙囪裡的飛灰。

在浩瀚的電影史上,有數不清的影片,來追溯這段沉重不堪回首的過往。

但烏鴉覺得,二戰題材怎麼挖掘都不嫌多,大時代的動盪之中,更能折射出複雜的人性。

作為人類歷史上最深重的罪行,奧斯維辛集中營,是繞不開的一環。

從1940年6月14日,第一批囚犯到達,到1945年1月27日集中營獲得解放,4年多的時間裡,共有110萬人死在了奧斯維辛。

然而時至今日,大多數人對奧斯維辛的真實歷史仍然一知半解。

這也是今天我想把這部紀錄片介紹給你的原因。

它顛覆了電影帶給我們的刻板印象:《奧斯威辛:納粹最後的對策》

這部由BBC拍攝的6集紀錄片,上映於2005年,豆瓣評分8.9。

基於紀錄片,還有一本由導演勞倫斯·里斯撰寫的著作:《奧斯維辛:一部歷史》,豆瓣評分高達9.5。

烏鴉小夥伴爭相翻閱,書皮已經有些殘破

作品不僅參考了大量史料,還對近百名集中營倖存者和納粹行凶者進行訪談,其中不少受訪者,就是納粹黨員。

團隊通常要花上幾個月甚至數年的時間,說服這些加害者接受採訪,並同意錄影。

而訪談結果,讓導演大為震驚。

比如,一名納粹黨員說:如果要用一個詞來總結我在納粹德國的經歷,我會說,天堂。

在我們的印象中,德國人在二戰之後積極反思,深刻懺悔,是敢於面對歷史的正面典型…

眼前這位溫文爾雅的男人,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

被推翻的觀念,又何止這些

被推翻的觀念,又何止這些。

戰後審判的時候,很多德國戰犯為自己辯解:我是在執行命令,我不得不那樣做…

學者稱之為:平庸之惡。

這種放棄思考,對命令的無條件服從,讓我們不忍苛責…

但在這部紀錄片裡,我們卻看到,很多納粹分子,根本不是不動腦子地服從,相反,他們頭腦靈光、積極創新,盡心盡力完成領導佈置的KPI,把殺人的活兒越整越「漂亮」…

1940年,奧斯維辛集中營建立之初,並沒有用於屠殺猶太人的意圖。當時,這裡關押的是有危險的波蘭人和蘇聯戰犯。

但隨著戰局的發展,德國社會不斷湧現出新的問題。

比如,納粹開始驅逐猶太人,他們設想在帝國東部的貧瘠之地,建立猶太隔離區,強迫猶太人勞動。

位於波蘭東南部的奧斯維辛,開始收押猶太人。

位於波蘭東南部的奧斯維辛,開始收押猶太人
電影美麗人生劇照

電影《美麗人生》劇照

但當驅逐人數越來越多,集中營塞不下了,生病的人越來越多,他們開始用最「簡便」的方法,來「處理」掉他們。

殺戮開始了,他們先是處死了成年猶太男人。

殺戮開始了,他們先是處死了成年猶太男人
電影鋼琴家劇照

電影《鋼琴家》劇照

但很快又有了一個新問題,殺了一家的生活來源,那女人和孩子怎麼辦?

於是在1941年夏天,他們決定,把女人和兒童也都殺掉。

但這事兒沒那麼容易,近距離用槍射殺婦女和兒童,對納粹殺手造成了嚴重的心理創傷。

黨衛隊一位高官曾經這樣向領導彙報:只不過射殺了100多個人,看看這些士兵的眼睛,有多驚恐!這些人下輩子都完了…

於是,在隨後的「萬湖會議」上,有科學知識的知識分子出來獻計獻策,提出有創意又高效的殺人方法:毒氣室。

電影陰謀劇照

電影《陰謀》劇照

我們在很多電影裡看到,在被送進毒氣室之前,黨衛隊會非常客氣地對即將赴死的猶太人說:

請脫掉您的衣服,整理好您的物品;

你們現在要去洗澡和消毒,然後你們會被帶去營房,有人會給你們送去熱湯…

小心,洗澡的時候別被燙著了!

小心,洗澡的時候別被燙著了!

電影《穿條紋睡衣的男孩》劇照丨據說,毒氣室裡的景象是這樣的:屍體像木頭般一個緊貼著一個,面目猙獰,渾身青紫。窒息的痛苦和本能的相互撕扯,使他們纏成一個拉扯不開的大肉坨,屍體堆成金字塔形,這是由於人們都想擠上唯一的通風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而形成。

哄騙的過程和諧而歡快,卻讓螢幕外的我們毛骨悚然。

事實上,這也不是納粹一開始就精心設計的招數,而是他們在多次實踐後,摸索出的經驗。

他們在「工作總結」裡這樣寫

他們在「工作總結」裡這樣寫:

哄騙人們進毒氣室,比完全依靠武力更容易,也能減輕黨衛隊的壓力。

此外,還有一個現實考慮:死後扒下衣服非常困難,讓他們自己脫,甚至疊好,太省事了。

這是1942年,毒氣室已經投入使用,還不是非常完美。

因為人們死前的尖叫聲太過慘烈,他們企圖用汽車引擎聲蓋住,但失敗了,屠殺無法秘密進行…

於是,他們再次發揮主觀能動性…

於是,他們再次發揮主觀能動性…

把毒氣室建到偏僻的角落,命名為「紅房子」,在這裡,無論受害者喊得多大聲,都不會對營地的正常運作產生干擾。

「紅房子」之後,他們又造了「白房子」,容量更大,一次可以毒殺1200人,排氣效果更好。

1943年,奧斯維辛最新的比克瑙焚屍場投入使用,新的改造包括:毒氣室的門加上了「窺視孔」,屍體不需要再從地下室運到地面,就可以直接火化…

這樣下來,每個月,奧斯維辛可以殺害15萬人

這樣下來,每個月,奧斯維辛可以殺害15萬人。

這些,都是奧斯維辛管理者的「自主創新」。

屠殺,固然是希特勒下的命令,但如果沒有下層的主動內卷和推波助瀾,滅絕行動不會發展到如此殘酷、邪惡的地步…

或許每一次小小的「創新」,初衷不過是為了應付一個小問題,卻在一步步發展中逐漸失控,不知不覺墮入了深淵。

電影辛德勒的名單劇照

電影《辛德勒的名單》劇照

很多被關進集中營的猶太人,都聽說過毒氣室,而只要看到焚屍場的煙囪,大概能猜到,消失的人都去了哪兒…

但生活這裡的人,每一天都過著屈辱的生活,他們穿著爬滿蝨子的衣服,搶著用廁所,努力尋找餬口的食物…

他們只能關注眼下如何生存,而拋棄了其他所有的念頭。

時隔60年,一名生還者依然記得,毒氣室外的窗臺上,擺放著紅色的鮮花,她從未在集中營其他地方見過花。

她不知道,這也是黨衛隊的設計:為了讓被害者心情愉悅,放下警惕。

生活那麼難,那一抹火紅的生機,讓她平靜下來,相信納粹不會傷害他們。

了解到這個細節,導演忍不住評論:納粹竟然用這種方式對待死亡,令人震驚!這小小的設計,讓納粹的屠殺過程超越了單純的暴行,直到今天,這裡頭所蘊含的深刻嘲諷,在所謂的「文明」世界裡無出其右。

電影辛德勒的名單劇照

電影《辛德勒的名單》劇照

在這裡,我不得不提一個人,奧斯維辛指揮官:魯道夫·霍斯。

霍斯在生命最後一刻,仍然認為滅絕猶太人的理由是「正當的」

有一次,一名猶太女人質問他:你怎麼下得了手,殺死這麼漂亮、這麼可愛的孩子?你就沒有一點同情心嗎?

霍斯確實感到過一絲困擾,但騎上馬飛奔一陣,或是喝上幾杯酒,就可以忘卻。

霍斯不是人們腦補出來的飛揚跋扈的黨衛隊惡魔形象,相反,他外貌普通,話不多,很少情緒失控,在家,他是溫柔的丈夫,和藹的父親…

如果在和平年代,他或許一輩子就當農民,平靜地過完這一生。

加入納粹黨衛隊,是他自願的,目的很簡單:這工作錢多。

而他對殺猶太人毫無思想包袱,因為在他的心中,猶太人就是該殺。

一戰之後,戰敗的德國,簽署了喪權辱國的和解協議,國內怨聲載道,希特勒和他的追隨者很容易就把德國的猶太人打成了替罪羊,讓他們為德國的困境負責。

這裡面的邏輯,現在看來相當荒謬,但就是有人相信。

比如,他們說,猶太人又懶又壞,一戰時,我們日耳曼民族的小夥子在前線打仗,他們卻躲在後方過安穩日子。

但事實是,納粹禁止德國猶太人參軍。

但事實是,納粹禁止德國猶太人參軍

還有,他們說,猶太人很擅長做生意,狡猾自私,賺了日耳曼民族的血汗錢…

但實際是,猶太人沒有土地,他們要活下去,就只能做買賣…

歧視一旦產生,就總能找到證據來自我印證。

當時的德國,從上到下充斥了「反猶思想」,與其說是政府洗腦,不如說,是民眾的情緒與政治宣傳之間,默契地碰到了一起。

一個民族對另一個民族的趕盡殺絕,變得水到渠成…

電影鋼琴家劇照

電影《鋼琴家》劇照

書中有一段猶太生還者的描述,令人心寒:

納粹頒佈了猶太人驅逐令,並說我們走後,房子騰出來,給那些住宅被炸燬的非猶太居民…

昨天還有說有笑的鄰居,突然不再跟我們說話了。

街上的人對我們的處境毫不同情,有人欣喜若狂地說:感謝上帝,這些一無是處的糧食浪費者終於消失了。

而多年後,不少納粹黨員,依然對他們的罪行毫無悔意。

有人說:我就是恨猶太人,我一點也不後悔。

有人說:我就是恨猶太人,我一點也不後悔

有人說:當時的我做了正確的事,只不過現在,正確的定義變了…

記者追問:那殺死小孩也正確嗎?

他說:敵人不是那些孩子,而是他們身上流淌的血,他們長大後將要變成那個危險的猶太人…

有人同意對著鏡頭講述罪行,不是為了懺悔,而是因為網上有謠言,說集中營的慘案並不存在,他決定站出來說:不,我就在場。

彷彿,他是一個民族英雄。

彷彿,他是一個民族英雄

而只要跨過人性底線,在奧斯維辛的工作,簡直可以稱之為肥差。

這裡遠離一線戰場,不用出生入死,戰爭年代,讓別人死,總比自己去死強。

正如一個納粹黨員的坦白:所有人都是為自己著想,很多人都在戰爭中喪生,不只是猶太人,如果我全放在心上,我就活不成了…

大批猶太人送到集中營,他們被要求交出財物,這些名義上要送到國庫,但是集中營內部層層貪腐,與猶太人的大量死亡相伴隨的,是黨衛隊的荒淫無度…

電影鋼琴家劇照

電影《鋼琴家》劇照

他們每天大魚大肉,喝到爛醉入睡,懶得關燈,就用手槍打碎燈泡,沒人會過問子彈的去處;

他們強姦婦女,虐待勞工,今天想讓誰先死,誰就得死…

醫生搞起了人體實驗

醫生搞起了人體實驗。

有人抓來雙胞胎,給其中一個注射各種病菌,等她死,如果她死了,就馬上去殺死她的同胞妹妹,研究兩具屍體的差異。

畢竟,在正常社會里,雙胞胎同時喪生的概率太低了,這是多麼好的研究機會。

在這鬼域之地,人的私慾得到極大滿足,人的權力失去了控制,無限擴張…

為所欲為、窮凶極惡…

怎樣惡毒的詞,都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罪行…

怎樣惡毒的詞,都不足以形容他們的罪行…

但你可以想象嗎?他們在來到這裡之前,不過就是普通人,是好兒子,好爸爸,好員工,好公民…

這不是反人性,這恰恰就是人性。

人性原來是這樣經不起考驗,貪生怕死,趨利避害,在私慾面前,善良、忠誠、同情心,不值一提。

正如羅翔說的:勇敢,是人類最稀缺的美德。

在時代的洪流之中,敢於堅守底線的,永遠是極少數。

有人說,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但現實卻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服從。

電影鋼琴家劇照

電影《鋼琴家》劇照

在整個二戰歷史中,共有600萬猶太人,遭到納粹的殘忍屠殺。

奧斯維辛集中營,有110萬受害者,其中包括20多萬名兒童。

照片拍攝後沒多久,他們就死在了集中營裡

照片拍攝後沒多久,他們就死在了集中營裡

導演里斯在《序言》裡寫道:

有個場景在我腦中揮之不去,那是關於「嬰兒車隊列」的描述:空空的嬰兒車每五個排成一排,被推出奧斯維辛,朝火車站方向而去——它們都是從死去的猶太人那裡掠奪來的財產。

目睹這一幕的囚犯說,他們用了足足一小時,才走過這一隊列。

這些坐在嬰兒車裡被推進奧斯維辛的孩子,沒有機會長大成人,體驗人生…

我們相信天道好輪迴,相信因果報應,血債血償,但奧斯維辛的歷史,狠狠地打了臉。

正如人類歷史上無數卑劣罪行,最終都不了了之…

在奧斯維辛集中營工作過的大多數人,沒有遭到任何的處罰,而集中營裡的大多數犯人,在經歷瞭如此深重的苦難之後,始終沒有得到足夠的補償。

今天,是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紀念日,也是中國抗日戰爭勝利紀念日。

關於戰爭和侵略的描述,通常是一堆資料,幾篇陳述,歷史課本里,幾張模糊的黑白照;

對於歷史的反思,我們或許只會,止步於喟嘆和唏噓。

電影鋼琴家劇照

電影《鋼琴家》劇照

然而,當得知集中營的負責人,如何為多殺一個人,而創立精確高效的責任分配計劃;

當得知一群受過高等教育、擁有先進技術的人,談笑間給數百萬人判下死刑;

當得知普通人會為了霸佔猶太鄰居的房屋產權,毫不猶豫排斥舉報;

當看見人在焚化爐中死去後,脂肪和毛髮,會成為肥皂和地毯…

當看到沾滿汙跡和血跡的條紋囚衣,堆成小山;

當看到廢墟旁邊,數以萬輛的嬰兒車、洋娃娃、玩具車、書本、內衣、假牙…

當仇恨、歧視和苦難,有了五官,有了門牌號,有了戶籍號碼…

關於生命,關於殺戮,關於沉默,關於人性…

或許,我們會有更深遠的注視,更長久的反思。

相關文章

恐怖童謠,遠不止一首《小白船》

恐怖童謠,遠不止一首《小白船》

藍藍的天空銀河裡,有隻小白船。 為什麼童謠 X 殺人的套路屢試不爽呢?不用說,童謠中天真稚嫩的童聲,與詭異的歌詞結合在一起,可以形成一種巨大...

北野日奈子,在個人部落格中宣佈畢業

北野日奈子,在個人部落格中宣佈畢業

乃木坂46成員北野日奈子於31日在個人部落格中宣佈即將畢業。她說:「我將離開目前所走的道路,決定走上一條新的道路」。 她說自己是在去年這個時...

崩潰的董卿

崩潰的董卿

離開中國央視春晚舞臺後,董卿變得更加「多元」與「立體」。 《朗讀者》之後,董卿儼然成為所謂成功人士的「範本」。如今再講起她,輿論多以「央視一...

賈玲能紅,離不開馮鞏

賈玲能紅,離不開馮鞏

2021年的春節檔,賈玲導演的《你好,李煥英》叫好也叫座,關於這部電影的討論成為春節的社交入場券之一。 截至2月19日晚,僅僅上映8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