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虹:沒想到,我和徐崢也有今天

至今,徐崢都習慣稱呼陶虹為「小陶」,這個名字是在他們22年前,拍攝《春光燦爛豬八戒》時,他就開始喊的。

今年,是陶虹與徐崢結婚的第18年了,近幾年,陶虹總被反覆問到一個問題:

「認識徐崢的人越來越多,知道你的人越來越少,心裡是什麼感覺?」

每次聽到這種問題,陶虹都十分坦然,她說:「徐崢現在經歷的這種炙手可熱,我都經歷過。」

「你不能永遠站在臺上閃閃發光,太陽還有落山的時候呢。」

說完之後,她開朗地笑了幾聲,用手撫平了裙子上的褶皺。

徐崢和陶虹的第一次見面,發生在南京一間飯店。

彼時是兩人確定出演《春光燦爛豬八戒》後的初次見面。

那場聚餐陶虹晚到了十幾分鍾,一下車,一位光頭工作人員就招呼她先進去吃飯。

一進門,陶虹看到另外兩個光頭正圍著一個圓桌子吃飯,那是徐崢和劇組的副導演。

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中的徐崢與陶虹

徐崢後來反覆描述起自己第一次見陶虹時的樣子:「她從拱門那裡遠遠走過來,頭髮又長又黑,兩個眼睛亮亮的。」

在此之前,他去北京看過陶虹的話劇,也看過她的處女作《陽光燦爛的日子》,對她的評價是:「很有靈氣」。

而那時的陶虹,對徐崢所知甚少,也不太關心。她更好奇的,是心中不斷升起的一個疑問:

「這個劇組,怎麼都是光頭。」

在成為「著名女演員」和「徐崢的妻子」之前,陶虹最想做的工作,是當一名會計。

冒出這一想法的那年,是1993年,這一年恰好是陶虹進入北京花樣游泳隊的第10年。在此之前,她的人生軌跡十分明確:

生於無錫,長在北京,父親是高級工程師,母親是一名圖書管理員,11歲進入北京花樣游泳隊,開啟了長達10年「泡在水裡的日子」。

陶虹之所以能進入北京花樣游泳隊,也算是緣分。最開始,母親想讓陶虹學跳舞,報考了北京舞蹈學院。

彼時,北京花樣游泳隊剛剛創立,教練索麗婭去北京各大舞蹈隊裡選人,恰好碰見當年尚且稚嫩的陶虹。

少年時期的陶虹

少年時期的陶虹

後來索麗婭回憶第一次見到陶虹時的樣子:「兩個眼睛笑起來彎彎的,特別有靈氣。」當即她就決定,一定要讓陶虹加入北京花樣游泳隊。

此前,中國從未有過花樣游泳隊,陶虹的媽媽心有顧慮。但教練索麗婭卻三番五次登門,勸說陶虹加入。

於是,11歲那年陶虹報考了兩間學校,一個是東方歌舞團的,另一個就是北京花樣游泳隊。

幾個月後,面對兩個學校寄來的錄取通知書,陶虹選擇了後者。原因很簡單——東方歌舞團需要自費一部分,而花樣游泳隊免費。

就這樣,1984年,陶虹進入北京花樣游泳隊,成為新中國第一批花遊運動員。

這一練,就是10年。

這一練,就是10年

在北京花樣游泳隊時期的陶虹

那時,北京花樣游泳隊的地址,設在北京陶然亭的游泳場內。

冬天,運動員住的校舍沒有暖氣,許多年後,陶虹想起年少時的冬天,記憶中都仍是冰冷的泳池水和沒有盡頭的訓練日。

1993年,剛滿30歲的姜文計劃籌拍自己第一部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故事改編自王朔的小說《動物凶猛》。

因為女主角「米蘭」需要會游泳,姜文開始在北京的大小遊泳隊裡挑選演員,未料想,「米蘭」沒找到,卻找到了扮演女二「於北蓓」的陶虹。

後來,姜文談及選陶虹的原因,說是因為第一眼,就覺得她特別像書裡描寫的於北蓓:「從月亮門裡拐出一個長著狐狸臉的女孩。」

電影《陽光燦爛的日子》中的陶虹

而另一面,彼時的陶虹已經以國家運動員的身份獲得全運會冠軍,並拿下過世界盃集體第5名的成績,正計劃著退役。

以此為契機,陶虹從水中走出,以「於北蓓」的身份正式開啟了她的演藝生涯,走進了她「陽光燦爛的日子」。

因為並無演出經驗,所以剛進入劇組時,陶虹說自己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是抱著「玩票」的心態:「畢竟我不是專業演員」。

戲拍到一半,陶虹開始越來越困擾,她不明白為什麼一個電影,需要那麼多人走來走去:「那時候我就有一種忐忑和茫然,我特別想知道大家都在幹什麼。」

思前想後,陶虹決定去考一所大學,深入學習表演。得知陶虹這一決定後,劇組裡的前輩們紛紛開始給她推薦學校。

姜文說:「考我們學校吧,你這聲音中戲肯定喜歡」;攝影師顧長衛則說:「考我們北影吧,正好蔣雯麗已經留校了,你明年上學,正好去她班裡。」

於是,在大家的建議下,陶虹不僅報考了中戲與北影,還順帶著報考了上戲。並且在幾個月後,收到了來自這三所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思慮再三,陶虹選擇了中戲,成為了姜文的校友,進入94級表演本科班。

陶虹與姜文

在陶虹進入中戲的這一年,徐崢正巧從上海戲劇學院畢業,進入上海藝術中心,開始專心搗鼓起了話劇。

那時,一南一北的兩個人,誰也沒想到,屬於他們的故事,正埋下伏筆。

陶虹曾說,在她的演藝生涯裡,《陽光燦爛的日子》讓她了解什麼是電影,而《黑眼睛》則讓她真正理解電影。

1996年,電影《黑眼睛》製作方找到陶虹,邀請她飾演一名叫做丁麗華的盲人運動員。

為了演好劇中的角色,陶虹特意在盲校住了一段時間,結識了許多真正的盲人運動員,並特地拜訪了電影中自己所扮演角色的原型,也是中國首枚殘奧會金牌獲得者——平亞麗。

電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電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這些體驗都被陶虹揉入表演中,而她過往的運動員經歷,則無疑讓她對角色的心理與狀態,拿捏得格外清晰。

就連導演陳國星都說:「陶虹一跑起來,你會感受到一股強大且無法形容的生命力撲面而來。」

透過陶虹那雙「黑眼睛」,觀眾看到了角色身上的堅韌與生命力,也看到了敘事外的活力與少女感。

電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電影《黑眼睛》中的陶虹

憑藉電影《黑眼睛》,陶虹一舉拿下華表獎與金雞獎影后。

這一年,她26歲,正要從中戲畢業。

也是在這一年,26歲的徐崢憑藉話劇《股票的顏色》,拿下白玉蘭戲劇獎最佳男主角獎——國內話劇演員所能達到的最高榮譽。

但縱使如此,在彼時的演藝圈內,陶虹的名氣還是遠高於徐崢。

1999年,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邀請陶虹出演劇中「小龍女」一角。

陶虹說之所以接受這個角色,是因為《黑眼睛》的題材有些沉重,而《春光燦爛豬八戒》從名字上「就感覺輕鬆一點」。

與陶虹不同,彼時被邀請扮演「豬八戒」的徐崢,對於要不要出演這部電視劇,充滿猶豫。

在此之前,他總是戲謔地稱自己為「做先鋒藝術的文藝青年」,而顯然,豬八戒這一角色,既不「文藝」,也不「先鋒」,還有點醜。

他反覆問朋友,自己該不該去。朋友們的回答出奇一致:「該去」。

就這樣,徐崢接下了豬八戒一角,那時的他,尚且不知道,這部劇對他而言,比起「突破」,更多的是「收穫」。

年輕時的徐崢

年輕時的徐崢

拍戲的過程十分艱辛,徐崢常常凌晨4點就被拽起來化妝,一邊化妝一邊打瞌睡,徐崢說:「有時候一睜眼,自己就變成了一隻豬。」

因為帶著巨大的頭套,徐崢不方便進食,每到這時,陶虹就會拿著勺子,一口口喂徐崢吃。

很快,超出「革命友誼」的情感,在陶虹與徐崢相處的過程中蔓延出來。

一次,在兩人拍完戲之後,徐崢提出沿著小路散散步,那條路特別黑,走到一半徐崢特別自然地去拉陶虹的手,而陶虹也特別自然地把手抽了出去。

之後,她做了一個被徐崢後來稱為「非常拙劣的補償動作」——搭住徐崢的肩膀,還拍了兩下。

後來陶虹說:「不是沒有好感,只不過當時確實有點害羞。「

雖然第一次拉手以失敗告終,但兩人卻就此開始談起了戀愛。

電視劇《春光燦爛豬八戒》中的徐崢(中)與陶虹(左一)

《春光燦爛豬八戒》之後,編劇萬方找到陶虹,遞給她一沓劇本,對她說:「你看看這個劇本,如果你覺得好,我就有信心把這部劇做下去。」

陶虹在飛機上看完劇本,被這個名叫《空鏡子》的故事感動得嚎啕大哭,當即決定出演「孫燕」一角,並隨後推薦了姜武來扮演劇中的「潘樹林」。

彼時,姜武已有兩個戲在身,分身乏術。但陶虹卻始終堅持這個角色適合姜武,她甚至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和製片方說:

「你們給姜武多加點錢把他請來,沒錢的話,就把我片酬降了給他也行。」

電視劇空鏡子中的陶虹

電視劇《空鏡子》中的陶虹

在陶虹的堅持下,姜武最終出演了《空鏡子》。

事實證明,陶虹沒有看錯。在當時,《空鏡子》一經播出,立馬收穫了眾多關注與讚賞,其中就包括姜武的哥哥姜文。

姜文對這個故事十分喜愛,後來他還專門找到陶虹,「忿忿不平」地問她:

「你怎麼不找我演呢?」

電視劇空鏡子中的陶虹與姜武

電視劇《空鏡子》中的陶虹與姜武

憑藉電視劇《空鏡子》,陶虹拿下了金雞獎與金鷹獎最佳女主角。繼「雙料影后」之後,她又成為了「雙料視後」。

而彼時的徐崢,正在中國第一部穿越喜劇《穿越時空的愛戀》中,貢獻著自己演藝生涯中為數不多的偶像角色。

穿越時空的愛戀中的徐崢與張庭

《穿越時空的愛戀》中的徐崢與張庭

一方面,兩人在事業上各自精彩,另一方面,戀愛談到第4年,因為忙碌帶來的聚少離多仍是最大的問題。

彼時,陶虹在北京,徐崢在上海。分隔兩地,陶虹偶爾會因為沒時間談戀愛感到困擾,徐崢說:「不然我們結婚吧,結婚就能談戀愛了。」

就這樣,2003年,陶虹與徐崢登記結婚。

婚後,兩人在北京與上海都安了家,一年之中,有幾個月陶虹會去上海生活,而剩下的月份,則是徐崢來北京居住。

偶爾,輪到徐崢在北京連住幾個月時,他會悄悄抱怨:「舌頭上沒滋味,北京的吃的,不鮮。」

這是這段婚姻甜蜜的困擾。

這是這段婚姻甜蜜的困擾

在當時,兩人因為結婚匆忙,所以沒辦婚禮,也沒度蜜月,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都不知道兩人結了婚。

陶虹和徐崢說:「不然排臺只有咱倆的戲吧,這樣買過票的人也算是交了份子錢了。」

於是,徐崢為陶虹寫下劇本,取名《最後一個情聖》,整場話劇長達2個小時,演員只有徐崢與陶虹。

話劇最後一個情聖中的徐崢與陶虹

話劇《最後一個情聖》中的徐崢與陶虹

《最後一個情聖》成為當年的話題劇作,而陶虹與徐崢,也成為了娛樂圈裡的一對佳話。

這一年,陶虹與徐崢,都33歲了。

2006年,甯浩給陶虹寫了一封信,請她出演自己電影中男三號「道哥」的女朋友,信內附帶的劇本,碰巧被徐崢看到。

看完後,徐崢直誇故事好,說:「陶虹不來,我來。」於是,徐崢「搶」了陶虹的劇本,出現在甯浩劇組。

這部電影,就是《瘋狂的石頭》。

電影瘋狂的石頭中的徐崢

電影《瘋狂的石頭》中的徐崢

在當時,29歲的甯浩手裡攥著劉德華給的300萬,每花一筆錢,都要計劃半天。徐崢明白甯浩的難處,他來拍了十幾天的戲,最後離開劇組時,一分錢都不要。

《瘋狂的石頭》中,除了「自告奮勇」的徐崢外,甯浩還拉來了黃渤。以此為起點,徐崢、甯浩與黃渤的「鐵三角組合」,初見雛形。

似乎正是從這個時期開始,徐崢開始逐漸摸索出屬於自己的風格。此後,他憑藉《無人區》《人在囧途》等電影,逐漸在電影界奠定起地位。

電影無人區中的徐崢

電影《無人區》中的徐崢

在徐崢事業蒸蒸日上時,陶虹卻突然慢了下來。

2008年,陶虹與徐崢的女兒徐小寶出生,自此之後,她開始漸漸淡出娛樂圈,迴歸家庭,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處於息影狀態。

然而,當她終於可以慢下來享受人生時,卻接連遭受人生中的「不可承受之重」。

陶虹生產後與徐崢及醫護人員的合影

後來,陶虹將自己剛成為母親的那兩年,稱之為是自己的「濃縮人生精華」——巨大的打擊接踵而來,生老病死一一經歷。

在陶虹孩子不到一歲的時候,陶虹的母親因癌症不幸去世,不到兩年,父親又因為突發性心臟病,離她而去。

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自責地將父母的離去,歸結於自己沒有照顧好他們:「我媽媽當時那樣看著我,是想我救她啊,我怎麼把她送到火葬場去了。」

「我爸爸生活在我旁邊,我是希望他能安度晚年的,可是當他發作的時候,我還是沒有來得及救他。」

在那些日子裡,這些念頭持續不斷地在她腦海中輪番浮現,站在崩潰的邊緣,陶虹說自己那時大概是患上了抑鬱症。

黑暗中拉住她的安全繩,是她咿呀學語的女兒。每當看到那個如此依賴自己的幼小生命,陶虹就會不斷告訴自己,要振作。

此後,陶虹開始刻意調整狀態,她花很多時間去徒步,讀書,做公益,用漫長的時間,恢復生活中的平衡。

陶虹徐崢一家三口

陶虹徐崢一家三口

當她再次出現在大眾面前時,是2011年,徐崢以導演的身份籌拍電影《泰囧》的時候。

從前期的劇本創作到拍攝過程,陶虹全程跟進,有時在拍攝現場,她常常就一個鏡頭,和徐崢討論許久。

觀點獨到,勢均力敵。縱使息影多年,陶虹對於電影的理解,依然深刻。

就連黃渤都說:「陶虹是一個特別聰明,且相當有態度的人,說實話,我不認為這個戲如果陶虹導的話,會比徐崢差多少。」

除此之外,陶虹還在《泰囧》中客串演出。客串的原因很簡單,因為沒有合適的女演員。

在電影《泰囧》中客串的陶虹

她說在徐崢的電影中,自己是永遠的「備胎」:「如果這個角色能有人願意來演,我肯定不演。」

「但是如果他需要我,我就一直在。」

徐崢說有一次自己去上心理課,老師讓他在紙上畫一棵樹,一個房子。

徐崢幾筆畫好,畫面上是一顆很大的樹,和一間很小的房子。

老師對他說:「樹代表事業,你在事業上花的精力太多,應該把房子畫大一點,這樣不成比例。」

徐崢清楚自己人生中的失衡,他知道自己畫下的那個小小的房子,大部分時間是陶虹在經營,他說:

「我知道陶虹自己也想拍一個電影,她其實是一個很有事業心的人,因為我,她為這個家在不停地付出。」

2017年,陶虹作為「飛行導師」出現在綜藝《演員的誕生》中,搭檔彭昱暢共同出演了《末代皇后》中的片段。

短片中,45歲的陶虹將末代皇后婉容少女時期的靈動、中年時期對於人生的悵然失落,演繹得淋漓盡致。

演員的誕生中的彭昱暢與陶虹

《演員的誕生》中的彭昱暢與陶虹

而舞臺下,在拍攝之前,陶虹親自畫下劇情的分鏡鏡頭、給導演講解劇情,甚至連場景布光,她都根據內容進行了調整。

看完她的表演,就連在那季節目中因嚴苛上了幾次熱搜的章子怡,都欣賞地說:

「陶虹師姐,你們家不應該只有一個導演,應該還有一個,你也可以做一個很好的導演。」

而陶虹再一次出現在大眾話題被廣泛討論時,是2019年,她在電視劇《小歡喜》中扮演的母親「宋倩」一角。

電視劇播出後,因為陶虹傳神的演技,網友紛紛在網上「艾特」徐崢,拒絕讓他將陶虹「私有化」。

對此,徐崢特意在朋友圈迴應了網友,他說:「陶虹是大家的陶虹!我才是陶虹的私有財產」。

然而實際上,陶虹能接下這一角色,徐崢起到了關鍵作用。

最初,在收到邀請時,陶虹並沒有接下這一劇本。原因是因為彼時《小歡喜》只有一個簡單的劇本,而大部分的細節,要在拍攝過程中進行完善,就連沙溢最開始收到的劇本,也只有8集。

陶虹說:「沒有劇本,我怎麼接啊。」

就連總編劇黃磊親自勸說,陶虹都不為所動,直到徐崢看過故事後說:「劇本挺有意思的,可以嘗試。」

陶虹才最終鬆口。

小歡喜中的陶虹、沙溢與「英子」李庚希

《小歡喜》中的陶虹、沙溢與「英子」李庚希

憑藉《小歡喜》,陶虹拿下第26屆白玉蘭獎最佳女配角。

在她獲獎後,徐崢隨即在自己的微博上祝賀:「恭喜小陶,賀喜小陶,向小陶老師學習。」

這一年,是徐崢與陶虹結婚的第17年了。

相比徐崢,陶虹現在放下了很多。

她說過去自己是一個特別較真的人,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我最恨別人在我面前糊弄。」

而如今,她對於很多事情,開始看得很開。

唯一的遺憾,她說只有一件,那就是母親在世的時候沒有對她說一句:「我愛你」。

但很快,這份遺憾就被陶虹自己消解:「後來我想明白了,只要你心裡有愛的話,她一定能感受到。」

前不久,陶虹剛過完了自己49歲生日

前不久,陶虹剛過完了自己49歲生日。

生日當天,她發了一條微博:

「年輕年少的時候,生日都想著自己,有了孩子後生日卻總想起媽媽,媽媽我現在很好,很幸福,希望你在天之靈知道我有多愛你。」

陶虹49歲生日當天所發微博

這一年,是她進入演藝圈的第28年,也是她與徐崢結婚的第18年了。

有人曾經問她,對於自己的「過氣」,是如何看待,她說:

「你不能永遠站在臺上閃閃發亮,人的光就那麼多,太陽還有落山的時候呢。」

說完這句話,她燦爛地笑了笑,似乎和20多年前,《陽光燦爛的日子》中那個穿著紅白連衣裙,扎著馬尾的於北蓓,並無太大差別。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21歲的陶虹(右一)

《陽光燦爛的日子》中21歲的陶虹(右一)

2019年,徐崢與陶虹重新錄製了《春光燦爛豬八戒》的片尾曲《卷睫盼》,而此時,距離拍攝電視劇的1999年,已經過去整整20年了。

《春光燦爛豬八戒》片尾曲《卷睫盼》

歌曲上線當天,徐崢轉發了歌曲,並說:「大家好,我是豬哥哥,一轉眼闊別20年了。好久不見,但是緣分,從未改變。」

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徐崢都不太願意提起「豬八戒」這一角色,他說:「那是一個很不舒服且擰巴的角色。」

後來,有人問徐崢,如果時光倒流,他還會拍《春光燦爛豬八戒》嗎?

徐崢想了一下,回答道:「會,因為能碰到小龍女。」

部分參考資料

部分參考資料:

1、金星秀:陶虹專訪

2、人物:徐崢專訪

3、藝術人生:陶虹專訪

相關文章

陶虹,剛翻紅,就要涼了

陶虹,剛翻紅,就要涼了

這屆明星的瓜,真的一個比一個更讓人目瞪口呆啊。 之前鬧得沸沸揚揚的張庭傳銷案,又有後續了…… 張庭兩口子因從事傳銷活...

活久見,當年被叫停的劇整改過審了!

活久見,當年被叫停的劇整改過審了!

之前在寫明道和蔣雯麗合作的《轉角之戀》時,咱們淺淺地討論過一次積壓劇。 那幾年因為娛樂圈流量當道,資本瘋狂湧入,導致影視市場嚴重飽和。 再加...

10部當年被罵的雷劇,現在卻成了經典

10部當年被罵的雷劇,現在卻成了經典

最近有一部中劇《東八區的先生們》迎來了清一色的差評,評分2.2分,可以說爛出了歷史紀錄。 不禁回想小時候看過的神劇,雖然有些一開始被罵「雷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