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天國》劇情、影評:零差評的電影,多剪一幀都心痛

立冬一過,北半球大部分地方就算正式進入冬天了。越來越冷的天氣,適合搭配熱茶、毛毯,當然還有溫暖治癒的電影。

今天鋪子要聊的,是一部是枝裕和的老片。

鏡頭中幽黃的燈光、呼出的哈氣、白茫茫的雪地等等元素,相當應景。除此之外,電影更以細膩輕柔的方式,包裹關於記憶、生命、愛情與親情等等厚重命題,帶給人一種溫熱而熨帖的感覺。

影片開場,一群工作人員陸續趕到辦公室,脫去外套,互相寒暄著。

上司進來宣佈上週的業績情況,佈置新的任務。

等候廳裡,老老小小在等待叫號的間隙聚在一起閒聊起來。

窗上凝結了一層薄薄的水霧,一切看起來和普通的公務場所沒什麼兩樣。

直到第一位到號的老人坐在面談桌前,我們才意識到這所機構的特別之處——

「您本人已經在昨天辭世了。」

影片也漸漸顯現出它的輪廓——

影片也漸漸顯現出它的輪廓——

下一站,天國

Wonderful Life

下一站,天國

評分:8.3 / 10

導演:是枝裕和 Hirokazu Koreeda

上映:1998 年 9 月 11 日

片長:1 小時 58 分鍾

演員陣容

井浦新 ARATA小田繪梨花 Erika Oda寺島進 Susumu Terajima內藤剛志 Takashi Naitô谷啟 Kei Tani木村多江 Tae Kimura伊勢谷友介 Yûsuke Iseya香川京子 Kyôko Kagawa

文章目錄

下一站,天國 電影簡介

作為是枝裕和第二部長片,《下一站,天國》採用了紀錄片風格的拍攝方式,講述的卻是一個帶著奇幻色彩的故事。

它構想出了一個中轉站,每一個逝者在去往天國之前,都會先到這裡小住一週。

在此期間,每個人都必須做一件事——從一生之中選出一段最珍貴的記憶。

接下來,作為工作人員的天使們會幫他們重演回憶並製成電影。

之後他們將觀看這部影片,然後帶著他們最美好的記憶離開這裡,前往天國。

如果只能保留一段回憶,你會如何選擇?

下一站,天國 劇情介紹

如果只能保留一段回憶,你會如何選擇?

一生中那麼多珍貴的回憶,該如何取捨?

一個年輕的女孩,最懷念的是童年時期媽媽給自己掏耳朵的時光。

夏日的庭院裡晒著白色衣服,她躺在媽媽的腿上,昏昏欲睡。

那時媽媽身上的氣味,以及臉頰靠在媽媽腿上的柔軟觸感,她至今仍然記得。

一位年輕人,銘記著青澀的校園暗戀

一位年輕人,銘記著青澀的校園暗戀。

喜歡的女孩在包包上別了鈴鐺,走路時會碰撞出叮叮噹噹的聲音。只要聽到鈴鐺的聲音,就知道她來了。

一名失意的男子,選擇了五歲那年,拿著廢棄物待在壁櫥裡,把那裡佈置成自己的秘密基地的記憶。

患有阿茲海默症的老人,記憶停留在了九歲那年,她心心念念著四月櫻花飄落的浪漫景象。

病症早已為她篩選好了最重要的回憶……

病症早已為她篩選好了最重要的回憶……

一位78歲的老太太,最難忘幼時被家人寵愛的日子。

哥哥看到其他小女孩穿著粉紅色洋裝很可愛,於是跑遍東京給自己也買了一套。

衣服的細節她還記得清清楚楚:

「領口附近有刺繡什麼的」,「胸部附近也有打褶」,「袖子也是蓬蓬的,是短袖」。

老太太眯起眼仔細回憶著,在本子上畫出記憶裡的粉紅色洋裝。

她描述當時的心情:收到的時候,高興的都要抱著盒子跳起來了。

換上洋裝後,哥哥會帶著她去咖啡館,在朋友們面前跳一支舞,作為獎勵,他們會給她買冰淇淋或雞肉飯。

那是她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三年前,哥哥過世了。

她一直照顧著他,直到他離開。

她一直照顧著他,直到他離開

另一位老太太,選擇了一段與地震相關的記憶。

那年她九歲,地震發生時大家緊貼著地面,等震感平息之後,趕忙逃進附近的竹林裡避難。

不知誰先開了個頭,孩子們很快忘卻了逃難的緊張,在竹林裡玩耍起來。兩根竹子間綁上根繩子,就成了鞦韆。

媽媽們就在空地煮飯,包飯糰給她們吃。

劫後餘生的喜悅與童年的無憂無慮交織,成為她一生中最珍貴的一頁。

這些逝者之中,

這些逝者之中,有的人想忘掉一切,「淨是些討厭的回憶。就算我能再多活一會兒,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好事發生。」

有的人無法抉擇,「只能選一個嗎?」人生每一個片段都彌足珍貴,每一段記憶都捨不得刪除。

更多人,就像年逾古稀的渡邊先生一樣。

粗淺地回顧一生,擁有還算過得去的學歷,還算過得去的工作,還算過得去的婚姻,以及還算過得去的退休生活。

人生每一個階段都還算過得去,但硬要說哪一段最難忘,卻選不出來。

為了幫他選出最珍貴的片段,工作人員調取了記錄著他一生的錄影帶,供他參考。

整整72盒,一盒包含著一年的經歷。

過電影般回顧了自己的一生後,渡邊心裡漸漸有了答案。

在中轉站的最後一天,他做出了選擇——

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假日,渡邊和妻子坐在中央公園的長椅上,隔著不近不遠的距離,偶然聊起兩人初次見面時的情景:

第一次約會,緊張的渡邊一邊擦汗一邊應對著當時還不是妻子的相親對象的問題。

被問及自己的興趣時,他胡謅了一句「喜歡電影」。

沒想到時隔40年,妻子還記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時隔40年,妻子還記得清清楚楚
沒想到時隔40年,妻子還記得清清楚楚

可這40年裡,他從未帶妻子看過一場電影。

他突發奇想道:「那我們每個月都去看一次電影吧。」

那次對話之後,兩人去公園旁邊的銀座電影院看了一場電影,唯一的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此後沒多久,妻子就離世了。

年輕時的他曾信誓旦旦地說要留下一些活過的證據。

時間一晃50年,回過頭再看那些雄心壯志已經不再重要,與妻子相濡以沫的點點滴滴就是活過的證據。

影片前半部分,以訪談的形式引出生活中那些細碎的美好。

在不同的私人講述裡,觀眾也不禁重新思考幸福與生活的意義。

而那些因為種種原因,沒有對回憶做出選擇的人呢?

他們最終會留下來,成為中轉站的協調員,和一批又一批的人相遇再分離。

至此,天使們的來歷被揭開。

影片的後半部分,鏡頭焦點落在了他們身上。

協調員川島去世時,他的女兒剛滿三歲,他希望至少能看著女兒成年再離開這裡——為了幫助逝者還原記憶,中轉站的工作人員擁有回到人間「勘景」的「特權」。

早逝的少女

早逝的少女詩織有些古怪與孩子氣。

她對那些與父母有著美好回憶的女孩帶著一些小妒忌。

她跑去人間收集素材,被花花綠綠的世界迷住了雙眼,因而耽誤了工作進程。

後來我們才從其他天使口中得知,原來詩織從小就失去了父母,極度缺愛導致她顯得有些乖戾。

短暫的一生都活在被拋棄的陰影裡,並沒有什麼美好的記憶,因此滯留於此。

反而是來到中轉站工作後,遇見了同為協調員的望月,她才第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熱度。

望月

望月是一個看起來年齡與詩織相仿的年輕人。

事實上,他只是去世的早,所以一直保持著年輕時的樣貌;如果他還活著,應該已經是位古稀之年的老人了。

望月自認為在他短暫的一生裡沒做過什麼有意義的事,沒有與他人產生任何牽絆,所以他也無法做出選擇,只得留在這裡。

一次偶然的閒談,讓他發現自己負責的渡邊先生的妻子竟是自己生前的未婚妻。

通過渡邊先生之口,他得知在自己死後,未婚妻每年都會在他忌日那天獨自為他掃墓。

而望月也在同事的幫助下,鼓起勇氣找出了未婚妻當年選擇帶走的記憶:

一樣的中央公園,一樣的長椅,長椅上坐著的卻是她和望月——那是兩人最後一次見面的記憶……

望月這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曾參與了別人的幸福。他的一生雖然短暫,但並不算孤獨。

第二天,望月離開了

第二天,望月離開了。

好不容易尋到寄託的詩織,很怕再度被人遺忘。

但所幸望月選擇帶走的,是在這裡與大家一起工作時的回憶……

天國中轉站裡,有人離開,有人留下,如此往復。

不同於一般的奇幻題材電影,《下一站,天國》以偽紀錄片的形式,營造出一種真實的日常感,並用一些瑣碎的生活細節將這種日常加以豐滿:

比如天堂中轉站的天使們晚上也會像普通人一樣為自己泡杯熱茶,會鑽進浴缸想心事,下象棋消磨時間還會耍賴;

大樓門口的櫻花會在每年春天如期盛放,宿舍的吹風機還會因電力超負荷而跳閘……

它輕巧地消解了死亡的沉重和冰冷,讓人願意相信,在往生之門的後面,還存在著這樣一個溫柔的世界。

下一站,天國 影評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扮演逝者的,大多並非專業演員,而是普通素人。

他們給出的答案也不是劇本臺詞,而是在認真思考之後做出的真實選擇。

我們所看到的、他們提起那些往事時臉上或開心或悲愴的神情,也都是自然流露。

那些他們口中最珍貴的瞬間,影片並沒有悉數還原,而是留給觀眾自己想象。

因為那些時刻,幾乎也都是我們都不陌生的、人類共同的生命體驗。

下一站,天國 評價

從出生到死亡,人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潮起潮落,而最難忘的時光,可能只是中學某個暑假的前一天,坐在電車的前排,微風從半開的窗外撲面而來……

那些細微而具體的平凡瞬間,經過時間的過濾,成為了生命裡的光點。

聽著鏡頭裡的人們娓娓道來,臉上露出回味的表情,觀眾的思緒也一起飄回了那些屬於自己的舊時光。

如果只保留一段人生記憶,你會選擇哪一段呢?

相關文章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前不久,在熱搜看到這樣一個詞條—— 2007年的劇,2021年還能讓泰國主動翻拍? 抱著好奇的心打開了《放羊的星星》,結果沒想到…… 一口氣...

是枝裕和的電影,猶如一團平靜的火焰

是枝裕和的電影,猶如一團平靜的火焰

在談論是枝裕和時,經常會提及他的兩重身份,一個是電影導演,一個是紀錄片導演。 是枝出生於日本戰後經濟騰飛的60年代,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

被全網唾棄後,湯唯成了「致命女人」

被全網唾棄後,湯唯成了「致命女人」

《大明風華》後,沒想到湯唯,又絕地逢生了! 最近,湯唯帶著新作《分手的決心》衝擊戛納,形勢一片大好。 前兩日,《分手的決心》在戛納電影節的首...

安以軒,頂級小白花,被嘲慘了

安以軒,頂級小白花,被嘲慘了

安以軒的老公繼今年年初被捕之後首次發聲,稱自己對賭廳生意不知情,還表示對自己說的話可以對天發誓絕無虛言。 xs,發誓有用的話要警察干嘛? 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