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下一站,天國》劇情、影評:剪掉任何一幀都不完整

據說,在每個靈魂在進入天堂之前,都會來到這家小事務所。

事務所只辦一個業務。

它讓逝者選擇一生中最寶貴的回憶,讓靈魂帶著人生唯一的紀念,升入天堂…

無盡的時間長河裡,靈魂們來來往往。

他們訴說著喜怒哀樂,做出各不相同的選擇…

下一站,天國

下一站,天國

壹丨歡迎光臨

各位訪客,大家好,這周你們會暫時住在本事務所裡。

請在週三之前,從您的人生中選擇一段最珍貴的回憶,我們會在週六做成影像播放。

在觀看影像的同時,您將會帶著這唯一的回憶去往天堂。

每週一,事務所的員工們都要重述這段說明。

至今為止,他們已經說過成千上萬遍了。

「這周共有22個靈魂即將到訪,看來又是繁忙的一週啊。」

事務所總共有5個工作人員,除所長外,有4個協調員。

詩織是裡面唯一的女孩子,她工作沒多久。

詩織是裡面唯一的女孩子,她工作沒多久

做服務業的人都知道,幹活不是最累的,和形形色色的顧客打交道才最累。

協調員每天依次到面談室,詢問每個人的考慮結果。

然而,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門…

然而,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門…

「我不想回憶,過去只有不好的事。不過就算我活得更久,也不會有好事發生。」冷漠臉的男人回答。

「啊…只能選一個嗎?」年輕小夥子一臉為難。

「我不想選。」21歲的小哥酷酷拽拽說。

「我不想選」21歲的小哥酷酷拽拽說。

「說來說去,男人嘛,還是那個時候最爽了!」老先生興致勃勃地講述桃色經歷…

有位老奶奶,無論協調員怎麼耐心溝通,她都一言不發。

奶奶慈祥平和望著窗外,沉浸在小小的世界裡…

還有一個讓協調員操心的訪客,是渡邊先生

還有一個讓協調員操心的訪客,是渡邊先生。

渡邊的人生一帆風順:健康長大,順利畢業,相親結婚,入職大企業一直做到退休…

他對自己人生的評價是:雖然與理想有出入,但也算充實。

問題是,充實是充實,可渡邊先生根本想起不來有什麼特別回憶,值得陪他去天國…

負責渡邊先生的協調員,是詩織和望月。

負責渡邊先生的協調員,是詩織和望月

望月決定調出渡邊的「人生錄影帶」,讓他回看人生經歷,做出選擇。

渡邊先生,到底會選什麼呢…

渡邊先生,到底會選什麼呢…

我的選擇是…

日本電影《下一站,天國》由是枝裕和編劇、執導,1998年上映,豆瓣8.1。

電影由井浦新、小田繪梨花等人主演。

飾演協調員「望月」的井浦新,是日劇《非自然死亡》裡「中堂系」的扮演者。

井浦新下一站,天國

井浦新《下一站,天國》

井浦新下一站,天國

井浦新《非自然死亡

《下一站,天國》作為是枝裕和第二部長片,使用了紀錄片風格的拍攝方式,敘事細膩,真實感強。

電影設定新奇,構想出了一箇中轉站,讓亡靈們選擇人生的唯一的紀念。

它大膽直白將一個問題拋出:

如果只留下一段人生的回憶,你會選擇什麼?

特別的是,在電影裡扮演逝者的人,多數並不是專業演員,而是普通素人。

他們的回答不是劇本臺詞,而是經過深思熟慮之後,自己真實的選擇…

一箇中年工薪族,選擇了初二暑假前那天

一個中年工薪族,選擇了初二暑假前那天:

我坐在電車最前排的位置。陽光正好,微風從窗外吹了進來…

風拂過皮膚,很舒服,很放鬆。

我想留下那陣風帶給我的感覺。

一位老婦人說

一位老婦人說:

我選擇和未婚夫重逢的那個瞬間。

由於戰爭,我們被迫分開很久很久…甚至可能再也不會見面。

可是我堅信,我們會再次相遇的。

終於,那天,我們在橋上歡喜重逢。雖然橋上有很多行人,但是我眼裡只能看到他。

我一直在等他。

一個年輕男生,面色羞怯地回答

一個年輕男生,面色羞怯地回答:

我記得初戀女友的包上,總掛著一串小鈴鐺。

走路的時候,會發出清脆的「叮鈴」聲。

每次我聽到熟悉的鈴鐺聲靠近,就知道,是心愛的人來了!

一個愛笑的老奶奶回憶

一個愛笑的老奶奶回憶:

幼稚園的時候,我喜歡跳舞。

我哥哥看到別人家小女孩表演節目時,穿了漂亮的紅色小禮服,覺得可愛極了。

然後他跑遍東京,買了同樣好看的紅裙子送給我。

我永遠不會忘記,哥哥笑眯眯看著我穿紅裙子跳舞的喜悅。

一位生前是陪酒女的女人說

一位生前是陪酒女的女人說:

那時我有個男友,大我三歲,體貼溫柔,完全是我的理想型。

成人禮那一天,我精心打扮,和他去帝國飯店度過了只有我們兩人的一天。

她神采奕奕講述著多年前的浪漫往事,露出幸福的笑容。

「我當時想,要能永遠跟他在一起就好了啊…可後來才知道…他那時已經結婚了。」她的表情突然黯淡。

協調員有點詫異

協調員有點詫異。

他心裡嘀咕「這不就是被渣男騙了嗎?」,但轉而就為這個想法感到羞愧。

他們工作的大忌,就是用個人的標準,去隨意評判他人的人生。

也許那段回憶,是她少女時期的純真、第一次熱烈去愛的證明。

《小偷家族》劇照

是枝裕和在電影構思初期時,為了收集素材,他僱了幾個年輕學生去街邊採訪。

素材收集完成前,他預測人們的回答會涉及到關東大地震、日本奧運會、第二次世界大戰等意義深刻的歷史事件。

這樣一來,每個人的記憶,或許能夠編織成日本20世紀的時代側影。

是枝裕和

但真實情況與預期相反。

多數人的回答裡,鮮少提及時代風雲、歷史印記;

反倒幾乎都選擇了平凡的人生小事,甚至「小」到幾乎都想不起與人講述分享。

若把人生比作豐盛的珍饈美味。

沒人選材料珍貴的主菜、也不留戀獨特的風味,而是獨獨看中了裝飾餐桌的花束中,那朵小小的雛菊。

但他們的選擇,有一個共同之處——

但他們的選擇,有一個共同之處——

這些記憶,都是敘述者能夠強烈感受到生活、生命的美好的瞬間…

拂面的清風,將至的暑假,少年從繁忙課業中解放,奔赴暢快的夏季。

愛人的重逢,是度秒如年的牽掛與等待,化作了命運的垂青。

初戀的鈴鐺,是男孩情竇初開的羞澀、歡喜、雀躍。

童年的紅裙,是親人毫不掩飾的疼惜寵愛、無憂無慮的孩提時光…

即使是隻愛聊風流床事的老頭,他選擇的記憶,是女兒的婚禮。

生命末端,靈魂們反覆揣摩之於一人的永恆

生命末端,靈魂們反覆揣摩之於一人的永恆。

意義與無意義,重要與不重要,都在這一刻,水落石出。

渡邊先生看了一天的人生錄影帶,非常失落

渡邊先生看了一天的人生錄影帶,非常失落。

錄影內容大同小異,原來自以為「充實的人生」,不過是「一成不變的日子」。

「我要找到能夠證明我活過的證據。」渡邊認真說到。

「唉,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渡邊不好意思地道歉。

望月搖了搖頭回答:

沒關係,不必道歉,我也沒資格去責備你。

說來慚愧,事務所裡的協調員,都是當時沒能做出選擇的人。

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也是其中之一

治癒與鋒利

提到是枝裕和的作品,人們會評價「治癒」。

的確,他的電影多從日常生活作為切入點,平淡細膩地講述家庭的愛、矛盾、包容…有細水長流般療愈人心的能力。

是枝裕和

但是,治癒歸治癒,其作品中的「鋒利之處」也比比皆是。

比如《步履不停》

大兒子見義勇為,多年前救人時不幸溺亡。

每年兒子忌日,母親都會執意邀請被救者來家吃飯。

「他害我兒子做替死鬼,每年讓他難受一次,不過分吧?」

還有《比海更深》

男主角人到中年,一事無成,還染上賭博惡習,沒錢了就找媽媽要。

可在青年時,他是個一炮而紅的小說家,處女作就贏得了文學大獎…

回想亂七八糟的人生時,他倍感茫然,對一句話產生了深刻的共鳴:

「我的人生,是從哪一步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我的人生,是從哪一步開始變成這樣的呢…」

《下一站,天國》也是如此。

會議上,協調員望月報告了渡邊先生要找到「活過的證據」。

另一位年長的協調員,隨口而出說:

「活過的證據?聽起來不錯哎,不過大多數人不會留下這樣的東西。」

另一個細節是,協調員詩織負責的逝者裡,有一個小女孩。

女孩估計十四五歲,她愉快地敘述去迪士尼樂園的經歷,並作為最後的選擇。

休息時間,詩織去和小女孩聊天

休息時間,詩織去和小女孩聊天:

我在這裡工作一年多了,你正好是第30個選擇迪士尼樂園的人呢。

很多孩子,特別是十幾歲的少女,都會這麼選。詩織淡淡說。

看似是在閒聊,實則,詩織在暗暗「貶低」對方的回憶平庸無趣。

她是故意的。

詩織有點妒忌這個幸福的女孩子,所以露出了小小的惡意。

這就是是枝裕和的風格

這就是是枝裕和的風格。

他在平淡簡單的情節裡,若有若無的日常敘事中,放下一根「刺」。

這根刺,沒能尖銳到刺破皮膚,但又結結實實地讓你感到一瞬疼痛。

在風平浪靜的表面之下,有更復雜深刻的事實,在暗處緩慢湧動。

但他只把這事實,露出那麼一點點邊角。至於能不能看到,能看透多少,因看客而異——這是他特意送給觀眾的留白。

每個協調員,都是當年沒做出選擇的人

每個協調員,都是當年沒做出選擇的人。

他們各有原因,有的人是不想選,有的人選不出來…

協調員島嶼先生,屬於不想選擇的那類

協調員島嶼先生,屬於不想選擇的那類。

他拿出一張從不離身的照片。

照片是島嶼先生和三歲的女兒合影,邊緣磨損嚴重。

「我的女兒叫櫻子,今年已經六歲了,是她奶奶一直帶著她,唉…我有點擔心。」

「但我只有在每年亡靈節的時候,才能回去看看她。」

島嶼先生語氣遺憾,但眼裡流露出滿滿寵愛。

島嶼先生語氣遺憾,但眼裡流露出滿滿寵愛

島嶼先生知道,如果去往天堂的話,就再也見不到女兒了。

他實在捨不得。

「至少要看到她成年之後我再離開,我要履行作為父親的責任」島嶼先生鄭重地說。

死亡,不會將愛分隔開。

就算離開人世,這位父親依舊用另一種方式,深愛著孩子。

協調員望月,則是屬於「選不出」那類人

協調員望月,則是屬於「選不出」那類人。

他回憶自己22年的人生,以及在事務所工作50年的經歷,找不到任何想帶走的回憶。

直到,望月看到了一位逝者五年前選擇的記憶。

那段回憶裡,有他的存在。

那段回憶裡,有他的存在

盛夏的綠樹,反射著明晃晃的光,年輕男女並排坐在公園裡。

女子一身白裙,身邊坐著穿著白軍裝的青年。

安靜而美好。

安靜而美好

穿軍裝的小夥子,正是望月,他在菲律賓受戰傷去世。

那位逝者,是望月年輕時的戀人。

他們曾定下婚約。

但望月去世後,兩人陰陽兩隔…

望月一言不發

望月一言不發。

他坐在長椅上,回想過去的人生,四周一片寂靜。

從前,他在心底拼命尋找快樂的回憶,卻一無所獲。

今天,他才明白,原來自己也可以是別人幸福的一部分。

有種奇怪又陌生的心情,從望月心底不斷湧出,漸漸填滿了整顆心靈。

望月第一次感受到了幸福。

混沌之間徘徊不前的靈魂,重新品嚐到了生命的甘甜。也許是時候,去往純潔美好的世界裡了…

他的下一站,是天國。

生命的盡頭,靈魂熙熙攘攘

生命的盡頭,靈魂熙熙攘攘。

這小小的中轉站,見證過撕心裂肺的悲歡離合,見證過酣暢淋漓的瀟灑解脫。

靈魂們度量人生的標準各有不同,有的通俗易懂,有的出人意料,有的捉摸不透…

不過,面對生命,沒人能夠舉重若輕。

我們都在做一個對自己人生負責的決定。

故事進入尾聲,可蕩起的漣漪沒有停下的跡象

故事進入尾聲,可蕩起的漣漪沒有停下的跡象。

如果讓你只留下一段人生的記憶;

你,會選擇什麼呢?

你,會選擇什麼呢?

相關文章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放羊的星星:12年前的台劇,有點東西

前不久,在熱搜看到這樣一個詞條—— 2007年的劇,2021年還能讓泰國主動翻拍? 抱著好奇的心打開了《放羊的星星》,結果沒想到…… 一口氣...

是枝裕和的電影,猶如一團平靜的火焰

是枝裕和的電影,猶如一團平靜的火焰

在談論是枝裕和時,經常會提及他的兩重身份,一個是電影導演,一個是紀錄片導演。 是枝出生於日本戰後經濟騰飛的60年代,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

被全網唾棄後,湯唯成了「致命女人」

被全網唾棄後,湯唯成了「致命女人」

《大明風華》後,沒想到湯唯,又絕地逢生了! 最近,湯唯帶著新作《分手的決心》衝擊戛納,形勢一片大好。 前兩日,《分手的決心》在戛納電影節的首...

安以軒,頂級小白花,被嘲慘了

安以軒,頂級小白花,被嘲慘了

安以軒的老公繼今年年初被捕之後首次發聲,稱自己對賭廳生意不知情,還表示對自己說的話可以對天發誓絕無虛言。 xs,發誓有用的話要警察干嘛? 陳...

台灣偶像劇沒落,真的回不去了?

台灣偶像劇沒落,真的回不去了?

在人手一台手機、平板的時代,「追劇」也成為許多人平常休閒娛樂的日常之一,不過,就有一名男網友感嘆「台灣偶像劇巔峰時期」回不去了,貼文一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