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晴,中國第一美人,30年後依然吊打娛樂圈

哪位女演員,稱得上中國第一美人?這是個經久不衰的話題。

有人提名陳紅。魚叔曾經回顧過她的顏值代表作《霜葉紅似二月花》。

但高贊評論卻提到了另一個名字——何晴

確實,何晴是唯一一位演遍四大名著,甚至還集齊了金庸、瓊瑤兩大IP的女演員。

粉面含春,眼波如水,眉似遠山黛。可謂是公認的中國古典大美人。

何晴

尤其是《三國演義》中的小喬。

素衣戴孝,卻分外清麗,教科書式的「破碎感」無疑。

還有《李師師》中一生跌宕的奇女子李師師。

溫婉面龐上,流下堅毅的一滴淚。

攝人心魄,奪走觀眾的呼吸。

何晴

相較之下,何晴30年前出演的一部古裝劇卻很少被提及,甚至一度傳出被禁。

劇中集齊了數位家喻戶曉的實力演員。

包括彼時才17歲的周迅

以及年輕的何賽飛、潘虹……

以及年輕的何賽飛、潘虹……

美女如雲。

這究竟是一部怎樣的電視劇

這究竟是一部怎樣的電視劇。

且聽魚叔細細說來——

《三言二拍》

三言二拍

《三言二拍》電視劇,改編自明代同名擬話本。

團隊陣容相當豪華。

製片人李棟請來88年版《聊齋》的製作班底。

劇本顧問人均業內大拿。

總導演

總導演謝晉,邀請濮存昕出演男主角。

這是兩人第三次合作。

成品一出,即刻引發轟動。

但,該劇播出前後,命運都十分坎坷。

先是幾近夭折

前期碰上製作方內部換屆,項目幾經波折。

倉促施行,差點作罷。

當然,

當然,最大的問題,還是尺度

《三言二拍》是我國文學史上首部白話短篇小說總集,也是巔峰之作。

因視角聚焦市井,內容通俗,常與《金瓶梅》兩相比較。

所以,被禁的命運也相似

因書中的色情描寫過於露骨,相傳「三句話不離葷」。

一度在不同時代被列為禁書。

改編成電視劇後,許多臺詞和橋段依然勁爆。

就比如名篇《賣油郎獨佔花魁》中。

嫖客對花魁上下其手,二人還一同觀看春宮圖的畫面,就依憑原著如實呈現。

同篇裡,油坊的下人對賣油郎深夜霸王硬上弓。

臺詞與場面都十分香豔。

重會珍珠衫

《重會珍珠衫》篇裡。

更有妻子酒後思念外出的丈夫,結果被別的男人趁虛而入的刻畫。

而周迅在

而周迅在《鄭月娥從良》篇中也貢獻了大膽驚豔的表演。

後來還由此產生了一場「黃謠」風波

後來還由此產生了一場「黃謠」風波。

2004年,周迅《戀愛中的寶貝》爆火期間,市面上突然開始售賣名為《胭樓記》的光碟。

還配以刺激眼球的標語:「周迅17歲激情片解禁」「周迅首度火熱激情演繹」

實際上根本不存在這麼一部電影,是黑心碟商用《三言二拍》剪輯而成的。

由於這事引起了圈內圈外的關注,周迅經紀人出面闢謠。

也正因「大尺度」,該劇在視訊平臺
也正因「大尺度」,該劇在視訊平臺

也正因「大尺度」,該劇在視訊平臺從55集刪到了26集

多個故事被丟棄,相關畫面和臺詞也遭抹除。

觀感連接不上,流傳度與名氣自然也受影響。

完整版不久之前才重新迴歸大眾視野。

魚叔看完只有一個感覺

魚叔看完只有一個感覺。

那就是如果一味將《三言二拍》當作低俗的豔作來看,那將會是天大的浪費。

那將會是天大的浪費

如今的古裝劇,大多注水嚴重,講故事的方式也十分套路化。

觀眾臺詞聽了上半句,就能接下半句。

對比之下,《三言二拍》這部三十年前的舊作,竟有一絲新意

新在哪裡?

先說敘事方式

既然都想看美女,那咱們就拿何晴與濮存晰聯袂出演的《錯配鴛鴦》故事篇章來講。

故事篇章來講

原作情節不算驚豔,不過是才子佳人陰差陽錯終成眷屬的故事。

但電視劇裡,先設置了一個疑案。

蘇州吳江,富家公子顏俊正籌備新婚,迎接新娘。

但,三天過去,人影兒都沒見一個。

但,三天過去,人影兒都沒見一個

那邊,新娘子姍姍來遲,但身邊竟然已有夫婿。

不是別人,竟然是顏俊的表弟錢青

得知錢青替自己新婚還入了洞房

得知錢青替自己新婚還入了洞房。

顏俊怒火攻心,頓時與錢青打作一團。

眼看新姑爺被打,老岳父不樂意了

眼看新姑爺被打,老岳父不樂意了。

正想上前阻攔,卻被告知真正的姑爺不是錢青,而是打人的顏俊。

這下全亂套了,眾人一團混戰,鬧到了府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衙門老爺逐一審問,誰料岳父、媒人、顏俊、錢青,同一件事四個人有四種說法,且各有細節。

一時間真相難辨,陷入僵局。

這個開頭,很容易讓人想起

這個開頭,很容易讓人想起黑澤明《羅生門》的架構。

同一樁案子,幾個說法,帶著觀眾進入故事。

但不同之處是,《錯配鴛鴦》很快揭曉了故事謎底。

原來,顏俊相貌欠妥,但眼光卻高。

媒人為抵錢還債,答應將高家之女

媒人為抵錢還債,答應將高家之女秋芳說親給顏俊。

秋芳自小芳名遠播,聰慧又貌美,擇偶標準當然也高。

得是真正的俊朗才子,還得見了面,滿意了才能嫁。

顏俊家中雖是富戶,但相貌學識皆差強人意。

為了娶到秋芳,只好央求表弟錢青替自己去相親

錢青一表人才,奈何家道中落,只得借讀在顏俊家。

為了報恩,便答應代勞。

這可是濮存晰,那還不一相一個準兒

這可是濮存晰,那還不一相一個準兒。

錢青還與秋芳隔簾相望,美人芳心暗許。

錢青還與秋芳隔簾相望,美人芳心暗許

原本以為相完親就算完事兒了,但誰知後續接親還要代勞。

代勞著代勞著,洞房也代勞了。

幸在錢青信守承諾,坐懷不亂。

才安然回到蘇州,與顏俊見面。

結果,鬧出了開頭那出鬧劇。

結果,鬧出了開頭那出鬧劇

故事的最後,錢青憑君子品性被判抱得美人歸。

二人甜甜蜜蜜,餘生廝守。

其實原作依憑故事之奇,講述時平鋪直敘

其實原作依憑故事之奇,講述時平鋪直敘。

電視劇卻藉助更為精巧的結構,把事兒拍得更引人入勝,可見創作者功力。

而這樣頗具匠心的講述方式,在名篇《重回珍珠衫》一篇中到達巔峰。

蔣興哥三巧夫妻恩愛,日日纏綿。

但家業已經耽誤不得,興哥便留三巧在家,自己前往廣州料理。

臨走前,三巧拿出傳家寶珍珠衫

臨走前,三巧拿出傳家寶珍珠衫。

望夫君貼體穿著,既念嬌妻,又降廣東酷熱。

但好巧不巧,興哥忘帶了。

興哥走後,三巧獨守空房

興哥走後,三巧獨守空房。

一日出門,卻被歹人陳商看上。

一番設計,三巧只好答應偷情。

又好巧不巧,陳商也要離開。

三巧再次拿出珍珠衫相送,這次倒是送出去了。

但沒走兩步,陳商和興哥撞上

但沒走兩步,陳商和興哥撞上。

修羅場上,珍珠衫成了偷情罪證。

一邊,興哥和三巧重逢,上演清算與糾纏

一邊,興哥和三巧重逢,上演清算與糾纏。

另一邊,陳商意外暴斃,留下珍珠衫遺物,被遺孀平氏收起。

正所謂造化弄人。

興哥休妻後,娶了平氏,珍珠衫又回到了原點。

故事用珍珠衫催動著故事發展,在人物關係間穿針引線。

一件平平無奇的珍珠衫,卻勾連起數個傳奇故事。

甚至後來,珍珠衫千迴百轉,又救了興哥一命。

三集的體量,塞進無數個反轉

緊密與精巧,令人稱奇。

也因此,被許多觀眾稱為「大陸古裝影視劇的巔峰」。

回溯歷史,《三言二拍》文學讀本的意義便是繼往開來的。

明代社會階級輕商賤商,商人排在「士農工商」末流。

但《重回珍珠衫》《賣油郎獨佔花魁》等多個故事都以商人為主角,是為正名,也是以情動人,論品性不看身份。

這種「平視」,為描摹細微人性提供了可能

而電視劇版更為這一視角做了延伸。

比如,對女性角色,挖掘其主觀意願而不避諱慾望

就像《重回珍珠衫》裡,三巧困囿在家中,對丈夫的思念是她生活的全部。

雖然她自始至終痛悔與興哥之間的陰差陽錯,但面對陳商的溫存也直言需求。

這種女性慾望拍不好就又要變成劇集的豔情佐料。

但創作者有意立體描繪人物性格,避免其淪為驅動男性角色行為的工具人。

比如陳商遺孀平氏,雖然難逃綱常賣身葬夫。

卻也仍然欣喜自己再次喜得良緣,與丈夫極盡溫存。

但誰知興哥因陳商而遷怒自己,遂發出痛呼,揭開舊時婚姻邏輯。

那便是生前被丈夫欺辱,丈夫死了還要替其受過,女性的從屬地位竟貫穿一生。

劇集對灰色人物,也做了人性補充

《錯配鴛鴦》原作中,錢青幾乎是個品性高潔的完人。

但影視作品裡,創作者讓錢青因佳人他嫁,豔羨表哥而苦悶。

也因官府判決秋芳歸屬自己而竊喜,面上卻仍要保持君子樣貌。

這種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刻畫,瓦解了部分說教性質,讓人物更活了。

同時,

同時,平視的視角也貫徹在底層人物的塑造之中。

他們雖然為生計所迫,但仍然有情有義,有血有肉。

名篇《賣油郎獨佔花魁》中,賣油郎秦重從店小二處得知瑤琴的花魁妓女身份。

店小二調侃瑤琴賣身求歡換得富貴命。

但秦重卻沒有輕辱,覺得大家不過都是身不由己的苦命人罷了。

秦重為見花魁拼命攢錢,兩年多才終於攢夠了十兩銀子。

外人覺得秦重為風流虛擲,色氣攻心。

店小二萍水相逢,但也好言相勸。

老鴇雖做皮肉生意,也一再提醒。

老鴇雖做皮肉生意,也一再提醒

之所以有一種對比感,是同樣的故事在11年後被翻拍,卻全然兩幅面孔。

2004年版的《賣油郎獨佔花魁》裡,秦重看到瑤琴,竟然說出:

「可惜啊,是個妓女」

秦重攢錢尋花魁

秦重攢錢尋花魁。

老鴇也變成了見錢眼開,只問銀子真不真的負面角色。

而瑤琴,她原本身世悽慘

而瑤琴,她原本身世悽慘。

逃荒年與父母走散,被騙賣入青樓。

《三言二拍》先是細緻刻畫了瑤琴的反抗。

少女眼神堅毅,她不服氣這命運。

所以自始至終,瑤琴對自身所歷深惡痛絕

所以自始至終,瑤琴對自身所歷深惡痛絕。

被逼接客也不過強顏歡笑,心如死灰。

但新版裡,瑤琴歡場油滑,自輕自賤

但新版裡,瑤琴歡場油滑,自輕自賤。

堅毅不再,處處透露出創作者對底層人的刻板與無知

其實去年大爆的《夢華錄》,就引起過背刺底層人的爭議。

導致不少網友給同題材老劇《愛情寶典》報復性打高分。

魚叔之前也介紹過這部劇。

裡面的《賣油郎獨佔花魁》保留了人物的情義,確實已算較好的改編。

但真要對比起來,細節上仍然輸給《三言二拍》。

《愛情寶典》裡,秦重守了瑤琴一夜,未沾分毫。

瑤琴醒來後,二人還有舊識相認的情節。

基於此,瑤琴將十兩銀子還給秦重

基於此,瑤琴將十兩銀子還給秦重。

但是,秦重出於情誼,沒有收。

但是,秦重出於情誼,沒有收

但剛離開,秦重就遭遇了養父病重去世的打擊。

可《三言二拍》中,雖埋了秦重瑤琴二人的舊識線,但到最後都沒有相認。

他們全憑情義,走到一起。

秦重雖然是個君子,但佳人醉酒在前,也不免動心。

他想與之親暱,但又眼看瑤琴不適,才守了一夜。

君子不是完人,是大家都是人,卻有底線。

而瑤琴醒後,同樣要還錢給秦重

而瑤琴醒後,同樣要還錢給秦重。

不止十兩,是二十兩,另十兩算投資。

秦重接了,才在接下來的故事發展中救下了養父。

這從來不是個純情愛情故事,是裹著人情冷暖的現世情節。

這樣的劇集,不避諱人物的不完美,也不樹立非黑即白的價值觀。

反而更與人物平等地站在一起,讓其具有了鮮活的生命力。

本來是衝著看美人去的,結果魚叔卻越看越傷感。

三十年過去,如今美人一詞已經縮水降級。

而倒退的不只審美,還有故事核心。

今時今日的古裝劇,反而比從前更保守腐朽。

底層角色被寫得無情無義,精英觀念傲慢地橫行。

是不是該問一句,何以至此。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