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今年的臺北電影獎提名出來了,一會兒我們來聊提名名單。先說說臺北電影節與臺北電影獎。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臺北電影節很純粹,台灣本土電影每年的展映和評獎的電影節,臺北電影獎就是這個電影節的最終評獎環節。

臺北電影節的報名截止時間,是在一年3月到4月之間,趕不上報名的電影,它們也許就會報名7月或8月截止的金馬獎,然後來年再報臺北電影節。

所以,臺北電影節既有非常新鮮出爐的臺片,也有半年前參加過金馬獎的片子,比如這次的《下半場》《菠蘿蜜》《灼人祕密》《江湖無難事》《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等。

但在今年臺北電影獎的入圍名單裡,沒有看到《陽光普照》,很詫異。一問,人家根本沒報名。

你們家許光漢是沒機會入圍了。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在大陸和香港主流電影全部缺席的情況下,《陽光普照》是去年金馬獎的大贏家,一時間,陽光普照,本地風光。

誠然,《陽光普照》是2019年一部非常優質,非常重量級的華語電影,甚至說它是2019最佳華語電影,也豪不為過。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但,得了金馬獎,又是2019年最重要的台灣本土電影,就不來「台灣本土電影的年度聚會」的臺北電影節了麼?

如果你說忘記報名了,我無話可說。

如果你是得了金馬獎就目空一切得意忘形,我也無話可說。

如果你是覺得自己太優秀了,來了臺北電影節太鶴立雞群,要給其他電影留一杯羹,我還是無話可說。

如果你是和臺北電影節有恩怨情仇,那我就更無話可說了。

只是覺得,台灣電影本來就毫無工業或產業可言,好不容易有一個年度電影人的聚會,你就玩失蹤,是在哈囉!?

這樣做,對臺前幕後的工作人員也是不公平的,即便是他們得了金馬獎,臺北電影獎還是有分量的。

少了陳以文和劉冠廷的臺北電影節最佳男主角和最佳男配角的競爭,多麼無趣。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或者說,是我們小肚雞腸挑撥離間了,人家金馬影展的網絡平臺,都在開心地轉檯北電影獎的入圍名單呢。

如果覺得得罪了,歡迎封殺。

好吧,來看看入圍名單,順便分析一兩嘴。

最佳劇情長片

《下半場》

《日子》

《菠蘿蜜》

《師魂落魄》

《灼人祕密》

五部長片中,只有《日子》沒有參加去年金馬獎(但鐵定是今年金馬一號種子),你看,人家入圍柏林主競賽的電影都照樣報名,你金馬最佳影片有什麼好拽的?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導演

蔡明亮《日子》

張榮吉《下半場》

趙德胤《灼人祕密》

徐漢強《師魂落魄》

吳鬱瑩《阿紫》

前面四位男導演都是劇情長片入圍,也都是曾經的金馬得主,只有這位《阿紫》吳鬱瑩是女導演,而且還是一部紀錄片。

越南媳婦題材的《阿紫》去年金馬獎以微弱劣勢輸給蔡明亮的《你的臉》,沒想到在臺北電影獎上和蔡明亮再度狹路相逢。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男主角

範少勳《下半場》

李康生《日子》

曾敬驊《師魂落魄》

吳念軒《菠蘿蜜》

莫子儀《親愛的房客》

兩個中生代老戲骨,對上三位如今台灣炙手可熱的鮮肉男演員。值得一提的是,不管會不會得獎,曾敬驊都是本屆臺北電影節最耀眼的明星,他主演的兩部電影都入選了。曾敬驊的另一部電影是6月19日即將上映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還值得一提的是莫子儀主演的這部《親愛的房客》,上一代新銳導演鄭有傑時隔八年後首次獨立執導的全新作品,《血觀音》導演楊雅喆監製,陣容異常強悍呢。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女主角

呂雪鳳《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王淨《師魂落魄》

遊珈瑄《家庭式》

張雅玲《迷走廣州》

萊拉·烏拉《菠蘿蜜》

除了呂雪鳳和王淨,其他三位入圍影后的演員,都是新人,甚至素人。可以看出,臺北電影獎對新人演員的提攜力度,是相當大的。另外像是金牌監製葉如芬監製的《迷走廣州》,是一部特別「謎」的影片,這部電影是在廣州拍的嗎?女主角張雅玲是何方神聖?一切未知。

《菠蘿蜜》的萊拉·烏拉,目前也只知道是來自菲律賓的演員。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男配角

朱軒洋《下半場》

段鈞豪《下半場》

李英銓《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戴大寶《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遊安順《第一鮪》

最佳男配中的段鈞豪去年有入圍金馬獎同一獎項,這次是和朱軒洋同室操戈。資深男演員遊安順本來報名的是男主角,但評審覺得他是配角,於是調整成男配角而入圍。

去年失意金馬的《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今年在臺北電影獎上入圍了多個表演獎項,但沒入圍最佳長片和導演,也是略遺憾的事情。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女配角

詹宛儒《女鬼橋》

姚以緹《江湖無難事》

吳美和《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丁寧《殘值》

陳淑芳《親愛的房客》

講真,這屆女配比女主有聊得多,競爭也更撲朔迷離。其中詹宛儒以今年逆勢而上的熱門票房恐怖片《女鬼橋》入圍。吳美和本來是沒報名的,但她表現失智老人太傳神,以至於評審主動把她名字加上去。而丁寧本來就是前年金馬最佳女配得主。姚以緹是去年金馬女配入圍,表現精彩卻抱憾而歸。

最詭異的是,去年金馬獎最佳女配角得主張詩盈的那部《我的靈魂是愛做的》,雖然報名了臺北電影獎,但卻啥都沒入圍。臺北電影獎和金馬獎的評判標準可能不太一樣吧。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最佳新演員

朱軒洋《下半場》

範少勳《下半場》

李歷融《主管再見》

陳昊森《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遊珈瑄《家庭式》

四位小鮮肉對一位小花,其中包括去年金馬的最佳新演員得主範少勳,但真不好說他能再拿到臺北電影獎。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其他技術類獎項,就不裝專家了,略過。

來看看臺北電影節的評審。初選評審共計16位,並分為四大類評選——

劇情長片類包括王子維(製片人)、王育麟(導演)、李啟源(導演、電影學者)、項貽斐(資深記者、影評人)、楊貽茜(導演)

紀錄片類有王慰慈(電影學者)、吳耀東(導演)、黃柏喬(獨立策展人)、黃淑梅(導演)、鄭慧玲(導演)

短片類有王耿瑜(資深電影工作者)、洪伯豪(導演)、連奕琦(導演)

動畫片類有王世偉(導演)、王登鈺(導演)、謝春未(動畫工作者)。

複選評審除了初選評審王耿瑜、王登鈺外,還有另外7位電影人,他們是——

著名演員吳慷仁,這個就不多介紹了吧,台灣影視一哥,今年電影作品輪空,也樂得清閒來當評審啦。他也是臺北電影獎最佳男主角得主。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著名攝影師林良忠老師,他是李安父親三部曲的攝影指導,也是《美麗上海》《向日葵》《盲山》等片的攝影指導。去年的大陸電影《送我上青雲》,著名攝影師曹鬱是出品人,放心把攝影交給林良忠。

《送我上青雲》劇組合影,林良忠被簇擁C位。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著名導演侯季然,為區別侯孝賢,他有「小侯導」之稱,作品包括《有一天》《南方小羊牧場》《四十年》等。

侯季然拍攝《四十年》時與台灣「民歌之母」陶曉清女士。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台灣著名電影美術與造型師蔡佩玲,作品包括《血觀音》《南方小羊牧場》《念念》《星空》、《回光奏鳴曲》、《夕霧花園》等。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著名剪輯師陳博文,眾多華語經典電影的剪輯師,包括楊德昌的後四部電影,以及《賽德克·巴萊 》《運轉手之戀》《媽媽再愛我一次》等上百部電影。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台灣紀錄片導演賀照緹,長期關注在地文化、音樂、少數民族等題材。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台灣中生代導演的代表人物鄭文堂,作品包括《經過》《眼淚》《夏天的尾巴》《菜鳥》等,多關注社會議題。

鄭文堂在《菜鳥》拍攝現場指導王宥勝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今年臺北電影獎入圍名單,由以上9名評審選出。最後的得獎名單,將由這9位複選評審及4位決選評審共同選出,也就是說,複選評審是非常關鍵的。

今年的臺北電影獎將於7月11日舉行頒獎典禮並公佈得獎名單。

很可惜,看來大陸觀眾像以前一樣飛過去看片的願望,是落空了。

本文圖片來源於網絡。

真真兒是得了金馬獎,連臺北電影獎都看不上了麼?

我們終將改變潮水的方向  文藝連萌成員

本期編輯:落山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