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這一次,娛樂圈吊打韓國電影

聊起韓國電影,大家總是感慨:

娛樂圈輸麻了。

可是最近,魚叔刷豆瓣時竟看到了相反的說法——

這次,娛樂圈吊打韓國電影。

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一切都因韓國新片《幽靈》而起。

這部電影早在上映前就備受關注。

因為,它改編自麥家的小說《風聲》

直接刷新了韓國影視授權費最高紀錄。

結果一上線,豆瓣僅

結果一上線,豆瓣僅4.7分

與同樣是原作改編的內地電影《風聲》差的不是一星半點。

相同的故事,還都是實力派演員
相同的故事,還都是實力派演員

相同的故事,還都是實力派演員。

《幽靈》輸在哪裡?

難得樣本,咱們來好好分析分析——

《幽靈》

유령

既然是翻拍,就很難不將兩版作對比
既然是翻拍,就很難不將兩版作對比

既然是翻拍,就很難不將兩版作對比。

內地版《風聲》的背景,是抗日戰爭中期。

汪偽政府大肆迫害抗日分子,中國抗戰內憂外患。

革命者只能潛伏地下,伺機反擊。

而《幽靈》的歷史背景相似。

1933年,日本統佔朝鮮期間。

一個抗日組織在各處安插間諜,名為「幽靈」。

幽靈互為同志,彼此傳遞情報對日實施反擊。

當然,也遭到日方及朝奸的瘋狂絞殺。

是日,新的日軍總督到任

是日,新的日軍總督到任。

誰料,上任儀式當天就遭幽靈暗殺。

在此之前,負責總督安全的保衛隊長高原,以為幽靈已被清掃。

再次冒頭的反日勢力,讓高原差點被問責。

為此,他需要儘快找出幽靈殘黨,戴罪立功。

總督到任的訊息,經手者只有五人

總督到任的訊息,經手者只有五人。

高原已覓蛛絲馬跡,確認幽靈殘黨就在這五人之中。

於是,將眾人強制召至封閉城堡中審訊。

為揪出幽靈,不吝嗇手段。

兩版的故事走向至此還相對一致

兩版的故事走向至此還相對一致。

但進入城堡之後,便天差地別

《風聲》裡,五人被半軟禁式地囚在各自房中。

日方根據監聽內容,挑選人員受審。

恐怖氣氛籠罩,畫面昏暗少亮。

有時只聽到有人掙扎呼救的響動,打的是心理戰。

但《幽靈》就「敞亮」多了。

被困城堡後,有人撒潑大叫,有人互相串門。

有人飛簷走壁,有人激情鬥毆。

比起懸疑諜戰,更像在玩密室逃脫。

而這種「敞亮」,也來源於對原著的差異性改編。

《風聲》裡,觀眾跟隨劇情,戲外同步猜測誰是革命者「老鬼」。

甚至因為角色的遭遇,不自覺共同想象如何向組織傳遞訊息。

而幽靈則是將牌攤開來打

而《幽靈》則是將牌攤開來打。

一開場就揭曉了女主樸次景幽靈的身份。

觀眾自然跟著心理換位,只看角色如何能不被戳穿。

所以,當電影進行一半主角身份就已暴露時,故事難以為繼。

《幽靈》與《風聲》便徹底變成了兩部電影。

一邊是,周迅與李冰冰坦誠相認。

明明險境之下都難自保,卻仍彼此擔憂互相成全。

另一邊是,雙女主第一次見面看不順眼

另一邊是,雙女主第一次見面看不順眼。

誰知道後來關係突然密切,要一起反殺逃出生天。

你跳上桌,舉起槍亂殺。

我救人,飆車,槍雨中帶你衝出包圍圈。

甚至最後成為抗日戰場上的幽靈姐妹花組合。

在煙霧繚繞中摩登現身一頓亂掃,再飄然離去。

至此,絲縷風聲算是徹底消匿在了韓式工業化改編之中。

魚叔承認,內地版風聲確實珠玉在前
魚叔承認,內地版風聲確實珠玉在前

魚叔承認,內地版《風聲》確實珠玉在前。

《幽靈》顛覆性的改編讓觀眾接受起來有一定難度。

那咱們拋開前作先入為主的濾鏡再看呢?

那咱們拋開前作先入為主的濾鏡再看呢?

對不起,還是爛

先是角色的單薄

薛景求飾演的村山淳次,是韓版原創角色,頗具野心。

,是韓版原創角色,頗具野心

他身世複雜,其父是日本軍官,母親是朝鮮人。

然而戰亂之際,母親為了民族開槍射殺了自己的丈夫,而後自殺。

如此衝擊,加劇了村山雜交血統之上的立場掙扎。

但,角色的豐富性卻並沒有繼續細挖
但,角色的豐富性卻並沒有繼續細挖

但,角色的豐富性卻並沒有繼續細挖。

村山明明對朝鮮情感複雜,卻在朝奸這條路上一路狂奔。

為了反襯幽靈的可貴,角色徹底淪為執迷不悟的單薄工具人。

作用就是在被雙女主殺害後,為抗日力量拍手稱快。

不僅如此,

不僅如此,劇情邏輯也降智

雙女主樸次景安江雨同伴相認之後,準備協同作戰衝出城堡。

追擊過程中,安江雨為了掩護樸次景主動留下與日軍作戰。

然而,安江雨並不戰鬥而選擇自殺

然而,安江雨並不戰鬥而選擇自殺。

對著日軍挑釁「你絕對抓不住我」,然後當場被抓。

少見的「正派死於話多」。

如果說工業化改編是為影片置入趣味性。

但一降智,搞笑就變成了可笑

片中嫌疑人之一的千系長,是個貓奴。

他努力走出城堡的動力,是為了回家喂貓

他努力走出城堡的動力,是為了回家喂貓。

為此,他死在與村山的爭執之下,還是走火

很難不疑惑,這是在幹嘛?

如此人物設置,大大降低了原作的核心力度。

對不起,還是忍不住與內地版《風聲》作對比。

電影中,周迅飾演的顧曉夢家境優渥,平日養尊處優。

但地下工作者的使命讓她甘願忍受酷刑,甚至不惜犧牲性命。

在敵人眼皮子底下,也要冒死為組織傳遞出有效訊息。

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際,我輩只能奮不顧身」。

她死得極其慘烈,但又只是戰爭中一縷幾不可聞的微弱風聲。

大時代與小人物的命運,撞擊出了一種哀鳴著的悲壯感。

相比之下,《幽靈》的復仇爽劇邏輯則讓電影變成了「抗日神片」。

似乎主角只需抬抬槍,收復朝鮮指日可待。

而兩個多小時的片長,讓故事結構也有拉雜冗長之嫌。

觀眾爽了,又沒完全爽。

只有不上不下的尷尬觀影體驗。

因為幽靈,許多人開始想念《風聲》

因為《幽靈》,許多人開始想念《風聲》。

這部上映於2009年的主旋律影片,話題性與口碑兼具。

曾拿下當年國慶檔票房冠軍

轉眼間,風聲吹過十四年

轉眼間,風聲吹過十四年。

國產諜戰片巔峰也停在了彼時彼刻。

而韓國此次失敗的嘗試也恰恰證明了:

《風聲》似乎確實已成「華語電影裡一座回不去的碑」。

在現實主義與歷史題材嘗試上一向為人稱道的韓國電影,為何此次折戟慘敗?

回顧《風聲》,一切便有了答案。

夠狠。

一種對調了的狠。

韓國電影一向以「敢拍」著稱,這次卻不同。

同樣是審訊,《幽靈》顯得十分小兒科。

同樣是審訊,幽靈顯得十分小兒科

但《風聲》中呈現的真實刑罰,至今讓人膽寒。

被困的五人,所受刑罰各異。

周迅飾演的顧曉夢,被施以繩刑

這種針對女囚的刑罰方式,讓演員陷入崩潰。

幾十秒的鏡頭拍了整整兩天,導演一度不諒解。

後來才知,好演員會完全融入角色,感其所感。

周迅在現場說自己無法做表情,因為「痛得反應不了」。

張涵予飾演的吳志國,是個軍人

張涵予飾演的吳志國,是個軍人。

因為意志與體格同樣健壯,需用非常手段。

塗了特製藥水的針刑,讓人求死不能。

演員的生理性演技真實感爆表,讓觀看者似乎也一同遭受了生不如死的酷刑。

但也正因這種帶著歷史溫度的「狠」。

才能每分每秒都反襯著特殊時期「信仰」的可貴。

不止狠,還夠「難」

不止狠,還夠「難」。

《風聲》的卡司陣容清一色實力派。

即便如此,也都被導演「逼」出了演技新高度。

蘇有朋飾演的白小年,戲份不多卻讓人印象深刻。

電影中本有一段符合白小年青衣身份的唱詞。

早早就明確要求:不能替身,不能配音。

蘇有朋為此自掏腰包學戲苦練,幾年後還能驚豔開嗓。

而李冰冰在《風聲》中的受審戲,更是直抵觀眾內心。

李寧玉一角兼具女性自尊與知識分子的孤傲。

敵人摧毀其意志的方式,是丈量她的每一個器官。

演員在現場全裸演出,高壓之下與角色一同精神崩潰。

即便飲白酒提氣,終究也意志過載不支倒下兩次。

而李冰冰與周迅那段十三分鐘一鏡到底的對手戲。

二者的情緒變化與表演細節也值得反覆品鑑。

是許多人心中「雙黃蛋影后」最大的遺珠。

李冰冰也正是憑此角拿下金馬最佳女主角,成了其演員道路上重量級的節點。

相比之下,《幽靈》雖然同樣聚集重量級演員:

忠武路三駕馬車之一的薛景求;

《寄生蟲》《魷魚遊戲》中有表現精彩的樸素丹、樸海秀。

眾人苦練日語,力求貼近日佔背景。

卻難抵劇本硬傷,落得「浪費卡司」的結局。

其實,與其說《幽靈》與《風聲》上演了一場中韓電影的「實力對調」。

不如說是一種復位。

畢竟,華語電影一度也是韓國電影取經的對象。

而這種復位不該只朝向國別

而這種復位不該只朝向國別。

也該溯洄從之,復位當年華語電影的創作狀態。

《風聲》吹回的風聲似乎也在提醒。

似乎只需像當年那般用心。

娛樂圈所謂的「勝利」,便不會僅僅是這樣零星的喜悅。

相關文章

翻車這麼多次,她怎麼還沒涼

翻車這麼多次,她怎麼還沒涼

又一部神劇,被中國娛樂圈盯上了。9.5分日劇《非自然死亡》將被翻拍。 訊息一出,哀鴻遍野。 網友紛紛發言勸阻:「誰拍罵誰」 之所以如此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