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入直播 / 網絡紅人 (Cam) 劇情、影評

相信大部分人對網路直播都不陌生,好像各行各業的人都在玩:

打遊戲,吃播,化妝,唱歌跳舞等等···

打遊戲,吃播,化妝,唱歌跳舞等等···

如今打開直播網站,只有想不到的,沒有搜不著的。

網路直播有多賺錢,大家或多或少也都聽過,因為其暴利性,主播已經成了95後最嚮往的職業。

但主播有那麼好當嗎?

今天小編要跟大家聊的電影,就跟這個話題有關——

禁入直播》(又譯《網絡紅人》)

Cam

禁入直播

儘管海報略顯粗製濫造,但你一定想不到,這片兒實際上大有來頭,它出自驚悚行家之手——Blumhouse Productions!

影迷評價——搖曳的燈光,不安的轉角,每當看到片頭Blumhouse的出現,就知道又可以細細品嚐恐懼的味道了。

當然,能得到這樣的誇讚,絕非浪得虛名

當然,能得到這樣的誇讚,絕非浪得虛名。

Blumhouse 最重要的兩個 IP,一個是溫子仁的《潛伏》系列,一個就是驚悚影迷的摯愛《人類清除計劃》。

拋開這兩個大 IP,專攻恐怖驚悚的 Blumhouse,也佔據了這兩年恐怖片的半壁江山。

2016年的《貝爾科實驗》《分裂》,2017年的《忌日快樂》《逃出絕命鎮》,2018年的以 900 萬成本博 2 億票房的《升級》,每一部都是口碑票房雙豐收。

Blumhouse以小成本驚悚題材立足,被網友稱為「恐怖製造機」。

其出品的電影,故事都和現實相關,但腦洞極大,看完令人細思極恐。

《禁入直播》同樣如此,爛番茄新鮮度達到93%,MTC得分71分(滿分100分)。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這部電影從開拍到結束只花了20天時間。

電影一開始就給觀眾製造了一種正在看直播的錯覺。

粉紅色的佈景,毛絨玩具,霓虹燈···

曖昧且充滿性暗示。

不過當女主勞拉出場的時候,小編就明白怎麼回事了——她是色情主播。

勞拉出現在觀眾面前時,上身真空幾乎半裸,下面也只穿了內褲,她在鏡頭前搔首弄姿,愉快的與老粉們聊天,對粉絲們的要求幾乎有求必應。

當然有求必應的前提是你要打賞她

當然有求必應的前提是你要打賞她。

這不,粉絲出高價讓她打屁股,她就打自己。粉絲刷金幣讓她跳兩下,她也開心的跳了起來···

勞拉很懂觀眾們的心理,一邊打情色的擦邊球聊騷,一邊又知道如何讓他們愉快的掏錢。

她發起了一個競標,擺出各種成人玩具,讓粉絲們趕緊刷錢,誰出價高,就用誰指定的玩具···這可把粉絲們樂壞了。

但就當勞拉開心數金幣時,對話中突然出現了不和諧的聲音。

一個粉絲出高價讓她:用刀子。

勞拉看到了這條留言,她先選擇了無視並拉黑。

但對方顯然並不死心,勞拉每遮蔽他一次,他便註冊新的賬戶來直播間留言。

言辭更為誇張激烈,充滿人身攻擊——

面對挑釁,勞拉被徹底激怒了

面對挑釁,勞拉被徹底激怒了。

她拿出了刀子——你想看這個嗎?

與此同時,直播間裡還有一群麻木的看客,

與此同時,直播間裡還有一群麻木的看客,結果,畫面裡是這驚人的一幕——勞拉真的抹脖子了?

小編一臉茫然,難道到這裡,故事就結束了?但直覺告訴小編,一切並非這樣簡單。

原來,這一切只是勞拉為了直播排名,自編自導的一場遊戲。

刀子和血,都是表演的道具。

而那位言語冒犯的使用者,是勞拉請來的托兒——丁克男孩。

就這樣,勞拉的排名上升到了第53位

就這樣,勞拉的排名上升到了第53位。

然而,人的慾望和虛榮心是無窮的。

勞拉,想要的是更多的打賞和更靠前的名次。

勞拉炒作自殺的做法雖然誇張,但這何嘗不是現在直播亂象的一個縮影。

直播嘛,要麼獵奇,要麼獵豔…而為了所謂的排名和讚賞,與之類似的醜聞並不少見——

黃鱔門直播、直播造人、主播忘關視訊……

看到這裡,或許你會覺得,《禁入直播》只是在呈現直播亂象。

不,影片的第二幕為你呈現的是一個你怎麼也想象不到的故事。

某天早上醒來,勞拉發現自己無法登陸自己的直播賬號。

與此同時,更神奇的是——賬號上有一個和自己長得一樣的人在直播。

不僅如此,勞拉的房間、生活背景也被複制了

不僅如此,勞拉的房間、生活背景也被複制了。

連勞拉的房間裡她弟弟的照片,「假勞拉」的房間裡都有。

勞拉百思不得其解

勞拉百思不得其解。

但也沒有任何辦法去阻止「假勞拉」繼續直播。

打電話給網站客服,得來的卻是賬號沒有任何異常的反饋。

報警,換來的卻是警察以為自己在作秀的鄙夷。

更可氣的,「假勞拉」的人氣比自己高得多

更可氣的,「假勞拉」的人氣比自己高得多。

這也難怪,這個冒牌貨,似乎根本不在意禮義廉恥,尺度要多大有多大。

肆無忌憚的直播風格讓冒牌貨很快就火了。雖不是路人皆知,但傳著傳著,終究還是傳到了勞拉的生活圈子裡。

親朋好友全知道了。看著直播間裡的冒牌貨,勞拉百口莫辯,只能忍氣吞聲,平白成了千夫所指的下三濫。

為了挽回自己算不得清白的清白,勞拉決定自己去查出真相,剩下的小編就不多劇透了…

只稍稍告訴你一個小懸念:「假勞拉」看見真勞拉之後,一點驚訝的表現都沒有!

也就是說,要麼她根本就看不見真勞拉,要麼她不知道自己長什麼樣子……這股神祕力量究竟來自何處,相信很多聰明的童鞋已經有了答案。

為什麼《禁入直播》的故事如此魔幻又真實。

因為,故事背後有編劇本人的真實經歷。

在寫這個故事之前,編劇伊莎·馬齊曾經就是一位直播女郎。

有一次,她的攝影視訊被盜轉發但卻沒有記入她的任何個人資訊。

電影裡,勞拉賬號被盜的情節就來源於此。

電影裡,勞拉賬號被盜的情節就來源於此

作為曾經的一名直播女郎,伊莎·馬齊想創作一部關於直播女孩的紀錄片。

我經常覺得,對那些找我了解直播的人來說,無論我怎麼向他們解釋或展示,他們仍然沒有完全理解這個行業,恐怖電影無疑是呈現這個故事的最好方式。

在小編看來,與其說《禁入直播》為觀眾講述了一個腦洞極大的驚悚故事;

不如說,電影用誇張的手法呈現了當前直播亂象這真實的一幕:女主播為了名利,在直播秀場迷失了自我:

那代替勞拉的盜號者,何嘗不是在直播中漸漸異化的勞拉自己;

如果沒被盜號,勞拉走到那一步也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旁觀者為了獵奇獵豔,成了麻木的看客

各種面目展露無遺,打賞、撩騷、言辭激烈。

一定程度而言,他們又何嘗不是直播亂象的幫凶。

一定程度而言,他們又何嘗不是直播亂象的幫凶

電影中最震驚的一幕,不是勞拉演繹自殺,不是賬號被盜,也不是勞拉在追求真相過程的中的種種暴力行為;

而是當勞拉找到丁克男孩尋求幫助時,丁克男孩卻躲在浴室裡對著假勞拉的直播自慰…被抓包的丁克男孩猥瑣、讓人噁心。

但這一讓人反胃的角色正是許多直播網站看客的縮影——

消極對待現實,扭曲的慾望只能從主播們身上發洩…

相關文章

抱歉,這是性騷擾,不是爽劇

抱歉,這是性騷擾,不是爽劇

大資料時代,資訊安全問題讓人焦慮。 盜圖、盜號、P圖誹謗……種種亂象屢禁不止。 前不久就有一起「盜圖」事件上了熱搜。 轉發量高達9萬。 帖子...

近70年499部最佳恐怖電影,你看過多少?

近70年499部最佳恐怖電影,你看過多少?

新片扎堆上線,影迷估計已將其一一寵幸。但數量有限,兩三天看罷依然空虛不已。 所以每年這時,媒體們總會祭出一份超長片單。 對恐怖片而言,這份「...

爺青回!火了40年,終於等到他上大銀幕

爺青回!火了40年,終於等到他上大銀幕

有這樣一位「童年回憶」。 人氣、口碑,近四十年長盛不衰。 看見他的第一眼,腦海中立馬播放起熟悉的主題曲。 首次在大銀幕上現身,無數觀眾激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