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月のあ,一退團就下海?用媽媽名字「渚戀生」拍成人影片

今天說一件這段時間來,引發了日本網友們熱議的事,本文後面會有日本網友的看法評論。

寶冢歌劇團,是日本國民級音樂劇團,東京奧運會閉幕式都請她們來演出。

創立於1914年的寶冢,繁榮百年,造就了一種獨特的女性精神氣質——「清く正しく美しく」,也就是「清純」、「端莊」、「優美」的寶冢理念。

為了從內而外呈現這種「清正美」,寶冢的作品除了擁有優雅、高貴、精湛的高端藝術表演特點之外,大多還帶有獨特的女性視角。

無論是劇情、舞美、表演都充滿女性獨特的細膩、以及無窮的想象力。

寶冢為花、月、雪、星、宙5組加上專科,所有公演由各組分別進行。

成員清一色都是未婚女性,結婚意味要離開劇團。由此,飾演女性角色為「娘役」,飾演男性角色為「男役」。

天海佑希、黑木瞳、檀麗…這些演藝圈的大咖女星,都是出身於寶冢。

其中,天海佑希在1985年是以第一名的成績考入寶冢音樂學校,1987年正式加入寶冢歌劇團。

寶冢音樂學校是寶冢歌劇團為了培養優秀的劇團人才而設立的女子專門學校。

日本民間素來有「東有東大、西有寶冢」的說法,寶冢音樂學校稱得上是「日本地獄級別的藝考」,要求考生具備優秀的歌唱與舞蹈能力、良好的音樂素養,以及舞臺表現力。

每年全日本都會有上千名14歲-18歲的少女報考寶冢,她們要經歷重重篩選,最終只有40名幸運兒能夠圓夢、抵達她們的夢想之地。

不少日本人認為,能夠考入寶冢的,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貴的大小姐。

與其他應試式藝考不同,寶冢的入學考試除了必備的考試科目之外,還需要進行體檢以及品行檢查,也就是挑選那些從內而外都符合「清正美」標準的少女。

何況在寶冢學習的費用頗高,學費、生活費、置裝費等等,兩年費用起步至少200萬日元。

今年4月15日,寶冢音樂學校迎來了第111期新生,這40位少女如願以償地踏上人生的新旅程。

「我們將努力學習,為了成為華麗的舞臺表演者,我們將在無盡的藝術道路上精進前行。」

此時這些暢想光明未來的寶冢少女,怎麼都想象不到,她們一位前輩將會在5個月後,脫衣下海、踏入日本的暗黑界。

更諷刺的是,2014年這個前輩用足足練習了十多年的古典芭蕾成功考進寶冢,而今她卻拿此作為吸引男性消費情色的賣點。

她就是寶冢第102期學生——

她就是寶冢第102期學生——櫻月のあ

櫻月のあ

今年23歲的她曾於2014年在「26.7選1」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考入寶冢。

與她同期、最出名的學生是舞空瞳。如今她是寶冢歌劇團星組的首席娘役。

舞空瞳

(舞空瞳)

櫻月のあ出身於兵庫縣蘆屋市。

蘆屋市是關西地區乃至整個日本數一數二的富人區,住在這裡的人非富即貴。許多關西著名企業的社長、董事均長居蘆屋。

她從3歲就開始跳古典芭蕾,14歲考進寶冢、16歲加入寶冢歌劇團,成為花組的娘役成員。

花組是寶冢歷史最悠久的組之一,以華麗絢麗的風格、實力派著稱。

在神仙打架的寶冢中,外表清純可愛的櫻月一直都頗有人氣。

櫻月のあ

她擁有優美清澈的歌聲,以及細膩入微的演技,而她燦爛治癒的笑容更是獨具吸引力。

她一直都扮演少女的角色,曾出演寶冢名作《伊莉莎白》。雖然她的名氣比不上諸如舞空瞳之類的超人氣成員,但也有自己固定的粉絲團。

然而就在人氣逐步積累的時候,她突然宣佈退團。據聞是出於自己的意願,並無透露具體原因。

於是在去年,櫻月正式結束6年寶冢歌劇團的生涯。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她一退出寶冢就立馬下海,完全拋棄「櫻月のあ」的寶冢身份,化名為「渚戀生」,加入日本某大型成人影片公司,成為日本暗黑界「最華麗的新人」…

儘管在宣傳上並不敢用「寶冢前成員」作為賣點,但日本人還是認出了她。

日本人深感惋惜、震驚。大家完全搞不懂家境優越、清純可愛的白富美為什麼會下海。

「她很可愛啊!在那些成人影片推文看到她,我真的很震驚。」

「寶冢前成員下海,日本性產業越來越興盛,是不是很可怕?據聞她是蘆屋出身的,父母也不窮啊。為什麼偏偏選擇下海?估計也就只會令男人興奮而已,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嗎?她才20歲出頭,曾經擁有那些頭銜,她是最美麗的女人。而如今,在高級俱樂部或者六本木休息室裡,她應該也是最棒的吧。渚戀生。」

她的選擇,讓許多人幻滅,甚至產生割裂感。

日本人認為,她下海等於走向寶冢的另一個極端,玷汙寶冢百年來塑造的「清正美」形象,會對那些年輕女孩產生極其負面的影響。

「你可別把寶冢變為成人女星專門培訓學校。」

「我感到很難受。因為寶冢是一個特別的地方,女性可以實現她們的夢想,我真的不希望寶冢被汙染。由女性夢想的清、正、美,構築而成的美麗的少女漫畫世界。可能對於那些前偶像而言,下海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對於女性而言,真的不希望寶冢被這樣玷汙。」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她下海,但是她曾經站在一個意義非凡的舞臺上。她曾經所站的舞臺,多年來激勵著無數女孩懷著夢想、拼命努力。然而如今這個夢想卻破滅了。即便你已經退出這個舞臺,但是你的一生都會被打上‘寶冢前成員’的烙印。」

「寶冢前成員下海,這個信號難道不是很危險嗎?我並不是在批評貶低這位女演員,只是想到她曾加入過寶冢,我實在不忍心她們做出這樣的事情。這好比說,我很喜歡游泳,但是我很厭惡那些與游泳課室有關的成人影片。因此,我不喜歡那些影片在性化自己喜歡的東西。寶冢一直以來都被大家所喜歡,就是因為她那純潔乾淨的品格。」

就連一些從事風俗行業的女孩,都對此表示十分震驚。

「寶冢前成員墮落下海…對於那些熱愛、嚮往演藝圈的女孩而言,這真的是一個痛苦悲慘的血淋淋事實。她別無選擇,只能經歷這一切。可能背後有各種各樣的原因吧。但說實話,我真的不希望你性化芭蕾舞。因為你自己最清楚,為了跳出這樣的高雅藝術,你每天都在刻苦練習。」

素來對「女性下海」漠不關心的日本人,這次終於繃不住了,甚至唱衰「寶冢下海,日本要完」。

「寶冢成員下海,真的超級震驚。日本確實是一個正在下沉的國家。」

「前寶冢的成員下海拍成人影片,說明日本已經窮途末路、日本要完了。在成人影片中出現的人成為了職業棒球選手,就是從日本才開始的吧。」

與上述觀點完全相反,有相當一部分的日本人卻認為,這是女性的下海自由,大家應該給予尊重,不要大驚小怪。

「這是她的職業自由,這只是其中一個選擇而已,隨著時間流逝,大家都會很快忘記的。」

持有「下海自由」觀點的日本人還真不少,部分日本人一被說「日本要完」,就立刻破防。

「寶冢成員下海,關我日本什麼事?居然還有人說日本要完,我真的很生氣!話說離開公司後,選擇從事什麼職業都是個人選擇啊!為什麼還要唱衰日本要完?」

「人家寶冢前成員選擇下海,就是她從眾多職業可能性中選擇下海。這是她的自由意志。怎麼還會有人說她是「被迫」的呢?而將此與「日本要完」聯繫起來,也太牽強了吧。真是有夠無語的。她是自己做出這個選擇,你們這些人拼命說她很可憐,實在是太失禮了。」

這位日本網友甚至認為,部分成人女星拍片,是為了紀念青春美好時光…

「難道你不知道有很多人想要炫耀自己的事業線和雙腿嗎、並且認為這些就是我的女人味嗎?即便是拍成人影片,也會有人認為這是‘紀念自己青春美好的時光’。這就是她們的價值觀啊。為什麼老是說她們是被性剝削呢?你們這些不入流的鄉下人就是在大驚小怪,閉嘴吧。」

這種清奇的腦回路,果不其然招致日本人的反擊。

「納尼?!個人自由?!本不入流的鄉下人表示十分震驚!像那些自由人那樣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恐怕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選擇做成人女星。」

「寶冢出身的成人女星正式出道了,這真的是太可惜。但更讓我震驚的是,一個男的竟然說‘成人女星是一份很棒的工作!’好吧,那祝你的女友也成為成人女星,相信你一定會支持她‘太棒啦!太棒啦!你要加油!祝你好運’。然後請你把她介紹給你的父母認識,希望你會說‘這是我的成人女星女友。’」

「看到有些人為了護犢子,企圖將成人女星洗白成一個嚴肅正經的職業,這讓我感到毛骨悚然。如果在現實中我認識一個朋友是成人女星,我肯定會嘲笑並且會歧視她們。如果有一個親戚做了成人女星,我一定會尷尬社死。」

「爭議一旦觸及到成人行業,作為主要消費群體的男性立馬就會跑出來指責‘這是工作歧視’、「你們在歧視成人女星」。好吧,那小學生可以在‘我的夢想’作文裡寫下‘我的夢想就是成為成人女星,我想被全世界各種各樣的男人消費!’這樣可以嗎?你們想要這樣一個國家嗎?」

日本人直言,櫻月のあ並非是第一位下海的寶冢成員。

「趁著夜深,想要宣洩一下情緒。說到寶冢成員下海,我想到的是96期的霸凌事件,心情極為鬱悶。一名女孩遭到同學和學校職工的殘忍霸凌,最後這個女孩因為被同學誣告入店偷竊而被趕出了寶冢。隨後到了法庭,大家才知道這個女孩被霸凌的事實。」

「寶冢霸凌事件」發生於2010年前後,讓外界看見自詡「清正美」的寶冢、不為人知的殘忍一面。

這個女孩堅稱自己沒有偷竊行為,因被寶冢單方面強制退學後,她在2009年11月向法院提出訴訟。2010年,地方法院判定女孩並沒有偷竊行為,寶冢退學決定無效。

據代理律師表示,女孩被霸凌是因為和同學關係不好。而有粉絲表示,真相是部分同學十分嫉妒這個女孩的美貌和才華,於是專門霸凌排擠她,甚至捏造她偷竊的事實。

此時,外界才了解到,原來寶冢並不如其對外塑造的那麼「清正美」。

寶冢曾屢次被爆霸凌、性騷擾、PUA等醜聞。即便只招收女性,但寶冢「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男役與娘役之間等級差別十分懸殊,娘役甚至被要求跪著和男役說話。

飽受這種霸凌和「男尊女卑」荼毒,這個96期女孩最後遠離她曾揮灑汗水的夢想之地,投身日本暗黑界。藉由這種自毀方式,完成對寶冢和霸凌者的報復…

利用自毀,達成復仇

利用自毀,達成復仇。是日本人最為清奇的腦回路之一。

如果說國人的復仇是「以德報怨」,韓國人的復仇是「大開殺戒」,那麼在日本人的復仇中,男的就是「報復社會」,女的就是「辣手自毀」。

日本女性最常見自毀復仇的方式,就是出賣色相和身體。

至於櫻月のあ下海的原因,目前主要有幾個版本:養牛郎、對抗家人。

據悉她之所以化名為「渚戀生」,只為報復家人,因為這是她媽媽的真實姓名…

日本人指出,像她這樣,優渥家庭出身的白富美為了報復家人跑去做成人女星,並非罕見。

「事實上,在日本有相當一部分女孩,從小就生活在壓抑、惡劣的環境中。由於壓力過大,因此她們想要通過異性來找到自己存在的意義。我認為,那些受過高等教育的成人女星也是如此。」

最典型的就是鈴木涼美

最典型的就是鈴木涼美。

她就是為了對抗母親,才去拍成人影片。她坦言,當第一次將性變成錢,彷佛完成對母親的復仇…

(鈴木涼美)

(鈴木涼美)

復仇完畢、讓家人徹底社死之後,她感到沒意思,就跑去讀書。

她考上東京大學研究生,後來成為記者以及作家。她的自傳體小說《資優》獲得芥川文學獎提名。

在《始於極限》一書中,她提到,自己之所以選擇性產業,是因為她對自己身體擁有十足的支配權,可以主導、操控、掌握男人,這讓她感到很滿足,覺得自己比男人要高貴。

但她還是被上野千鶴子多次委婉指出,她這種行為早就陷入了父權社會的陷阱裡。

上野千鶴子甚至給予她靈魂拷問:

「擁有情色資本的女性,真的能自由地使用自己的身體嗎?」

歐美Dominance Feminism流派更指出,女性的性解放,實際上就在鼓勵男性特權的擴張。

日本女性下海,除了自身內部原因之外,也與日本如今「將成人女星明星化」的外部輿論環境有關。

從飯島愛開始,日本社會就致力「將成人女星打造成明星」,瘋狂鼓吹「女性下海自由」,輪番洗腦那些不諳世事的年輕女孩投身暗黑界:

成人女星、風俗女郎、陪酒女公關,全都是光鮮亮麗、先鋒時髦的職業。不僅能夠在短時間賺大錢,還能擁有一定的社會地位。

近年來隨著社交媒體的快速發展、以及那幾位知名成人女星的成功轉型,日本社會又極力吹噓:這些成人女星就是日本當今「獨立女性」、「大女主」的典範。

電視台熱衷邀請這些成人女星做客節目,並且對她們極為吹捧:漂亮、年輕、富婆、情商高、賺錢輕鬆,還經常環遊世界、出入高檔場所、結識社會富商名流…

彷佛一夜之間,成人女星和別的職業一樣,都是正經、合法、高尚的。

部分日本女性深感不適,認為現在的日本營造了「笑貧不笑娼」的社會氛圍,全社會都在助紂為虐、拉女性下海,推她們墜入深淵、只為將她們吃幹抹淨。

「寶冢成員下海,我真的很震驚。現在的年輕人都開始認為三上悠亞她們是值得欣賞的可愛女孩,這其實很糟糕。或許有人會問我‘你在歧視成人女星’嗎?並非如此,我只是認為我們需要嚴格看待這些事情。」

「寶冢下海就是世界末日。現在的日本真的很可怕。因為那些成人女星、風俗娘都轉型成主持人出現在大庭廣眾面前。哪怕你的演技不如別的演員,也很有可能通過金錢獲得更多資源、機會和支持。現在的日本沒錢,因此大家都被那些看起來很有錢的光鮮亮麗的世界所吸引。」

「每次到國外才懂得日本有多好,但是日本的性行業實在是太噁心了。為什麼曾經的寶冢少女會成為成人女星?更奇怪的是,在日本,如今成人女星已經成為僅次於正經藝人、令人趨之若鶩的職業。」

因此有日本人猜測,說不定有人在故意推櫻月のあ進火坑。

「這件事不完全是她自己的決定。不知道在這背後,有多少骯髒的老男人共同策劃了這件事。」

但無論多麼努力去洗白,都無法抹去日本性產業的本質——剝削女性

成人女星並非只是拍影片那麼簡單,背後還有一條成熟、混亂、上不了檯面的性交易產業。

已故成人女星飯島愛曾出過自傳,痛陳日本性產業的黑暗。

飯島愛直言,自己是被打造出來的,不是為了洗白轉型,而是為了吸引更多無知女孩加入性產業:拍攝成人影片就是成為女演員的必經之路。

「再出名的成人女星,也不過是公司的搖錢樹和吸引新人的幌子,只被當作消耗品那樣,利用完畢就扔掉。」

法學教授凱瑟琳·麥金農指出,在色情製品對屈辱女性形象的生產、流通和再生產過程中,女性的自我表達失去了意義。「痛苦」被解讀「享受」、「不要」被解讀「要」。甚至有女性接受這種「自我物化」,自己的慾望就是為了滿足男性的慾望。最終只會導致,女性從此失去表達自我真實感受的可能性。

像櫻月のあ這種寶冢出身的白富美大小姐,都甘願脫下衣服來取悅自己,對於日本男性而言,當然是美事一樁,自然會拍手稱快、奔走相告。

他們打心底就希望未來能出現更多類似這種出身高貴、愛好高雅的女性,自甘墮落、服務他們。

向下的自由,從來都不是自由

如今,在網路上氾濫各種「XX自由」的言論,實際上這些自由的最終受益者並非是女性,而是男性。這些言論只會教唆女性無止境向下滑落,而不是向上求索。

越是鼓吹女性向下的自由,越是壓縮女性群體向上的空間。

「很慶幸在這4年之間,我並沒有放棄。我會感恩所有全力支持我的夢想的人。未來我想要成為像夢咲寧寧前輩那樣的娘役,塑造出既能超級可愛、又能成熟穩重的角色。」

每年全日本各地都有上千位少女拼搏向上,只為考入寶冢、實現人生第一個夢想。

在她們當中,落榜是常態,上岸是稀有。有的女孩考了3年、甚至4年,才考入寶冢成為幸運兒。但更多的是與寶冢失之交臂。

因此,每年一到寶冢放榜的時候,上岸的女孩們都會喜極而泣。這是對她們努力付出的最好回報,是她們燃燒青春的溫暖見證。

「我感到很興奮,今後我會打起精神、繼續努力!」

她們都是心懷夢想,渴望能夠登上夢寐以求的舞臺,在萬千絢麗的光耀中,共同創造只屬於女性的光芒,去點亮這個世界。

真正屬於女性的,應該是腳踏實地、充滿無限可能的光明未來,而不是那種被囚禁在牢籠裡、只為取悅男性的虛浮泡影。

相關文章

Lisa 剛火出圈就塌房,這瓜太炸了

Lisa 剛火出圈就塌房,這瓜太炸了

明星塌房的方式五花八門。 有人是因為戀情被粉絲拋棄。 有人則是淪為法制咖。 最近,還出現了新型塌房方式—— 跳脫衣舞。 以及看別人跳脫衣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