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啊二中》劇情、影評:真人喜劇片,敗給動畫也得認

實話實說,很久沒有在電影院笑得這麼開心了。

最開始會選擇看《茶啊二中》的點映場,純屬好奇,也是因為注意到之前幾部的評價都非常非常好。

雖然剛開始看的時候,我確實有點懷疑人生。

畫風清奇:教英語的班主任是個「滅絕師太」。

劇情離譜:班上的學渣去網咖打遊戲,她就騎著東北的三輪車「倒騎驢」去追殺他們。

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動畫片!

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動畫片!

當下甚至有點想直接離開。

可是再看了一會兒之後,我就開始有點打臉了。因為真的很好笑!

最開始笑的時候有點羞恥,不過很快我也開始跟著放聲大笑了。

畢竟周圍的人比我笑得更大聲。

畢竟周圍的人比我笑得更大聲

而且據我觀察,我身邊笑得最開心的那幾個,也都跟我一樣,是進場時十分嚴肅、一臉懷疑的社畜成年人。

甚至還有一個人剛開場的時候老在看手機,我一度想去提醒她,把亮度調低一點兒。但過了一會兒,她就很自覺地再也沒拿起過手機,很認真地看電影了。

包括我自己也是,其實關燈之前還在想,有這個工作還沒做完啊、那個due還要趕啊……總之,一堆煩心事。哪怕人已經到了電影院,心還被卡在工位上。可能這就是社畜的日常。

但是在電影院裡看著看著,跟旁邊的人一起哈哈大笑,我竟然就把工作全都拋在腦後了。很久沒有在電影院裡感受到這麼「純粹」的體驗,但或許因為這部動畫太快樂、太純粹,也治癒了我。

至少在走出電影院的那一刻,和周圍的人一樣,我的確感受到了一種久違的輕鬆和暢快。能在九十分鐘的時間裡,暫時逃離成年人的世界,這種感覺真的很好。

看似平平無奇的《茶啊二中》,為什麼能戳中我們?

可能,也正是因為它足夠簡單

這種簡單首先體現在劇作的層面上。

很多喜劇的創作形式是做加法、堆梗,把各種笑料和段子堆在一起,湊夠時長。這樣雖然好笑,卻完全是碎片化的,內在缺乏一種一致性和邏輯連貫性。

《茶啊二中》則明顯是在做減法

劇中的笑點基本都是在圍繞著一個核心來展開,雖然笑點同樣很密集,但你會覺得,它們都是依託著劇情發展和人物的塑造來推進,也有其內在的遞進、反轉和邏輯關係。像根莖上長出來的繁密枝葉,被很有力地托住了。

舉一個例子,影片的核心是一個身體互換梗。「調皮學渣」王強和「暴躁班主任」石妙娜,交換了身體。

身體互換梗其實在喜劇片裡已經相當常見,那要怎樣才能令觀眾眼前一亮呢?

首先人設要穩。一方面角色本身的性格要做得夠紮實、夠誇張,另一方面則是在人物關係上,要抓住角色之間的對立和矛盾。

於是身體互換後,原本嚴厲的師太變成了帶著學生一起上體育課、瘋玩、鬧革命的「孩子王」;原本不著調的學渣,反而變成了學生裡的「叛徒」,一直逼著同學們搞學習。

爽點有了:「壞學生」擁有了權力,可以帶著全班同學撒歡兒造反,實現「全天都是體育課」「再也不被班主任占課」的終極美夢,充滿了學生時代的反叛精神,是一種對既定秩序的打破。甚至也可以說,是圓了我們每一位觀眾高中時的夢。

笑點也有了:「老師」被困在了學生的身體裡,明明一心維護課堂秩序,卻先是被同僚無情罰站,再被同學們綁在旗杆上。身份的錯位,所帶來權力的反轉,她的窘迫、尷尬、無助,就構成了最佳的無厘頭笑料。

茶啊二中的另一個簡單之處則在於,

《茶啊二中》的另一個簡單之處則在於,所有的戲劇衝突,都是非常緊密地圍繞著校園生活展開的

在看片之前,假如你問我,我高中每天都在幹什麼?我可能會兩眼一翻告訴你,當然是做題做題做題。

但反而是在看片的過程,我有些驚訝地回憶起來,原來自己高中還做過這麼多事:在課堂上雞飛狗跳、跟同學一起在廁所嘮嗑,晚上還要回寢室做大掃除、邊學習邊吃宵夜、還有關燈後的夜談環節……

而這部電影就是很原原本本地,將我們的青春,將這些中學時代最真實、最接地氣的小事,都拍了出來。

它們之所以變得妙趣橫生,正是因為主創們很巧妙地抓住了動畫形式的超脫和腦洞,來將一切都放大化了、誇張化了。這些看似無厘頭、荒誕的笑點,本質上能引起觀眾發笑,還是因為共鳴,因為它喚醒了我們對於自己中學時代的回憶。

而這也有賴於主創,既對於中學生活有著充分的觀察、挖掘,又能夠最大化地發揮出動畫本身的優勢。

甚至於,你會發現,最終連本片的核心「任務」,都是一件非常非常小的事情。

大部分的校園題材作品,核心任務都會是決定命運的高考、或者至少是一次很重要的考試。但《茶啊二中》的目標非常非常小,只是一件很小的事。

簡單,並不意味著平淡。

好的喜劇是非常需要想象力的,它需要讓一件荒誕的事變得可信,《茶啊二中》證明了這一點。他們將一件小事,變成一件「大事」,變成一次爭分奪秒的營救,一場驚心動魄的衝突、兄弟間的肝膽熱血,和維繫著一整個班的大團結。他們將一件小事,講得繪聲繪色、起承轉合、跌宕起伏、生動有趣。

同樣,簡單也不意味著膚淺或流於表面

同樣,簡單也不意味著膚淺或流於表面。

難能可貴的是,在相當有限的篇幅裡,《茶啊二中》不僅有輕鬆的、治癒的一面,還隱含著對於現實的諷刺、批判和思考

影片同樣以一種很輕巧的方式,揭露了一些校園生活中的「潛規則」:比如對於優差生的區別對待、或是其他一些並不公正的、冠冕堂皇的假把式。

故事的最初,學渣換進了班主任的身體裡,試圖藉由老師的權力來打破校園的既定秩序。這當然只是在瞎玩胡鬧。

但故事的結尾,師生身體歸位,卻齊心協力、共同打破了一些隱形的潛規則,從而實現了共同成長。

從一種「打破」,到另一種「打破」,劇本畫上了一個圓滿的句號,實現了內在的完整性,人物也各自昇華,實現了各自的弧光

故事講到最後,是很熱血、很燃的、也是很真誠的。好的喜劇,應當有一層現實意義來託底。《茶啊二中》看似講述的是師生成長,是歡樂的校園生活,但其中也不乏對於教育制度的反思,對於現實的真實呼應。這就更讓人心生敬意了。

劇作上做減法,製作上做加法

劇作上做減法,製作上做加法

看似輕鬆快樂的喜劇背後,是一個堅持動畫夢想、為了喜劇動畫而死磕的團隊。

在看過電影之後,忍不住也去了解《茶啊二中》的幕後團隊。這個如今被譽為「國內數一數二的喜劇團隊」,已經默默堅持了十年。

因為早年是做網劇出身,資源有限,連配音演員都主要靠同事們「兼職」:人事、宣發運營、分鏡設計……包括導演、製片人,統統被拉過來當配音演員。

在製作電影時,導演也考慮過請專業人員來配普通話版,但卻發現怎麼都味兒不正。反而從網劇至今,這群「兼職人員」早已變成了最專業的配音演員,最適合、最懂角色的人。

,最適合、最懂角色的人

演員則是由導演來親自上陣:導演閆凱,曾一個人分飾19個角色,還曾為1秒鏡頭下跪數10次。

團隊為片中每個露臉的角色,都寫了上千字到上萬字不等的人物小傳,每個人都有著一份非常詳盡的履歷,從月考成績、中考成績、喜歡吃什麼、到他的父母是幹什麼的,他的原生家庭會如何影響到他….

而導演為了尋找創作靈感,親自在高中住了三個月,和學生同吃同住,參與晚自習,去食堂搶飯吃飯、甚至一起考試等,細緻記錄著學生所有真實的狀態。

從網劇到電影,這個團隊花了整整五年的時間。五年來他們始終保持著同樣的創作習慣,對於笑點精益求精,第一次想到的笑點,基本不會用。一些重要的笑點能改六七百遍,一個角色的表情也能做將近一百個。

而從夢想到現在,他們花了將近十年的時間。《茶啊二中》的第一部網劇是在2014問世,這十年裡,他們開過滴滴、洗過車、換過好幾次工作室,也接過很多外包……但最終還是堅持了下來。

在這個時代,變是很容易的

在這個時代,變是很容易的。

反而想要保持簡單,保持不變,是更難的。

我們常說的一個詞是「保持初心」。因為說了太多遍,幾乎已經忘了它原本的含義。

但回頭來看《茶啊二中》,「初心」還是最適合它的一個詞。

「初心」,是主創堅持從一個孩子的視角來講故事,沒有成年人的評判和審視,只有青春的中二和熱血。

「初心」,也是主創只想在短短的九十分鐘裡,帶給觀眾帶來一場最簡單、最直接的快樂。沒有說教,沒有負擔,只拍一部電影,只講一個喜劇。

它講述的是看起來最小、最微不足道的事情。一群高中生,為了上一節公開課去拼搏。與宏大敘事無關,但卻很單純,也很真誠。它與我們每個人的青春息息相關。

它讓我們能在短短的91分鐘裡,重回那個中二的青春時代,回到可以放肆大笑的年紀,也找回中學時期,那種最簡單、最返璞歸真的快樂。

做喜劇難,做動畫喜劇更難

做喜劇難,做動畫喜劇更難

動畫的形式原本就比真人喜劇的難度更大,從劇本到人物,都是從0到1,沒有演員、話題的任何加成。而涉及到校園的題材,更是有諸多敏感和限制。

但偏偏真人喜劇,就是不夠爭氣。

如今大部分真人喜劇,都還停留在段子式、碎片式、屎尿屁喜劇或是大玩低俗梗的階段。演員大部分時候是丑角工具人,怎麼傻怎麼演、怎麼出醜怎麼來……劇情也不需要邏輯,演到哪兒寫到哪兒,設計感非常強。

反觀《茶啊二中》,卻讓我們看到了一部喜劇的「初心」。用紮實的人物、用流暢的、類型化的敘事,再結合以動畫的想象力,來塑造出一部好的、高級的喜劇。

至少從完成度來看,已經超乎市面上的大部分喜劇電影。

暑期檔需要《茶啊二中》

很高興能在暑期檔等到了《茶啊二中》。

今時今日,我們的電影市場似乎在變得越來越割裂。一邊是短視訊的巨大沖擊,一邊卻是動輒三小時的大長片。

為了留住觀眾,每部電影都要有抓手、要有時代痛點、要直擊全民情緒。要上升到某種價值,要宏大的主題,要更高的格局。

但我從中,只讀出了兩個字,「枯燥」。

成年人的生活已經很枯燥、很嚴肅、很壓抑。

可是當我們走進電影院的時候,暑期檔的電影竟然也都是同樣的枯燥、嚴肅、教育。

明明想要在電影裡找回快樂,卻發現焦慮的情緒,也在同一塊銀幕上演著。

似乎創作者們也忘記了,「暑期檔」本來就應該是一個最快樂、最簡單的檔期,是屬於孩子們、屬於假期的檔期。它應該是一次狂歡,一次對日常生活的逃離,而不是反其道而行之。

而在滿屏的焦慮裡,能遇到《茶啊二中》,我也感到十分慶幸。

它不油膩、不說教、沒有那麼多可怕的噱頭。它只想讓你笑一笑。

正如《中國奇譚》總導演陳廖宇所說的,在國產動畫紛紛追求高大上的時候,《茶啊二中》是唯一放下身段,讓大家笑的電影

還好,還有人對你無所求,只是想要你快樂。

相關文章

范冰冰,復出無望

范冰冰,復出無望

4月24日,范冰冰發微博四連拍,頭戴一頂鮮綠色的帽子。如果沒有2018年的稅務風波,#范冰冰41歲狀態絕了#或者#范冰冰不懼綠帽#應該穩居熱...

日劇《奧莉佛是狗》劇情、劇評:好羞恥

日劇《奧莉佛是狗》劇情、劇評:好羞恥

眾所周知,日劇是出了名的劇情沙雕,畫風清奇。 比如,中二沙雕爆笑的《我是大哥大》. (我是大哥大) 而最近又有一部爆笑沙雕劇也來顛覆形象了。...

王自健:深淵之下

王自健:深淵之下

一些事的真正發端在哪裡,已經難以追溯。對脫口秀的興趣在何時消散,王自健記不清了,抑鬱的黑暗又是何時籠罩住他,他只能指出一個模糊時間段。但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