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電影《情事 / 婚外初夜》劇情、評價:拿命拍的年度王炸

禁忌戀,一直是影視作品中特別吸睛且爭議性很強的存在。

有人批判它呈現出的離經叛道,有人感慨它勾勒出的慾望糾纏,今天要和大家聊的這部電影,便聚焦了一段唯美卻又充滿罪惡感的禁忌之戀,男神李政宰與「韓國妖婦」李美淑的愛慾交織——

情事

婚外初夜

情事

《情事》是韓國導演李在容編劇並執導的首部長篇電影。

幾年後,他的另一部電影《醜聞》在商業與評論界引起了巨大轟動,他也因此成為了業內蓋章的「叛逆導演」。

成績如此,可見導演功力

成績如此,可見導演功力。

1998年出現於李在容鏡頭下的,是26歲的李政宰。

那時的他好似介於「男人與男孩的臨界值」。

故事的前奏,是在充滿未知的機場。

有人離場,有人登場。

書賢出現在這裡,是來接從美國回家的妹妹智賢

但等了好久,都不見智賢的影子。

直到最後,空蕩蕩的接機口只剩下她和旁邊同樣獨自一人的年輕小夥。

好巧,他正是妹妹的未婚夫——宇仁

妹妹因為有事耽擱了,要等一段時間才能回國。

她給姐姐留下兩條資訊:

我們要結婚了。

幫我好好照顧宇仁。

提到照顧,書賢確實是專業的。

她是周圍人口中的「賢妻良母」,日子過得非常「按部就班」。

陪丈夫參加聚會,她一言不發,乖乖扮演好自己的角色。

送兒子上學,她會帶著溫暖的笑臉,再加上溫柔的鼓勵。

看護年邁的父親,她輕聲細語,不急不躁。

對待妹妹智賢,她又像一個體貼、細心的老母親。

但拋開社會賦予她的這些身份,書賢,則顯得有些無聊。

開車,她只聽枯燥的廣播,愛好,她喜歡靜靜地擺弄化石。

和丈夫的夫妻生活,平淡到能夠把對方當成空氣,即使躺在一張床上,即使蓋著一條被子,純聊天的情況下,丈夫也會在書賢沒說完話時突然睡去,留下她孤單地盯著天花板發呆。

丈夫和兒子不在家時,屋內寂靜無聲,書賢不發出任何聲音,只是機械地將買好的蔬菜整理到保鮮袋裡,彷彿,她跳動的心臟和鮮活的生命也跟著被裝進了袋子裡。

同樣生活在套子裡的,還有宇仁。

宇仁的父親是個獨斷專行的人,喜歡由他控制宇仁的一切。

連為宇仁買婚房,也不會問他的意見。

父親直接買好,再告訴地址讓宇仁接收。

但宇仁不想順著父親規劃的路線完成自己的人生,卻也茫然於出口在哪。

他沉默無語的外表下,藏著一顆時刻等待被喚醒的靈魂。

而喚醒他的,是書賢,是比他大11歲的大姨姐,是遇到時已經不合時宜卻讓他無比心動的人。

未婚妻不在身邊,籌備結婚相關事情的重擔就落在了宇仁和書賢身上。

一段時間的接觸與了解後,他們漸漸熟悉了起來,開始情不自禁地跟對方分享不曾與其他人提起的心事。

書賢知道宇仁想念曾經一推開窗便能看到的湖泊,

於是,送了他一副和湖泊相關的畫。

宇仁看穿了書賢心底的寂寞,於是,用音樂磁帶替換了車裡無聊的廣播。

影片用了許多小細節,來標記兩人感情的發展。

首先,是好感階段。

第一次正式見面,兩個人的眼神就已拉絲,宇仁會大膽地盯著書賢看,書賢也會微笑著注視妹妹的未婚夫。

她很美很優雅,他很帥很隨和。

臨別時,兩人都意猶未盡,但下一次見面很快就出現了。

漸漸地,愛意開始萌芽。

他約她一起看房,漫步在海邊,書賢說,她沒試過一個人住在陌生的地方,感慨自己總是走一樣的路。

宇仁鼓勵她,說不定十年以後,你會成為女冒險家。

和宇仁在一起的書賢,會不經意地將微笑掛在臉上。

可惜笑容還沒消失,思緒便被拉回了現實。

妹妹突然打來電話:

你對宇仁感到滿意嗎?

書賢支支吾吾地肯定著,「嗯……」

反而是妹妹比較大方,她直言不諱:

也是,姐妹的喜好應該差不多。

差不多的眼光,差不多的悸動,
差不多的眼光,差不多的悸動,

差不多的眼光,差不多的悸動,這種微妙的感情衝擊著書賢的心,所以,當聽到宇仁與妹妹在電話中甜言蜜語時,她的反應不是為妹妹找到幸福而開心,而是臉上浮現了些許尷尬,甚至還能讀到一絲絲羨慕。

她心動了,同時動心的還有宇仁。

和書賢的穩重不同,宇仁澎湃的血液讓他無法忍受停在原地的寂寞。

於是,他開始了步步逼近的試探。

他偷偷跟著她,然後突然出現在她面前。

他不接未婚妻的電話,卻買了電影票想和書賢一起看電影。

他等在雨中,只為了邀請書賢去家裡坐一坐。

宇仁,如同一個瘋狂追愛的大男孩。

終於,在她打開車窗望向他時,他忍不住貼上了她的嘴唇。

而宇仁越是大膽,書賢就越是恐懼。

一個吻,雖然打破了兩人之間原有的關係,但距離婚外情的發生,還剩下最難踏出的一步:

用慾望說服理智。

書賢開始有意識地躲著宇仁,

沒想到宇仁直接找到了書賢的丈夫,還被名義上的姐夫邀請到家裡吃飯。

晚飯後,他等在她家附近的公園,約她出來見面。

輾轉反側到凌晨的書賢,最後還是出現了。

此刻,她心裡的道德天平漸漸從理智偏向慾望。

她獨自一人悄悄去看望生病的宇仁,她還是恐懼,只是不再逃避了。

就這樣,淪陷了。

從那天起,書賢會找各種機會和宇仁私會。

只要有空閒的時間,她就會偷偷溜出來。

她在別人生命中消失的那一下子,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但這一下子,卻會讓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存在感」。

當期待佔據內心時,慾望便順著苗頭肆意蔓延。

電影中有幾處設定,暗示了這段感情的危險性。

書賢去商店給妹妹買東西,外面突然傳來了警報聲,服務員不經意地說著:是防災演習啊。

刺耳的響聲,讓書賢意識到自己的人生似乎也需要鳴笛提醒了。

於是,她給妹妹打了一個電話,想用妹妹的聲音提醒自己的身份。

可短暫的鳴笛,怎麼可能阻止這段危險關係的出現?

與書賢在一起時,宇仁是自由的、隨性的,而書賢雖然依舊不怎麼說話,但步伐是輕盈的,表情是歡快的。

他們像兩隻突然學會飛翔的鳥兒,甜蜜的相處狀態,有時甚至會讓人忽視這是一段違背道德的禁忌戀。

這種娓娓道來的故事節奏,把影片打造成了一首緘默而蓄力的小詩,講述著男女主人公的自我追求與顧慮。

但電影雖然圍繞禁忌戀展開,卻並沒有美化婚外情的意思。

遇到宇仁前,書賢家裡的百合鮮豔美好,可和宇仁在一起後,她忽視了對家庭的經營,百合也慢慢枯萎了。

如同暗示著她心裡慾望的鮮花,偷走了家庭與婚姻的養分。

她會忘記兒子交代的事情,

她會忘記兒子交代的事情,兒子的行蹤也不再像之前那麼清楚,她不再關心沙發上心事重重的老公,回到家,她會一個人先睡。

她在病倒的父親床頭,失聲痛哭:

我真的好愛那個人,愛到令我害怕。

她想起了父親曾對她說過的話:

如果真的遇到很愛的人,絕對不要錯過他。

或許,父親年輕時也放棄過在意的人
或許,父親年輕時也放棄過在意的人

或許,父親年輕時也放棄過在意的人。

可書賢又該如何做呢?

她心裡明白,自己的快樂已經傷害了很多人。

兒子的籃球比賽,她錯過了進球時刻,

偷溜到無人的教室,和宇仁私會。

丈夫也發現了她的異常,只是沒有戳穿。

滿心歡喜回來結婚的妹妹智賢,等待她的卻是未婚夫的悔婚。

宇仁告訴智賢,他愛上了別人,他要離開智賢。

而這個人,居然是自己從小無話不談的親姐姐。

暴怒的智賢,選擇與姐姐決裂,她拿著姐姐的化石砸碎了魚缸,沒有玻璃牆束縛魚了,但滿地碎片中的魚卻活得並不歡樂。

宇仁與書賢的故事會如何繼續?

或者說,還能繼續嗎?

當慾望與道德開戰,誰又該理智地離開?

問題的答案,留給大家去原片中尋找。

或許,正如莎士比亞所說:

情慾猶如炭火,必須使它冷卻,否則,那烈火會把心兒燒焦。

相關文章

這部三觀震碎的韓劇,我簡直看吐了

這部三觀震碎的韓劇,我簡直看吐了

最近的甜劇《月光變奏曲》、《雙世寵妃3》都甜掉牙了。 給大家換換口味,看點重口味的。 上週,萬眾矚目的《頂樓3》終於開播了! 《頂樓3》 2...